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安藤忠雄的建筑之美(图)——读《建筑家安藤忠雄》之二

书评人:张目分 2011-10-16 16:49 赞[0] 收藏

 

关于安藤忠雄的建筑艺术,林鹤先生形容它是一种“寒素枯涩的美”,还有人采用“格物之美”的说法。前者使我联想起枯荷、病梅、瘦竹之类,后者使我想到“东方文化”一词。作为我自己,虽能够无障碍地领略安藤忠雄的建筑之美,但囿于外行的雾里看花似懂非懂,就好像一个粗人读到一首小诗,深深打动,无法阐释。

安藤忠雄的建筑使我想起一些关键词,譬如:禅意的,宗教的,日本文化,简洁的力量,孤寂美,静谧而开放,既传统又现代,等等,诸如此类。这里面折射出安藤忠雄的建筑思想。在此,列举几个我非常喜欢的安藤忠雄的代表作,斗胆以一个外行的角度解读我所喜爱的安藤忠雄的建筑之美。

 

 

1、取舍与平衡的哲学——住吉长屋

住吉长屋是安藤忠雄初出茅庐之作。这部住宅建筑得到当时日本建筑界的关注,褒贬不一。它是怎样的呢?从外观看,住吉长屋像一个封闭狭长的火柴盒。但走进之后,却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与自然共生的小宇宙。安藤忠雄摒弃了当地传统的屋顶结构加窗户采光的模式,用混凝土浇灌出一个独特而大胆的建筑物,即:不要屋顶,甚至不要临街的窗户,牺牲掉一部分生活的便利性,把原本面积有限的住宅单辟一个通天采光的大中庭(几乎占建筑面积1/3),阳光与雨露都落至中庭,直接容纳及感受四季的更替,所有采光与生活路线的完成都将围绕中庭。

中庭设计是住吉长屋的灵魂,也是亮点,更是事后饱受建筑界争议的所在。但,一栋不足60平米的建筑,任世界上任何一个伟大建筑师发挥创意都不可能既兼顾功能又能兼顾超越功能的生活哲学吧。安藤忠雄无奈而坦然地面对关于“便利性不够”的批评,声称这是“无奈之中的选择”。我对住吉长屋的解读是:放弃屋顶的束缚和狭隘的采光方式,选择整个自然,并为此承担它所带来的种种不便,坦然而坚毅地生活。从这个看似普通的神奇小屋,我再次得以确认:建筑能够改变生活。

 

 

2、圣洁与简朴的力量——光之教会

几乎所有的安藤忠雄粉丝都不会忽略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光之教会。我看到它的第一眼简直惊呆了,说不出话来,一种深深的震撼与折服。作为非基督徒,到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被那神圣的光之十字架感动,还是被这个令人惊叹的建筑“创意”所打动,总之,这确实是安藤忠雄的天才之作:通过混凝土墙面的四面切割留下一个“空”的十字架,通过十字架吸纳自然之光,混凝土的简洁与光的圣洁构成一股无与伦比打动人心的强大力量。所有西方的教堂建筑及宗教壁画之类,都不及安藤忠雄呈现的这个光之十字架更令人感动与臣服。甚至我认为,那个非实体的全部由光线构成的十字架也使人联想到佛教中“空性”的智慧。继光之教堂之后,我先后看过安藤忠雄设计的 “水之教堂” 和“风之教堂”等建筑,在“水之教堂”中,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耸立在波光粼粼伸向无垠的水面之上,神圣而肃穆,与“光之教堂”有异曲同工之处。但,唯有光之教堂具有一种强烈的在瞬间捕获人心的力量,或许因为它最完美地体现了上帝的旨意吧,上帝说:“要有光。”

 

 

3、像诸佛包容万物,如莲花出离尘世——真言宗本福寺水御堂

水御堂的建造背后有一段传奇故事。据说在安藤忠雄的设计方案出来后,遭到多数人的强烈反对,因为,佛堂似乎总是高高在上、庄严雄伟的,谁能把佛堂置于地下呢?这简直是对佛之不恭敬。这些观点使得当时三洋电机的老板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于是把设计方案拿给当时的一位日本高僧看,高僧看后大呼精妙,这才使得水御堂得以施工建造。否则,今天的日本建筑史上将少了一件卓而不群的佛教建筑吧。

和光之教堂一样,我看到水御堂的第一眼即被它震撼,作为一名“近乎佛教徒”,我有一种欲投入其怀抱的温柔仁爱之情。这是一栋处处体现佛之慈悲与智慧的建筑:巨大的碗状圆形水池上浮着500朵睡莲,沿着中间一道细长的阶梯进入地下庙堂。佛堂设在地下,等着众生从高处走下来。这一设计思想恰恰体现了佛教的精神:包容,平等,无我。圆形碗状使人联想佛教出家人化缘的“钵”,莲花是对佛的礼赞,也象征对尘世的出离吧。

 

 

4、庄严感与静穆美——木的殿堂

虽然混凝土被公认为是安藤忠雄的建筑LOGO,但也有很多例外。在他的作品中,有些建筑完全没采用混凝土而主要使用木材或玻璃。这更加说明安藤忠雄作为一个世界级建筑师的开放、宽广与卓越。木建筑是具东方气质的建筑,恰如大理石代表欧洲建筑一样。在1992年万国博览会中,安藤忠雄为日本馆的场馆设计“木的殿堂”堪称日本文化与精神的典型之作:木材的温润象征东方文化柔软的蕴藉,拾级而上的高大阶梯充满仪礼的庄严感,以及某种神秘会心的禅意;细腻规整的空间体现日本文化中重视秩序与谦恭的精神;无任何芜杂装饰的简洁设计中带着一丝坚毅与孤寂的气质。

 

 

5、自由是安住于危险中的强悍——绘本儿童美术馆

玻璃幕墙的坚硬易碎、无遮拦的嬉戏空间、处处都是易磕易碰的棱角……这些我们认为对儿童是不够“人性化”的设计,使得安藤忠雄的绘本儿童美术馆充满令大人担忧的“危险性”,招致阵阵批评。但安藤忠雄的看法与他对员工所采取的“用恐怖感来教育”的理念相一致,或许也与他从小接受的生存教育有关。他并不赞成那种为儿童安全考虑而抽掉自然中客观存在的严酷性所进行的“过度保护”,应该提醒孩子们有哪些危险,让他们自己留意,如果孩子们不小心遇到磕碰那就要求他们必须提高警惕,而不是一昧指责环境的危险。安藤忠雄这样质疑:“小孩在连撞到玻璃有危险都不懂的环境中长大,真能学会自我管理吗?在这种过度保护的状况下,到底能不能萌生‘活在当下’的紧张感?又怎能培育出自己想办法克服问题的创造力呢?”于是,安藤忠雄的儿童博物馆、美术馆等建筑设计并未像儿童游乐场那样,彻底抽掉激发儿童警觉性的严酷与潜在危险,使孩子们少了许多以保护为名的“管理”,从而多了自由自在的空间,那是一种安住于危险之中的不断训练强悍内心的自由。作为一个母亲,我极为赞赏和推崇安藤忠雄的这种理念。 

 

 

 

 

 

                                          20111016于北京

 

建筑家安藤忠雄

作者:(日)安藤忠雄 著,龙国英 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3-01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王祎彪
  • 个人名片 张目分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