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沈阳客人带来的鼠疫

曹秀 原创 | 2020-02-04 08:2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日本 

 

 
75年前,沈阳客人带来的鼠疫
曹秀
    1945年8月,一队日本兵从小城匆匆忙忙跑过,他们抛掷一些细菌工具后狼狈逃走。日本投降后,这些工具并没引起人们注意,直到1946年夏季,瘟疫病在我国东北大肆流行,这一天,从沈阳来了一位客人,走到路口时忽然倒下。就是这个人带来细菌,把日军抛掷的细菌工具盒打开了,鼠疫铺天盖地,迅速袭击全县。仅仅3个月时间,开原死亡3000多人。经研究,这次瘟疫的流行是日军细菌部队罪恶的直接后果。日本微生物学家笠原四郎教授,1985年8月13日晚在英国电视屏幕上郑重承认:“我感到罪孽深重,我做错了事。”就是这位日本学者, 当年在我国东北对盟国战俘和中国无辜平民,进行骇人听闻的细菌效果试验。日军在东北建立两个细菌战的秘密部队:一是设在哈尔滨附近的平房镇细菌战司令部,石井四郎为司令。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秘称第731部,即731部队。占地30多平方公里,拥有3000多名日本“科学家”和其他人员,在那里专以活人为试验品,研究细菌战的可行性。二是“关东军兽医预防部”,秘称第1部队,设在长春以南10公里的孟家屯,专司实验和制造细菌武器。
    1946年7月,由于第100部队,将大量霍乱病菌投放东北各地,致使开原老城镇内瘟疫流行。从镇内西街石塔、扶余,遍及南街,一直蔓延到东关、教军场各村。2个月时间,由于瘟疫肆虐流行,死亡达700余人。清河畔、黄龙岗墓地埋葬中华儿女尸体的坟包暴增。致使一些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其悲惨情景令人目不忍睹。一时间,老城镇街头,出殡报丧的人群接踵而过,几家棺材铺的棺材被抢购一空,专以轿房抬杠为职业的轿夫,生意兴隆。一些患了瘟疫病而死人的家里没有棺木,不得不用木柜改制棺椁。家境贫困的,用炕席卷尸,用破被、褥单裹尸。苦难的老城镇人,永远不会忘记历史上的血泪帐。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和官吏对此熟视无睹,根本不加理睬。城内居民家家大门紧锁,轻易不敢出屋,唯恐染上瘟疫,闹个家破人亡。老城镇首例瘟疫病人发生,在西关外一家姓陈的家里全家5口人,一对青年夫妇,带着个吃奶的男孩儿,外加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1946年7月的一天,老太太突然发病,拉肚子、呕吐,不足半天时间便故去。家里毫无准备,措手不及。于是儿子和父亲张罗料理丧事,到镇上去买棺材。不料老头和儿子把棺材弄到家,没两袋烟功夫,老头也与世长辞了。儿子哭得死去活来,无奈儿子还得去买棺材,把棺材拉到家里一个多点功夫,见到媳妇又病倒了,不一会儿又咽气了。结果仅仅一个上午,这位可怜的男人竟也一命呜呼了。5口人中剩下的吃奶男孩,被亲戚抢先抱走,幸免一死。就这样,一条不足百米远的西关小巷,仅仅四五天时间,因患瘟疫病竟相继死亡90多人。几乎家家都摊上了,活着的人所剩无几。当地老百姓说,那些天里,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头一天还在一起唠喀,取乐打趣,第二天突然死掉。人死了开始还有人帮助出殡,后来人死多了,也没人帮助给出殡了。
    石塔街当年染上瘟疫病险些丧生的张凤琴老人回忆讲,她老人家当年是个14岁的童养媳。一天去市场买菜回来磨米,突然感到头迷,嘴角麻木,吐绿水,拉肚子,便的像淘米泔水,病倒后昏迷,人事不醒。家里人准备了棺材,屋里只剩她一人,房子被人用草绳子圈上,戒严封锁起来。她苏醒后,使出吃奶的劲,挣扎着爬到屋外。后来由亲戚用鸦片止住了腹泄,才获得了新生。扶余街瘟疫病流行的也很严重。据张鸿超老人讲,当年他家院内5户人家,不到十天死了7口人,人死后,吓得没人敢给往外出殡。可见,当时的情景多么悲惨。国民党当局对瘟疫病根本不予理睬,设立的所谓“隔离所”,如同人间地狱一样,不分病人轻重,一律对待。凡是进了“隔离所”的瘟疫病人,几乎没有治愈出院的,都死掉了。由于当时医疗技术限制,特别是卫生防疫工作无人间津,一旦发生瘟疫,实在无法控制,也是当时老城瘟疫病流行高发的一个原因。
    老城镇东郊教军场村,1946年,全村人口约七、八百人,当年秋天,街面上一位从沈阳来的过路人,因病死被扔到村东大坑里。结果,成了教军场瘟疫侵入的传染源,闹得瘟疫流行达一个多月,波及全村20多户人家。首先从村东头一些人家开始,逐步往村西方向蔓延,有的一家人死了3口。王富春老人当年17岁,他老人家回忆说,他父亲、母亲得病后,家里由于贫寒,根本无钱买药治病,老父发病三天病故,接连不大功夫,年迈的老母也咽气死去。第二天,帮忙料理丧事的叔叔也被瘟疫夺去了生命。王富春老人本人当时也染上了瘟疫,病势也比较重,多亏本家的叔叔婶婶请了医生及时诊治才幸免。村西头一家姓朱的5口人,竟在一天之中发病死掉了4口人。可见瘟疫病,当年是多么残酷无情啊。一个150左右户的教军场村,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死于瘟疫病的竟达30多人。一位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1981年11月出版的《恶魔的饱食》一书,以大量事实揭露了日本关东军在侵占东北期间进行的惨绝人寰的细菌实验中,投放了许多致命细菌,杀害了成千上万中国人民。731部队的首恶分子石井四郎,于1959年因癌症死去。害人没有好下场……日本关东军细菌战在开原老城犯下的罪行是罪恶滔天,这群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其罪行罄竹难书。文章摘自【《开原抗日战争史》(开原县政协供稿) 】

曹秀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曹秀、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经济管理本科毕业,先后在《微型小说选刊》《当代小说》《鹿鸣》《洪流》《中国铁道建筑报》《包头日报》《福州日报》《福州晚报》《长春晚报》《中山日报》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500余篇,…
每日关注 更多
曹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