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阅读笔记之:《鸦片战争》

书评人:田成杰 2017-12-31 13:06 赞[0] 收藏

   阅读笔记之:《鸦片战争》 作者:田成杰

 

 

  《鸦片战争》,[英]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年7月出版。

 

  不能还原历史事实,也就无法从历史中获得镜鉴,其结果就是:历史总是在重演…

 

  在人民被杀戮、城镇被攻陷的时候,中国负责指挥这场(鸦片)战争的有关人员却藏匿或丢失了英国关于战争要求的文件副本;他们厚颜无耻地向皇帝撒谎,把事实上的一败涂地说成是大获全胜;一个将领在本该指挥一场战斗的时候却因鸦片烟瘾发作而头昏脑胀不能指挥作战。

  ——欺上瞒下,粉饰太平,也算中国的一项“优良传统”。

 

  这场战争打了两年半时间,花费了数千万两银子,牺牲了几千人的生命,皇帝却在给他一个前线大臣的华丽丽的谕旨中询问,他想知道,英国到底在什么地方。

  ——比这种闭塞更可怕的,是皇帝大臣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闭塞!

 

  有很多(中国)人把这场(鸦片)战争看作是从英国人那里挣钱的机会,他们向英国人出售补给品,为英国人导航领路,甚至为英国人提供情报。所以,中国在据称与英国作战的同时,也在与自己作战。

  ——一个把国民当奴才的政府,也无法获得国民的真正支持。

 

  (鸦片战争中)在广州被围困期间,城里的中国军队却在忙于抢劫、杀人乃至(在极端情况下)互相猎食,以至于不能同仇敌忾,共同对敌作战。

  ——官患甚于匪患,也是“中国特色”?

 

  在鸦片战争时,中华帝国的大多数人——包括一些指挥战争的人——并没有充分认识到正在与英国进行一场鸦片战争。直到18407月底…武装对抗已经开始一年以后,道光皇帝还没有意识到他要打一场仗了。直到那一年8月的第二个星期…他对英国的枪炮为什么连续轰击他的帝国东部沿海地区还一头雾水。

 

  近代中国的历史如果被描述为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相勾结的历史,也一样会让人相信。与任何一个经常遭受外来侵略和占领的国家一样,中国也有与外国人合作的丰厚传统。

  ——骂得似乎有道理,只是在太多时候,把他人描述成“帝国主义走狗”的人,往往也是另一个“主义”的走狗。

 

  在中国明代(1368-1644),添加了鸦片的壮阳药风行一时——这可能是明代皇帝死亡率高(明代总共十六个皇帝中,是一个皇帝没有活过他们的四十岁生日)的原因。

 

  鸦片贸易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很乐意这么做,即使他们周围到处是鸦片走私活动,他们也佯装看不见。

  ——没有违法,岂不少了一种创收的手段?

 

  1832年,东印度公司进行了一次探索性的沿中国海岸北上贸易之旅,一路上受到刁难,就是因为这艘船“阿美士德勋爵号”忘记了携带鸦片。

  ——没错,受到刁难的原因是“忘记了”而不是“携带了”鸦片。(这个公司真不懂事!)

 

  他们(黑格尔、赫尔德等)发现,中国陷于“可怕的停滞中”,“是个进行了防腐处理的木乃伊,全身紧裹绸缎,上面绘着象形文字:它的体内循环就像是一只正在冬眠的睡鼠。”

 

  随着历史从18世纪进入19世纪,中国就被看作是一个流氓国家了:一个庞大的、好斗的、异己的、不友善的国家,它拒绝按照新近由欧洲人发明的国际游戏规则行事。

  ——现在似乎仍是如此!

 

  用朝贡的形式表示效忠这种不平等的外表背后,是为了贸易而保全面子的平等之举,或者是一种中华帝国以财政上的损失为代价而搞得外交保护勾当。中国朝廷会支付一笔补助金给好战的邻居,换取一些常常是没什么特殊价值或用处的物品和不攻击中国领土的保证。

  ——所谓的“朝贡”,就是用金钱换面子!(现在改成用钱换支持了)

 

  最好是把中华帝国(今天它仍是如此)看作是一场引人注目但又不大可能完成的高空走钢丝表演,它是由雄心、欺哄、虚夸和实用主义团结在一起的。

  ——“中国梦”的恰当解释。

 

  根据英文和中文两方资料的记载,当地的中国人在中英双方叛来叛去,至于背叛谁、投靠谁,取决于谁给他们提供可靠的生活来源。

 

  (鸦片战争)英国舰队回到(中国)南方后,那些经验丰富的船夫纷纷要为英国人提供服务,就像今日火车站外招揽生意的纠缠不休令人厌烦的出租车司机。

  ——争着当“汉奸”?

 

  (鸦片战争)英国人所到之处,都是靠当地(中国)人殷勤给他们提供新鲜食物和水。

 

  当这帮临时买办(指为英国舰队提供服务的人)的名字被一伙儿官方的暗探记录下来的时候,这帮人包围并放火烧了官方的船。“那些不幸的人被烧着后还没死,残害他们的人用长长的竹竿打他们,阻止他们逃跑。”

 

  (鸦片战争)一个英国上尉回忆说,“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国度啊……他们在一个地方跟你做买卖,但在另一个地方,你会与他们作战,杀死他们,毁灭他们!”

  ——是够“神奇”的!

 

  林则徐和关天培都对水上游击战有一脑门子主意,一个计划是…向英国军舰投掷燃烧的油罐子或装满恶臭秽物的罐子,或者跳到英国军舰上与英国士兵肉搏…另一个计划是建造小船儿船队,船上堆满干草和火药…把这些小船儿用铁链子连在一起,固定在英国军舰的一侧,用火把它们点燃…

  ——连号称当时最开明的钦差大臣,都在采取“义和团”的手段,你还能对这场战争有怎样的期望呢?

 

  林则徐还曾考虑使用道教气功师,这些气功师声称他们能够在水面上连续行走多达10个小时,可以潜入水中在英国军舰上钻洞。演练过几次后,发现他们其实只擅长于在浅水里漂浮,然而林则徐仍然雇佣他们

  ——和某军事专家的雾霾防导弹是一个路子。

 

  (清军指挥官)把士兵们锁在炮台里面,以防止他们逃跑,但是,战斗一打响,他们自己却乘小船逃跑了。结果是,被他们抛弃的士兵们在他们这些长官们逃跑时向他们开了炮,而不是向英国人开炮。

  ——这可能也是当代中国不敢打仗的一个原因。

 

  清朝的官员将战败原因归咎于内奸,说他们是义律雇用的变了节的中国鸦片走私贩子,是向英国人和盘托出珠江秘密水道的汉奸。事实的真相则极有可能并不复杂,清军的失败,只是因为清军的大炮不能旋转,因而不能对准英国军舰或上岸的步兵开火,于是炮手就逃跑了。

 

  在(1841年)1-3月的中英军事冲突中,清朝方面已经损失了超过2000人;英国方面则有1人死于受伤,3人被自己的武器误杀。

  ——2000:0

 

  他们…解释说:只要我们中间没有汉奸,采取得力措施坚持进行抵抗,夷人就不会有机会…阴谋论成为挽救中华帝国脸面的最好的抚慰剂…他们的分析表明,要对抗英国军队的燧发枪和“复仇神”号,只需要有林则徐的应用抵抗精神就足够了。

  ——自欺欺人的阴谋论,从来就大有市场!

 

  英国军队沿着通向广州的小河流和水道,踩着泥泞的稻田,经过被烧毁的炮台,向着广州城推进。一路上,当地百姓注视着他们,有时也向他们提供些帮助,愿意帮他们搬除诸如在河里树的木桩等障碍物,或给他们引路。

 

  很难确切地知道杨芳是如何断定妇女溺器的军事效力的,但有可能是考虑妇女在儒家社会中地位低下,对杨芳来说,她们使用的马桶,对英国军队超自然力的枪炮,是他能想到的最有破坏力的武器。

  ——笑死。

 

  当地一个官员给…一个英国军舰指挥官传话,传话中提出的建议大概概括了清朝方面对这场战争的态度:“我的朋友们,你们不要开炮,我们也不开炮…不如…我们放6响不装炮弹的炮,给皇帝留个面子,然后走掉。” …英国指挥官踢了传话人一脚,骂派他来传话的清朝官员是个“十足的胆小鬼。”

 

  他(杨芳)用尽军事计谋后,便转而采取另一种惯用之计,即谎报军情,努力让皇帝相信他已经尽力剿灭敌人…312日,杨芳再次上奏,把清军在乌涌之战之战中的溃败说成胜利,说英军伤亡惨重——多达446人——远远超过清军的伤亡人数…

  ——瞒骗,这是中国人“取胜”的唯一方法…

 

  杨芳秘密派广州知府知会义律,如果皇帝下令继续开战,他会告诉他时间,这样双方可以友好地安排在广州城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装模作样地打一仗。

  ——既然打不过,就演演戏,骗骗皇帝老儿…

 

  当时住在北京的一个俄国外交官写到:我有幸看到这一美妙的场面。将军被人抬着,他的陪同人员有的乘马车,有的骑马……有的拿弓,有的拿箭,有的拿床垫、枕头,等等。我国如有人接到命令要出发,骑上马就走,而这里不是这样。

  ——打仗不行,但仗势还是要的…

 

  奕山从北京到广州之旅用了57天…是北京和广州加急驿递所用时间的4倍,与新任英国驻华全权代表璞鼎查那年夏天从伦敦到中国所用的时间差不多一样长。奕山似乎曾经希望,如果他在路上走得足够慢的话,整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9分钟!(指鸦片战争中清军和英军的战斗时间)在两年的战争过程中,英国和清帝国这种军事力量上难以置信的差距会反复上演。

 

  双方军事力量最根本的区别是,到1840年,英国早已进入火器时代,而清朝的部分军队还徘徊在弓箭、刀剑、长矛和藤盾时代,这些武器在其1718世纪的扩张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对定海的速决战,乔斯林(义律的军事秘书)鄙夷地说:“他们用低劣的侧舷炮开炮,从他们的炮台上既不能抬高了打,也不能压低了打,由于火药的类型很糟糕,不能对我们的军队造成任何伤害。”

 

  …这些(清军)战船“就是一堆又大又笨的木料……漆成红色和黑色,船头画着瞪大的眼睛……除了可以在平静的水面行驶,可说是毫无用处……要想让一个对中国水师一无所知的人知道它的无用达到了何种荒谬绝伦的程度……是不可能的。”

 

  这些(清朝)军队的运动速度太慢,没有派上用场:从邻省调动的军队需要三四十天才能到达前线(大约与英国从印度调动增援部队花同样多的时间),那些离战场比较远的军队则需要90天甚至更长时间。……最后一批清军赶到时,英国人已经在喝白兰地庆祝《南京条约》的签订了。

 

  对清军来说,军纪是另一个问题。英国人关于鸦片战争的记述中很多地方都承认,清军的炮台规划、位置和供应都很好,会给夺占炮台的入侵者造成大量杀伤——前提是如果清军进行抵抗,而不是逃跑。

 

  鸦片战争中,成千的清军被几百名、甚至几十名训练有素的英军用正常发挥功能的大炮和作战计划打败,这样的情景在战争中反复上演。

 

  (到达天津塘沽后)一个英军上尉注意到:“在河口的每一侧,各有一座破旧的炮台,都快要坍塌了……我们看到很多人正忙着修理这些炮台,匆匆开挖通向各个方向的壕沟。”

  ——临时抱佛脚…

 

  道光皇帝的(胜利)期望建立在一个简单的错误假设上,即他的臣民把这场冲突看作是“我们”大清和“他们”英夷之间的一场战争——这样他们就会同仇敌忾,万众一心……

 

  他们(官员)似乎极端厌恶那些他们声称保护的、使之不受英国人蹂躏的当地民众…(认为)当地民众是不可靠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部分原因是他们真的不相信那些民众,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一旦皇帝因为他们的失败而谴责他们时,有个可以随手抛出的替罪羊总是有用的。

  ——关键是后者:作为失败的借口…

 

  他(杨芳)向皇帝奏报说,到广州一星期后,他骑马…经过广州城狭窄拥挤的街道时,“突有汉奸拉奴才左肘,几坠……奴才立命枭首悬示,杀一人而众心震恐。”而另一个当时人的记载…说那个不幸的人其实是个倒霉的挑夫,他正在一个粥摊吃粥…他刚好放下碗出来,挡了杨芳一行的路…

  ——对外地有多无能,对百姓就有多凶残!

 

  道光皇帝的大臣们想方设法拖延,想方设法撒谎,甚至想方设法博得皇帝的同情…最后,他们才想方设法打仗。

 

  他(奕山)的计划是向停泊在广州城附近的英国舰队发动一场突然的水上袭击…这个计划有几个缺陷,大多是由于清朝军事力量的不可靠和调集军队、筹备粮饷中的后勤问题所导致的…但这一计划最大的缺点,是它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呵呵…

 

  奕山下令进行了一次令自己一方比敌人一方更为出乎意料的突然袭击。他在士兵们出城上船之后,才将此事通知杨芳,大概是怕杨芳强使他放弃这一打算,因为杨芳很可能有更高的期望值,可能已经向皇帝吹牛说了大话。

 

  随着盗匪在全省的蔓延,内战的威胁在广州城一触即发,集中在城东门一带的湖南援军与广东本省军队之间的关系尤为紧张。很多湖南兵显然和女麻风病人睡过觉,这些女麻风病人传染给了这些湖南兵…另一个民间偏方则认为,吃小孩子的肉可以治这种病,于是一些湖南兵就把小孩子偷进他们的营帐烹食了…

 

  很多湖南兵显然和女麻风病人睡过觉,这些女麻风病人传染给了这些湖南兵,民间相信,如果一个女人把这病传给一个男人,她就可以痊愈,就可以嫁人了。另一个民间偏方则认为,吃小孩子的肉可以治这种病,于是一些湖南兵就把小孩子偷进他们的营帐烹食了…

 

  对鸦片战争的每一个事件,中国人和英国人的记述都有令人困惑的分歧和矛盾之处,但是,没有对哪一个事件的记述,像对1841529日—31日事件的记述有如此大的分歧和矛盾…在中国,每一个小学生都知道这个事件是“三元里抗英斗争”…

  ——不要奇怪,中国的“历史”向来都是如此…

 

  对于情绪低落的广州人民来说,这一事件(三元里)立刻被作为一场大胜仗而被神化了…广州人用布告和诗文进行了热热闹闹的纪念。每一次对这个故事的复述都会增加一些新的令人瞪大眼睛的细节:如英国人的哀嚎声是如何充满了山谷间,他们是如何叩头祈求饶命的,乡勇又是如何的勇敢…

  ——终于可以借机吹一下牛B了,谁又管他真不真实呢!?

 

  …三元里事件的具体细节…史学著作就突然昏了头,英军的死亡人数直线上升,从200人到300人,编造出英军共阵亡750人的数字(英国人自己说阵亡5人,伤23人)…更晚些时候,到了一些史学家那里,它成了反抗帝国主义的人民战争的完美蓝本。

  ——神马数字,都可以根据需要“制造”出来!

 

  三元里事件发生时,村民们对他们自己人中第五纵队的追杀并他们对英国入侵者的追杀还积极,在这一地区有1200人被杀…很多人认为,与其说外来侵略是侵蚀帝国的病灶,倒不如说卖国行为才是。1841年整个夏天,爱国抵抗成为血族仇杀的幌子。

  ——杀自己国人的风险更小…

 

  尽管三元里的诗歌和布告冠冕堂皇地称颂了他们的反英激情,但如果我们把他们5月底得以动员起来的动机拨开现象看本质,其实三元里的乡民得以集合起来,是因为当地遭受的具体祸害(强奸、抢劫、亵渎先人坟茔),而不是抽象的爱国主义。

  ——与“爱国”没鸟关系…

 

  护送义律和伯麦会澳门的中国人,却似乎从未有过把他们交给中国官府的念头(还专门躲避官船的检查),尽管这些中国人十分清楚他们的客人是谁。

 

  搭救义律的船夫在澳门谋生…他对这场(鸦片)战争毫无兴趣,甚至都没有想到要从中谋利:如果他们花点儿心思注意到政府的悬赏告示,他们就会知道,他们向英国人收取的3300元还不到他们可能得到的政府赏金的五十分之一。

  ——只是,政府的奖赏虽高,却不可信!

 

  奕山的第一波谎言令人激动地描述了521日夜清军是如何发动进攻的,弁勇们是如何“伏身水下,直扑其船底”的,英军舰船如何被烧得火焰冲天(烧毁英军大兵船二只,大三板船四只,小三板船数只,小艇数十只),“逆夷号呼之声远闻数里…被击及溺水死者不计其数。”

  ——编故事的能力向来不差!

 

  根据奕山的奏报,522日(据霍尔船长记载,那一天,“复仇神”号上的英军正在忙着订死清军的大炮,割掉战败清军士兵的辫子作为战利品),“复仇神”号被迫撤退,清军几乎没有伤亡。道光皇帝用潦草的朱笔批了“甚好”、“好极”、“可喜”等字样。

  ——呵呵,应该使“故事”甚好…

 

  像杨芳之前做过的一样,奕山的谎言也练得越来越流畅,他对526日—27日和谈(何谈期间,24小时不到他就在义律面前彻底屈服了…)的解释可说是篇杰作…该奏折…与实际发生的事实却几乎正好相反…

  ——可怜的皇帝…可这有该怪谁呢?

 

  他(奕山)力图掩饰,把战败后支付给英国人的赎城费,说成是破产的行商所欠英国人的债务。令人惊叹的是,这一招居然成功了。

  ——会屡试不爽!

 

  或许正是解除义律的职务标志着这场战争的真正转折点:从此开始,中英之间的这场冲突更多的是付诸于枪炮,而不是外交手段。…(他认为)“但是不要忘记,导致这场战争的中国当局的行为……是由英国臣民方面的严重错误造成的。”

 

  一个传教士…指出:“中国社会惰性太大,毫无生机,这是因为他们是通过敲打脚后跟的办法来改变社会的,必须要敲打脑袋才行。”

  ——话不好听,但事实确是如此!

 

  一座修筑在悬崖上的炮台被一个冲上山的军官孤身一人就占领了,他冲进这座炮台大敞着的大门,缴了里面四五十个士兵的械,这些守兵“枪放在身边,正在懒洋洋地或坐或躺着吞云吐雾(应该是在吸食鸦片)”,他们都没顾得上看一看他是没有援军的,就冲出对面的大门,跑到山后面去了。

 

  …中国打劫者(对厦门)已经大肆劫掠了一番…对这座岛铺天盖地的炮轰和占领,会导致法律的大瘫痪和秩序的大破坏。…当地人所能找到的“不受他们自己同胞暴力劫掠”的唯一保护,“就是我们(英国)军队的出现。”

  ——英军成了保卫者,这怎么讲也是够讽刺的了!

 

  在裕谦给道光的奏折中,184110月的舟山抗英之战是一场为期6天的史诗般的战斗…人数超过5000名的中国军队,尽管英勇作战,重创并击退了英国军舰,“杀夷无算”,终因我寡敌众而战败,英国人数有1万、2万或者甚至3万。但在英国方面的记载中,整场战斗是相当轻松的…战死2人,伤27人或28人…

  ——忽悠,接着忽悠…

 

  一个英军上尉满意地注意到:“(定海)居民很快就认出了他们的老朋友,看到他们回来,显得非常高兴。不到三天,一个很好的市场就建起来了,一切都像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那样平静地生活着。”

  ——人民的选择?

 

  (镇海之战)一个星期后,(举白旗投降的)余步云上奏皇帝的奏折中,充满了他如何勇敢地与敌人作战、作战中他的右腿如何被敌人的弹片击伤等夸张不实之词。一个中国历史学家尖刻地推测道:“余步云所受之伤,只能是逃跑中的慌张所致。”

 

  一首流传的打油诗对弥漫于东南地区的军队道德状况提供了一个普遍的看法:“杭州娼妓最堪夸,明年养出小钦差;绍兴娼家亦有名,明年养出小兵丁;惟有宁波娼家哭不出,明年养出小鬼子。”(1841年宁波北英军占领后)

 

  这种(混乱)状况提出了清代中国是个什么样的政治共同体和社会共同体的问题,在这个共同体中,抵抗外国侵略者的浴血奋战,对很多人来说成了不可错过的欺诈政府、驱使无知的未经训练的平民奔赴死地的机会。

 

  184111月,璞鼎查指出:“中国的整个决策体系表明,不管皇帝对他的臣民感情如何,王公大臣和所有政府军军官都对他们负责的事务漠不关心,得过且过,他们更关心的是追求他们自己的利益。”

  ——一点不错!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桀骜不驯的(清朝)爱国军队都给他们所在的地区带来灾难。”

  ——一点不错!

 

  “由于欠饷和供应不当,这些(抗英的清朝)军队处于哗变状态……官员们沉重的勒索驱使人们……要起来造反,一支由满洲军队率领的大部队已被派去镇压起义。”

 

  这支军队(指抗英清军)十分庞大,但是它的主要组成力量是“几伙强盗,他们是残酷无情的恶棍,靠公开打劫为生。”中国西部地区来的士兵在外出巡逻迷路后,被误当作欧洲人受到另一支清军的攻击,冲突中有3人被杀死。

  ——自相残杀,相对容易多了…(似乎又可以邀功了!)

 

  一个间谍告诉英国人说,这位杨威将军(奕经)愿意通过贿赂的方式请他们离开宁波,以“获得把我们驱逐出这座城市的功劳。”

  ——将军,他们可不是你的同僚噢!

 

  根据相反的情报,奕经在战争动员前不久,曾派间谍伪装成商人去见一个人,“打听在什么条件下我们可以议和”。他还把一块虎头骨投进一个龙潭,想把龙激起来攻击英国人。

  ——引龙出水?这又是从哪里挖出来的高招呢?

 

  沦陷在英国统治下的当地民众很自然地“对他们的新统治者非常满意,各种苛捐杂税和抢劫被严厉禁止”。十分遗憾,宁波、舟山和镇海那些心地善良、热爱和平和富足生活的百姓们被他们德行不好的同胞彻底寒了心……“官员们弃职逃跑……出现了很多由中国下层社会组成的大股的强盗,四处劫掠。”

  ——百姓对“强盗”十分满意,真是一个绝顶的讽刺…

 

  18411842年之间的这个冬天,对于英国人在中国东部占领的地区来说,令人奇怪的事情是,不知有多少当地百姓安居原地,他们不仅向英国人提供货物或服务,还提供十分重要的清军抗英部署的军事情报。

  ——百姓比较后的选择,实在怨不得他们…

 

  3000名令人厌恶的清军提出来要投靠英军。他们向入侵者建议说:“接着进攻,不要拖延,我们熟悉所有的道路,会给你们提供有效的服务。我们不喜欢满洲人,投靠你们是衷心愿意为你们效力,不是为了钱财。”

  ——国不以民为人,民亦不以国为国…

 

  奕经逃跑的时候,一定有充分的时间考虑决定他怎样向皇帝来解释他花了这么多钱(到这时,已经花了国家大约3000万两银)、用了成千上万的兵都干了些什么。夸大和编造战功看来是最好的办法。

  ——不要担心,对官员们来说这一点都不难!

 

  他(奕经)得意洋洋地向皇帝报告说,英军被杀四五百人,包括其头目巴麦尊(Palmerston)。但是英军数量众多,达1.7万人(远远超过2000-3000人的实际人数),汉奸又烧毁了清军的兵营(实际上是被逃跑的军官们毁弃的)。其中编得最出色的神话是铺叙根本就不存在的舟山之战。

  ——皇帝要靠故事来决策,也够难为他了…

 

  在奕经军法从事的威胁下,郑鼎臣只得顺从其意,于413日禀报了一场海上胜仗…烧毁了英军一艘大军舰和21艘小军舰,溺毙英军200名,烧死无算。(在后来…这些数据又增加到烧毁5艘大军舰,溺毙600名。)…这场胜利令道光非常高兴,很快就使奕经得到了他渴望得到的双眼花翎的赏赐。

  ——褒奖编故事的能力,这可不是偶然现象!

 

  对宁波(的英军)发动攻击前,奕经从预算里挪出钱来买了19只猴子,他的主意是在它们的背上绑上鞭炮,点燃后把它们抛到停泊在附近的英国军舰上。

  ——又出“奇招”!中国官员的“创新”能力,就是强!

 

  浙江总督(应为两江总督)牛鉴坚信英军决不会深入长江发动进攻,因为长江太狭窄(他还坚信英军军舰是靠牛拖动的),于是,作为对海龄(加强镇江防御)的回应,他以扰乱人心为名弹劾这个满洲人。

  ——牛拉军舰?呵呵,比《让子弹飞》中的马拉火车还好笑!

 

  牛鉴的主要(抗英)方案是把毒性很大的毒药装进当地酒罐子里,放在英军的必经之路上……一个率直的当地人提到牛鉴时说:“不知作何勾当也。”

  ——是啊,作何勾当?捉兔子?

 

  717日,英军开始炮击镇江城,海龄的反应却是再次声称镇江“阖城皆汉奸”,调集多门大炮从城墙外的山上指向镇江城。

  ——攘外先安内?

 

  考虑到中英冲突中(百姓、军队)这一令人痛苦的背景,镇江城内的部分人口可能实际上开始渴望被英国人解放。

  ——确实,这里用的词是“解放”!

 

  “复仇神”号舰长看到一个旗兵在把自己的几个孩子扔进水井里后,又用一把血迹斑斑的剑砍向自己妻子的喉咙,他一想起这情形…禁不住感到血一下子“变冷”了。(这个英国人击毙了这个旗兵,救下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们……)

 

  在一座座独栋房子里,会发现房梁上悬挂着一组14人、甚至一组20人的自缢身亡的尸体,而被俘的绝大多数人后来也都绝食而亡。……看着(城墙)下面的“老人,妇女,孩子,他们互相砍断彼此的喉咙,一群群地投水而死……”。

 

  被(镇江)满洲八旗兵不顾一切拼死抵抗的勇气所震惊,他给予了这些战死的八旗兵在1842年一个英国军官所能给予非欧洲人的最高评价:“如果这些满洲八旗兵能接受英国军官的训练,他们会证明,他们即使不比印度兵更优秀,也会和印度兵一样优秀。”

  ——英勇的八旗兵=印度兵?

 

  …来自中国西部和中部地区的军队,和英军交了一次火就往南逃跑了,因为这不是他们的战争…721日,30%驻扎在镇江的八旗兵殉难…汉人援军只有1.6%殉难…这场战争“是满洲人的事,不是汉人的事。”对于满洲人纷纷被英军打死打伤,受他们压迫的汉人,怀着报复心理…表现出幸灾乐祸。

  ——没有骨子里的认同,就不会有真正的满汉一家!

 

  村民们并没有逃离战场,而是站在街上看热闹,“神情麻木地端着饭碗,吃着米饭…尽管他们看到外国人正在和自己的同胞打仗,而且以他们所处的位置,他们自己也身处被枪炮打死的危险之中。”

  ——一副标准的国人图像。

 

  两年的战争已经说明了清朝的外交混乱不堪的现实,清朝级别最高的大臣们胡乱抓瞎地向英国人提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很随意的应急解决办法,就像他们恬不知耻地向他们的皇帝撒谎一样。

  ——骗得一时是一时,谁管后面洪水滔天?

 

  那天上午,被派去去这个(英国人和谈要求)单子的人发现幕宾出门去拜访朋友还没有回来。与英国人约定的最后时刻快到了,这两位全权大臣(耆英、伊里布)不但还没有同意、甚至还没有阅读英国人开列的要求,而且现在他们还找不到那张单子了。

  ——你说这事弄的…

 

  “……再看看这个华夏帝国辛辛苦苦雕刻出的象牙球,球中有球,一层套一层,几千年来没有什么改进,也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查尔斯·狄更斯对中国的嘲笑)

  ——几千年其实就干这个了!

 

  展出的中国战船触动了他(狄更斯),在他看来,这是个“荒谬可笑的畸形物件”,是一家“漂在水上的玩具店”,是中华千年文明所代表的“虚度光阴和时间荒漠”的一个象征。

  ——对这个国家而言,一切都太“古”了……

 

  一派观点认为,这是“我们(英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战争……我们损失了69个人,却杀了2万到2.5万中国人。在像这样的一场战争中,没有什么荣誉可言。”(《中国和波斯的战争》,《泰晤士报》1857317日)

  ——胜利者尚能自责,失败者却不见真正的反思!

 

  尽管璞鼎查为避免最后所签(南京)条约中有外交欺诈而采取了预防措施,把那些文件用丝带绑在一起,以防止手法灵巧的清朝官员把开列有他们怀疑皇帝会反对的条款的几页纸抽出来,条约的中文本和英文本还是有所出入。…此后的15年间,这个分歧将会发酵为另一场战争的起因。

  ——欺瞒成了习惯,后果?自有后代承担……

 

  在中国关于鸦片战争的叙述中,你会发现在英雄和恶魔之间有一条清晰的界线:一边是中华帝国可歌可敬的抵抗侵略的臣民,一边是邪恶的英国人。然而,吊诡的是,在中国人自己关于这次战争各次战役战斗的记述中,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自己一方的那些当事人,特别是归咎于能感知到的清廷的腐败、犹疑和无能。

  ——缺乏真正的反思,也就不会产生真正的进步。

 

  在过去一个半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人倾向于把(鸦片战争的)错误更多地归咎于他们当时的统治者,而不是归咎于英国人。

  ——统治者都是这么干的……

 

  这个(清)政府的有关大臣中,没有几个人像琦善那样被彻底地妖魔化。像英国主战的几位领导人一样,琦善也被指责怀有反对中国的长远阴谋…在中国的历史想象中,琦善的罪行要比英国人的任何罪行都可耻很多倍,因为他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在中国学校教科书里,琦善不仅是琦善:他是“可耻的卖国贼琦善”。

  ——把责任推给几个倒霉蛋,大家就都可以继续高谈阔论、唯我独尊了……

 

  来到天津的英国人…喝完燕窝汤后,义律的随员们830日当天开始四处游逛,看到了过去几天里清军匆匆建造起来的临时防御工事,发现这些工事“极其简陋…十分可笑,用两个六磅炸弹和几百个地雷,他们随时都会落入我们手中”。

  ——如果知道这个国家自欺欺人的更多内幕,这些英国人会不会笑死?

 

  据说有一次一个中国官员问一个英国领事,他为什么不花钱雇一个人替他打网球。

  ——韩复榘要给打篮球的人每人发个篮球,看来,这不是笑话。

 

  1920年代,他(孙中山)宣称:“鸦片为中国之巨害…。”或许他忘记了他曾在1894年建议清朝领导层鼓励老百姓自己种植鸦片,以排挤出外国的竞争,并告诉清朝领导层,他在广东老家的村子里劝说农民种植鸦片,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在中国,口头和行为从来都是两回事……

 

  20世纪初中国对鸦片模棱两可态度的最好例证或许是严复…他28岁时染上了鸦片烟瘾,而在13年前,他把鸦片描绘为中国最为有害的恶习之一。在他的余生,他一直心怀愧疚地挣扎于这一恶习之中而不能自拔…1921年,终于成功地扔掉了鸦片烟枪一年后,他死于哮喘病。

 

  (马克思)满族王朝的声威一遇到英国的枪炮就扫地以尽,天朝帝国万事长存的迷信破了产,野蛮的、闭关自守的、与文明世界隔绝的状态被打破……当这种隔绝状态通过英国而为暴力所打破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必然是解体的过程,正如小心保存在密闭棺材里的木乃伊一接触新鲜空气便必然要解体一样。

  ——马克思这样看中国?

 

  马克思深受此前19世纪欧洲排华思想的影响,他构思出一幅中国图景,认为它既不复杂,又缺乏活力,把它看作是一个充满惰性的帝国,只有西方通过鸦片战争才能将其“唤醒”。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人评论中国的那套标准的种族主义说辞中,马克思增加的唯一新见解,是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强烈厌恶。

 

  “历史好像是首先要麻醉这个国家(中国)的人民,然后才能把他们从时代相传的愚昧状态中唤醒似的。”

  ——马克思:《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

 

  1860年,马克思已经不再关注中国…此后他似乎从未再认真地关注过中国问题。然而,将近一个世纪之后,他关于中国和鸦片战争的观点被中国民族主义思想奉为神圣的观点,被作为“天朝帝国”和两次鸦片战争的最权威的阐述。他的论述将成为中国民族主子立脚的神话,开始用于解释中国近代史。

  ——马克思自己估计都没想到吧?

 

  (孙中山)是一党制中国民族国家的缔造者…正是孙中山1920年代留下自相矛盾的决定,在绝望中为赢得苏联对其蹒跚不前的革命的资助,把帝国主义当作近现代中国所有问题的根源,使鸦片战争成为中国苦难历史的开端,成为20世纪爱国主义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的,一党制,以党治国,这一大恶的创始者,是孙中山。

 

  他(孙中山)能言巧辩,对不同的人讲不同的话。在伦敦,他会高度赞美英国法律制度的优点;接下来到日本,他会对泛亚洲主义者严厉指责西方殖民主义的残酷;一年后,他会为争取中国秘密会社而与他们歃血为盟,为争取法国第一个同意资助他的“联邦共和国”而提出把部分华南地区送给法国帝国主义者。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史料表明,这位“国父”的人品,实在不咋地。

 

  直到他(孙中山)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认为他平生最大的错误是1912年吧总统职位让给袁世凯,而不是多次提出出让中华民国的大片领土给有可能成为他的支持者的外国。(光是在1913年,他就主动提出把满洲让给日本,条件是日本政府资助他2000万日元和几个师的军队。)

  ——假若他当时没有死,而死的是袁世凯,那么他们的历史评价会不会颠倒?

 

  (篡改历史)目的是说服民众将中国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一个外来的敌人,把鸦片战争及由它带来的不平等条约说成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长期计划,只有国民党能够拯救中国,因此国民党有理由要求中国人作出任何牺牲。

  ——很显然,这一说辞对执政党非常有利,因而也被后来的执政者所延用。

 

  1925年,国民党第一任宣传部长判断说,中国是“一张白纸,把它涂成绿的,它就是绿的,把它涂成黄的,它就是黄的。”第二任宣传部长MZD也同意这一说法,他相信,中国人“一穷二白,一张白纸,没有污点,因此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

  ——“白纸”说原来并非伟大领袖的发明……

  (www.earm.cn/田成杰2016-10-18整理)

正在读取...

ya片战争

作者:蓝诗玲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7-01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