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书摘:“抗日铁军”——国军第74军

书评人:田成杰 2018-10-16 00:16 赞[0] 收藏

    书摘:“抗日铁军”——国军第74

 

  1947516日,张灵甫在孟良崮战役中阵亡,时年45岁:昔日杀敌无数的“抗日铁军”,最终毁于内战内行的同胞之手…

 

  “中国只有74军最能打”

  八年抗战中,有这样一支“抗日铁军”从兵败如山倒的国民党军队中脱颖而出,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和彪炳史册的辉煌战绩,先后获得过两面象征军界最高荣誉的“飞虎旗”,它就是国民革命军第74军,美国顾问团曾感叹道:“中国只有74军最能打。”

 

  八年抗战中,有这样一支“抗日铁军”从兵败如山倒的国民党军队中脱颖而出,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和彪炳史册的辉煌战绩,先后获得过两面象征军界最高荣誉的“飞虎旗”,它就是国民革命军第74军,美国顾问团曾感叹道:“中国只有74军最能打。”

  193791日,第74军在浙江组建,全军由第51师和第58师(骨干)合编而成,共8个团约2.1万人。第一任军长俞济时是浙江奉化人,黄埔一期毕业。在派系林立的国民党军队里,中央军和浙系军队的地位最为突出,第74军二者兼备,加之俞济时又是蒋介石的外甥,算得上嫡系中的嫡系。作为国民党“王牌”中的明星部队,该军名震中外的原因不仅仅是它出身显贵,更与其在抗日战场上立下的赫赫战功有关。

 

  抗战八年里,第74军扛起中国军队主力的大旗,纵横大江南北,参加了几乎所有正面战场的重大战役,其中最为惨烈、可歌可泣的殊死搏杀就有四五次之多。尤其是万家岭、上高、常德三次战役,第74军痛歼日军,狠狠地教训了一番狂妄的侵略者。

  19387月,万家岭战役开始,中国军队实施了较为成功的战略,将日军拖入长达两个月的苦战中。为尽快突破国军防线,日军第11军军长冈村宁次向第106师团下达突破五台岭一线的命令,企图一举歼灭德安一线约20个师的中国军队主力。日军第106师团突进到万家岭一带,在白云山地区遭到了中国军队第4军的顽强阻击。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收到日军第106师团孤军深入的战报,决定调集重兵围歼这支部队。102日,第九战区在蒋介石的支持下,调集12个师,从各个方向合击万家岭地区之敌。

  第106师团师团长淞浦淳六郎中将发觉形势对日军极为不利,在正面进攻毫无进展的情况下,迅速放弃原计划,全力突破第7458师的防御阵地。第58师付出巨大的代价,极其顽强地顶住了日军飞机的轰炸和第113联队的多次猛攻,但代价巨大,经过两天的激烈战斗,全师上下仅存500余人。

  眼看阵地即将失守,师长冯圣法向军长俞济时请求支援。俞济时果断向警卫营下达投入战斗的命令,只留下一个警卫班负责保卫军部,最终保住了阵地,粉碎了日军突围的阴谋。

  107日,第九战区调集兵力,发起全线总攻。第74军作为主攻部队,奉命攻打日军核心阵地张古山,面对据险死守的日军,发动多次强攻依旧未取得进展。

  此时熟读兵书的第51153旅副旅长兼305团团长张灵甫向第51师师长王耀武献上一计——仿照三国邓艾灭蜀的战略由山间小道偷袭。当夜,张灵甫率领突击队从山后的羊肠小道攻上山顶,攻克了张古山阵地,为中国军队最后取得胜利立下大功。张灵甫在此战中居功至伟,扬名天下。

  第74军顺利攻下张古山,乘胜发动追击,一度突进到距日军第106师团指挥部仅百米之处,却因夜黑不熟悉地形竟然错过了机会。淞浦淳六郎已经组织残部准备迎战,却得以侥幸逃脱。

  战前,蒋介石曾两次电令第九战区将第74军调至后方休整,均被薛岳拒绝,而第74军也以突出表现回报了薛岳的信任。此役守得牢、攻得猛,一举收复九江以南失地,几乎全歼日军第106师团,毙伤日军1万余名,还险些俘虏淞浦淳六郎中将。

 

  19413月,第74军参加上高会战。

  上高位于江西锦江上游,俯瞰江西东部平原。日军采取分兵三路合击战术,企图把中国军队主力围歼于高安、上高一带。占领上高对日军有极大的好处,既可以伺机拊长沙之背,又可以获得进攻赣南的前沿基地。

  南北两路日军先后被中国守军击退。中路日军主力大贺茂的第34师团孤军深入,被第74军包围在上高东北方向,无法动弹。322日至24日,大贺茂纠集在南路被击退的池田旅团残部万余人马,并亲自督阵,猛攻第74军的云头山、白茅山阵地,企图拼死突围。

  日军出动100余架飞机,投弹多达1700余枚,对中国守军阵地进行反复轰炸。第74军大部分工事被摧毁,官兵伤亡惨重,形势危若累卵。第74军出动预备队,先后与敌展开七次肉搏,激战三天两夜,阵地未失一寸,毙敌2000余名。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各路军队发起全线总攻,作为先锋的第74军乘胜追击,收复官桥等地。整个上高战役,击毙日军少将指挥官岩永、大佐联队长滨田,共毙伤日军1.5万余名。日军第33师团遭到重创,第34师团及独立第20混成旅团伤亡高达70%以上,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称赞其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

 

  19419月,日军派遣阿南惟畿率5个师团、2个独立旅团共12万人再度入侵长沙,扬言“打进长沙过中秋”。

  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毫不畏缩,调集40个师组织长沙会战。

  又一场大规模会战一触即发。

  此后,“第74军”这个番号频频出现在日军作战计划和阿南惟畿的日记中。第74军的出现完全打乱了阿南惟畿进攻长沙的战略部署,一向轻视中国军队战斗力的阿南,在日记中写下了“不知此次长沙作战能否进展顺利”的忧虑文字。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令狂妄的阿南刮目相看,他不得不直面这支作战顽强的部队,派人密切监视第74军的一举一动。

  阿南的忌惮心理在日军第11军军部的作战计划中也得到了印证:“因敌军(第74军)为最精锐部队,不与之交战即行撤退,则将被敌利用进行反宣传,须避免此等情况发生。”

  925日,第74军军长王耀武接到第九战区命令:“你军应星夜赶到春华山地区,沿捞刀河南岸占领阵地,作为长沙外围阵地,协同79军夏楚中部固守长沙城。”

 

  春华山在长沙以东约30公里处,是一个不知名的高地。接到命令后,第7457师火速启程。先遣团第188团刚刚占据春华山高地,还没来得及修筑工事,日军第3师团花谷先遣队池边大队奉命抢占金潭渡河点,恰好路过春华山。第188团团长刘安泰以为这股敌人要前来抢占高地,急令所部就地展开阻击。刚开始,日军以为只是小股武装的骚扰,一边还击,一边继续前进,直到第188团的轻重武器一起开火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与国军的正规部队发生了遭遇战。

  此后,中国军队投入了第57师、第58师两个师的主力,日军则投入了第3师团国井大队、中川大队,双方展开一场混战。第74军越战越勇,打出了王牌军的威风。

  第58173团团长蔡仁杰率所部与日军在春华山北展开激战,在敌机的猛烈轰炸下,该团第1营和第3营连长几乎伤亡殆尽,但官兵们“拼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

  9月底的日头依然毒辣,焦煳的空气和惨烈的战况压的人喘不过气来,长沙的一些药铺自发熬制出藿香正气水送到前线,给将士们解暑。也许是受到了藿香正气水的鼓舞,第74军官兵们愈发斗志昂扬,长沙药铺劳军之举随即在全国军民中传为佳话。

  日军久攻不下,气急败坏,一再发动猛烈的攻势,均被击退。关于中日双方在春华山一带的焦灼拼杀,日军战史这样记载:

 

  重庆军(第74军)凭借坚固阵地,依靠大量士兵更加发挥火力顽强抵抗。攻击开始后约30分钟,第一线不断出现伤亡,虽夺取了敌(第74军)阵地的高台端部,但以后由于炽烈的火力及敌(第74军)干部带头顽强反攻,致使攻击受挫。

 

  日军中川大队欲经宝塔冲开往莺山咀,在春华山东侧的1553高地遭遇中国军队的阻击,激战不到半日,重机枪弹药就宣告耗尽。日军中队长万年良雄拼死不退,令所有士兵装上刺刀展开冲锋,并亲自挥舞着指挥刀在后面督战,只许前进不准后退,企图突围进入高地。同样已经杀红了眼的第74军官兵如猛虎下山一般,对日军发动了反冲锋,经过一番惨烈的白刃战,再一次挫败了日军攻势,万年良雄也被击毙。

  在2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日军增援部队展开反扑。第7457师步兵指挥官李翰卿率军部预备队第171团在春华山以北袭击日军,并身先士卒与日军展开搏杀。血战中,李翰卿不幸身负重伤,仍指挥战斗,直至最后壮烈殉国。

  在这场不期而遇的遭遇战中,日军第3师团伤亡惨重,仅步兵第18联队就有8名中队长被击毙。后来,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日军师团长丰岛房太郎“综合各项情报才得知”,眼前的强敌正是他们素日忌惮的、闻名中外的国军第74军。

 

  “抗日铁军”的兴衰

  美国驻华军事将领麦克鲁视察第74军的阵地时,看见战场上横七竖八地摆放了上千具日军尸体,感慨地说:“中国军队,真是了不起。”

 

  第74军的军歌由著名作家田汉作词、著名作曲家任光谱曲,在八年抗战中,这首歌曲随着第74军的光辉战绩风靡全国:

 

  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知耻,我们负重,我们是国家的武力,我们是民族的先锋!我们在战斗中成长,我们在炮火里相从。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国家的武力,我们是民族的先锋!踏着先烈的血迹,瞄准敌人的心胸,我们愈战愈勇,愈杀愈勇。抗战必定胜利!杀!建国必定成功!杀!

 

  第74军作为抗战王牌师,肩负中国军队主力的重任,参加了几乎所有正面战场的重大战役,不断续写着可歌可泣的传奇篇章。在1938年的万家岭战役中,正是这支军队几乎全歼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的第11106师团,毙伤日军1万余名,险些俘虏师团长淞浦淳六郎中将;在上高会战中,正是这支军队作为“决战兵团”,与日军11军展开长达25天之久的激烈战斗,击毙第34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重创日军第33师团。在这场会战中,第74军共毙伤日军1.5万余名,缴获无数战略物资,直接导致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的下台。

  194311月,常德会战爆发,第7457师的8000名官兵奉命阻击10万日军达15天之久。日军用尽惨无人道的招数,炮火、毒气、飞机、坦克轮番上阵,几乎把整个常德城化作焦土。第7457师严重减员,最后能够战斗的人员只有200名。在这种环境下,师长余程万发出历史有名的最后一电: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74军万岁!

 

  这一战役正值美、中、英三国首脑联合举行的开罗会议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认真听取了蒋介石关于常德会战的介绍,特意将余程万的名字记在备忘录上。19443月,为纪念在常德这片土地上牺牲的第74军将士,常德人民自发募捐,在青年路东侧修建了占地达3万平方米的阵亡将士墓地,以示永不忘恩德。

  19455月,第74军在雪峰山一役中重创日军,再次打出“抗日铁军”的雄风,为中国军队取得湘西大捷立下显赫战功。美国驻华军事将领麦克鲁视察第74军的阵地时,看见战场上横七竖八地摆放了上千具日军尸体,感慨地说:“中国军队,真是了不起。”随后,他还代表美国政府向第74军一位荣立战功的班长颁发了一枚美国银质自由勋章。

  19458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第74军乘飞机前往南京受降,并负责南京守备,这支抗战时期国民党黄埔系的第一主力,从此被称为“御林军”。国民党整军会议后,第74军改编为整编第74师,由张灵甫出任师长,辖51旅、57旅、58旅共3万余人。此时的整编第74师已是全新的美械装备,连长期负责训练的顾问都是美国人,因此被认为是国民党部队五大主力之一。

  在第74军的历史上,俞济时、王耀武、施中诚、张灵甫四人先后出任军长或整编师长。首任军长俞济时是黄埔一期毕业,做过蒋的贴身侍卫,一说是蒋介石的外甥,深得蒋的信任。因为这层关系,第74军自建军起就得到蒋介石的格外偏爱,在兵员、装备、经费方面得到额外照顾。更有甚者,这支部队的基层军官都由军校毕业生担任,这些都是其他部队比不上的。1949年,俞济时随蒋介石去了台湾,1990年在台北去世。

  第二任军长的王耀武更非凡夫俗子,第74军在他的率领下,参加了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几乎所有的重大战役,获得了“抗日铁军”的美名。他任期内第74军处于巅峰,下设三个满员师共5万余人。王耀武从小家境贫苦,曾在商店里做学徒,后来向别人借钱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在国民革命军的东征、北伐中屡立战功。他平时治军甚严,经常当众打骂有过错的部下。

  国共第二次内战时,王耀武说过一句值得玩味的话:“如果是抗战,就要拼死到底,但现在是内战,没必要付出生命。”内战被俘后,王坐了十多年的牢。19592月,他因抗日有功成为第一批被特赦的战犯之一,1968年因病去世。

  施中诚凭着资历继任第74军军长,但却完全被前任的光环所遮蔽,也不如部下张灵甫、余程万的名声显赫。他之所以能在中央嫡系的第74军站稳脚跟,自然也有其独到之处。他任期内最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情,莫过于为第74军更换了美式装备。新中国成立前,施中诚举家迁往台湾,1983年在美国洛杉矶去世。

  张灵甫曾就读于北大历史系,任团长期间因轰动全国的杀妻事件被蒋介石判为死刑,关进南京陆军监狱。抗战全面爆发后,王耀武提议让张上前线戴罪立功,蒋同意了这一请求。张灵甫在凇沪会战中担任第305团团长,每仗身先士卒,浴血拼杀。此后连续八年对日血战,多次负伤不下火线,取得了辉煌的抗战功绩。1947516日,在孟良崮战役中阵亡,时年45岁。

  第74军的兴衰正是国民党在大陆兴衰的写照。国共内战中,这支“抗日铁军”追随蒋介石加入反人民的阵营,走上了与人民对抗的不归路。该部作战勇猛,“打死不缴枪”,哪怕集体阵亡也在所不惜。19475月,整编第74师在山东南部的孟良崮被解放军围歼。听到此消息,蒋介石一连多日萎靡不振,极为哀伤地说:“74军的覆没是最痛心、最惋惜的一件事。”

  1949年,卢汉接手恢复番号和多次整编的第74军,并于1212日发动昆明起义。第74军回到人民军队的大家庭中,改番号为暂编云南人民解放军第12军,并入云南军区部队。至此,在抗战中名震中外的第74军退出历史舞台。

  www.earm.cn/田成杰2017-6-9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我的河山:抗日正面战场全纪实·幕后》,陈钦/编著,中信出版社20139月出版。

我的河山:抗日正面战场全纪实·幕后

作者:陈钦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10-01

谁在关注这篇书评
  • 个人名片 田成杰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