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忘却的纪念

胡占华 原创 | 2020-11-24 10:27 | 收藏 | 投票

 

 
不会忘却的纪念
胡占华
 童年,睁开眼,牵着妈妈的手,喂我罐头黄梨,老年,牵着妈妈的手,她安享的离去。人有回光返照,这是我童年就知道的,老年卧床不起的奶奶,进了腊月突然可以下地行走了,我高兴的又蹦又跳,奶奶好了,结果没过两天,奶奶就病故了,后来别人说这是回光返照,于是我就听说,不少人都是如此,并且发现,蜡烛、油灯、钨丝灯泡燃尽之前都是突然一亮然后就熄灭了,人有没有灵魂呢?至少我们童年和读书学习老师就倡导心灵美,还有就是母亲在世时每年春节前总记得老家庙宇前烧一柱香一卷纸,古往今来天地四方,这是佛学的世界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道家的世界观,读马克思主义哲学,又是另外一个世界观。记得美国有一个著名刊物《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还记得十多年之前参观北京通州燃灯古佛塔,工作以后公务商务之旅旅游参观人文景观自然景观阅读儒家道家佛教书籍财经书籍,加之理论学习方面和科技进步方面还比较关注,没有象张骞、玄奘、红军那样徒步行万里路,没有象老子、马克思、不少大师大家那样度万卷书,集腋成裘,终于完成学术著作《文化经济学》。不会忘却的记忆是童年与鱼为伍与鸟为伴,不会忘却的记忆是少年、青年、工作、人到中年之后的美好,教科书记载的,读书学习都会了解,我记载的,是学术著作《文化经济学》和诗词集以及若干篇经济理论文章学术论文,从养生角度,记住那些影响健康长寿的工作生活琐事没有意义,余华小说《活着》获得矛盾文学奖,我当过警察接触过服刑人员,我与党校老师一起积极参与扶贫工作接触扶贫村扶贫户…就有周边人问我:你们党校老师了解底层群众生活吗?有时我就调侃一下,我们党校扶贫村扶贫户生活圈朋友圈与达沃斯论坛朋友圈生活圈不一样,与扶贫村老乡八十多岁老队长聊一聊当年他当队长时为了十个公分是否能合三毛钱还是两毛钱、庄家把式、农业专家、袁隆平,感慨过去,与古玩城正黄旗满族生意人、康熙后裔聊康乾盛世文化、近代中国大学,少年就喜欢看书法,一次叔叔家拜年,请叔叔给撰写一幅书法贴自家书房墙上,人到中年以后,跋山涉水云南旅游,请书法家撰写一幅对联,五千年前红山文化玉器与三千年前商朝青铜器即便今天随便找家企业和个人并非轻而易举可以制作出来,然而好多人不知道红山文化遗址距离老家庙宇一百公里,老家庙宇过去供奉的人物比干就是有着鼎盛青铜文化商朝最后一个宰相,童年来自中原的汽车拉着内蒙的牛马为的是牛可以耕地马可以拉车,从关注粒粒皆辛苦与种地之间的关系到关注粒粒皆辛苦与食品安全之间的关系,从回顾奶奶母亲离开人世到我们自己人到中年了,格外关注养生、人口老龄化养老这些中国现实问题以及我们自己的退休阶段生活养老阶段生活,我们生活比童年富裕了,展望2035年、2050年生活比现在还富裕,我们以什么样的态度视角看待不是孤立存在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当代人文文化科技文化,我这本学术著作《文化经济学》能从学术层面、文化层面、阅读层面给读者一些启示。
。。。。。。。。。。。。。。。。。。。。。
老家庙宇那棵古榆树
胡占华
     童年与鱼为伍与鸟为伴,老家庙宇周围是童年捉迷藏经常光顾的地方,老家庙宇有一棵三百年历史古榆树和古松树,富裕有余钱,古代人图吉利,松树象征长寿,可惜小时候这些古树都不复存在,童年时就被砍伐了,记得童年被砍伐的老榆树流出红色液体。人到中年以后避暑山庄遛弯偶然发现童年老家老榆树与避暑山庄万树园老榆树属于同龄人,正是因为都是同龄人,还是想问一问被砍伐的老榆树下落,据老家年龄大的人讲,老榆树被当时的大队修建礼堂做建筑材料了,并且老榆树一部分材料又被成做七副大马车车辕,童年往来中原内蒙拉着牛马的汽车为的是牛可以耕地马可以拉车,时光荏苒,中原耕地收割已经用大型收割机,老榆树没有了,老榆树制作的马车也没有了,大队的大礼堂也没有了,还有钟楼鼓楼需要复修复健,老家人说慢慢来,本来就是一处历史文化古迹,只要人们的美好追求和追求美好生活的记忆还在,就象三百年历史文化古迹和三百年历史传统文化庙会,南来北往的,歇歇脚也好,追寻历史文化故事也好,都不会因为没有了老榆树停止自己的脚步。
童年活动半径是老家大巴山、大庆水库、西山、县城这样一个范围,游泳、钓鱼、享受欣赏野花开满的山岗自然景观,采药材、捡蘑菇换取一年三大节日特别是春节购买个人娱乐鞭炮美食零花钱,春季采挖野菜美食、欣赏芬香四溢的东山上的杏花,夏季瀑河河滩沿岸看偶尔歇歇脚的大雁、野鸭、树林里候鸟莺歌燕舞,偶然穿行灌木丛草丛的野兔,清澈溪流里曲线优美水草游来游去的小鱼,,遇到雨季瀑河洪水,洪流逐浪,那感觉只有海上体验过冲浪的人才能体会到的美,老家庙宇自然是童年挥之不去的游玩场所和文化记忆,还有砖瓦窑,品尝砖瓦窑顶烤熟的土豆,欣赏老家能工巧匠精心制作砖瓦的高超技艺,金秋五谷丰登时,这时有条件享受一段时间瓜果梨桃饭前后,尤其是一分钱都稀缺可以买一块现在都感觉特别甜的糖果年代,到了冬季,千米冰面滑冰车,看雪景,把河里小鱼用雪覆盖数小时之后回家把小鱼从雪里取出放脸盆里看着小鱼复活游动,然后把小鱼放罐头瓶里欣赏,北国飞雪三千里,长城内外冬意浓,东山附近以及河套周边,看着雪地里不同动物的足迹,希望守株待兔那样奇迹出现,到了生产队分粮食季节,小队会计娴熟的打着算盘,计算着家家户户所得,看着家家户户满载而归享受劳动果实和送公粮车拉人扛那股劳动场面,以至于人到中年之后遇到搬运水泥瓷砖的装修工人师傅都禁不住问现在还有没有人可以扛起二百斤麻袋,当与我扶贫村年近八十多岁生产队老队长一起说起这些过往故事,城市化与乡愁之间,读书人进城了,不少生意人进城了,不少有职业技能的人进城了,守着一亩三分地的这些乡里乡亲如何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八十多岁的老队长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还记得看看我,你真是够哥们。
 
 
胡占华 2020/11/2 星期一 下午 3:06:00
 
 
 
 
胡占华 上午 9:53:38
个人简介
警察经历、职业经理人经历、高校讲师经历、党校教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