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中成药,要让不信的人有不信的自由

徐政龙 转载自 凯迪社区 | 2020-06-13 10:25 | 收藏 | 投票

 

对于中成药,要让不信的人有不信的自由

杨昇说说 于 2020/1/7 9:06: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药注射液醒脑静因为卷入了前几天的医疗血案,而被很多人揪到舆论场上痛殴,最著名的一篇文章是《国民神药醒脑静》,推荐大家看看,看了后你就知道某些中成药是个什么玩意了。

  当然,关注时事的人其实在这几年都会看到一些奇葩中成药屡上舆论头条,比如20195月曝出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女儿涉斯坦福大学招生丑闻,网友们借机把步长制药的几款明星中成药扒了个底朝天,比如步长制药的明星产品步长脑心通,源于赵步长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于是认为蚯蚓、全蝎、水蛭等虫子尸体应该具有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的功效,这赵步长灵光一闪,堪比李时珍转世,于是由16种类似配料混合而成的国民神药步长脑心通就诞生了。有没有觉得很神奇?

  同样是步长制药明星药品的丹红注射液,一年能销售50多个亿,这玩意也来自赵家人的异想天开,赵家人认为丹参和红花两味药材能活血,于是把这两味药材在酒精和水里泡泡,然后浓缩一下,提纯一下,消毒一下,就成了能直接注射到人体血管中的丹红注射液

  这几年中药注射液如丹红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刺五加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柴胡注射液等,因不良反应致病人死亡的案例层出不穷,多少家庭因这些奇葩中成药而家破人亡。

  最著名的是2006年的鱼腥草注射液事件。当年6月,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共接到鱼腥草注射液不良反应报告5488例,严重药品不良反应258例,死亡44人。因为情况过于严重,鱼腥草注射液当即被暂停销售。

 

 

  对于中成药,甚至中医,在我们国家有一部分人相信,有一部分人不信,这是不争的事实。就连100年前的鲁迅,在当时那个严重缺乏西医的环境中,都不相信中医。在鲁迅的文章《父亲的病》中,鲁迅对给父亲治病的两个装腔作势的神医极尽讽刺,这两个医生尽开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引折腾病人家属,而鲁迅的父亲最终也被这两个庸医给治死了。可见对中医的怀疑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现象。

  但我们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中医作为国粹的一部分,几千年来深得民心,不但过去是全民的信仰,就是到现在,也是很大一部分人矢志不渝的追求,因此在信不信中医这个问题上,在我们国家根本不可能有共识。

  对这个问题我也不做判断,我觉得信的人有信的权利,不信的人有不信的自由,那都是个人自己的事,外人无权说三道四,更无权强求。那些强迫别人信或不信中医的人,纯属拎不清。别人的选择,旁人最好不要去干预。

于我而言,中医我选择性相信,但中成药我是不信的。

 

 

但悲哀的是,我不信中成药,我却躲不开中成药,只要去医院看病开药,不管什么病,那些西医只要开药,基本上必然夹带部分中成药。就算医生开药的时候,我在旁边提醒不要开中成药,并给出一些还算有道理的说辞,比如我家那位不让我吃中成药,我提回去就会被扔掉等,医生也会置若罔闻,甚至会怒斥我:你是来看病的,还指导医生怎么开药,这么能耐你来医院干什么?

   我虽然心里火大,但也不敢医闹,我只能唯唯诺诺边自我批评边道歉,接受医生的处方。医生的处方在电脑上,不缴费你不知道开了什么药。而除了医生外,别的人,比如收费的人,无权对整个处方中的药物进行取舍,所以要想让自己这趟医院没有白跑,就只有乖乖掏钱。

我每次去医院,提回来的药大半都是中成药,越是没有查明病因的病,医生开的中成药越多。最厉害的一次,我妻子去了趟长沙最有名的医院,一次性提回整整一大塑料袋单一种类的中成药,到底是30盒还是50盒,时间久了,不确定了。这些药拿回来可愁坏了我们,吃吧,担心对身体有损伤,不吃吧,那是近千元买到的。妻子先吃了一两盒,后来不敢再吃,这些药在柜子上放了近一年,最后全扔掉了。

我的这种遭遇不是个例,是普遍现象。比如20191230日,著名的高知论坛”“水木社区上有一条热帖:要求不开中药只开西药被医生拒绝,可以投诉吗?,帖子下很多人说起了自己的类似遭遇,而且大家也清楚明白地知道,医生开中成药就是为了拿回扣,要想看病,只能忍气吞声,拿到中成药不吃是基本操作。

这也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妻子在湖南省内最著名的妇幼保健院住院时的情形,每个患者入院时都得买一些医院自制的瓶装洗液,医生会开很多,当每个刚住院的患者提着一大塑料袋这种进来时,同病房的其他人都会笑称这是给医生的见面礼。大家都心知肚明,气氛和谐,表示理解。

大家心知肚明是因为这种情况很普遍。说这种情况很普遍真的没有冤枉医生,米内网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6年,我国各级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药注射剂的规模持续扩大,2016年已经突破1000亿元。赵家的丹红注射液一年的销售额超过50亿元,醒脑静”2017年国内市场规模为55.46亿元。步长脑心通2015年的销售收入就超过了28.6亿元,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净利润为18.9亿元。这些不靠谱的中成药这么庞大的销售规模,难道不是经过医生的处方销售出去的?这是一两个医生干出来的事吗?

 

 

经济条件负担得起的人对医生乱开中成药拿回扣的做法选择忍气吞声,毕竟这种潜规则非常普遍,根本没法计较。可是,那些四处借钱看病的低收入者,他们为了给自己的亲人医治病痛,砸锅卖铁债台高筑,想尽一切办法凑来的救命钱,如果遭遇医生的乱开药,他们的内心还能宁静吗?气氛还能和谐吗?

何况,为了拿回扣而乱开不必要的药给病人,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这里面牵扯到病人的健康乃至生命的问题。虽然大部分中成药都是医不好病也吃不死人的废物,可是这些药也不是面粉做的呀,它们的里面也包含一些具有毒副作用的成分啊,这些药吃多了,对病人的身体有没有伤害,谁说得清呢?至于中药注射液,那是直接打进血管的东西,能随便打吗?

有些医生可能要反驳,说自己开的中成药都是国家药监部门正式批准的国药准字号产品,是正规药品,这些药品病人吃了无效或有毒副作用,那你找国家有关部门去啊,关我们医生什么事呢?

可是,每个开中成药的西医扪心自问,你们自己相信你们开的中成药有效果吗?经历过正规医学训练的西医群体中有几个不对中医中药嗤之以鼻?因为西医的医学知识是被现代医学的教育体系构建起来的,他们关于医学的知识构架与中医完全不同。这样的西医,乱开中成药,到底是出于对中医中药的信仰,还是出于钱的考虑?

是的,这些中成药都是国家主管部门批准的,没错。可是我们国家在很多药品的审批上本来就有问题,医生不会不知道吧?国家前药监局长郑筱萸2007年就被执行死刑了,其重大的罪过是在1997年中至2006年年底担任国家药监局局长等职务期间,在审批药品和医疗器械过程中受贿巨额资金,尤其 2001年到2003年间,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换发药品生产文号专项工作中,草率启动专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这一事关国计民生的药品生产监管工作未做认真部署,并且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致使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虚假申报资料获得了药品生产文号的换发,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郑筱萸之后被逮捕的药监局领导层出不穷,直至20188月原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还被逮捕,因其在药品审批等事项上受贿2171万余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6……

除了药品审批上的问题,中成药长期存在既无法证实其有效,也无法证伪其无效的弊病,对这个戴着传统文化帽子的国粹,国家也很为难,支持吧,没有科学基础,反对吧,那是抛弃传统文化瑰宝,谁也不敢这么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人迷恋和支持。在这个问题上国家的态度只能含混不清。

可是医生作为专业人士,并处于治病救人的最前沿,难道真的不知道哪些药有效哪些药无效吗?为了拿回扣把锅都甩给国家合适吗?

 

 

医患关系实质上是一种人际关系,其好坏遵循人性,医患双方的喜怒哀乐遵循人际交往中那些基本原则。我们平常与人交往中,要么投桃报李,要么针尖对麦芒,要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德报怨的那是圣人,普通人大多睚眦必报。

有些医生为了回扣给病人乱开中成药,患者又不全是傻子,现在看来明白人还蛮多,他们掏钱的时候知道你们为了什么,他们心里会舒服吗?有没有怨恨?有了怨恨会不会有过激行为?大部分人都选择忍,总有个别人忍不住啊!

小偷偷钱,劫匪抢钱,都会被治罪,凭什么有些医生为了回扣乱开药就应该被尊重呢?这符合法律还是符合人性?

让不特定的陌生人对自己满怀积怨实际上是很危险的事,如果对每个过手的病人都乱开些中成药,这就好比普通人站在十字路口对每个过路的人都骂一句一样。夜路走多了谁能保证不遇到鬼?

医生朋友们不用对本文有什么不满,我是真正的关心医生的安全才会这么说。读者们都说我是个尽瞎说大实话的人。

医生有医生的难处,体制逼良为娼的问题,收入低的问题,工作忙的问题,等等,一个个读了那么多书,那么高学历,人中龙凤,谁不想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站着把钱挣了?

当前你们确实有委屈,但要牢记,医患关系就是人际关系,要以诚相待,这样才能避免纠纷,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人身安全才是每个人的最高追求。

开药的时候请多问一句:某某药是中成药,是我们医治这个药的常规用药,你也可以不要,你要不要?尤其要注意,别在患者提出不要你开的中成药时,粗暴地收回处方并把患者赶出诊室。要把部分患者不信中成药的自由还给他们。尊重患者很重要,多个朋友总比多个仇人安全些。

每一次伤医事件发生后,大小媒体基本上都是一边倒地谴责患者力挺医生,因为这么说是政治正确,是普世价值。我也是这样的,前几天北京的伤医案,我也写了文章力挺医生。可是,当惨案发生时,那些空洞的政治正确的说辞,对医生本人和亲属,又有什么用呢?高喊那些空洞的口号真的是关心医生吗?

媒体们越是把医生这个群体说得完美,当个体患者遇到个体医生时,当患者发现医生不完美时,可能就越觉得就这个医生跟我过不去,其怨气就会越大。

真正关心医生的安危,就应该从医患关系的根源上为医生说话,就应该用舆论减轻体制或小团体施加给医生的扭曲力,就应该用舆论的力量震慑个别坏医生,给绝大多数的好医生们一个舒心自由的工作环境。

那么多挺医生的文章,大部分是追热点吃人血馒头的,少部分是向医生献媚的,真正关心医生安危的文章又有多少呢?希望我这篇说实话的文章不要被误解为说医生的坏话。

现实总是那么不堪面对,而我们又不能不面对。

希望人人都好! 

原文网址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558203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转基因科普和中医药科普等方面发表文章。 2.到2019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5篇并转发300篇,读书评论5200多篇…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