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理解意识和生命!

文武 原创 | 2019-06-09 22:36 | 收藏 | 投票

 

人类具备意识,同样,动物也具备意识。

 

人类个体之间的认知差距,实际远远超越人与动物之间的认知差距。

 

意识在本质上,不过是系统决策和控制过程。意识完全可通过设定而创造出来。创造意识,不过是设定其决策和控制模式。

 

一个能够自我补充能量并采用信息反馈来进行自我决策和控制的系统,即为生命。这样一种信息反馈,包括与外部环境互动信息,也包括内部运行状况和自身能量储备状况。

 

生命实际有两种。一种是作为个体生命而存在的生命,一种是作为群体生命而存在的生命。所有的生物物种,都是既作为个体生命而存在,也作为群体生命而存在。人类也是这样。

 

人类个体对于人类整体作出其自身贡献的内在需要,通过知识创造、知识传播和繁衍后代等方式实现。这样一种内在需要,正是人类个体生命同时也作为人类群体生命的一部分而存在的证明。

 

试错是生命认知过程和生命行为的基本特征之一。

 

试错的基础是批评。

 

批评是行为决策与控制系统所必须的关于行为效果的信息反馈,赖以纠错、修正和改良其行为。

 

对于个体生命而言,饥饿感和痛觉,都是批评信号。如果没有这么一种批评信号,就可能出现个体生命活活饿死自己和自己将自己活活食用的错误。个体生命所具备的,是一个以感觉为批评信号的行为决策与控制系统。

 

选择全面消除痛觉的个体生命,除非处于特殊情况之下,如手术中,如晚期绝症的极度痛苦之中。

 

对于群体生命而言,媒体是批评的来源。

 

西方历史上,出现并容许存在广泛的社会批评。不断进化的社会的形成,并非根源于所谓的自发秩序,而是根源于人类群体的试错实践认知模式和生命行为模式。作为群体生命的人类群体,如作为个体生命的人类个体一样,依照同样的试错实践认知模式和生命行为模式演进。东方社会在试错实践认知模式和生命行为模式之中,所欠缺的,正是试错的基础——批评。

 

我有过三个困惑。

 

1.技术治理之下的自发秩序。2. anarchistic经济学学术团体与技术治理的学术团体之间存在的矛盾。3.如何避免技术治理之名的concentration of power

 

福柯思想的经济学延伸,不但存在Government对个人freedom与经济freedom的干预,事实上,也应同样存在微观power对个人freedom与经济freedom的干预。由此,我发现哈耶克的自发秩序概念所存在的问题。

 

Government是否自发秩序?为何东西方的自发秩序所带来的是不一样的结果?为何西方的自发秩序能够带来资本主义,而东方的自发秩序不能带来资本主义?

 

Anarchistic经济学学术团体显然存在其bug,如所谓自发秩序,如被忽视和故意遗忘的必要公益领域。

 

这三个困惑,在将人类群体当作为一个生命来理解的时候,便迎刃而解。

 

进化并非偶然,而是根源于生命所被设定的试错实践认知模式。这样一种模式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生命的进化。行为的过程,就是试错的过程,就是知识获取和知识积累的过程。

 

宇宙进化出知识食利者,是一种必然。知识食利者的进一步进化伴随于知识积累的全过程。 

 

人类发展到今天,利用互联网技术,完全可实现全人类的技术治理。这是群体生命的个体化。人类作为群体生命,可能最终将在一个或多个大脑系统之中运行其决策和控制过程。而这最终的结果,正是尼采所谓的超人。到那时,我希望全人类不会是共用一个大脑系统,而是多个。因为人类进化的全程,曾以无数大脑系统的死亡作为试错的代价。也或许,到那时,在浩瀚宇宙间的无数星球上,都有着这样的一个大脑系统。更或许,个体生命的大脑系统,与群体生命的大脑系统,可实现联通、互利、共用。存在很大可能: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区别在于,我们的大脑,是与现实交缠并深度发生因果联系的,实际是更广大的整体现实的一部分。

 

宇宙不过是一开始就被赏赐给人类的礼物!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