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数字鸿沟依然需要保持警惕

魏延安 原创 | 2020-01-13 12:5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融合 差距 城乡发展 

  一般认为,随着城乡基础设施的加快均等化,特别是电脑、移动设备及网络的普及,城乡之间的发展鸿沟会因为数字化而逐渐缩小,一些专家也以农民手机上网的快速普及来印证,但恐怕目前还没有到乐观的时候。

  2019年8月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较2018年底增长2598万,互联网普及率达61.2%。整体的数字依然是增长的,但城乡分区域的统计数字还是不得不引起注意。表面看,截至2019年6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25亿,较2018年底增加305万人;但是,同期城镇网民规模达到 6.30亿,占比达 73.7%,而农村网民占整体网民的比重为26.3%,进一步下降了。

  虽然这一数据是可以解释的——这与近年来我国不断推进城镇化进程密切相关,随着城镇人口不断增加,农村人口不断减少,且农村留守群体年龄偏大,缺乏互联网应用习惯,因此城乡网民结构受此影响出现此消彼长的现象。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城市的孩子早早就成为互联网的原著民,而农村的孩子往往对互联网还相当陌生。我们在贫困地区调研青少年儿童问题的时候发现,城市孩子业余最大的爱好是电子产品——手机或移动设备,而农村孩子却选择了电视或读书。这不是农村孩子更喜欢什么的问题,而是农村孩子无从选择的问题,也就是说,农村孩子被挡在“数字时代”的大门之外。

  能够反映农村孩子输在数字化起跑线的另外一个方面是,农村的数字化教育还远远落后于城市。尽管农村的学校都建起了漂亮的房子,修了美丽的操场,但网络教育还是十分落后,甚至都不要说孩子们的电脑教育十分落后,就是教师们的网络学习也是明显滞后,西部一些学校还处于多名教师用一台电脑的境地,这种差距是城乡数字鸿沟的一个重要源头。

  这种起步时的差距,会因长时间的城乡教育差别而形成一种数字缺陷,会为农村的孩子们进入城市后的城市融入带来小的困难,甚至是心理障碍,进而导致城乡鸿沟加深。这些差距又会通过语言的形式表现出来,导致城乡之间沟通的困难,甚至可能导致社会阶层呈现“刚性”断裂,难以和谐相处。

  当然,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农村普及了互联网,也有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少年用上了智能手机,但在应用层面的差异又形成了新的数字差距。有统计表明,城市人经常运用的手机APP有20多种,涉及工作生活学习多个方面;而农村人经常运用的则不足10种,且高度集中于社交与娱乐方面,这不得不让人担心,已经数字化的城市人借助网络进一步提升自己能力与生活水平的同时,农村人却在网络娱乐中继续落后,特别是农村孩子们,早早地在手机的娱乐中浪费了青春,而不是在线学习。这也和新闻报道的——飞机上头等仓的人们在看书,而经济仓的人却多在打游戏、看影视一样,是令人担忧的数字鸿沟新表现。

  所以,在关注农村教育问题的时候,要解决的不仅仅是校舍问题,也不仅仅是校车问题,还应该在教育体系问题上下功夫,想办法弥合已经存在的城乡“数字鸿沟”。而在关注城乡“数字鸿沟”的弥合程度方面,也绝对不能光看基础设施的均等化程度,更多的还要关注对互联网的应用程度,这才是最根本的。如果农村的青少年在未来不能做好一个合格的数字化公民,就不能说城乡鸿沟在数字化时代缩小,这显然还需要做出更在的努力。当然,让人欣慰的是,国家已经安排加强农村在线教育,希望能尽快落地。

  (二〇一九年九月三日)

个人简介
农村工作者,出身农民,研究农业,关注农村,始终不忘读书,在三农问题、农村电商、新媒体应用方面有一定研究,是青年电商和新农人的朋友。
每日关注 更多
魏延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