如何应对互联网下的教育马太效应

汤敏 原创 | 2019-11-13 09:3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教育 互联网 

 

  人类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科技高速发展的新阶段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科学、新能源等为代表的新科技日益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十多年前,由联合国在提出防止出现“数字鸿沟”时就曾警告过,新科技的最先受益者往往是那些有识别能力、有购买能力的人群。而这些新技术与设备又加强了这些人在市场中的竞争优势。反之,贫困人群往往是这些新技术最后才能触达的受益人。与此同时,一系列新科技的出现对就业市场会有很大的冲击。机器人、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技术会使一些领域的就业机会大量减少,而低收入人群受到的影响会很大。如果政府的政策没能对市场机制的不足未雨绸缪或做出弥补,高科技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强。

  从教育的角度看,互联网、新科技有可能使教育更公平,但也可能使之更不公平。这是在我国,实际上也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的一个大问题。在互联网、高科技面前,未来的教育有可能会更不公平。

  现在城市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在手机上、在平板电脑上开始玩、在学习。各种各样最先进的教育理念,最先进的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最先进的技术都在城市优质学校中在试验,在使用。而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的农村学校,还是用传统的方式在教传统的内容。在互联网时代、在人工智能时代,教育领域的马太效应可能会更严重,城乡之间、优秀学校与薄弱学校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用互联网填平教育鸿沟:

  “双师教学”与“青椒计划”

  数字鸿沟、知识鸿沟、技术鸿沟都来源于教育鸿沟。要让互联网填平教育鸿沟,就需要一场变革,需要传统的教学内容、教学模式适应信息化社会快速发展的需求,需要在资源的分布上向农村地区、贫困地区、薄弱学校倾斜。

  “双师教学”就是作者亲自参与的利用互联网来促进教育公平的一个尝试。从2013年起,我们与人大附中的刘彭芝校长就通过互联网,把人大附中的一门数学课,上到了全国20个省的近200个乡村学校中。经过我们多年实地调研发现,在西部教学实践中,不能完全靠线上的方式教学,一定是线上跟线下相结合,一位远程的优秀教师、一位当地的老师配合进行的“双师教学”模式。

  “双师教学”的具体过程是:第一步,每天录制人大附中老师讲课并放到网上。第二步,当天晚上乡村老师在网上先看一遍讲课录像,再对人大附中课中超出乡村学校需要掌握的部分进行必要的剪裁。一般45分钟的录像剪辑成25到30分钟左右。第三步,第二天在乡村课堂上播放录像。当视频中人大附中老师提问人大附中学生时,现场乡村老师把视频停下来,让当地学生来回答人大附中老师的问题。如果学生都答对了,就继续放视频。如果没答对,现场老师就会用几分钟把这个概念讲一遍。

  “双师教学”实验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根据中央财经大学团队对这一项目三年的追踪评估,初中进校时实验班和控制对比班的考试成绩几乎完全一样,三年后的中考成绩试验班比控制班平均整整高出了二十分。学生除了学习成绩大大提高,学习态度、学习兴趣、精神面貌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更有意义的是,我们发现参与试验的乡村老师受益更大。“双师教学”的培训模式像师傅带徒弟那样,课课示范、天天培训,传、帮、带贯穿到整个学年的教学全过程。这是一场对乡村教师全程教学方法进行言传身教的培训。很多参与二三年的双师教学实验的农村老师学到了好的教学方法,完善了教育理念,成为当地的优秀教师。经过了三年的试验,这种模式正在全国推广。2015年广西教育厅发布通知,决定在全区74个县(市)的148所农村中小学推广“双师教学”模式。现在这种双师教学模式已经在各地广泛开展。

  为了进一步推动用教育信息化来促进教育公平,我们又开始启动了一个“青椒计划”,全名为:“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青椒”,即“青教”的谐音。“青椒计划”就是动员与整合社会力量,通过“互联网+方式”,连接优质的师资培训和课程资源,探索大规模、低成本、可持续的助力乡村教师发展的新路径、新公益、新模式。在国家教育部的支持下,从2017年9月起,连续两年,在全国20个省的8678所学校中的50783名乡村青年教师,每周三晚与周六晚两次课,在手机或电脑上参加“青椒”培训。课程是由北师大、华东师大等机构组织的最优秀教育专家提供的专业课程,由公益机构组织提供的师德课程。动员了包括沪江网、洋葱数学、爱学堂、三三得玖、凯迪拉克公司等一批企业;北京师范大学、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等一批学术机构;以及中国慈善联合会、友成基金会、西部阳光、弘汇基金会等20多个机构跨界整合资源。每个机构充分发挥自己的“长板”作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资源出资源,为广大乡村教师提供专业、前沿、可持续的专业培训,开创了乡村教师大规模社群化学习的先河,成为了目前最受欢迎的教师培训之一。

  “青椒计划”也可能是企业、学术、公益机构联合起来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如此深度地参与的乡村教师培训计划。目前,“青椒计划”规模正在不断扩大,培训内容也在不断深化。2019年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10000名乡村教师的“青椒计划”,其中参加培训的一半以上的青年教师是刚刚参加工作的特岗教师。

  我们的试验也说明,在落后地区推广互联网教育还存在诸多障碍,包括部分地区的硬件条件不足,互联网不通,设备不齐等,但最大的问题还是一些地方的教育部门,学校校长和老师对教育信息化的敏感度不够,很多的设备都闲置在那里,或低水平地使用,还满足放个PPT,放点小视频上。解决教育公平问题是个系统性工程,公益机构可以在前方做互联网教育的探索,但成功之后就需要借助行政的力量加以推广,这样才能对系统问题的解决产生影响。

  新科技成就终身教育:

  市场机制下名师出高徒在今天,知识本身在科技大发展的时代在不断迭代与更新。教育也进入一个混合式学习阶段。一谈到教育,我们很容易将之局限于中小学教育、高等教育等学校中的教育。随着知识爆炸,新科学、新技术的不断涌现,终身教育成为教育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从两千多年前庄子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到今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终身学习是21世纪的生存概念”,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是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战略举措,也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任务。建立一个有效的、低成本的、多样化的终身教育体系的国家,国家、企业与个人就能在新经济的激烈竞争中不断灵活转身,立于不败之地。

  从2018年开始,我们又开始尝试把互联网教育推广到学校之外的地方去。我所在的中国慈善联合会与清华大学、沪江网、中国农民大学、友成基金会等机构合作,开始了返乡青年培训项目,叫“乡村振兴领头雁”计划。现在全国16000多名返乡青年,通过手机、电脑每个星期五次地参加我们的远程学习。主要由在农村创业成功的返乡青年来讲课。学员们选修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如乡村振兴政策解读,乡村旅游、种植、养殖、农村电商、社区发展、农村金融等若干门课。优秀学员还被邀请到清华大学来进一步深造。配合国家的乡村振兴计划,让这些嗷嗷待哺的返乡青年,还有一大批准备返乡的青年,得到各种实用有效的培训。

  据统计,到目前为止,我国已经有750万的返乡青年。在他们回乡创业的过程中,既有鲜花,也有荆棘。现在的问题是,不是农村青年不愿意回去,而是他们不知道在家乡如何能挣到跟城里打工差不多的收入。事实上,这些年轻人正面临着很多困难。一是缺模式。振兴农村要靠各种各样的产业发展,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技能。二是缺资金。地方政府可以给返乡青年一些补助,返乡青年自己也会带回一部分资金,但是这还是很不够。三是缺师傅。农村创业技术性很强,如果有创业成功的人当青年人的师傅,让他们跟着学,则成功率更高。我们正在尝试各种有效的方式给他们培训。终身教育的需求极大,市场极大,但需要有与学校教育不同的模式。事实上,几千年来,艺术、技能培训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师傅带徒弟。今天,很多新工人进厂还是由企业指定技能高超的师傅进行传、帮、带,三年学徒期满后,由企业对其进行技能考核。师徒制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技术传承方式,一直为各行各业所广泛运用。

  但是,这种师徒制的培训方式也有着一些重大缺陷。师傅的水平决定了徒弟的水平。高水平的师傅能带出高水平的徒弟。反之,如果师傅的水平不高,带出的徒弟也好不到哪里去。而高水平师傅是很有限的。现在中国仅农民工就有2亿8千万。中国产业升级换代需要工匠精神,两亿多农民工的技术普遍不高,将会大大制约我国企业的更新换代,也制约着农民工本身的收入提高。

  为什么不能找几个电焊大师来,每个星期在网络上由大师教几招电焊绝技?参与学习的人不是初出茅庐的技校学生,而是已经在岗位上工作过一段时间的电焊工。他们可以在自己岗位上不断练习跟大师学到的技巧,连续几年,再配合国家有关部门的技术考级,企业按技术等级加工资,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新型的技能培训的闭环。

  “新师徒制”新在什么地方呢?一是“新”在规模上。传统师徒制是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而“新师徒制”通过互联网一个师傅可以带几千、几万个徒弟。二是“新”在师傅的选择上。名师才能出高徒。传统的师傅只能在本企业中挑选,而“新师徒制”的师傅可以在全省、全国甚至在全世界选。三是传统的徒弟只能跟一个师傅,而在“新师徒制”下一个徒弟可以在互联网上跟好几个师傅,博采众长更能出高徒。四是传统的师徒之间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教好徒弟,饿死师傅”,因此师傅往往要留一手绝活,除非徒弟是你儿子,女婿都不行。而“新师徒制”下师徒之间物理间隔可能很远,甚至永远都见不着面,不会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况且师傅之间也有竞争。你可以留一手,但别的师傅如果比你教得更好,教得更深,你的徒弟粉丝就可能流走了。

  在市场机制下,这样的培训平台可以是公益的,也可以对徒弟收费,给师傅重奖。甚至可以以网络的方式,每个徒弟打几块钱赏,师傅马上可以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你不干,有人干。即使是由政府组织的新师徒制培训,对师傅也可以用提级、发“五一奖章”、冠“大师工作坊”等各种荣誉上的和物质上的奖励进行激励。

  这种互联网下的新师徒制可行吗?我们正在做各种试点。事实上,上面谈到的“双师教学”就是一个新师徒制的典型。参与“双师教学”的乡村老师跟着人大附中老师,课课示范、天天培训,传、帮、带贯穿好几个学年的全过程,不就是活脱脱的“新师徒制”吗?还有一个例子。深圳的龙岗区正在与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公司一道实施一个大规模的农民工培训计划。我参加了他们的多次讨论,准备把这种新的培训机制融合进大规模的农民工培训中去。同样地,在对返乡青年的培训中,我们也可以用新师徒制的方式,请在各地农村创业成功的人士来对他们传、帮、带。

  今天,我们进入了一个新工业革命时代,需要一个全新的教育。要根据新工业革命引起的社会和经济变化,从根本上改造目前这套为培养第二次工业革命人才而设计的教育模式。在新的教育改革中,要关注弱势群体、关注教育公平,让更多的人受益。对于中国人来说,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让我们国家矗立在世界民族之林之中,在未来教育上一定要走在世界的前列。

个人简介
国务院参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武汉大学、暨南大学兼职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区域间经济合作、经济发展战略和国际金融业务。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