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保持对未知世界永不停息的热情
引言 好奇心:人类的第四驱动力(| 选择好奇心的理由 |)
  我们现在对于好奇心的态度仍然保留了早期有关警示的负面想法。当我们

  觉得一些人很怪的时候,我们会说他们很“奇怪”。提到求知欲,我们会联想到

  那些沉浸在钻研秘笈之中、不修边幅的学者,或者联想到他们独自、怪异、笨

  拙地对自己的研究修修补补,而不会联想到创新、合作或者创业精神。好奇心

  甚至被企业和政府视为建立秩序的一大威胁。对其最正面的描述也只不过是称

  之为“一种奢侈的浪费”。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没有对其进行投入。我们的教育体系越来越专注于对学生的某项特定工作技能的培养。把某个人培养成为一名工程师、律师或程序员,这与将他们培养成为一个怀有好奇心的学习者是不一样的。然而那些最优秀的工程师、律师和程序员又往往都是最具好奇心的学习者。于是,我们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当中:我们要求学校专注于培养学生迈入社会后的工作能力而非去激励他们,结果造就了一大批消极的学生和平庸的教授。我们越是追求有效率的教育,离目标就越远。

  好奇心带来的回报从未像现在这么高过,但是在理解它是如何起作用的时候,我们却常常被误导。我们将小孩纯粹的好奇心理想化了,担心它会被学问和知识所污染,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我们把对好奇的实践与快速简单的信息获得相混淆,忘记了真正的好奇是需要去努力练习的。我们专注于学习的成果而不是学习过程本身的价值。认识性好奇就快成为认知精英们所独有的品质,因为大部分人越来越少或从不去学习对一个物体、一个人进行深究。在这个信息获取的不平等性终将被消除的世界里,一种新的分界线开始浮现——有好奇心的人和没有好奇心的人。

  选择好奇心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为了使我们能在学校或工作中做得更好。学习的真正魅力在于能使我们超越自我,并提醒自己正在参与一项至少自人类开始相互交流起就启动的伟大工程,哪怕是学习那些明显无用的东西。其他动物并不会像我们一样分享或是存储它们所掌握的知识。红毛猩猩不会反思它们的进化史;伦敦的鸽子不会使用里约热内卢的鸽子的巡航

  技巧。我们都应该为能够读取到我们祖先的记忆感到荣幸。就像史蒂芬·弗莱所说的那样,若不对此加以利用就太愚蠢了。

  然而,好多人正是这样生活的。在我曾造访过的一

  所学校里,几乎没有学生会去阅读书籍,除非是迫不得已。我大部分朋友一旦完成法定要求的最低读书年限,就立刻不再去学校。他们认为上大学是个软弱的选择,是想推迟长大成人罢了。作为一个男人(我去的是一所男校),就应该去找份工作,不再继续学习。我从来不那样认为,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我父母的影响。他们虽然都不曾上过大学,但是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进而也感染了我。他们求知若渴,总在家里的书架上放满了书。不是装饰之用,而是真的将读书当作一种享受。晚餐时,我们坐在桌旁讨论的话题都是关于历史、音乐或政治的,就像我们谈论今天都干了什么一样稀疏平常。对各种知识的好奇也像一种很自然的生活方式。长大后,我开始觉得这是能获得满足以及活着的关键条件。

  另外,我的这种直觉也从科学层面得到了证实。神经学家用“认知储备”

  (cognitive reserve)来描述大脑抗拒因年老而衰退的能力。2013 年,由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领导的团队在芝加哥拉什

  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共召集了 300 名

  年长者参与,逐年测试他们的思考和记忆技能。参与者

  会被问及他们阅读、写作及从事其他有认知需求活动的

  频率,不仅针对当前,也包括童年和中年时期。在每位

  参与者去世之后,他们会去检测他们的痴呆迹象。结果

  在排除物理原因对大脑痴呆的影响后,那些终生都保持着大量阅读和写作习惯的研究对象比起只有平均阅读量和写作量的对象,其智力衰退的速度会减缓 1/3。

  显示,在排除物理原因对大脑的影响后,那些终生都保持着大量阅读和写作习

  惯的研究对象比起只有平均阅读量和写作量的对象,其智力衰退的速度会减缓

  1/3。a 换句话说,这些人违背了衰老的规律。长年累月对知识的追求扩充了他们

  的神经容量,从而缓冲了因年龄增长而出现的智力衰退。对认知储备的终生投入最终得到了回报。

  我们既有一部分生物属性,也有一部分文化属性;我们既需要阳光,也需要知识来生存发展。当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女儿,第一次做了父亲。她会用她那充满渴望的眼神试图去洞察她所身处的这个神秘的世界,比如,她会聚精会神地检查自己的脚趾头。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能感受到她内心迫切想要知道一切的渴望。我希望这样的渴望永远不要消退,尽管我不愿意承认它终究还是会消退的。为了写这本书,我做了许多调查研究,并意识到这种渴望消退与否取决于作为父亲的我,也取决于她自己。

  当约翰• 劳埃德回忆他如何看待自己最成功的那几年时光时,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说:“如果一个人的好奇心没有被满足,那他就会由内而外地枯竭而死厖他四分之一的生存渴望就被忽视了。”而我觉得,应该远不止四分之一。

  设计师查尔斯·伊姆斯(Charles Eames)说:“在信息时代之后是选择的时代。”难道现在不正是你需要重新考虑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求知的渴望”的时候吗?你会选择保持一颗好奇心吗?
连载精彩推荐
访古寻城:看见的与看不见的历史
----唐克扬
  一座古城,我们旅途探寻的目的,它的传统既显然,又是看不见的。 古城的每一块地砖的下面,是否都有同样深度的历史地层? 被密密封存的记忆,将流传还是终丧失? 我们来处的“我们”,是否还是同样的我们? 在《访古寻城》一书中,作者带领读者探访世界12座名城古迹,见证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城市沧桑,探求历史与现实之间更真实的联系。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