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在中国:大力保护中医药粉丝 切实加强中草药研究

 

现代医学在中国:大力保护中医药粉丝 切实加强中草药研究

http://www.100md.com

2008年3月30 新语丝

作者:白衣咸饭

 

上一篇文章发出之后,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再说几句。目前废()医派的系列文章,别说对现代医学工作者,就是对一般的人,也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从许多人在这里表示不服用中药的表述中,可见一斑。但网络上也有很多铁杆中医粉丝,对否定中医的观点,一律反对,两派水火不容。很多中医院门前一直是车水马龙,热闹得很。如果你有机会到广东中医药大学附一院去看看,就可以知道那里的人对中医是多么地虔诚。广东得改革开发风气之先,生活富足,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但上海树立了一位陈姓中医师做为医务工作者的楷模,她病得连拿脉的力气都没有了,还在为病人诊病开方,直到离开人世。上海市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代表现代医学进入中国的中华医学会最先在上海成立,上海市民的文化水平居全国前列,按理说中医在上海应该没有多大市场,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至于那些比广东上海落后很多的农村,我想更不用说了。

()医派与护()医派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里恐怕不是一个字可以解释得了的,也与科学不科学无关。两派的言行事实上都增加了攻陷对方的成本。废医派发现这么多人愿意服用中医中药,而且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简直是痛心疾首;而护医派粉丝、既得利益集团和高层管理当局,对废医派理论又无可奈何,粉丝们谩骂有加,既得利益集团和管理当局是能拖则拖,反正浪费的不是自己的钱。现在国家改革开放,言论自由,你们两派自个儿打好了,他们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还是屁股决定脑袋,依靠现代医学技术吃饭的我坚持认为,中医不应该纳入医保,因为这个东西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关键问题是效率太低,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事倍功半。至于那些铁杆粉丝,我觉得无论是废医派也好,护医派也罢,都要对这些人加以切切实实的爱护、保护。不仅要保护,而且最好登记造册,留下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把这些人团结起来,组成俱乐部。为什么?因为两派人马都需要他们。只有这些人的支持,这中医最后是废是存,若干年后才能用事实说话,才可以以理服人。

前面已经讲了希望加大中草药的研究。现在化学领域的进展绝非30年前可比。10多年前在苏黎世ETH遇到一个化学系留学生,据他告诉我,以苏黎世ETH化学系的技术力量,分析一个单一的成分(未知),到写出其分子式,最多需要两周左右。如果拿到了纯度很高的样品,想知道是哪种药,只要几个小时,仿制出点样品来,也就一两周左右的时间。现在国内的条件尤其是大学的研究条件比起10多年前的ETH化学系来,不知进步了多少倍。所以我估计现在对一些单方药物的主要成分进行化学分析,一年一种,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本人对化学是个外行,这么推论也许谬误百出。但彻彻底底地进行研究,却是我的心里话。当然,我建议对中草药进行研究,并非是说对已经明确了其毒副作用甚至迷信的部分也进行研究,如什么人中黄、人中白等,人家正统的中医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用了,再拿这些陈年旧事来说事,没有多大意义,更无研究的必要。

药物成分提取之后,就是动物试验和第一期临床试验了。由于有时候动物试验中无效或无毒并不能完全套用到人体身上,因此,国外有些动物保护组织就很反对动物试验。我国在新药试验过程中,最难做的也是临床试验,很难找到志愿者。中医药由于有铁杆粉丝群体存在,我想这个问题在理论上是不存在的。如果把这些粉丝们组织起来,等到某种中药成分研究出来,找这些粉丝们接受一点这类药物,或口服,或注射,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因为他们平时就这么吃的,所以涉及的伦理学问题比现代医学平白无故地研制一种新药要人吃、要人喝容易得多。中药不死人是中医粉丝们的口头禅,即使西方国家每年都有报道中草药致死人,但终究是些个案,多数中医及其粉丝是听不进去的,甚至认为是西方反华势力侮蔑宣传的结果。我想只要双方有诚意,在中医铁杆粉丝中找些这样的人出来,应该不是难事。当然,我这里绝对不是说可以把已经证明了毒性很大、对人体有害甚至有致死性作用的药物,用在这些人身上。希望大家不要误解。

如果有人觉得这样的药物很危险,而拒绝服用,拒绝接受双盲试验,只能说明这些人口是心非,至少没有为保护中医而献生的精神。我自己的经历说明,中草药中有的药物的确有效,虽然我不是保护中医的粉丝,我也会报名参加这类试验,前提是药物的成分必须纯净,试验的方法应该双盲,别搞什么复方来骗人。无论把我分在对照组,还是分在研究组,我都会很虔诚地接受医学观察。我希望每一个中医药爱好者,应该有这样的勇气,接受现代医学的检验。因此,从保护祖国遗产的角度出发,从保护民族医药工业的良好愿望出发,双方都应该加大对中医中草药粉丝们的保护,而不能有谩骂甚至人身攻击的言行。护医派保护粉丝的目的是维持既得利益,而废医派保护这些粉丝,应该是为研究中草药招募一批志愿者,后者恰恰是我国医药学研究中常常感到非常困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想起一件小事。小时候手脚等被刀割伤了,我家的土办法就是把灶台上的锅搬下来,把锅底的灰刮到纸上,收集起来附着在伤口上。以前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从现代医学的原理看,这是很科学的:锅底的灰烬残余物是无菌的,这些细细的粉末,与血液混合后,起到了很好的加速血液凝固的作用,因此具有止血作用。小时候时常被刀割伤,每次都是如此,从来没有得过破伤风,真是命大。

 

百拇医药网

http://www.100md.com/html/200803/3057/2427.htm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转基因科普和中医药科普等方面发表文章。 2.到2019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5篇并转发300篇,读书评论5200多篇…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