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书摘:取悦皇帝是中国司法的中心环节

书评人:田成杰 2018-01-09 23:45 赞[0] 收藏

    书摘:取悦皇帝是中国司法的中心环节

   取悦皇帝是贯彻司法的中心环节。

   虽然我们悬挂于把行省官员称之为官僚,在美国的政治格局中这样的人会被称为“政治委任官员”。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循着常规的升迁渠道进入行省官僚圈的(或起于掌管几个州县的道台;或出自六部的低级侍郎),但一旦升为省级官僚便标志着他们同皇帝之间建立起了一种以忠诚和依靠为特征的特殊关系。对这一群荣宠的仆人,皇帝期待他们既可信用又怀有热忱:他们不仅应准确地报告地方上发生的事件,而且应该进一步为皇上分忧解难。这种素质比存放在吏部的人事档案记录更为重要,它关系着皇帝对他们的崇信,并因而会决定他们宦海仕途的未来。

  这一特殊关系是如何影响一个巡抚的表现的呢?他的职责中令我们最关心的是构成中国法律制度核心的一个阴暗的纽结,即一个官员在自己的辖区同时是警察、检察官和法官。事实上,就任何官员的权限而言,司法权只是从属于新政权的一个方面。在县里,知县同时拥有逮捕、起诉和审判的权力。超出杖责的案子均应移送巡抚审理,而所有死刑案则都要经由皇帝御批。因为《大清律例》将多种形式的妖术定为死罪,据此,叫魂案似乎应该移送省庭,并最终移送北京。巡抚则应该要求下属清查各州县的妖人,并亲自审理抓获妖人的案件。

  当弘历在镇压“邪术”一事上的压力增加时,各省巡抚作为检察官的功能大大地超过了其作为法官的功能。在1768年,大多数的行省长官都有一定的司法经验,这通常来自于将他们带入行省官僚圈的按察使一职。但他们中仅有少数几人是法律学家或声名远播的能吏,我怀疑其余的多数人在司法上并不具备足够坚定的自我意识来抗衡与其职位相随的政治压力。取悦皇帝是贯彻司法的中心环节。

  www.earm.cn/田成杰2018-1-9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第2版。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叫魂

作者:(美)孔飞力 著,陈兼,刘昶 译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1999-01-01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田成杰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