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中医基本消亡了

书评人:徐政龙 2018-05-18 18:30 赞[0] 收藏

 

中医基本消亡了

2018-05-17

王其学

转自民主自由360doc 

  

  人类历史走进21世纪,中国还有中医吗?这个话题很沉重,但又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根据《健康报》一篇文章的数字统计,我国传统中医,1998年是5000人,到八年以后的2006年减少了90%以上,总人数已经不足500人了。现在,又过了两年,传统中医还有多少人?可想而知。即使还有几百人的队伍,大都已经年迈,告老隐退,而且散布在偌大中国的13亿人口中,犹如凤毛麟角,与“没有中医”只是席地之别。所以说,数千年的传统中医,在自己的故乡中国,已经基本消亡了。

  很多人会说:“怎么会没有中医呢?中医医院里的那些大夫,都是中医呀!”是的,如果按拥有中医师、中药师以上职称的中医药人员的人数统计,大概全国还拥有45万人以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哦!也正因为有了这个数字,也才有了当今中医去留的新论争。比如著名的科学家何祚庥院士,就多次指出中医是“伪科学”,应当取缔。于是,呼喊中医去留的声浪,此起彼伏。可是,中医去留的问题已经用不着再讨论了,因为——传统中医已经基本上消亡了。至于,各级中医医院里的“中”,只不过是一些会开中药方的西医。

    中医医院里,坐在门诊上、巡视在病房里的医生们,他们虽然都会拥有“中医师”、 “主治中医师”、“副主任中医师”、“主任中医师”的种种中、高级职称,但是你看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中医。他们挂着西医的听诊器,开着西医的化验单,给病人做着西医的CT、心电图、磁共振、钡餐透视、胃镜……像西医一样的给病人打肌肉针、输液、输血、做着各种手术……这些诊断、治疗的方法,和西医一模一样,没有区别,他们是中医么?他们能算中医么?当然不能算。

  有人会说,医生的诊断桌上摆着“小枕头”(中医称“脉诊子”),给病人摸着手腕试着脉,也开中药处方,怎么能不是中医呢?是的,为了打出中医这面旗,人们费尽了心思。先说试脉。许多人对中医、西医的严格区别不明白,只是凭着是否给病人试脉,来判断他是中医、西医,觉得给人试脉的就得算中医。这,可不是标准!

  既然用试脉(中医叫切脉)来诊断疾病,何必开出许多化验单,何必再去做CT呢?多此一举!大概,那试脉的大夫,就连自己也知道试脉的诊断,不过是摆摆样子,不起诊断作用的,远远比不了现代化仪器诊断来得快、来得准确。所以只是为了趋炎附势,迎合不懂得什么是中医的病人,对神秘中医学的好奇和尊敬,有意识摆出试脉的样子,表明自己的中医身份而已。可是,有的“中医”,就连王叔和的《脉经》、李时珍的《频湖脉学》,这些切脉的主要典籍都不一定认真读过,不一定背诵下来。有的甚至就连“寸关尺”的具体位置都弄不准确,说不出“浮沉迟数”“四大脉象”。这种仅仅摆出试脉样子的医生,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只是挂着“中医”幌子的西医;至于他开出的中药方,需要另当别论,因为那处方上的药物是中草药,属于中药,不属于中医。

  有人说,中医做CT,那是 “互相借鉴”,是为了发展中医、实现“中医现代化”。对此,我们也不能赞同。现代仪器的检查结果,只能得出西医的诊断,是绝对得不出中医诊断结论来的。那CT片子和化验单上,既不会有中医的“某某风”,也不会有中医的“某某火”,一准都是西医的诊断、西医的术语。所以,每一个仪器诊断,都是对中医基础理论的否定,都是对中医诊断的颠覆。所以这不是“中医现代化”,而是西医彻底的取代中医。

  我们不是不赞成实现中医现代化,问题在于怎么样实现,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那些奢谈中医现代化的人们,如果能够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发明一些属于中医、不属于西医的检查仪器,那就好了。让这些新发明的中医仪器,或者让现有的西医仪器,显示出“四大典籍”、《脉经》、《频湖脉学》上描述的各种复杂脉象,再套用阴阳五行、气血、脏相、“八纲”理论,取代中医的切脉,做出符合中医理论的诊断,那将是令人信服的“中医现代化”;奢谈中医现代化的人们,也可以发明出某种仪器,或者运用现有的西医仪器,用之于中医临床,让仪器显示出“肾虚”的程程,“肝火”的强度,“中风”的风力、风向,“气滞”的影像,“脾湿”的湿度以及经络循行的动态的视频、经络罹病的影像图片等等,那样,一定会有利于中医病症名称、病邪性质的具体化和量化,有利于恰当的实施汗、吐、下、和、清、温、消、补的治疗“八法”。那样,不仅使中医实现了现代化,也会极大的发展中医理论。可是,很遗憾,改革开放30年了,在高速度实现了现代化的中国,时至今日,还没有出现这样的中医仪器。事实反复表明“实现中医现代化”的口号,不过是一种让西医堂堂正正覆盖中医、灭亡中医的谎言,不是真正的中医现代化。我们所看到的,只有中医在使用西医诊断仪器的同时,中医被西医俘虏,是中医的不断西医化,是中医从理论到实践的全面消亡。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一切把中医使用西医仪器现象、把中医西化的事实说成“中医现代化”的言论,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是没有道理的,站不住脚的。

  中医、西医,在各自的核心理论上,是无法互相对话的两门不同学,各自的发展方向属于南辕北辙,越是发展,距离越远。它们之间,只能彼此吞没,只能是一方取代另一方,一方征服另一方,不会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借鉴”与“发”。所以,实现“中医现代化”,既不符合中医自身的基本理论要求,也一定会出现西医取代中医、吞没中医的怪现象。

  比如,中西医对大脑的认识和对待,就很能说明问题。传统中医学的经典著作,一直没有介绍大脑的生理解剖,没有把人的大脑列入五脏六腑的范围,没有进行大脑的功能精辟论述。因此,现代人熟知的高血压、脑溢血、脑瘤这些病名,在中医学的典籍上都是找不到的、不存在的。当然,这不等于说中医对脑溢血之类的病就没有认识,只是说,中医的认识非常局限、非常抽象,与现代医学根本无法沟通。在中医学的病因学中,第一项就是“风”。脑溢血便属于“风症”,叫做“中风”。就是说,脑溢血病人忽然口眼歪斜、不省人事、全身抽动等,不是因为脑血管发生了意外,而是因为中了外界的一种邪风。一般分为两种,即闭症、脱症,治疗的方剂则分别为参附汤、小续命汤。如今,中医若是给脑溢血病人做CT,可以肯定,CT片子上只能显示出脑溢血的位置、范围等,永远显示不出所“中”之“风”的影像。CT片子上既然没有“风”,那就得放弃“中风”诊断,服从西医的“脑溢血”诊断。于是,这两种完全不可沟约的医学,在这里发生了严重的碰撞。

  所以,在西医的强势地位面前,我们的“中医”,没有理由不去放弃“四诊”,没有理由不放弃中医的“中风”诊断,没有理由不屈从西医“脑溢血”诊断。服从之后,这是中医现代化么?不是。我们的所谓“中医”,打出去的是中医医院的牌子,享受的是中医医师的职称待遇,在临床上,取消了中医的核心理论、取消了中医的四诊八纲、取消了中医的辨证论治,全面的屈从了西医。这——就是中医蜕变成为西医的真实情况。

  这么一分析,我们不难知道,当今的中医医院里已经很难找到传统中医,所谓的“中医”,不过是一些有着中医职称的西医。难怪一位台湾来大陆的客商感慨地说:我接触过许多中医院的医生,他们满脑子西医的概念,只是开药时,中、西药都开。最常见的做法是“西医的诊断,中医的处方”。

  中医医院里,这些一面给病人做着西医的仪器检查,一面试着脉、开着中药方的医生,是中国现阶段的一种职业。从事“中医”职业的人们自身,是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中医学的消亡,也决不是这些“中医”的过错。他们都是为病员服务的医疗卫生工作者,不管什么“医”,他们都曾经为并认病人治病疗伤,应当赢得我们的尊重。况且,他们中的许多人,明明知道自己干的不是真正的中医,可是,得到这份职业不容易,为了谋生,为了养家户口,也只好随大流,也就顾不得、不关心“中医消亡”的事实了。所以,本文对他们的职业、做法和处境,给予深切同情。

  还应当看到,他们在使用了西医的仪器检查后,其诊断符合率比起单纯的望、闻、问、切来要高出一些,清楚一些,明了一些,至少是明确了诊断,不大容易耽误病情大事。而且,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上,打针、输液、做手术都会发生,既用中药,也用西药,效果上,有时还会超出西医,甚至还能令西医吃惊。所以,中医医院的生意照样红火。只是,我们客观地看到,“中医”们这种看似不伦不类、杂杂和和的诊疗方法,与传统中医相去甚远,与他们的中医职称极不相称,常常令人困惑不解。

  困惑之余,还是要分析一下“中医现代化”和“中医蜕变成西医”的界限。我们可以界定一下传统中医的基本条件,即“四个必须”。第一,必须运用中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四诊)诊断技术,依照古医籍中阴阳五行、营卫气血、脏腑经络的基本理论原则,进行辨证论治;第二,必须按照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确定风、寒、暑、湿、灶、火这“六淫”、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情”的所在脏腑、经络的位置,做出符合中医术语的中医诊断;第三,必须避开西医的“实验室诊断”模式,拒绝使用“炎症”、“脑瘤”、“心肌梗塞”、“高血压”之类的西医诊断名称;第四,必须遵照理、法、方、药的各项要求,按照君、臣、佐、使的原则,开写出中药处方。要拒绝西医的打肌肉针、打吊瓶、开胸、开腹和颅脑外科手术等治疗方法,避免西药混入。以上“四个必须”,缺一不可,只要缺少了,就不是传统中医。

  传统中医,前面的作古了,后面的蜕变成西医了,剩下几个年迈老人,放在13亿中国人的海洋里,不可能撑起中医的半壁江山。所以,中医学的基本消亡,已成事实。

  面对中医学基本消亡的局面,有的省份采取了一些抢救性措施。某省规定,2008年开始,每年一次,对所有在职各级“中医师”,进行年度考试,考试不合格的不许上岗。考试的主要内容限定在《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匱要略》和《温病条辨》这四大经典上。笔者认为,这种考试虽然会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整个医疗卫生工作现代化的西医大环境,已经覆盖了几乎所有的医疗阵地,对中医学的各种抢救措施,迟早会付诸东流的。一切事物,都有着它自己的兴衰规律。某些先进的东西,取代落后了的东西,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中医的消亡,也就成了历史的必然。

  当前,许许多多的人们,都是凭着想当然来看问题的。“想当然”、随大流、人云亦云、用别人的脑筋想问题,凭着某种思维定势,浮躁不实、夸夸其谈,对一些原本复杂的问题,轻易的做出简单的判断,运用过去的老眼光看待变化了的新事物。他们不去厚今薄古,而是厚古薄今,天天都在奢谈今不如昔,好像古时的月亮一定比现在圆,好像古代的“嫦娥奔月”比现在的“卫星绕月”先进多少倍。想来,令人啼笑皆非。社会的通病导致了对于中医的空乏议论,于是,对于中医已经基本消亡的事实也不去承认,离开事实说大话,什么“中医博大精深”、中医是“国粹”、中医“国宝”,“中医治本西医治标”云云,他们不去分析事实,凭着想当然说:“中医怎么可能消亡呢?真是神经病!”谁是神经病的问题且不用争论,反正我们是凭事实说话的。我们提出“中医消亡论”,不是为了吸引眼球、作秀、抬杠、游戏,而是为了对中国今后的医学发展道路做出一个美好的展望。一切美好愿望的实现都离不开实事求是的认识论,只有承认“中医消亡”,才有可能做到实事求是,然后,以实事求是的正确态度和方法,打破门户之见,开辟中国现代医学的崭新道路,创建有中国特色的新华医学。

 

原文网址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7/12/11111538_754658761.shtml

正在读取...

中医内科学——中医药学高级丛书

作者:王永炎,鲁兆麟 主编

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5-06-01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徐政龙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