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读书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阅读笔记之:毛、苏恩怨与历史真相

书评人:田成杰 2019-03-04 00:19 赞[0] 收藏

     阅读笔记之:毛、苏恩怨与历史真相 作者:田成杰

 

  为了“主义”歪曲甚至操纵历史,是我们的一贯做法。

 

  《毛泽东对苏联有怨,苏联对毛泽东有恩》一文是著名学者雷颐为《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一书所作的书评,文中“揭露”我们的很多“谎言”:

  ……这些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和细致的分析表明,以前的种种传说、“定论”大都不可信,甚至毛泽东本人的有关回忆也并不可靠。

  以前总说共产国际始终压制了毛泽东,毛泽东见到斯大林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关键问题上,共产国际总是支持毛泽东的。在1923年的中共三大上,毛与中共中央负责人之一的张国焘发生争论,指导会议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明确支持毛泽东,正是在马的支持下,毛泽东成为中央执行委员,并进入作为党的领导核心的中央局,以致被不少人说成是“马林的人”。30年代,坚持农村武装斗争的毛泽东的确受到有“国际”背景的临时中央的强烈压制,但“国际”几次来电不同意中共中央对毛的处理,也正是在“国际”的支持下,毛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成为政治局九名正式委员之一,在19357月召开的“国际”七大上,毛的名字竟破天荒地排在了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名誉主席台尔曼的后面。在“国际”派回国的王明与延安中央书记处之间产生严重分歧后,“国际”明确表示中共“在领导机关中要在毛泽东为首的领导下”造成“亲密团结的空气”。而当时,中共名义上的领袖还是张闻天!“国际”的这种态度,加速了实际领导权向毛泽东的转移。

  对中共当年得到莫斯科援助的详情,曾经讳莫如深,以致有“武器给了资产阶级,书籍给了无产阶级”的说法,实情,也不是这样。档案表明,中共建党初期的经费几乎完全是从共产国际领来的。如1927年,中央每月收到的“经常费”为3万元以上,另有“特别费”25万余元。据不完全统计,在30年代初期,仅党费一项莫斯科每年就援助中共中央大约60万元。俄方密档还显示,抗战胜利后,占领东北的苏联更是协助中共抢在国民党之前,在东北迅速建立了根据地,为中共提供了足够装备几十万人的武器弹药,第一次使长期以游击战为主的中共军队成为装备精良的队伍,对在3年多的时间内打败国民党起了重要作用。

  ……

  对苏共的严厉批评斯大林,毛泽东极不赞成,再三强调其错误“难免论”。……赫氏的回答是“斯大林独断专行,根本没有可能进言”。作者指出:“在还没有庐山会议及‘文革’那样惨痛经历的情况下,周恩来对赫鲁晓夫等人的解释显得很难理解。”而更具悲剧意味的是:“周恩来向苏共领导人提出的这些问题,几年后很快就同样地反映到中共领导人与毛泽东的关系上来了。只要不存在有效的监督机制,没有人能够在领袖个人独断专行的情况下约束其错误的发展。”同时,毛泽东开始大谈特谈“正确的个人崇拜”。正如作者所言:“其实毛泽东多少有点过虑了,斯大林问题的暴露,何尝丝毫触动过他在党内一言九鼎的绝对权威地位呢?麻烦的只是共产主义运动,在斯大林死后,是否还需要另一个斯大林呢?”对此,毛泽东承认:我们连半个卫星都没有抛上去,要为首就很难。他多次谈到经济、尤其是钢铁生产的重要性。显然,这也是他稍后发动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原因之一。

  ……最后得出“赫鲁晓夫就在我们身边”、因此要大搞阶级斗争、加强专政的结论,终于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中苏两国关系由“牢不可破”到“兵戎相见”,主要原因在于过于重视意识形态。……国内政策为了意识形态的“纯而又纯”,必然要强调在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全面专政”,必然会一场运动紧接一场运动,最终给国家、社会、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评注:

  ①这表现感觉就像一个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孩子!这难道就是成功的原因?

  连光明正大、有档案记载的事情都敢颠倒篡改……那我们的“光辉历史”还会有多少是真的呢?

  ②猜想,斯大林死后咱那位领袖内心是非常渴望做世界老大的——只是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经济实力不济,钢铁产量低……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大炼钢铁了!

  ③斯大林真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敌人:死前牺牲中国利益;分裂蒙古;怂恿中国内战……死后还促使我们发动了“文革”——但是,这真的是斯大林的原因吗?

 

  有关“伟大领袖”和“领袖们”,《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的前言中写道:

  为什么写毛泽东与莫斯科关系的著作少?……于是它就成了那些稍有文采,又喜欢演义的文学爱好者纵横驰骋的天地。只可惜,那些绘声绘色地描写毛泽东如何与斯大林、赫鲁晓夫斗智斗勇的纪实文学作品,造成了一个让所有历史学家都深感头痛的问题,即这些一遍遍重复着那几本原来就不是十分可靠的当事人的片断回忆,并加上自己大量主观想象的纪实文学作品,使得本来就有些扑朔迷的历史事实本身,变得更加面目不清,给历史学家澄清历史,说明真相,增加了更多的困扰。

  ——哈…想起了那些显示中国领导人幽默、大度、睿智的故事,如此来看也多是编造的了(并且多数睿智故事是从我们自身的视角编造——放到国际关系的角度十分可笑,这种自以为是比编造本身更能说明问题)!

 

  毛泽东对他与莫斯科关系历史的说法,长期以来被我们当作金科玉律……

  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即使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这样一个严肃的官方研究机构,也注定是要根据确凿的史实,而不会主要依据毛泽东自己的回忆来书写有关他的历史的。

  ……毛泽东1936年向美国记者埃得加·斯诺口述自己的历史,其中谈到1920年他在北京期间读了三本书……: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可是,80年代后期,人们已经发现,毛泽东谈到的这三本书,当时其实并未出版。很显然,毛泽东的记忆也一样有不准确的地方。正因为如此,后来中央文献研究室在编写《毛泽东传》时,就没有按照毛泽东的这段回忆来说明当时的历史。

  ——这也太超前了吧???(是记忆问题还是人品问题?)

 

  此外,学者丁东也为该书写了推荐文章,现摘录一段:

  举一个例子,一般关心党史的人都知道张闻天在1935年为总书记,40年代却离开了领导核心。这个变化过程及其原因却很少见到有人说出个所以然。毛泽东在长征前受到排挤,得到张闻天、王稼祥等人的支持才进入领导核心,并进而成为党的最高领导。他自己后来也多次提过这件事。既然张闻天对他有过这么重要的帮助,怎么他掌了权,张却一步步地先是离开了总书记的岗位,后来又离开领导核心,直到最高决策圈外的政治委员?我为此曾问过当时在陕北随同张闻天搞农村调查的曾彦修,曾老队张闻天十分尊敬,说张闻天是个好人,不争权。也许曾老说的有道理,但我觉得光是这个理由说服力显然不够。直到读了杨奎松的《延安整风的台前幕后》(即本书第五章),才算见到了一种有事实根据也有说服力的说法。现在回过头来看,从西安事变,到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在重大问题上,张闻天不止一次持有比毛泽东更为正确的主张,总结一下把他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的原因和教训难道不应该么?

  ——与我们所受的教育截然相反,我们的历史倒更象一个排挤良善、结交“匪类”、劣币驱良币的历史。如此看来,后面的各种运动如果不发生反而是不正常了!

  www.earm.cn/田成杰 2018-8-15重新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青石/著,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

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

作者:杨奎松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5-05-01

广东联合出版公司 | 机械工业出版社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时代光华 | 人民邮电出版社 | 文汇出版社 | 中国经济出版社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作家出版社 | 湛庐文化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华章经管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中国城市出版社 | 财政出版社 |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 新星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中资海派 | 电子工业出版社世纪波公司 | 中国电力出版社 | 道中财富 | 含章行文 | 同舟人文化 | 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