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杉 wuyuebing.chinavalue.net [收藏]
2021/4/17 1:33:58
日志聚合

[转载]语言服务是跨越文化之桥(下)——2013中国国际语言服务业大会纪实之二

发表时间:2014/1/14 13:16:34     作者:丘杉     发表于:新浪博客

语言服务是跨越文化之桥(下)

——2013中国国际语言服务业大会纪实之二

 

 

四、跨越四种文化障碍

1、语言障碍

    比如说“韬光养晦”,这是一个成语,翻译成外文就出现好几种翻译,有的是中国人翻的,有的是美国人翻的:

    Hide our capabilities and bide our time

    掩盖自己的能力,等待时机。

    Hide one’s ability and pretend to be weak

    隐藏能力,假装弱小。

    Hide one’s ambitions and disguise its claws

    隐藏野心,收起爪子。

    看到这些翻译,谁见到中国人会不害怕呢?为什么这样翻译呢?因为翻译的人把“韬光养晦”和另一个成语“卧薪尝胆”给弄混淆了。“卧薪尝胆”是一个国王报仇的故事,“韬光养晦”是清朝的一个文人给他的朋友写信,说我年纪大了,我要在家里读书了,我不要在社会上到处讲话了。邓小平用这句话,是说在国际社会上我们要“Keeping a low profile”,我们要保持低调。这个意思,就不能用那个成语直接去翻。前两年,在一次中美公共外交会上基辛格博士说,你们说“和平崛起”又说“和平发展”,可是你们军备年增长率这么个速度,怎么解释?这都是“韬光养晦”让人们翻译坏了。“韬光养晦”一词如果按照上面的翻译,就会给人一个印象,认为中国人有野心,形成中国威胁论也就不奇怪了。

    最近领导讲话里提到“不折腾”这个词。我查了一下,至少有五种翻译:

    1. Don’t flip flop 别翻来倒去

    2. Don’t get sidetracked 别走岔路

    3. Don’t sway back and forth 别来来回回

    4. No self-consuming political movements 不搞自我消耗的政治运动

    5. Don’t Rock the Boat 别摇晃

    汉语跟语境有特别紧密的关系,不同的语境意思差别很大。家里的孩子一会把积木放在床上,一会儿放在地上,妈妈说“别折腾”,意思是“别翻来倒去”;中国讲政治和政策,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有时候左一点,右一点,这个时候说“别折腾”,外国人全然听不懂,因此就出了一个“不搞自我消耗的政治运动”。日常生活中错了也没关系,但是在正式场合错了关系很大。

    还有一句很有名:“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是领导在大会上说的,现场翻译:To be turned into iron, the metal itself must be strong. 谁硬呢?铁硬。美国CNN说了,谁硬呢?To forge iron, one must be strong. 人要硬。这个人是谁?打铁的人。英国每日电讯报,To forge iron, you need a strong hammer. 说要有一个硬的锤子。这三句话英文都对,都翻译的极好,但是难受。后来新华社一看这个不行,干脆重新翻译:To address these problems, we must first of all conduct ourselves honorably. 你要解决这些问题,什么问题呢?有些官员腐败或者是官僚主义,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首先自己得做好。汉语和外语之间的互译处处是陷阱。翻译是个危险的工作,在一些重要的场合,999句都对了,有一句错了,大事就办不成。所以保险公司应该有翻译保险,如果错一句的话应该给赔偿。确实,出头露面的工作是危险的岗位。

 

2、生活和思维习惯障碍

    有一句话“翻译即背叛”:Tradatore-Traditore。《道德经》如果有十个作者翻译,就会出来十本《道德经》,因为中国古代都是在竹简上写,太简单,省略主语,省略谓语,省略时态,今天我们再读,很多信息就要去猜测。

 


 

    “为了点滴的幸福”:Little happiness matters. 这是一家很有名的牛奶企业做的广告,中文“为了点滴的幸福”,牛奶不是一滴一滴的积累么,为了点滴的幸福啊,创意很好,可是英文翻译成Little happiness matters. 这英文看了就不容易懂,就有人给公司提意见。公司说,这是外国人帮我们翻译的,结果给外国专家看,几乎所有的外国专家都认为这句话与中文愿意背道而驰,意思变成了幸福并不重要,或幸福没有什么意义。这个广告在中央台做广告,每分钟就是百万元啊,花了几百万元做了不明白的广告。

 


 

     这是英国《金融时报》上的漫画,说中国现在买了很多美元,美国欠债很多,金融霸权到底该归谁了?中国的dragon和美国的鹰在竞争,大家看龙身上还有中国的国旗,这就有大错。中文发音中的龙和外国的dragon都是想象中的动物,但是dragon是恶的,龙是善的;dragon样子是恐怖的,龙是比较吉祥的。中国人自己说是龙的子孙,如果说是dragon的子孙,那就麻烦了,字典就错,错了一百年了。我曾经写过文章特别纠正一下,中国的龙应该翻译成loong,因为long是长度。那么dragon翻译成中文翻成什么呢?我看有一个翻成崛蜙,不知道怎么来的。

 



 

 

   这是俄罗斯的国徽,是我们在俄国飞机场上拍的。这个人在干什么呢?他在屠杀dragon,由于屠杀了dragon,俄罗斯立国了,这是他们的传说故事。在俄国人眼里,他是一个英雄,屠dragon的英雄。如果翻成“屠龙英雄”,我们中国人就接受不了。

 


 

    这是美国的两本畅销书,红色的dragon崛起了,中国威胁出来了。而这个龙,即不像中国的龙,又不像dragon。这就是翻译即背叛在现实中的例子。

 

3、宗教信仰的障碍

    世界上84%的人认为自己是某一宗教的信徒。在中国,有人说我信佛,但他绝不说我是佛教徒;有人到道观里烧香,但他不说我是道教信众;但是基督教或者穆斯林不是这样。所以84%以外十三四亿人没有宗教信仰,大概中国人占多数。中国人与外国人碰到一起,有时候会遇到一些问题。一个中国大学生问一个外国留学生,问:你信什么教呢?回答:我信基督教。反过来问:你信什么教呢?回答:我什么也不信。外国留学生说了,你什么也不信,即不相信有天堂,又不相信有地狱;你不会做好事,又不怕做坏事。这就错了。一个民族一定有共同的信仰,要不怎么会成为一个民族?有共同的语言,就有共同的信仰。

    我们企业家走出去有时候不太敏感,和外国人定一个合同,把中国企业搬过去了,收到订单了,好,有生意了,我们加班吧,外国工人说,不加,即便你给三倍工资,也不来。这在中国就可以,中国工人就做。为什么?中国人是工作第一,生活第二。在欧洲人眼里,特别是希腊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意大利人,生活第一,这个差异完全是生活习惯的差异,甚至也可以认为是一种性格。中国企业家就头疼,到阿拉伯国家,人家一天要祈祷五次,上班你工作时还要祈祷么?不可以吗?你不可以,我们不做这份工作了。对于宗教差异,需要给予充分的尊重。如果是大家做语言服务,帮助中国企业翻译企业守则,把他变成外国人也看得懂的,如果碰到这种事情,上班的时候不许去祈祷,你是照样给他翻译呢,还是告诉中国投资者这是不可以的呢?所以我为什么说语言服务是文化服务,就在这里。

 


 

    美国有个很有名的基督教布道家叫路易·帕罗,他和我有三次对话,讨论上帝是否存在、《圣经》的意义、宗教与科学、宗教与社会、宗教与宗教等问题。他建议出一本书,因为最后一次是在上海,所以那本书叫Riverside Talks:江边对话,副标题:一位无神论者和一位基督教徒的友好交流。帕罗说,美国人有句话来自《圣经》:“你要别人如何对待你,你就如何对待别人。”-Treat other people as you hope they will treat you. 我说,这句话非常好,我虽然不是基督徒,但也赞成。我说我们中国也有句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Do not do to others what you do not want done to yourself. 他问谁说的?我说孔子。他说听说过孔子这个人,但不知道他都写过什么书。可见我们中国的对外传播是很落后的,不只是我们这一代。孔夫子是利玛窦等传教士传出去的,但范围还是很窄,以至于这位很有名的美国宗教领袖,只知道孔夫子这个人,具体的事一概不知。伊斯兰教也有句话:“你觉得什么是痛苦,就该想到对所有人都是痛苦。”-If you are suffering, they are also suffering as you are suffering. 佛教就是“慈悲为怀”-Compassion and mercy toward all. 不同的信仰,因为这些原则的共通性,也说明是可以和谐相处的。

 

 

4、意识形态的障碍

    在撒切尔夫人的著作《治国方略》中有亚洲一章,其中有中国一节,其内容的长度仅次于英国。她认为冷战虽然结束了,但是我们还不要太乐观,因为中国还是共产主义领导,她完全不能区别中国和俄国的区别。另外我们现在没有说我们是共产主义国家,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她还说过,在亚洲我们要扶植日本和印度,不能让中国领导,她还说台湾从来不是中国“内部事务”。去年在英国国会,我带着全国政协的代表团,一天上午、下午开了两个论坛,其中一个论坛就是公共外交在中英关系中的作用。我说我希望英国各位要注意,若继续用撒切尔夫人的中国观的话,中英关系走不出去。他们说请你忘掉撒切尔,她是冷战先锋,我们英国人显然不这样看,我们欢迎你们来,我们愿意帮助中国把创意产业-Creative Industries做好。英国人说,“创意”这词就是我们用的,美国人叫版权产业,中国叫文化产业。现在中国也改了,文化创意产业。

    前不久的消息,澳大利亚政府改组了,新政府很多事可以做,但他多做了一件事,说我们要继续维持两年前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做出的决定,禁止华为在澳大利亚投标建设高速宽带网,澳大利亚要建立一个国家级的宽带网。中国的华为做过这种网,并且做的非常好,也非常便宜,和其他几个投资者比显然便宜,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最近几年发展非常,他们经验很丰富。他们说不行,他们认为中国如果建立这个互联网的话,很可能带来中国的间谍服务。哎呀!我觉得,为什么这么怀疑中国呢?现在我明白了,他们往那方面去想了。那咱们买了很多的美国的IT设备,我们也不能买吗?澳大利亚的产品我们也不能买吗?这就是相互怀疑导致的。华为公司在印度也是做互联网的,印度电讯公司说就是买华为的,很便宜,很好。印度议会说不行啊,华为就很善于和议会沟通,和报纸沟通,和非政府组织NGO沟通,和工会沟通,说明我们的产品是和平的,最后他宣布第三国的工程师来检查图纸资料,这样印度的怀疑消失了。中国的中远公司进入美国波士顿,最初他们是反对的,担心进来之后会导致更多的失业。中远公司做了很好的公关,向他们说明,我们不但不让你失业,还让你失业9000员工恢复工作,最后做成了,最后波士顿由抗议改成欢迎。我当时去了还赠送我一套波士顿工人工会的T恤衫。这些都说明,我们对外交往不是一个文字翻译而已,是文化翻译。而文化翻译靠谁?只靠这个老板是不够的,他们不如你们诸位的跨文化的交流能力。

 

 

 

总结

     1、语言素养是语言服务的基础。大学毕业还不行,还得研究生;研究生毕业还不行,还得到外国培训几年。同时只会语言,不懂文学、不懂经济、不懂政治还不行。你得算一个半专家,语言算一个专家,你还得花点时间学点经济。

      2、跨文化素养是语言服务的云梯。如果文化素养不高,做不了高级工作。

      3、语言服务是智慧服务。

    4、语言服务是沟通世界之桥。对中国是尤其重要,谁让我们中文那么复杂,那么难懂呢?

     5、中国是语言服务的大市场。这个市场不仅对中国人开放,也要对外国人开放。

     中国梦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美国梦说,在美国只要你努力奋斗,你就有机会取得最高的成就,就能够成功。外国人一听,那我到美国去,在美国我就能成功。那么中华民族复兴干什么去?我们就没说明白。中华民族的复兴,是世界的成果,需要世界共同分享。我自己在上海工作这么多年,这么多的外国企业来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美国通用公司。它在全世界的汽车生产厂全部亏损,只有在上海的不但不亏损,反而还能盈利,所以中国复兴的梦也是世界的梦,可惜我们表达的时候,只说中国梦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实美国梦和中国梦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么?我们为什么害怕别的民族,因为历史上我们的民族受侵略太多了,国家受凌辱,二战的时候被外国占领,很多不平等条约,所以国家不行,家庭一定不行,国破家亡。因为这样的历史,所以我们很愿意说国家要强盛。美国没有被外国侵略的历史,自然想到我个人很重要。这些历史经历都会导致思维方式不同。我们写信的地址,一定是中国—上海市—虹口区—逸仙路,那么美国倒着写,一定是逸仙路—虹口区—上海市—中国。中国人说你们美国人怎么倒着写,美国人天经地义认为中国人是倒着写。我们中国人喜欢由宏观到微观,美国人喜欢由微观到宏观。你说,哪个对哪个错?这里面没有对错之分,完全是习惯问题。所以美国人说梦一定说个人梦,中国人说梦一定是国家梦,由国家到个人,美国人由个人到国家,这是路径不同。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丘杉的个人简介
丘杉的照片
简介:业余上网,学习共享!
丘杉的书评
丘杉的百科
最新评论
最新访客
丘杉的社交圈
栏目统计
以上并非实时数据,每日0点更新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