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里谈贫困地区的电商起步

魏延安 原创 | 2020-09-29 18:11 | 收藏 | 投票

  按照陕西省商务厅安排,就阿里地区的电子商务发展谈一些意见。

  一、关于破解面临的瓶颈

  目前阿里地区的电子商务已经起步,但还面临很多困难,有些是当初其他地方也遇到的普遍问题,有些是一些特殊的问题,需要想办法尽快破解。

  (一)快递物流问题

  阿里距离拉萨1400公里,除过飞机外,就只有公路,物流慢,成本高。从其他地方走过的历程看,目前要想办法把零散的快递物流资源统筹起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武功县当年发展电商的时候,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其中一个办法是,让县电商办出面,与中通达成一个常年的协议价,不管每天有多少件,只要群众把零散的快递送过来,都按3公斤4元钱的价格收件,这样对于群众而言便宜实惠不少,对于企业而言也降低了收集成本,这一条经验是可以参考的,具体由电商办还是由电商协会负责,看实际情况而定。

  下行的问题又是另外一种情况。阿里地区人口极其稀少,地域又十分广大,要按内地的模式把快递送下去,几乎是不现实的,借鉴一些贫困地区的“草船借箭”“梯次转运”经验是可行的。首先,要在县城建立转运分拨中心,把来自全国各地的快递统一集中起来,按乡镇进行二次分拨,然后按地理方位和交通情况划分邮路,按邮路就近配送;其次,要统筹运输资源,邮政系统是可靠的依托,有的县还有商务与供销的配送体系可以借助,过于偏远的地方交通上的乡村班车也可以捎货,还有一些县域内的私家车辆也可以统筹,补贴一些费用或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像内地有些县,快递物流发展起来后,还有专门成立第四方物流公司的,承接各家物流快递企业的下行业务。

  (二)人才问题

  缺人才是全国电商行业的普遍现状,不唯贫困地区如此,但贫困地区更难的是缺人手,连会干的也少。有的地方不惜重金引进电商人才,但因为贫困地区的电商生态体系不完善,这些人才孤立无援,也很难发挥作用,很快就走了。所以,可以考虑引进人才,但更重要的是,让本地的人才跟着学,配合干,迅速成长起来,引进来是一种办法,走出去也是一种办法。

  同时,要关注人才的流动趋势。以陕西最大的农产品电商企业西域美农为例,虽然基地公司在新疆、加工仓储物流中心在武功县,但最主要的运营团队在西安经济开发区,还在杭州设立了配合平台业务的分公司,因为做电商的大多是年轻人,只有大城市才能呆得住。京东这样大的电商企业,仅仅是因为搬迁到了北京亦庄这个相对偏僻的开发区,也流失了一些员工。所以,一些地方换了一种思维,在城市里面设电商运营中心,以便吸引人才。

  就阿里地区而言,可以引进人才,也可以派到对口的陕西去培训一些人才,也可以让武功县或内地企业建立电商代运营中心。

  (三)产品问题

  从农产品到商品再到网货,这里面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贫困地区的产品上网,往往面临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有产无量的问题,让消费者感觉不好看、不标准,也不便宜。

  先要解决没有牌子的问题。阿里地区能卖的就是羊绒制品、牦牛肉、青稞等,但量小,而且没有知名度。所以,要先发掘地域产品特色,找出与青海、四川藏区以及与西藏其他地区的差异来,比如海拔最高、产品干物质含量最高、制作工艺传统还是什么其他的优势,然后打造地域公共品牌,如阿里羊绒、阿里牦牛肉等。

  下来要解决没有标准的问题。是产品就要有标准,否则就会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很快倒了牌子。这个标准是要基于产品特性和市场需求两方面的因素来定,体现分级分类、优质优价的导向,而且要能执行得下去,大家普遍认可,愿意遵守。比如说牦牛肉干,什么做法、什么级别,都要有标准规定。

  再下来要解决没有产量的问题。电商销售的东西与线下市场不一样,往往包装规格较小,要求简洁时尚,而且一旦搞起活动促销,可能短时间内销量大增,这对供应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从贫困地区的初期实践看,电商创业者往往产品达不到安全生产要求,有产品也上不了网,有东西也不敢做活动。这种情况下,积极协调一些加工企业,适当扩大加工品类,为电商做一些代加工,是比较可行的办法。

  但上面这些都是基于现状想办法,与电商的思维有距离,最急需的可能是产品创意。因为在消费者看来,阿里的好东西远不至这些,好些可能是当地人熟视无睹的。比如,阿里的石头很漂亮、牛骨也很多,完全是可以做成工艺品的,最近大家提议设计一个“阿里天石”的品牌,把有特点的石头还有一些当地的玉石做一些加工,感觉有前景。

  再比如,阿里一年有110万人来旅游,但旅游产品少、粗、贵,产品线的深度开发是有文章可做的。在云南元阳,这里有最吸引人的自然景观,就是哈尼梯田,是联合国命名的世界遗产,游客很多。但只看梯田,没有收入。所以,他们通过多种措施,开发了系列产品线,看完梯田,可以品尝田里产出的特色红米,红米可以配上当地的特色民族菜品,晚上住山寨,穿着民族服饰参加晚会,走的时候可以带上美丽的银饰、蜡染工艺品和加工农产品,把看风景变成了民族风情体验,把一日游变成了多日游,实现了旅游复合收入的增长。阿里有非常知名的神山圣湖,有许多历史人文资源可以挖掘,包装许多文创产品,可以考虑出去看看别人怎么搞的,也可以请几个文创团队来现场看看,出谋划策。

  二、关于当前的工作策略

  (一)慎重建设平台

  平台不是不能建,关键是建什么样的平台,如果不能与目前已有的电商平台有差异或创新,则建平台没有意义。所以,有的贫困地区想通过自建平台的办法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是没有必要的,也在现实中是难以实现的。山东临沂是中国江北的小商品集散地,前段时间被新闻媒体批露,投资5000万元的电商平台已经奄奄一息。电商界就是这样,排名前三的同类平台可能还有一些市场竞争力,其他的都不行,因为吸引不到流量,没有顾客光临。建平台最大的问题不是平台本身,而是如何推广这个平台,让人知道,还要让人愿意在上面买东西,这个推广费用远远超过建平台本身。所以,阿里地区财政资金不多,在这个问题要慎重,想明白了再做,避免像内地五年前那样,一批地方政府交了电商的学费。

  (二)突出市场导向

  电商是竞争最激烈的市场,我们所做的要经得起市场检验。看到一些县建的电商产品展示中心,既不在闹市区,也没有建在电商中心旁边,既没有本地的市民购买,也不会有外地游客光临,更没有与电商创业相配套,基本上就是一个摆设,参观一下是有用的,其他时候的用处不大。所以,要考虑建起来如何持续运营的问题,避免轰轰烈烈开张,悄无声息关门。同时,里面的产品也是有讲究的,不能都是传统线下市场的东西,那些网上是卖不了的,要有配套的网货装,而且要型号多样。我在陕西下乡,一个乡镇的苹果产品展示店,仅适合网上包装销售的,包装规格就有几十种,适应不同平台、不同层次用户,还专门设计了节日专门包装,让人很受启发,是值得学习借鉴的。

  (三)强化园区功能

  阿里地区的电商园区已经开始筹建了,从内地一些县电商园区的发展历程看,有一些经验教训要汲取。一个是定位,初期主要是创业孵化与配套服务,后期才有可能发展成产业园区,一开始定位太高,创业者不来,企业不愿意进,半天起不来;一个是选址,离城区不能太远,否则没有人气,其他要素也就没有办法跟着来,最好是先在城中心找一个小点的地方,从电商孵化开始;再一个是运营,关键是符合电商规律,办公、交流、培训、运营、关联服务、小型仓储物流等板块不可或缺,而且不能收费或费用很低,按照一周一培训、一月一沙龙、一季度一路演的节奏先“折腾”起来,把大家吸引过来最重要。

  武功的电商园区,其实初期是没有园区的,就是电信大楼租了一层,也基本够用;随后电商规模扩大,搬迁到一个废弃的工厂,有几栋楼,但很快又放不下;再扩展到半个工业园区,直至今天开辟了新园区,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实践走出来的。武功的电商沙龙是很有影响的,能请来北京的专家,一把手县长与部局长都在,电商创业者和企业可以倒苦水、提意见、谈想法,专家现场指导、解疑释惑,县上领导现场办公,能解决的问题当场办,不能解决的有说法,大家心气顺了,干事创业的劲头就更大了,武功电商模式也是在沙龙上讨论出来的。

  (四)坚持与时俱进

  有一些东西是近些年新出来的,后来的县反而可以直接赶上,比如直播就是这样。目前直播电商发展很快,原来机构预测2020年可能规模扩张到1万亿左右,结果上半年的监测数据说已经有7300亿元,超乎想像。现在全民都在看视频,特别是青少年,内地与阿里都差不多。而藏族青少年更有内容供应的优势,从小能歌善舞,具有网红潜质。我搜索了一下拌音、快手上的网红,藏区的不少,一般都是在风景优美的山水旁边展现才艺,直播真实的藏家生活,同时也销售一些农特产品,一些粉丝数量已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所以,阿里地区现在发展电商,就可以把直播电商的风口借用起来,培养一些人才,比传统的电商更简捷直观,易学好用。如果能与平台联合起来,再给一些流量扶持和供应链服务,效果更好。

  (五)重视工作创新

  按一般行政工作,电商很难抓起来,要在方法、理论上创新。一是要注重学习,及时了解电商的演化、平台的动态和消费者的需求变化,避免用昨天的船票想着能登上今天的客船,也防止因为与电商从业者对不上话,一些工作无从抓起。二是要抓点带面,没有足够的资金、人力和精力在面上铺摊子,就要重视抓点示范,从一两个典型的人物开始抓起,从一两个有潜力的产品先做起来,避免撒胡椒面、面面俱到。三是要有组织。商务局平常忙,应该组织电商市场主体成立电商协会,支持他们把活动搞起来,提供一些必要的服务,开展经常性的交流,这对于提升大家的电商经营水平、开展合作和促进电商工作的改进很有帮助,关键是选一个好的带头人。

  三、关于陕西与阿里的电商合作

  支持阿里电商发展,是陕西对口援藏工作的应有之义。但除过支持以外,还可以探讨基于市场机理的电商合作,实现合作共赢、携手发展。

  (一)物流的合作

  西藏地处祖国西部边陲,从物流的角度看,很不经济,因为向任何地方发快递都运距太长,且缺少交通枢纽。但陕西情况就不一样了,地处国家地里几何中心,从西安出发,到全国任何地方几乎都是等距的,武功县的电商能迅速成为新疆农产品进军中原的跳板,就是因为因其在西安旁边,交通便捷,物流资费便宜,成本比西安还低。今天,阿里发一件快递的价格依然不低,而武功早在2015年前后就实现了3公斤首重3.5元的全国最低价格之一,今天更加便宜。所以,可以考虑将阿里的产品运到武功后再进行分装,从这里发往全国,无论时效还是成本都会大大改进,特别是笨重而附加值不高的初级农产品。而且,可以参考义乌的一件代发模式,阿里的电商创业者或企业只负责在网上销售,而货品同步从武功的仓库发出,实现电商创业轻型化。

  (二)人才的合作

  陕西是近年全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也是各地人才的汇聚地之一。武功电商立志打造的三大电商高地就包括电商人才培养高地,这些年从这里走出去不少成功的电商创业者,形成了成熟的人才培养体系,而且能在培训内容上与时俱进,像今年及时建立了西北网红直播人才培训基地。所以,可以考虑选派一些阿里地区的青年,到武功接受系统培训,参加电商企业的实习,尽快成为熟手,再返回阿里示范带动发展。武功也在咸阳的西藏民族学院旁边,距离西安也很近,应该在心里上也容易被阿里青年所接受。同时,也可以从陕西源源不断地组织电商人才到阿里,传经送宝。

  (三)产品的合作

  来阿里的陕西企业看了之后,发现这里的好东西不少,有合作开发的空间。可以选择在阿里投资生产,也可以选择让阿里的企业代加工,还可以让陕西的电商企业来代运营。同时,可以抓住消费扶贫的机遇,将阿里地区的产品列入陕西消费扶贫范围,增加销售。西安的文创产业这些年进步也很快,可以争取一些支持。

  (根据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四日发言整理)

个人简介
农村工作者,出身农民,研究农业,关注农村,始终不忘读书,在三农问题、农村电商、新媒体应用方面有一定研究,是青年电商和新农人的朋友。
每日关注 更多
魏延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