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不能穷尽,中医即有作为”

 

真理不能穷尽,中医即有作为

http://www.sina.com.cn

2006112118:43

新民周刊

转自新浪网新闻中心

 

 

对人类的身体和疾病的认识十分有限,每一种医学都可以依循自己的道路,推进这种认识。

  撰稿/汪 伟(记者)

 

49岁的张建明有着惊人的谈兴。在他生活和名声最著的上海,他自称是中国最富有的中医,并不惮以此作为医术实效的证明;同时又表白说,自己日复一日忙于看病,既无业余爱好,也没有更多的物质欲望,所求无非是体味中医悠远的传统,将其应用于疑难杂症的诊疗——而他从中所获的纯是心智的愉快。

1974年从卫生学校毕业之后,张建明曾与其他年轻的中医一样,门前冷落;医院不得不重新调配他们从事其他的岗位,许多人因此放弃了中医。但是张建明坚持留在门诊:他认为这是自己一生的关键之处,也恰是如今中医的弊病所在。

  《新民周刊》:中医危机最大的根源在哪里?

  张建明:一门学科,要有行政力量的保护才能生存发展,是一件可悲可怪的事情。出现这个局面,原因很多,但最大的原因出在中医自己身上,出在中医教育上。今天的中医放弃了临床。很多教授中医的人一生没有给人看过病,他们的学生又留校教书,教出来的学生也得不到实践的机会,中医不会看病,焉能不衰落?中医要发展,就要回到临床,回到传统,回到经典。

  《新民周刊》:西方现代医学进入中国后,迅速对中医形成巨大的冲击,是否证明中医并不适应现代生活?

  张建明:西医成为人类医疗活动的主流,是不可阻挡的潮流。西医知识有系统,标准统一,便于传播,能快速提高整个行业的水平。中医依赖个体经验,对医生的天性禀赋要求更多。中药有其不便,从汤剂上就可以看出来,但是还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取代。相比之下,西医的诊疗手段简便快捷,疗效迅速,可以有效地向病家解释病情。这不仅符合当代社会生活的快节奏,也更能投合人性:人性总是喜欢快甚于慢,喜欢简单甚于复杂,喜欢甜甚于苦。不要以为人有理性就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我告诉一些病人,如果肝上的问题不吃药控制会演变成癌,但是他们不能忍受漫长的疗程,不能忍受吃药的辛苦,宁可坐观其变。

  《新民周刊》:那中医要有所作为,空间在哪里?

  张建明:中医的作为不在于穷尽真理,而在于真理不能穷尽。我们对人类的身体和疾病的认识十分有限,每一种医学都可以依循自己的道路,推进这种认识。西医不是衡量医学进步的唯一标准。

  《新民周刊》:你辨证论治的时候参考现代的医学检查的结果吗?

  张建明:当然参考。检查报告是我中医辨证论治的重要依据。今天中医生存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医本身也已经发生了变化。一个传统的中医能够见识多少病例?今天在互联网上我们可以查阅的资料和信息,以及对疾病的观察与认识,完全不是从前的中医能够想象的,这对今天的中医是意义重大的。有人对中医抱有一些离奇的幻想。以为中医的最高境界是一伸手搭脉就什么都知道,病家不用开口,很荒唐。中医经望闻问切做出的诊断,趋重整体宏观而缺乏具体细节,现代医学检查报告正是有益的补充。

  《新民周刊》:这是不是也算中西医结合?

  张建明:我不赞成中西医结合,两个完全不同的思想体系和文化传统产生出来的医学认识,强行捏合在一起,很难说对谁有利。有人说,物理、化学、生物这些学科的进展是世界一致的,但文化的差异无法取消,建基于文化传统的医学有其特性,这种特性也无法取消。

  《新民周刊》:传统医学每个民族都有,大多被现代医学取代了,中医有什么不同?

  张建明:中医的特点是历史悠久,积累的经验特别多,传统没有中断过;并且,国人至今仍然有对中医的需求。这是它能够生存乃至还有发展的根本所在。

  在一种医学体系的发展中,哲学认识的高度与应用技术的水平要能够互相配合,否则这种医学体系就难以长久生存。实际上,几种古老的医学体系中,只有中医做到了这一点。

  《新民周刊》:很多中医生病看的是西医,是因为中西医处理疾病各有所长吗?

  张建明:更多是不信的问题。中医对中医没有信心,没有信任,还能使病家相信、信任中医吗?外科我不了解,在内科的领域里,我觉得西医能够做到的事情,一流的中医也能做到,如果教育和管理得法,甚至以行业的平均水平也能做到,自然这很困难。未来的趋势是很明显的,相信中医和相信西医的人将各取所需。

 

原文网址

http://news.sina.com.cn/c/h/2006-11-21/184311578343.shtml

 

【读后评论】疑难杂症不是科学的说法,科学的医学里根本不存在疑难杂症这个名词。科学里确实有难治之症,例如癌症,但科学是永恒的探索,没有攻无不克的难题。即使中医常常自吹自擂其擅长治愈疑难杂症,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例如中医治疗癌症,被治死的案例不少,被治愈的案例一个也找不到。全国曾经有过两次大规模的双盲实验,结果证明,中医治病原来是安慰剂效应。辨证论治只有中医在提,但只有中医不会用。科学医学向来辨证论治,但这是当然的事,不辨别病症怎么施治?整体治疗提法对吗?整体治疗本身违背辨证论治的说法。针对具体病症施治,该头痛医头就得医头,该脚痛医脚就得医脚,该全身治疗就得治疗全身,怎么可以整体治疗?中西医结合行得通吗?怎么能够把谬论跟真理结合起来治病?难道中医真的掌握了哲学?哲学用于治病能够超过现代医学吗?现代医学不懂哲学还是排斥哲学?中药的毒性不明,而中药毒性给病人造成的危害作用远远超过安慰剂效应。中医只不过用来养活中医从业人员。取缔中医是国家的上策。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8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0多篇,读书评论42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体物…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