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在中国:加强中草药研究 限制中医药使用

 

现代医学在中国:加强中草药研究 限制中医药使用

http://www.100md.com

2008327 新语丝

作者:白衣咸饭

 

 

前几天网友贾景树先生在《清肝利胆口服液是什么神药?》中点名问我新生儿黄疸需不需要口服什么中成药退黄?说实话,这个药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反正我的科室里没有用什么中药退黄,新生儿黄疸属于生理性黄疸,不需使用任何药物。不知道这么回答,解答了贾景树先生的疑问没有?我现在很怕回答别人的提问,因为很多不懂的东西,开口就露馅。例如,看来网友们有关超声的回答,发现自己在超声知识上有些没有与时俱进。放射科医生“bmuzy”本想进行学术讨论,把我的话理解成了为了经济利益而开这方面的检查,与我的原意简直是南辕北辙。由于本文想表达对中医的看法,有机会我们对这些问题再探讨吧。最近也调侃了一下寻正有关几个名词的问题,这兄弟不是又抓住了一大把稻草?中医我是不大懂的,对贾景树先生提及的那种中成药,不仅没有用过,而且是第一次听说,所以只能打太极,希望以后网友别为难我。妇产科的问题我也许还可以回答几句,别的问题实在是班门弄斧。最近这里有这么多关于废中医的文章,我这样表态,可能使这里的很多朋友大跌眼镜。

之所以这样,还是经历决定思想19779月我得了疟疾,我们老家叫打摆子,每隔1天就高烧一次,一连打了3次后,乘没发烧的那天,到公社卫生院(现在叫镇)去看病。当时带了6个鸡蛋,一共卖了36,这点到现在都记得。老爹为了省钱,写了一封信,叫我交给卫生院做化验的一个杨姓医生,据说那人是我奶奶的干儿子。我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即使在当时连1块钱都拿不出来的情况下,也没有在信中明说很穷,交不起钱。不知是出于要划清界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等我交了信,这位杨姓医生还是要我交了2毛钱的化验费。化验结果是找到SM”(疟原虫),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洋文,至今都记得。等我把化验单交到医生手里的时候,医生说是打摆子,给我开了奎宁,但没有写病历。划价之后,要3毛多,可是我手里只剩一毛二(要留4分钱的过河费),没有办法,我把这12分钱又拿回来了。那时候人小,既不懂得跟医生商量,求他们少开几颗药;又没有想到找杨叔叔借几角钱,因为父亲没有交代。

回家之后又打了两次,而且是一次比一次厉害。高烧时胡言乱语不止,我父亲没办法,很是无奈。因要向大队民兵连长报告请假照料我,不想使这事儿让一个农民知道了。他说这事儿简单,到外面找了几把草药交给我爸。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药,会不会是青蒿,反正喝了后就不再发烧。后来上大学后还全民服药过一次,我问老师,老师说以后再也不会()发了。从那以后,不仅我自己没发过,我的行医生涯中也没有见到过疟疾。不过,自那以后,我在某种程度上相信中医中药。

大学里西医也是要学习中医学课程的,当然我们都没有当回事,因为70个学时实在是难以将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学好学会。工作之后,我的上级医师偶尔也开过中药,但我天生愚钝,一直没学会。后来有人在一个学术会议上推销一种叫金刚腾糖浆的中成药,据说治疗女性下腹痛疗效不错。在会议上做报告的人是位教授,所以我也信,回去后就给患者开。但有的病人说吃了有效,有的病人说吃了没效。这样就逐渐开得少了起来。后来对腹腔镜产生了兴趣,对有下腹痛的患者进行腹腔镜探查,发现这些下腹痛的患者,主要是因为子宫内膜异位症、慢性阑尾炎等疾病引起的,这金刚腾糖浆就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视野。

我平生第二次接受中药大约是几年前住进了自己的房子后。此前一直居无定处,洗澡很不方便,大约一周两次。但住进自己的屋子后,每天都洗。到了当年9月,双下肢奇痒无比,就去找皮肤科医生,他们给我开的处方是“999皮炎平,用过之后,开始还有效,后来没效了。换了类固醇药物后,也只用了几天,就又复发,而且皮肤也慢慢地苔藓化,难看得很。痛苦之中,有人介绍了一位很有名的老中医。我去那里,到底是熟人介绍的,他把我的一双小腿足足看了近10分钟,既不说话,也不开药。最后慢条斯理地说,回去买点香蕉,最好是那种很小巧的香蕉(我们这里土话叫芭蕉),吃过香蕉肉之后,用香蕉皮恨恨地擦那发痒的皮肤。因为几乎没有成本,我马上照办,效果果然不错。不到一周,小腿上厚厚的苔藓样皮肤也全部消失了,真是神奇得很。最开始时擦一次香蕉皮可以管一周时间,到了第二年,还可以管3-5天。后来越来越短,到现在只能管大约2天左右。

在我的皮肤发痒的第三年,有位同行看我用香蕉皮擦皮肤,很是好奇,就向我介绍了一位他的同学,上海华山医院皮肤科的一位医生。我专门去找了这位同行,他给了我三种不同类型的他们科室自己配制的药物,要我交替使用。据说不含激素,都是一些保护皮肤的药物,写明的成分有尿素、樟脑等,当然最主要的成分可能没有写出来,其中有一种药是个代号。回家后发现这药效果很好。但是去年秋天皮肤骚痒时,我抽不出时间去开药,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又开始用香蕉皮擦那奇痒无比的皮肤。擦过不久,突然从报纸上获知,这秋天皮肤发痒跟洗澡过勤有关。我想自己会不会也是这样?就把习惯改了,改成4天洗一次小腿。果然,需要使用香蕉皮的时候少多了。原来皮肤痒是因为洗澡过勤,把保护皮肤的皮脂腺分泌物都洗光了,所以很痒。现在,偶尔用用香蕉皮。

前不久也有人问我对废除中医的看法,我据实告之以上经历。大家一定很奇怪,一个学习现代医学的人,怎么会信中医?看了这段经历之后,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我觉得中医与现代医学相比,有点像飞机、火车与马车的关系。一个人从北京到广州,是坐飞机、火车,还是选择坐马车?我想几乎没有人会选择马车,但从一个村庄到另外一个村庄就有可能选择坐马车。如果把现代医学比做飞机、火车的话,我想中医在治疗疾病的效率上,应该跟马车差不多。所以应该限制其使用,以免浪费纳税人的钱。但是,中草药中的很多活性成分都没有搞清楚,如果我们能一一把这些药物的活性成分和药理、毒力都搞清楚,即使每年只弄清楚1-2种,然后改变其化学结构,研制出更多的衍生品来,那是非常好的事情。就像青蒿素一样,一年能弄出一个青蒿素来,我想不用20年,这新药市场就很有前途了。但是,如果不经思考地把很多东西捏合在一起,做成复方,甚至加很多已知的西药进去,这样,不仅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我们对在何处,错在何方,而且可能会在错误的研究方向上越走越远。这实际上是害了中医,也有辱先人。先人们地下有知,一定会骂我们这些不肖子孙怎么这么死板,还在他们当年的层次上踏步不前。

 

百拇医药网

http://www.100md.com/html/200803/2757/2433.htm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转基因科普和中医药科普等方面发表文章。 2.到2019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5篇并转发300篇,读书评论5200多篇…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