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从来就没有中西医之争,只有愚昧和现代医学的分别

书评人:徐政龙 2018-09-07 10:15 赞[0] 收藏

 从来就没有中西医之争,只有愚昧和现代医学的分别

20150220

转自天涯论坛

 

伯恕,谁都没法选择自己的爹娘,你当然也是一样。爹娘或正确或错误的思想难免会影响到你,这没有办法,只能在你长大以后自己去慢慢想,才能知道我告诉你的东西哪些是对,哪些是错。今天是大年初二,现在的你正在听奶奶讲故事,而我在写下这些文字,记录一些我的思想中错误的部分,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些错误的想法必然会对你产生许多影响。希望长大以后的你自己体会吧。

伯恕,你爹我小的时候也是一个真正的中医爱好者,小的时候每次得病,你奶奶都会带我去看中医,然后会熬一碗浓浓的中药汤给我喝。我可勇敢呢,从来都是一口气喝完,因为那时候我就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的道理。后来我学了临床医学专业,还当了外科医生,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是我一直觉得中医一点不比西医差,是一门值得尊重的学问。这个认识是很正确的,但是最近几年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错误的道路,趁今天写下来给未来的你。

我不会刻意为了政治正确而写下准备给你看的文字,但是,我也不会政治不正确。所以,以下的文字的思想都是错误的:

几年之前我开始喜欢上了医学史,还看了一点这方面的书呢,内容非常有趣,西医刚开始的时候那真是愚昧透了,我给你讲个故事理解一下。在文艺复兴之前呢,遇见了被刀砍伤的病人,医生会在病人的伤口上抹上大便,是的,就是大便,那时候他们真的觉得这样能让伤口长的更好,现在看来是不是挺好笑的。

而在文艺复兴的时候,有个叫做帕拉塞尔苏斯的医生,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他说往伤口上抹大便那是没有用处的,我们可以改进一下。怎么改呢,不是被刀砍的么,那咱们把大便抹在砍人的刀上不就好了么。这个想法一尝试,果然患者的伤口长得比以前好多了。是啊,不往伤口上抹屎了当然长得好。这样看起来,早年间的西医是不是挺傻的?类似的傻故事在西医的历史上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闹鼠疫的时候宰猫、比如用水蛭吸人血治病、比如把木乃伊磨成粉当药吃。

但是随着欧洲的科学发展以后,科学家们觉得世界是可以被人认识的,所以他们就想测量世界上的一切。人体当然也是科学家们特别喜欢研究的对象了,从那个时候起,人们开始测量血压、开始做实验看看一个人体内有多少血、开始解剖尸体看看人的肋骨数量是不是跟圣经上说的一样男人比女人少一根。有了这些知识的积累,西方医学才开始逐渐摆脱了旧的愚昧的体系,被纳入了科学的体系。

没错,就是改变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所以千万不要把“西医”和“现代医学”划等号,西医同样有愚昧的历史,愚昧时代的中西医是很相似的,因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总是会有些共性的嘛。中医有五行理论,西医有四体液理论;中医有气血之说,西医有灵气之说;中医有放血,西医也有放血;中医用本草,西医也用本草。但是不同的是,西医走向了科学,成为了现代医学,中医却没有。

所以,在我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中西医之争,有的只是愚昧医学和现代医学的争论。中国的医生在现代医学体系里做出了很多贡献,这难道能算“中”医么?美国现在的医学水平发达的很,人家可是在北美洲呢,这“西”又在哪里?好吧,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不能用科学的体系去理解中医,当然不能了,只能在愚昧的体系之下,愚昧才会被理解。

当我读医学史到这部分的时候,不由一阵冷汗,突然的意识到从小信任的中医原来可能不是那么值得信赖。其实流冷汗的不止我一个,一百多年前,当时的日本还在全盘接纳着中医,他们叫做汉方医学。有个叫做杉田玄白的日本医生,无意间得到了一本荷兰人带到日本的解剖书,他看完之后也是浑身冷汗。

因为他跑到刑场上去看杀犯人以后,对比荷兰来的解剖书,发现居然书上说的画的都是对的,这和《黄帝内经》里粗浅的说法大不一样。杉田玄白翻译了这本书,就是有名的《解体新书》,这是“兰学”的开端,也是整个日本接纳现代科学的开始。后来日本废除了愚昧的旧医学,开始全面学习现代医学。好好看看日本的医学史,对认识我们自己是很有意义的。

理念

其实有个事情很有意思,那就是愚昧医学的历史观是认为人类是越来越蠢的。

设想一个小场景:有一天你走进医院的外科,看见一名年轻的医生在看几百年前巴累写的外科学教材,一边看一边感慨:“写的真他妈好,明天手术就这么做。”你肯定会觉得这个大夫脑子有病,几百年前的教材了,科技水平和医学进展都成什么样了,还按照那会的书学手术,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设想另一个小场景:有一天你走进了医院的中医科,看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在看《黄帝内经》,一边看一边感慨:“写的真他妈好,就按这个治病。”你是不是觉得一股仰慕和信任打心底里就出来了。承袭经典嘛,总是好的。

其实想想这回事,《黄帝内经》两千年了,居然没有一个字是错的,到了现在还真的用它指导临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两千年来医学知识没进展,老祖宗把一切知识都搞清楚了,我们只需要看看前人的经典就能应对未来的一切变化。问题是这可能么?如果早的就是好的,那为什么不结绳记事呢。如果祖先的智慧无穷无尽,能解释一切问题,那么最近这两千年人类都干了点什么。

这其实就是愚昧医学的根本问题所在,舍不得睁开眼去看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中医的问题,而是所有愚昧医学的问题。中世纪的欧洲,教解剖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操作员解剖尸体,教授在高高的凳子上坐着,按照古罗马的伟大的医生盖伦的书籍讲课。如果发现书里写的跟解剖时看见的不一样,教授会说是这个人长错了。事实上如果捧着《黄帝内经》去上解剖课的话,你会发现所有的人都长错了。

这种不尊重事实的行为,无关中西,只是科学和愚昧的区别。

传承

愚昧医学就完全都是垃圾么,当然不是,在它产生的那个年代本身是先进的,从原始社会的神灵医学转型到经验医学是进步的。但是,在原始社会先进的思想到了现在就是愚昧的了,因为我们毕竟在进步。就好比是人类刚会用铁做刀剑的时候,去跟用石头斧子的人打架,肯定占上风。但是如果在现代战争里,用这玩意去砍坦克,那就是送死。

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旧的医学虽然愚昧,但是也是有经验在其中。医学的传承是一步一步前进的,现代医学当然不是凭空出来的,愚昧医学的许多知识是被验证之后再取舍的。我再举个例子好了,如果发烧了,吃点柳树皮会不会管用呢,会的。因为那里面有水杨酸。问题是化学家从柳树皮里发现了水杨酸,加上乙酰基做成了阿司匹林。后来发现这东西刺激胃太厉害,所以又做成了肠溶片。发烧了吃阿司匹林就是现代医学,吃柳树皮就是愚昧医学。

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现在的许多人提出的”废医验药“也是有自己的道理。问题是,从愚昧医学的药物中去提取有效成分的研究方法是在什么年代盛行的,离现在很久很久了。那个时候人们对化学物质的分子结构没那么深的认识,可现在早就不一样了,药物的那个成分起作用,怎么起作用,早就深入到分子水平了。开发新药这个事情,已经不是大海捞针一样的在自然界里乱找了。

其实这里也有个故事,那就是青蒿素的发现,据说是根据葛洪在《肘后方》里的记载发现了青蒿素可以治疟疾。这是愚昧医学所特别津津乐道的事情,好吧,用了好几年时间试验了好几万种愚昧医学提到的药物,才发现了这么一种。现代医学不该是这个效率,这比在马路边捡钱费劲多了。

争论

对愚昧医学的拥护有很多有趣的说法,我试着给你聊聊。

比如说:”中医还是有用的,如果没有中医,中国人几千年来怎么活下来的。“这个说法很有趣,如果它是对的话,那么我很好奇,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印度人埃及人希腊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他们都没中医,难道死光了。再说,一直到清朝末年的时候中国的人均寿命才19岁,现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都70多了。引入现代医学之后的变化还不够明显么。

比如说:“中医还是有效的。”遇到这样的说法我们还是希望事实和统计学说话,公鸡打鸣以后太阳就升起来了,这是事实,问题是公鸡不叫太阳还是得出来。治疗的效果是需要科学实验方法验证的,这事说来话长,基本上明白统计学是干什么的,也就知道这个话题的意义。至于坚决不用科学方法验证中医的观点,我前面说了,还是睁开眼看看世界吧。

比如说:“你是没有遇见好的中医。”这个就更有意思了,叫一群中医专家看一个病人的话,会得到一群各不相同的答案,愚昧医学自己的理论都统一不了,理不清。这个事是真的有人做过试验的。到底好不好,用双盲随机试验说话。

比如说:“你不爱国。”其实这个刚才我说了,在现代医学的体系里,中国的医生做出的贡献很大,我既爱他们也爱这个国家。

比如说:“这是个哲学问题。”好吧,这条无可辩驳,说的很对。只是,敢说这个话的人也敢去找哲学家看病么?

伯恕,我的儿子,这辈子千万不要和人争论中西医的问题,毫无价值,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每一次和中医爱好者的争论最终都会落到几句话上:“你不爱国”、“这是个哲学问题”、“你崇洋媚外”、“你又不懂中医”。伯恕,我亲爱的儿子,你爷爷从小跟我说,宁可跟明白人吵架也不和糊涂人说话。哦,他也告诉你了,只是现在的你还小,不理解什么意思。

对了,“你不懂中医”这一条真是所有信仰科学的人的软肋啊。虽然我们都明白,我们不会下蛋但是比任何一只母鸡都更懂得炒鸡蛋好吃不好吃,但是“你不懂中医”这句话真是很难反驳呢。其实我就不太懂中医,不过还是想把我知道的一点点跟你说说。

不懂

1、比如说何首乌这个东西吧,是中国造成药物性肝炎的第一杀手。这个结论是现代医学验证后的结果。但是在中医的理论体系里,这个玩意是保肝护肝的,还有什么“何首乌保肝粥”之类的药膳。这个东西我觉得挺好,只是你不要喝。

2、好多年前有个电影叫做《刮痧》,讲的是一家中国人去了美国,孩子病了他爷爷给他刮痧,刮的后背血糊糊的。美国警察把爷爷抓了,说他虐待儿童。这个电影的主题是讲中美的文化差异。但是刮痧这事儿会造成肾衰的,这不是文化差异,这就是科学和愚昧的差异。

3、许多小孩儿用的中药里有一种叫朱砂,这玩意里有硫化汞,吃了会影响智力发育的。中医理论里说有君臣佐使,有什么十八反十九畏等等的说法,是充分考虑到了药物的相互作用的。可是我就不信有什么东西可以中和掉硫化汞的毒性。

4、针灸。针灸本身全是故事,有空找个胸外科的医生给你讲讲针灸是怎么经常把人扎成气胸的。至于针灸有没有效,还是那句话,双盲随机试验说话。

5、对了,小儿用药还有一个特别常用的叫XXX。里面有蝉蜕,就是知了的壳,因为这个玩意叫声大,所以中医觉得这东西吃了可以亮嗓子。哈哈,如果这个理论是有用的,直接吃个铜锣岂不是更好。

6、还有地龙,就是蚯蚓。据说这个东西善于打洞,所以可以用在治疗心脏方面的疾病,善疏通嘛。如果这个玩意连心脏的血管都能疏通,那治疗肠梗阻岂不是十拿九稳。

7、还有扎手指头放血治小孩子不吃饭的,这个最妙,疗效特别好。我也一直不清楚为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小朋友跟我说:不吃饭就得挨扎,疼死我了。这个孩子说完就哭了,哭的可惨呢。

8、对了有个特好玩的理论叫“以形补形”,就是说自然界的东西长的像什么就补什么。比如吃核桃补脑、吃蚕豆补肾。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所以我一直吃黄瓜壮阳,还有丝瓜、还有白萝卜、还有麻山药、还有胡萝卜、还有甘蔗。你爹我身子不好,得多补。

这个部分不知道怎么越说越多,其实还想说很多,但是你现在睡醒了,我要给你讲故事,下次继续写给你看。

最后,还是开头说的话,爹娘的错误看法会影响你,我深深的知道我对愚昧医学的偏见是错误的、是不对的,但是正如中医爱好者不愿意改变观点一样,我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观点。但是我当然也不会去试着攻击和改变中医爱好者的信仰,而且既然我知道自己是错的,所以我当然还会一如既往的响应党和国家的政策,尽自己的力量去发展中医药。

但是,伯恕,我亲爱的儿子,你的成长中,绝对享受不到任何中医药的治疗了,这事我保证。谁想用这些玩意对你,我跟他拼命。将来如果你为此怪我的话,那我也认了。

成年人,应该承担自己愚蠢选择的后果。

蠢猪

2015-2-20 15:53

文转自陆遥遥的日志

原文网址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969585-1.shtml?_t_t_t=0.3762436923570931

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模拟试卷

出版社: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5-12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徐政龙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