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共享经济也有“阶级区分”,将导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书评人:吴伯凡 2018-02-08 16:33 赞[0] 收藏

  成功的创业往往有一个共同特点: 早在正式注册一家创业公司之前, 创业者已经不自知地启动了创业。你在正式创业开始之前种种看似没有明确目标的作为, 种种看似没有结果甚至遭遇惨败的努力,都可能是在悄无声息累积你的“底子”。 换言之,看似“从0到 1” 的成功, 放大来看常常是从0.1到1。 你的创业之所以失败,很可能是因为你完全从 0 开始, 没有不自知地打“底子”, 或者说积下的“阴德” 不够。 但这不要紧,很可能这种失败在悄悄汇入你还不知道的未来的成功中。

  遭遇失败的创业者很容易把自己的失败看作“满盘皆输”,从而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其实你很可能只是输在某些环节,或者说,成功需要太多的要素,而某些你不知道的要素的缺项导致了你的失败。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场景的变换, 那些缺失的要素悄悄出现, 不合时宜的产品和服务突然恰逢其时,横空出世。

  优步的创业史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熟悉互联网历史的人一定记得当年Napster 悲壮失败的故事。 肖恩·范宁创办的网站 Napster, 是早期的免费共享音乐网站(CD 转换成 MP3 格式后交换), 因为涉及侵权等问题, 被唱片公司控告, 一个红红火火的音乐分享网站轰然倒下。

  今天我们才意识到, Napster 正是共享经济的渊薮。细究起来, Napster 并不是凭空创造的。 它可以追溯到优步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首次创业时做的 Scour。1997年,互联网兴起, 当时在个人电脑上还没有防火墙一说。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宿舍中,所有安装 Windows 系统的电脑都在同一个网络系统当中, 相互关联。 令人震惊的是, 电脑的默认设置不光能让用户彼此间相互交流, 还能不输密码就实现所有用户文件共享。

  所以,有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在想,如果能开发一种程序,可以在所有关联的电脑中自动搜索音乐和其他多媒体文件, 然后再为搜索结果做好索引,一定会大受欢迎。于是,Scour 诞生了。

  Scour 网站十分简单, 又易上手, 它能识别并列出网上可用的音乐文件。对于一群渴求新音乐却因手头拮据只能买几张CD 的大学生而言,这一网站无疑带有致命的诱惑。这是“平台”模式的雏形, 利用他人的资源获取自身的商业利益,后来的优步不过是 Scour 的翻版, 只不过音乐换成了汽车。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带领 Scour 不断壮大。 然而,几乎所有颠覆性技术产业都会面临创新者的窘境。对手会注意到你现有产品的弊端,然后自己找到破解良方,稍作创新,就能取得显著成效。

  Scour 允许用户查看其资源库的音乐储备。 然而,用户若要播放想听的歌曲, 则需要请求访问。 其间就会触发文件传输, 经由互联网从一位用户传给另一位, 这不仅需要传输时间, 而且访问量一旦过大,另一端就会直接崩溃。

  一位叫肖恩·范宁的 Scour 用户,想明白了 Scour 遗漏的一环。于是在 Scour 建立18 个月后, 1999 年 5 月,肖恩·范宁创立了一个更完善的音乐分享平台—Napster。 歌曲在播放的同时可以自动共享到每个用户。就这样, Napster 一炮而红, 甚至成了文化交流的一部分。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激活大量的冗余产权,把因信息隔离而出现的大量闲置所有权唤醒,成为丰富的公共资源, 同时又不触动原有的产权归属。资源总量(所有权)并没有增加, 但社会可利用的资源(使用权)成倍增加,从而在大大增加公共福祉的同时,也增加产权所有者的收益。

  共享经济是技术与商业模式双重创新的产物。

  我们知道,所谓创新,就是建立新的生产组合,让既有的资源借新的生产组合实现巨大产出。 换言之,创新就是建立一个新的方程式,把既有的资源作为常量“代入” 这个新方程式, 获得一个大得惊人的“得数”。

  共享经济就是一种神奇的新方程式。 我们在很多看似无关的领域也能看到共享经济的影子。

  比如说,在很多小区都能看到的快递柜,就包含着共享经济的原理。想象一下,如果是每家都有一个专用快递柜,那将是一个空间占用到没有可行性的大柜子。但现在我们看到的快递柜并不大, 使用起来很方便,原因就是它是给用户动态分配格子,以使用权代表所有权,以少量的资源满足了大量用户的需求。

  这本书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颠覆性技术和商业模式将导致贫富不均越来越严重。 其基本逻辑说起来也不复杂。

  颠覆性应用的杀伤力巨大,但成本也相当高昂。 创意诚可贵, 但创意变成在技术上可操作的“发明”, 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本,包括许多悄然沉底的发明所消耗的资本。 许多发明在技术上看起来挺美, 在商业上却血本无归。从发明到创新,要经过一次次试错、 淘汰、 迭代。 我们看到的成功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不过是失败的弥天大网下的“漏网之鱼”, 是用巨大的成本赎出来的。

  这是一个小玩家玩不起的大游戏。小玩家也可以加入游戏,但其微薄的本钱决定了它们稍有闪失就会永久性出局, 而孕育颠覆性创新的大游戏总是包含一轮接一轮的批量淘汰,遭遇“闪失” 也就成了一种宿命。 这有点类似于赌客和赌场的关系。 资金供给的巨大差异,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二者之间是不对称博弈。 即使单次赌局中不存在作弊, 但赌客在随机性输赢中随时面临资金枯竭被强制出局的危险。

  颠覆性创新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其收益是巨大的, 但颠覆性创新是多次博弈游戏, 这也就意味着它是一个以巨大的资本供给为后盾的游戏。 对于没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来赋能、 只是以自有资金来参与多次博弈的小玩家(散户)来说,“先驱成先烈” 是其宿命。

  在优步壮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资本的力量。 尽管优步现在仍然没有赢利, 但并不妨碍它能持续获得资本的投入。

  资本也会失败,可能98%的投入都会失败,但是只要有2%的成功,就能获得远大于50倍、 100倍的回报。光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而资本的特点是挨得起打。收益与亏损其实是个概率问题。所谓“小气鬼”, 其实就是没有概率思维的人。而他之所以没有概率思维,是因为他的资本量太小,一旦失手就一无所有,换言之,散户是一旦挨打就大面积猝死的蚁群。没有赢利的优步为什么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经济学中有个强网络效应的概念可以解释。 优步一旦建立起强大的网络, 不仅可以运送人,还可以做物流。优步在一些城市试点送餐服务,该项业务已实现赢利。同时,优步也着眼于未来,持续对无人驾驶进行投入,一旦无人驾驶技术成熟,就可以大幅度降低运营成本。

  正如《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说的,商业模式心照不宣的目标都是实现垄断——大者恒大,强者恒强, 尽管巨头公司在实现垄断之后往往尽力掩盖和稀释自己的垄断色彩。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目标, 当然也就意味着一个艰难、周折和危险的旅程。 这本书, 就是以优步为例, 讲述了这样一个旅程, 读来让人兴奋,中间又夹杂着沮丧和惊悚。重要的是,它能刷新我们对于创业成功和失败的种种常识和偏见。

正在读取...

未来公司:卡兰尼克和他的Uber帝国

作者:亚当·拉辛斯基著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3-01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丁兴发
  • 个人名片 刘建利
  • 个人名片 龚仪
  • 个人名片 张德文
  • 个人名片 吴俊
  • 个人名片 李序文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