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的瘾痛

凡人李文亮的遭遇引发了公众感同身受的瘾痛

——谁是“武汉肺炎”疫情第一个吹哨人并不重要!

  

 

官媒中国新闻周刊,发表四位记者的调查报告《武汉之憾: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比较专业、客观)一文后,我的好友LLL分析说:

卫健部究竟有几批专家派出,他们的结论是什么,是这一时期事件判断的关键。从本文看,8一16日有第二批专家徂在武汉,钟南山高级别组是第三批(或许第四批?)。他们报警,才真的触动最高层的关注。就这点看,李文亮不算吹哨者,卫健部一直知道且高度关注。如果第一批专家组还认为不会人传人情有可原,第二批专家组的意见,才真是误导了整个湖北和卫健部。

我想,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发的消息,虽比武卫早了一天,但因李只是一线眼科医生,并没有传染科、肺科医生的直接信源,他发此消息时,肯定晚于武卫委,而且,武卫委肯定早于12月31日知道新冠病毒疫情,并早于2020年1月8日后,第一批专家向国家卫健委和市、省政府不少于一次报告,且引起上层关注,否则,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女士不会妄称:早在1月3日中国已向美国通报疫情?!

显然,李文亮只是举国体制边缘--边缘到毛细血管都谈不上的小人物,他显然不是标准的吹哨人。吹哨人的英文Whistleblower,直译过来是指从内部最先发出预警的人,不是贬义,反而有一腔孤勇的感觉。而且,我同意朋友ZZX说的“真正的吹哨者,一定会安排好家人”(这一点上,李文亮并没有做好)

但他是上举国体制边缘,第一个向中国特色“熟人社会”的吹哨者!即使他们“八个人”全算上,他的哨音也很不响,然而,通过武卫委、武公安、央视新闻的批评警告、训诫、辟谣,放大给了中国公众--这就不能不引发公众关注!

“疫情战”打响后,“上边领导”竟然让李文亮一个眼科医生,惩罚性地去传染科一线工作,直对疫情,致使他不幸染病后,并未得到好的治疗,李死后,却又因“这个人不能死”,对没有生命迹象的他做煞有介事的抢救秀,进一步显现出公权力的傲慢、僵化与愚蠢--对公众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也负不起责任!

呜呼,李已经逝去了,是不是吹哨人或第一个吹哨人,已经不重要,按中国人的观念,谁也不会和死人抢功,雷锋、焦裕禄、孔繁森的“事迹”也只有他们,才会被广泛传播,否则,只要有一个“空缺”“肥缺”,不就笃定归他们了吗?这是中国官场、商场、情场绝对不干的事情!重要的是,李文亮的遭遇(被推上浪尖的一滴无辜的水珠),让惯于“兔死狐悲”的中国人,产生了强烈的感同身受的瘾痛“大家都为自己的处境悲哀,都在想下一个会不会轮到TA”。这瘾痛的终极指向,当然就是举国体制草菅人命(人人自危,包括最高层在内没有任何人有绝对的安全感)的本性。

这种公权力的傲慢、僵化与愚蠢,才是引发公共卫生疫情紧状态的原因,也是举国体制本身需要整治的关键!

因为身处地方到中央条条块块各科层级别的官僚,至今没有领会习总书记6年前就指出的“塔西佗陌阱”所反映的举国体制问题--更不知道这二三十年来一次次公共事件(包括社会群体事件)的叠加效应,早已使公权力在中国公众心目中,丧失了公信力!

1月30日与厉有为老书记对话后,写的《社会政治结构与公共卫生防疫是否匹配?——新冠病毒、抗体与人类生活方式再选择》,2月3日经官媒精神文明网发表后已有160多万人次查阅,也多少反映了这个问题的社会心理氛围和时代的呼唤!

中国人的聪明,特别是操控着吾土吾民命运的强势集团的聪明,大抵以修辞替代逻辑,以强辩掩藏心机,以立场选择事实。这才派出个调查组,就有人扯到政府里有高人上去并到处散布了,巧言令色鲜以仨而已什么叫高人?权谋而已。

权谋思维本身就是一种让强权者上瘾的病毒,自商君、李斯、董仲舒之后,祸乱中国两千年还不够?再者说,政府本身就当是精英集散地,没有高人,难道只有草包猪队友不成?

香港的悲剧、武汉的悲剧,乃至包括冠状病毒已经漫延波及的30座大中城市的悲剧,不就是漠视人民的精神诉求和生命安全基本面,而行政当局玩权术玩过了头吗?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王熙凤的悲剧人生还要演多久?

我们中国人的聪明没有用对地方,功夫都下在解释问题,没有用在解决问题(如“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基本矛盾)上。

现在的执行团队,如果还好意思自称“The Communist Party”,如果还好意思自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么,好好学习马克思的墓志铭和老子的5000言吧!!!

最后,再说个小常识。生命在于运动,养生在于静止。有人问:6人死亡1000多人感染,为什么武汉医生护士是重灾区?答:感染的一线医生护士,没有时间休息免疫力下降,是重要原因。休息睡觉是人和动物修复身体机制的不可替代方式!无论是整天整天睡觉身带千种病毒依然长寿的蝙蝠,还是懂得美容护理的美丽女人,都能证明这一简单真相!

弟宏2020年2月8日于温哥华

 

 

 

 

 

 

 

 

 

个人简介
共生是活体自组织力及活体间连接能力的存在方式 Symbiosism is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self-organizing dynamics and Synergetic ability between living beings.
每日关注 更多
钱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