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护中医之盾废中医之矛

徐政龙 转载自 天涯论坛 | 2020-07-17 07:50 | 收藏 | 投票

 

青蒿素——护中医之盾废中医之矛

发布者:passerbyllhLv 8

2006-11-20 15:09:00

天涯论坛

 

先从疟疾谈起

 

疟疾常出现在温暖湿润的气候中,在中国,疟疾被称为“烟瘴”, 认为是飘浮的雾气导致的中毒。患者会有时而发高烧,时而打寒战,周期发作的症状。

1880年,在阿尔及利亚工作的法国医生Alphonse Laveran,在疟疾病人体内,找到了一种单细胞寄生虫,确定它是导致疟疾的直接原因,这就是疟原虫。1897年,英国医生Ronald Ross证明了疟疾是由蚊子传播给人。

疟原虫有着复杂而古怪的生命周期。它在脊椎动物体内进行无性繁殖,再到蚊子体内发育到性成熟阶段,进行有性生殖。现在发现的疟原虫有4种,其中最常见,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恶性疟原虫(Plasmodium falciparum)。

疟疾由称为按蚊的蚊子传播,仅限于雌蚊。公蚊子以植物汁液为生,与人类没有关系;而母蚊子需要血液来为它的卵提供营养。

人被蚊子咬之后510分钟,疟原虫孢子就会到达肝脏,入侵肝细胞,在这里它们可以躲过人体免疫系统的攻击。孢子侵吞肝细胞的营养,大量地分裂繁殖,大概一个星期之后胀破肝细胞跑出来,将数以百万计的新孢子释放进入血液。

新的孢子马上入侵红细胞,再次逃过免疫系统的追杀。它们以血红蛋白为食,继续繁殖,大概两天后破坏红细胞,产生更多的孢子入侵其它红细胞……用不了多久,2/3的红细胞都会被疟原虫占领。疟原虫在血液里这种周期性的繁殖过程,就会导致病人三天两头地发高烧、打寒战。

有一些孢子在红细胞里发育成大小不同的雌雄细胞,人再次被蚊子叮咬时,它们就跳到下一个传播工具上。雌雄细胞在蚊子的消化道里生存,发育成熟、彼此结合,进行有性繁殖。

大概两个星期之后,新产生的孢子进入蚊子的唾液腺,在蚊子吃下一餐时进入人体,开始新的循环。对疟原虫来说,人和蚊子是它在生命不同阶段两个必不可少的居所——和食物。

疟疾症状通常在被蚊子叮咬后914天表现出来,除了忽热忽冷,还会头痛、呕吐,有点像感冒。如果没有合适的药物,感染很快就会加重、危及生命,因为疟原虫会通过破坏红细胞导致严重贫血或损坏重要器官,比如堵塞向脑部输送血液的毛细血管。一些儿童患者痊愈后,脑部因此留下了残疾。

 

对抗有效的药物:奎宁和青蒿素

 

人类第一个有效对抗疟疾的药物,是受到美洲部落的启发,发现了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疗疟疾,到1826年法国药师佩雷蒂尔和卡文顿从金鸡纳树皮中提取出了治疗疟疾的药物——奎宁。之后,1971年中国科学家从黄花蒿中提取出青蒿素Artemisinin2003年法国科学家发现了青蒿素杀死疟原虫的原理。

青蒿素Artemisinin 

分子式C15H22O5,无色针状晶体。熔点156157℃,味苦。易溶于苯、氯仿、乙酸乙酯、丙酮和冰醋酸,能溶于乙醇、甲醇、乙醚和热石油醚。青蒿素由于具有过氧桥和缩醛结构,对酸碱不稳定,对强碱极不稳定,热至熔点以上即迅速分解。

青蒿素是一种新型抗疟药,具有低毒、高效、速效的特点,对恶性疟、间日疟都有效,可用于凶险型疟疾的抢救和抗氯喹病例的治疗。缺点是在水和油中的溶解度比较小,不能制成针剂使用。口服剂型在肠胃中易被分解,吸收较差,不能杀尽原虫,有一定复发率。青蒿素经硼氢化钠还原再甲基化可制得蒿甲醚,其抗疟作用比青蒿素高6倍,复发率较低,油溶解度大,在中国已制成针剂使用。

人类已经有了特效药物,但即便如此,疟疾仍严重威胁着人类,直到今天,世界上仍有40%的人口受疟疾威胁,全球患者达3亿多人,每年死者超过100万。而在非洲,平均每30秒就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但原因已经不是因为没有可用的药,而是非洲的贫穷——蚊帐都买不起。

 

中医是如何对抗疟疾的?

 

以下资料摘录自“中医中药——医圣网 ”:

http://zhongyi.yiwangtong.com/2/index.asp?id=29142
  这些是当今中医对疟疾的描述:引起疟疾的病因是感受疟邪,在《内经》亦称为疟气。

其中引起瘴疟的疟邪亦称为瘴毒或瘴气,在我国主要存在于南方,所致疾病较重,易于内犯心神及使人体阴阳极度偏盛。

【病因病机】

感受疟邪之后,疟邪与卫气相集,邪正相争,阴阳相移,而引起疟疾症状的发作。疟邪与卫气相集,人与阴争,阴实阳虚,以致恶寒战栗;出与阳争,阳盛阴虚,内外皆热,以致壮热,头痛,口渴。疟邪与卫气相离,则遍身汗出,热退身凉,发作停止。当疟邪再次与卫气相集而邪正交争时,则再一次引起疟疾发作。

因疟邪具有虚实更替的特性,疟气之浅深,其行之迟速,决定着与卫气相集的周期,从而表现为病以时作的特点。疟疾以间日一作者最为多见,正如《素问·疟论》所说:“其间日发者,由邪气内薄于五藏,横连募原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不能与卫气俱行,不得皆出,故间日乃作也。”疟气深而行更迟者,则间二日而发,形成三阴疟,或称三日疟。

根据疟疾阴阳偏盛、寒热多少的不同,把通常情况下所形成的疟疾称为正疟;素体阳盛及疟邪引起的病理变化以阳热偏盛为主,临床表现寒少热多者,称为温疟;素体阳虚及疟邪引起的病理变化以阳虚寒盛为主,临床表现寒多热少者,称为寒疟。在南方地区,由瘴毒疟邪引起,以致阴阳极度偏盛,寒热偏颇,心神蒙蔽,神昏谵语者,则称为瘴疟。若因疟邪传染流行,病及一方,同期内发病甚多者,则称为疫疟。疟病日久,疟邪久留,使人体气血耗伤,正气不足,每遇劳累,疟邪复与卫气相集而引起发病者,则称为劳疟。疟病日久,气机郁滞,血脉瘀滞,津凝成痰,气滞血瘀痰凝,结于胁下,则形成疟母。

分证论治

1. 正疟

方药:柴胡截疟饮。方中以小柴胡汤和解表里,导邪外出;常山、槟榔祛邪截疟;配合乌梅生津和胃,以减轻常山致吐的副作用。口渴甚者,可加葛根、石斛生津止渴。胸脘痞闷、苔腻者,去滞气碍湿之参枣,加苍术、厚朴、青皮理气化湿。烦渴、苔黄、脉弦数,为热盛于里,去辛温补中之参、姜、枣,加石膏、花粉清热生津。

2. 温疟

方药:白虎加桂枝汤。方中以白虎汤清热生津,桂枝疏风散寒。可加青蒿、柴胡以和解祛邪。津伤较甚,口渴引饮者,酌加生地、麦冬、石斛养阴生津。

3. 寒疟

方药:柴胡桂枝干姜汤。方中以柴胡、黄芩和解表里,桂枝、干姜、甘草温阳达邪,天花粉、牡蛎散结软坚。可加蜀漆或常山祛邪截疟。脘腹痞闷,舌苔白腻者,为寒湿内盛,加草果、厚朴、陈皮理气化湿,温运脾胃。

4. 热瘴

方药:青蒿素合清瘴汤。方中以青蒿、常山解毒除瘴;黄连、黄芩、知母、柴胡清热解毒;半夏、茯苓、陈皮、竹茹、枳实清胆和胃;滑石、甘草、辰砂清热利水除烦。若壮热不寒,加生石膏清热泻火。口渴心烦,舌红少津为热甚津伤,加生地、玄参、石斛、玉竹清热养阴生津。神昏谵语,为热毒蒙蔽心神,急加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清心开窍。

5. 冷瘴

方药:青蒿素合不换金正气散。青蒿素的作用及用法已如上述。加味不换金正气散有芳化湿浊,健脾理气之效。方中以苍术、厚朴、陈皮、甘草燥湿运脾;藿香、半夏、佩兰、荷叶芳香化浊,降逆止呕;槟榔、草果理气除湿;菖蒲豁痰宣窍。神昏谵语合用苏合香丸芳香开窍。但寒不热,四肢厥冷,脉弱无力,为阳虚气脱,加人参、附子、干姜益气温阳固脱。

6. 劳疟
  方药:何人饮。方中以人参益气扶正,制何首乌、当归补益精血,陈皮、生姜理气和中。在疟发之时,寒热时作者,应加青蒿或常山祛邪截疟。食少面黄,消瘦乏力者,可加黄芪、白术、枸杞增强益气健脾养血之功。

7. 疟母

方药:鳖甲煎丸。本方由23种药物组成,攻补兼施,寒热并用,具有活血化瘀、软坚消痞的作用,自《金匮要略》即已作为治疟母的主方。有气血亏虚的证候者,应配合八珍汤或十全大补丸等补益气血,以虚实兼顾,扶正祛邪。
  请注意,其中提到了青蒿素,显然这是在1971年青蒿素发现之后修改过的版本。

对照上面的资料,我们可以看到,现代医学对疟疾的描述是清楚细致的,合乎逻辑的,如果是高中理科毕业,就应该完全明白这些,并且能够很快发现保护自己不被疟疾侵害的最简单办法——不要让蚊子叮。中医对于病因病理的解释我看不懂,那就算我没有学过中医,才疏学浅,姑且对错不评,但说笼统不够细致总可以吧。

 

中医历史上有效对付过疟疾吗?

 

在中国的国土上,到目前为止,被现代科学证明了的,能够治疗疟疾的是青蒿素,存在于一种叫黄花蒿的植物中。但与黄花蒿非常相似的植物有三种,牡蒿、黄花蒿、青蒿,在中国古代,通常都是混淆的,直到70年代。翻查有关植物学及中药书籍,有的书说上海、江苏等地把牡蒿当青蒿用,其他大部分地区黄花蒿、青蒿不分;有的说黄花蒿、青蒿就是一种东西;又有的说青蒿也可以治疗疟疾。古代中国并没有系统的植物分类学,非常相似的植物混淆了一点都不奇怪。

另外,现在人们已经知道,青蒿素在高温下会分解,青蒿熬汤是没有用的。

下面再看看中医对付疟疾的手段

晋代葛洪著《肘后备急方》中记录的40多个治疗疟疾的办法,其中第2个是“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按现在的知识,我们知道这个有可能治好疟疾。其他的40多个方法全部与青蒿无关。有些甚为荒唐,例如:“是日抱雄鸡,一时令做大声,无不差”“取蜘蛛一枚,著饭中合丸,吞之”等等。

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有数十个方,少量提及青蒿及正确的使用方法——新鲜的或阴干研成粉。但《本草纲目》中,不仅有青蒿,还有黄花蒿,并且认为治疗疟疾的是青蒿,黄花蒿(臭气的那种),没有用,把药搞错了。

清朝的韩善徵所著《疟疾论》(1897年刊行),在当时为辑述疟疾较为全面之专书,病理病因的说法与现在的医圣网差不多,所列治疗的古方12个,无一提及青蒿;今方31个,其中2个提及青蒿,且都是汤药。

上面的医圣网网站开出了7个方药,如果把发现于1971年的青蒿素拿掉,只有2个提及青蒿,而且都是汤药——青蒿熬成汤就没有用了,这个也已经得到证实。

那么一个简单的事实呈现在面前,从晋代到清朝,治疗疟疾的数十个药方,极少提及青蒿。提到青蒿的,也被中医的用药方法消灭掉了——仅剩《肘后备急方》一个验方。

这里之所以说除了青蒿其他的成分都是无效的,是因为当年中国寻找抗疟疾的药物,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最后的结果是找到青蒿素,而没有发现其他有效成分。

另外,奇怪的是,即使到了现在,大家已经知道青蒿素可以有效对付疟疾,青蒿(黄花蒿)含有青蒿素,而且熬汤后失效。那么在《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个显然有效的验方,却没有被现代中医(医圣网)列入正式的治疗办法,只是在参考文献中出现。

还有一个侧面可以说明中医没有办法,清康熙皇帝曾经得了疟疾,御医束手无策,后来得了洋人的奎宁才得以康复。这个事情我没有考证过。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就说明中医确实没办法,你总不能说皇上也找不到好的中医吧。否则皇上病了的时候,就会有:一骑红尘御医笑,无人知是青蒿来——要新鲜的嘛。

那么整个中国传统医学,唯一对付疟疾有效的办法就剩下一个——晋代葛洪著《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用的正确的药(如果运气好,采到的青蒿其实就是黄花蒿),正确的用法。有网友说葛洪是个修道炼丹之人,是个杂家,其《肘后备急方》是民间验方、偏方,与中医的阴阳五行经络气血理论无关,不能算中医的,而且正统的中医并不认为他属于这个体系。这个要看“中医”这个词的内涵怎么定义。本文就把所有中国传统医学称之为“中医”,包括这些验方、偏方。

中医有效对付了疟疾吗?个案肯定有,并且这个人是非常幸运的,他饱揽群书,甚至乱七八糟的《肘后备急方》,幸运地选用书中的第2种办法,他采到的青蒿又刚好就是黄花蒿,他在适当的时间吃了正确的量。但无论如何,这个办法并没有被推广,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得到正确的治疗。

 

青蒿素——中医的护医之盾? 

 

中医的支持者认为,青蒿素在许多中医古方、古籍中都有提到,青蒿素的提取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的成果,是中医的骄傲。

这个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

首先,中医对付疟疾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上面已经论述过。少数方药提到青蒿,也是熬汤的用法,把有效成分消灭了。《肘后备急方》这个唯一有效的方法,实际上几近失传,在今天的中医治疗疟疾的资料里面,也仅仅出现在参考文献部分。

当时中国的科学家们,收集民间所有有关疟疾的药方,罗列出所有有关药物,逐个试验,寻找有效的药材。我相信做这个事情的是中医师,这是中医的贡献。但他们用的方法就不能算中医的了,而是科学的实证方法。逐个试验来验证。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古人给我们做的贡献,也是唯一的贡献是:在《肘后备急方》中记录了青蒿,并且明确用法是绞汁而不是熬汤。

在这之后,就没有中医什么事了。“青蒿一握”所含有的青蒿素是非常有限的,青蒿素在肠胃中易被分解,吸收较差。因此直接用青蒿对付疟疾显然不行,药效不够,新鲜的也不便保存、运输,那么找到有效成分提取出来,制作成药剂是当然之途。

确认有效的药材后,就是化学家和医学家登场了,分离出青蒿汁中的各种成分,再逐个试验。发现了一种,提纯,再试验,测定化学结构,分析毒性药效,动物试验,临床试验,提取工艺的优化,生产工艺的设计……一直到作成药片摆到柜台上。所有这些过程,没有中医理论,不需要中医参加。

回过头来在一个比较远的距离看整件事,与其说中医参与了,不如说中医实际上是一个研究对象:一大群科学家,走进一间老祖宗留下的房子,翻箱倒柜试图寻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在屋后的垃圾堆里发现了宝贝,后来还有证据表明,这个宝贝不是屋主的,是一个房客偶然留下的,并被屋主丢弃了的。

 

这能算屋主的骄傲吗?

 

写到这里,就在想,如果明朝的那个李时珍,对编本草纲目什么的没有兴趣,而是对疟疾感兴趣,又不信什么阴阳五行,怀里揣上古籍,深入疫区研究,以他的钻研精神、文化素质和聪明的脑袋,或许就把这个“青蒿一握”给发掘出来,发扬光大了,从此中国人从明朝开始就少受疟疾之苦,洋人自然要来买的,就没什么机会发现奎宁这个东西。把青蒿阴干,研成粉,拌在丸子里——这是不是比茶叶更赚钱。

然后到了1970,国家要研究抗疟疾的药物,老先生就不必翻出上百个方子,让科学家们逐个筛选试验,辛苦1000倍,就可以直接把青嵩(黄花嵩)摆在那些科学家面前,自豪地告诉他们:“你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棵草里面,而且不能高温煮,用药的时机是这样的这样的,药量是那样那样的。至于有效成分是什么,就看你们的了。

 

原文网址

http://bbs.tianya.cn/post-free-824587-1.shtml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转基因科普和中医药科普等方面发表文章。 2.到2019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5篇并转发300篇,读书评论5200多篇…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