鄄城方言词缀的词法组合特色分析

刘建军 原创 | 2019-12-19 22:25 | 收藏 | 投票

        鄄城方言属于北方官话区中郑曹片区的一种方言,是普通话中的一种地域变体,从音系上看比较接近于古汉语,与菏泽话发音也比较接近。在长期的社会发展和语言运用实践中,其词法构成组合带有鲜明的鄄城地域色彩,这主要表现在词缀的趣味性与词序的安排上,在区域人民的沟通交流过程中发挥中重要的语言交际功能,听起来让人倍增亲切感。

大家都知道,词缀是附在词根上的构成部分,其本身未必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却能有效提升词根的感情色彩,在交际中可以较为恰切地增强交际效果。

一般说来,汉语的词缀增加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前缀,一种是后缀。词缀加在词根的前面叫前缀,加在词根的后面叫后缀。两种方式根据词根的特性进行构成和组合,共同构成一个鲜活的词语。

鄄城方言名字词根后面喜欢加“的、子、头”。比如鄄城话中米粒叫米粒的、粪箕叫粪箕的、马扎叫马扎的、面条叫面条的等,腻虫叫腻虫子、面团叫面团子、土窝叫土窝子、电棒叫电棒子,把一段时间的太阳叫日头,例如“看!这日头都快到晌午了”;说某人不好缠叫“杠头”,说某人有力气、精气神好叫“劲头”等,当然也有时候加后缀“头”用来多表达一种厌恶和贬义的情绪,比如说人是“拧劲头、腻歪头”等。后缀“的”和“子”也有通用的情况,比如面条的也可叫面条子、面团的也可叫面团子、土窝子也可叫土窝的等,不一而足。

鄄城方言中的一些动词后面也喜欢加“巴、哩慌、悠悠”等,除了表示凑足音节之外,还可用来表示动作程度的大小、深浅等。比如洗衣服的时候会常说“洗巴洗巴、拧巴拧巴”,渴了饿了累了热了会说“渴哩慌、饿哩慌、累哩慌、热哩慌”等,看到一些东西晃悠会说“晃悠悠、颤悠悠”等,加上这些类似的后缀之后,本来干巴巴的词根,立刻就象有了生命一样,表达效果一下就不同了,明显给人一种生动鲜活的印象。

在鄄城方言中,在一些形容词后面有时候也会加一些特殊的词缀,用以表示不同的程度,虽然具体用法不定,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章法,但是却有鲜明的形象感,同时也能给人传递一种特别有趣的感觉。比如:嗖不拉叽、臭拉哄的、白不楞登、白克咧哩、红咧咧、黑乎乎、磨不拉叽等,感觉非常形象。

当然,鄄城方言中的词缀是丰富多彩的,它在方便人们交流的同时,也增加了许多趣味和感情色彩。这些方言词语的构成用法,是鄄城人民在交际实践应用中约定俗成的,它也必然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与时俱进。

个人简介
大学文化,高级政工师,曾任《语文周报》兼职编辑,苏鲁豫皖中学研究会会员,胜利油田作家协会会员,具有教育、政工和行政管理经验,先后多篇文学、管理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出生在黄河岸边,工作在黄河入海口共和国最年轻的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