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充电宝行业说起,美团和饿了么谁会笑到最后?

何玺 原创 | 2021-07-20 20:44 | 收藏 | 投票

共享充电宝战局生变。

据多家媒体日前报道,美团共享充电宝负责人高程已于近期离职,加盟创业团队,该部门的诸多BD目前已转岗至美团优选。报道援引消息人士信息称,美团充电宝可能在转变运营模式,目前包括天津、重庆、杭州等33个城市的业务已交由代理商接盘。

01

美团充电宝困局

共享充电宝是美团多次“发力”的市场。

美团在2017年就曾测试过充电宝项目。2017年是共享充电宝最受资本青睐的时候,这一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创下10天融资金额近3亿元、40天达12亿的历史速度。也是2017年,美团曾在石家庄、青岛等地做了充电宝试验。后因业务探索未达预期,3个月后被王慧文叫停。

2019年8月,在共享充电宝反恶意开始回暖之际,有媒体报道美团二度重启充电宝项目,此后美团共享充电宝开始进入蓄力期。

2020年3月,美团共享充电宝事业部正式成立,4月开始疯狂地推,并在充电宝行业发起了“百城大战”。有消息称,美团为了推广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是使出了杀手锏——只要商家和美团签约共享充电宝项目,每人使用一次美团和点评的真实点击量就会增加一次,用的越多,餐厅的排名越靠前。且商户只需提供场所,不用缴纳任何押金,就能获得60%收入分成。后美团方面回应称,网络传言不实,美团充电宝业务和美团餐饮业务独立运营,更不会干涉餐饮商家的排名。

从美团多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来看,美团高层对充电宝项目的发展是很关注的,同时对该项目也的发展也是充满预期的。

美团高层的预期是什么?玺哥认为美团高层对充电宝项目的预期并非是它能赚多少钱,而是充电宝项目能否给美团带来更多金钱之外的东西,比如其在下沉市场的引流作用是否到位,充电业务是否进一步扩大了美团了用户中的影响力,提升了用户粘性等等。

那么,2020年再次重启的美团充电宝达到美团高层的预期了吗?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团充电宝占行业整体的营收、设备量和订单量分别为3.0%、8.0%和8.6%。这个数虽然不差,但和“三电一兽”超80%的市场份额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的。从引流或者扩大影响力的角度来说,它应该是未能达到美团高层预期的,因为充电宝行业8.6%的订单量体量毕竟还差点意思。

结合媒体日前传出的美团充电宝负责人高程离职和多个城市业务交由代理商接盘的消息属实的话,说明美团高层对倾注了大量补贴现金和资源的充电宝业务发展速度并不满意,甚至对其发展模式也是有意见的。

在玺哥看来,美团高层对共享充电宝是很有野心的,其预期起码也是行业前3,因为只有这样的市占率才能达到帮助美团扩流,进一步提升美图影响力的作用。

在项目未达高层预期,又或者高层对项目发展已经有了新决断的情景之下,美团充电宝业务只能接受被调整的命运。

02

“自营”和“开放”的持久战

美团在充电宝领域的境遇让玺哥想起了它的老对手饿了么的充电服务。今年4月,饿了么宣布怪兽充电服务已上线其 APP 首页,首批接入了怪兽充电的全量点位和设备。由此,消费者可用饿了么APP扫码即可借还充电宝。未来,双方将探索蓝骑士上门 " 收充电宝 "、外卖小哥跑腿代还等创新服务。怪兽充电和饿了么的合作不仅获得了新的流量和用户,还大大提升了自身的服务质量,让用户体验变得更好。

饿了么和怪兽充电的合作被市场解读为“共享充电宝企业+外部平台”的行业新形态,在平台自营模式引发行业恐慌之时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很显然,美团和饿了么都对共享充电宝有想法,但他们却采取了不一样的做法,美团是以“自营”的方式直接入场,饿了么则以开放的姿态接入怪兽充电。

两大平台,打法完全不一样,这背后其实是不一样的平台运营理念。就美团方面来说,更多的是将充电宝业务当做是获取用户流量的新入口以及商家侧变现的新通道,走的是“自闭环”之路。饿了么方面则将充电宝业务作为平台新的服务类目,以满足平台用户和合作伙伴对服务和流量的需求,走的是“开放合作”扩大朋友圈之路。

那么,这两种平台理念谁能笑到最后呢?从美团充电宝的境遇来看,玺哥觉得“自闭环”适合短期收割式业务,而从长期来看“开放”的模式则赢面更大。

美团充电宝当前的困境让玺哥看到了平台“自营”的局限——那就是,平台并非有流量,资源就能在各个领域通吃大胜。平台流量和优势或许能为新业务带来一定的助力,但并不能保证能让新业务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平台流量也是有边界的,当你没有盟友,意味着四处皆是敌人。

从平台的变现路径而言,“开放”式的打法意味着交出平台的流量,同时也降低了对业务的直接控制力,“开放”还意味着在商业变现端需要将蛋糕更多分享给合作伙伴。在各家都在发展超级APP的时候,从回报角度看“开放”或许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模式。

不过若从平台经济的角度观察而言,生态性、开放性、共赢性、普惠性本就是平台经济的四大特征,平台是否能克制住自身想直接入场当“运动员”的欲望,有让别人成功的胸怀、有让自己赚最后一桶金的格局,关乎的是长期的平台价值。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开放”坚持越久的平台,或许越有机会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笑到最后。

03

美团充电宝未来将往何处去?

此时此刻,从自营转向“直代模式”对美团来说是调整充电宝业务的明智选择。在关于美团充电宝的报道中,美团多个城市业务交由代理商接盘的信息尤为关键。

自营模式和代理模式是国内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两种主要商业模式。采用自营模式的企业主要通过企业员工铺设共享充电宝设备,需要配备规模庞大的销售团队。自营模式企业主要收入来源为设备租赁收入,利润受入场费、地推成本等营销费用影响较大,企业回本周期较长;代理模式企业将设备卖给代理商,由代理商利用自身资源铺货。代理模式企业主要收入来源为设备销售收入,利润水平较高。

2020年以前,国内充电宝行业的头部企业多数以自营模式为主。2020年上半年,自营模式为主的行业龙头企业由于受疫情的影响严重,行业头部玩家开始陆续探索代理模式。

根据媒体报道的美团在2020年开始的疯狂地推和此次33个自营城市被代理商接盘信息看,美团充电宝过去采用的业务模式主要还是为自营模式。这个也好理解,毕竟美团地推是出了名的强,而且本身有商家资源,做自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不过从媒体报道的美团33个自营城市被代理商接盘信息来看,美团内部或许已经对充电宝业务在2020年采取的业务模式做了梳理,并得出了将之“盘出”的决定。

玺哥认为美团将充电宝城市自营转给代理商是个很明智的决定,这样说的理由有两个,一是未来充电宝发展重点正转向下沉市场,二是“直代模式”比自营效率更高。据国际权威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共享充电宝的规模于2016年至2020年期间快速扩大,复合年增长率为151.1%,且预计将于2020年至2028年期间按36.9%的复合年增长率进一步增长,市场总规模于2028年将达1061亿元。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未来几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的重点将由当前的一二线城市转向三四线下沉市场的渗透。如上文所言,当前多数头充电宝头部企业都在转向运营环节现金流压力更小,运营效率更高的“直代模式”。

显然,对有志于做大做强,成为充电宝行业头部的美团管理层来说,重资产,低效率的“自营”模式已经不再适合其未来的发展。此种情况之下,改变运营模式成为美团充电宝的新选择。

 

个人简介
艾瑞专栏专家,Techweb专栏作者,易观国际观察家,万瑞数据特邀专家,移动研究院特邀外部专家,拥有超过6年的网络公关实战经验。
每日关注 更多
何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