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失控
第八章 超越生命极限(超级人类)
  耶鲁技术和伦理研究小组会议开始前10分钟,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个电话来自会议的嘉宾主持马丁尼•罗斯博莱特(Martine Rothblatt)博士,她是一位律师和目光长远、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她和她的司机在纽黑文某个地方迷路了,我告诉她怎么找到开会的地方,并提出来会在外面等她,亲自带她去会场。

  我冲出会议室的路上,脑子里一直反复想着“她、她、她”。心里想着她的座驾可能是一辆豪华轿车或类似的车,根本没注意到她集装箱式货运列车一般的豪车已经停到了我的面前。车门打开,马丁尼跳下了台阶。我们热情地相互问候,并冲向了会议室,我的脑子里还在默念着“她”这个字。

  马丁尼是几家卫星通信公司Geostar、PanAmSat、WorldSpace、Sirius的创始人和CEO。她随后开创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联合药品(United Therapeutics)公司,这家公司在实验基础上推出一种可以救治她12岁女儿杰西丝(Jenesis)的药物,她的女儿患有一种肺动脉高压的肺病。马丁尼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高挑女人,褐色的长发扎在脑后,淡褐色的眼睛。但是你还是能够感觉到她性别的模糊性。马丁尼原来的名字是马丁(Martin),她是一个变性人。

  在我心里面,始终觉得她是一个男人,所以花了好大的工夫克服这种影响。我不止一次把她称作“他”,有一次刚好她在场,但她听了眼睫毛都没动一下。在T&E小组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我宣布将会邀请马丁尼出席会议时还在盘算要不要告诉大家她是变性人的身份。当然我也告诉了大家,因为这也是她本人以及她所从事的研究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原因。

  马丁尼是一位超人类主义者。超人类主义者认为人类的局限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超越,包括提升身体机能和智慧,极大地延长寿命等。承载超人类梦想的超人类能够真正实现超越生物进化发展成新的物种,技术智人。马丁尼还不是最有名的超人类主义者。尼克•博斯特姆(Nick Bostrom)、詹姆斯•修斯(James Hughes)、麦克斯(Max)和娜塔莎•维塔-摩尔(Natasha Vita-More),以及奥博力•格雷(Aubrey de Grey)都是支持技术超越的领衔人物。但是马丁尼的作用很独特,因为她积极从事治疗药物的研究,帮助满足当今急需这些药物的人的需求,并为未来超人类研究奠定了基础。

  马丁尼对于人体冷冻很感兴趣,这种方法是在人死后立刻将身体冷冻起来,然后等待医学更加先进时再将人体复活。他也是阿尔克生命延续基金会的科学董事会成员,这是一家知名的人体冷冻公司。阿尔克更倾向于采取玻璃体冷冻而不是简单地冻起来,作为保存身体和大脑的一种方式。在身体深度冷冻至零下124摄氏度之前,将细胞中60%的水都替换为化学物。波士顿红袜队的传奇棒球手泰德•威廉姆斯(Ted Williams)的尸体就冷冻在亚利桑那州斯克茨戴尔的阿尔克公司冷冻设施中,他生前的最高纪录是在单个赛季拿到400多分(实际是406分)。

  作为一个研究领域,人体冷冻法存在于科幻小说、可信和可能之间。深度冷冻已被证明是医学领域的一项有用的技术,包括将刚刚去世的捐赠者遗体中获得的器官保存起来并移植到有需要的病人身上。但是,迄今为止人们冷冻并复活的生命还只是秀丽隐杆线虫这种简单的生命形式。尽管如此,科学家花费了大量精力希望发现如何对人体器官(包括大脑)以及全身进行玻璃化和保存,以及要恢复冷冻保存的简单生物需要什么技术。一个有意思的建议是向人体内部注入上千个能够修复疾病或死亡损坏的细胞的纳米机器人,当身体解冻的时候,这些纳米机器人就能成功使人复活。

  在冷冻条件下对人体进行保存引起了一系列法律、伦理和宗教问题。虽然目前这个阶段大部分都只是推测,但少数也已经产生了真实和直接的影响。冷冻保存的人算是死亡了吗?绝大多数人的回答很明显是肯定的。但是,仅仅在50年前,只要停止了心跳和呼吸就可被宣布死亡。也就是50年时间,医学技术上的进步使我们将越来越多心搏停止的人从死亡边缘救回来。对于死亡需要重新定义。很多事情也将取决于新的定义。比如,什么样的病人需要生命支持设备维持?什么时候可以将肾脏或身体的部件比如角膜取出并移植到需求者身上?什么时候可将法律权利和财产权传给子嗣或继任者?

  1968年开始出现了的对于死亡的定义是大脑活动不可逆转地停止。1981年,美国总统委员会发布了一部标志性的报告,宣布大脑活动停止不仅仅只是高级脑区,而是整个大脑停止工作。

  泰莉•施亚佛的案例进一步说明了这个定义内在的问题,泰莉长期处于植物人状态,她的丈夫在长达7年的法律诉讼期间,拔掉了她的生命维持设备,包括喂食管。生命维权及残疾人权益组织加入了这场争斗,泰莉的父母、佛罗里达高级法院、佛罗里达立法机构、美国国会、美国总统小布什以及美国最高法院都卷入此事,最后在2005年3月18日,法院判定为泰莉拔掉生命维持设备。现在想想只要泰莉的身体情况稍微有一点点好转,都会改变这一案例的处置。对于植物人而言,大脑多大程度还在运转才可以判定拥有所有的人权,包括使用生命维持设备的权利,无论给其家庭和社会造成多重的心理和经济负担。

  赞同人体冷冻的人将死亡视作一个过程。技术人员在心脏停止跳动之后,大脑活动停止、大脑继续恶化之前对垂死之人进行处理。如果大脑组织能够得到保存,那么采用先进的保存技术,这个人的生命还存在复活的可能性。人体要保存多长时间?科学家要多长时间才能开发出生命恢复技术?没人知道答案。

  与此同时,冷冻保存的人法律状态如何界定?玻璃化的人体是尸体吗?是一个人吗?还是处于暂停状态的存在物?这些就是马丁尼在2007年11月7日参加技术伦理研究小组活动中希望与大家探讨的问题。她利用其作为律师的经验和生物技术专长,探索法律意义上关于“活着”的最新、最广泛的定义。马丁尼的目标是制定一个框架,为法官提供一个法律基础,将冷冻保存的人当作生物停滞状态而非尸体来对待。

  玻璃化人体的法律地位在我们很多读者看起来很奇怪或者说并不重要,特别是那些相信人死不可能复生的人,除了被耶稣救活的拉撒路。但是我们可以考虑这样的可能性。你的父亲从佛罗里达奥林治(Orange)港专门的金融规划师和独立保险中介鲁迪•霍夫曼(Rudi Hoffman)那里购买了一份保单,这笔费用足以支付在Alcor保存他身体的费用。而鲁迪这个拥有上千此类客户的老手帮助你父亲将其财产都放在专属于自己的信托基金上,一旦复活即可使用。你很可能想去质疑这笔信托基金,更不用说你父亲头脑是否清楚。

  法庭对于这笔信托是否可以使用的决定完全取决于什么时候判定一人死亡。此外,你提出的质疑获得怎样的法律裁决将取决于某个具体州或国家的法律规定。你父亲是否能救活的问题与什么时候从法律上解释是死亡的问题相比并不重要,因为后者可能改变你的命运,或者说至少改变你的继承权。如果立法机构通过的法律解释起来是有利于那些希望通过人体冷冻保存遗体的人,那么财产和冷冻车等问题肯定也成了诉讼范围的事情。

  或者想一想一个财务紧张的人体冷冻公司打算撕毁之前的协议,关掉冷冻设备的开关。法庭可能裁决处于生命停止状态的人体并没有法律地位,应当转移到公墓或墓地。人们对于这种裁决到底是合适,还是可怕,甚至不人道会有不同的看法。

  超越人类现有限制的技术所带来的法律困境为精彩的辩论提供了素材。但是,超人类技术从很多方面都将对社会造成深远影响,这一点尤为重要。追求能力提升、超级智能以及大幅延寿都能潜在改变人类的生存并促使政府和经济改变固有的模式。在某一个人的看法和价值取向基础上,这些变化可能被认为是有益的或是有破坏性的。

  关于超人类目标的积极和负面影响的争论还在继续。那些想法与超人类项目不谋而合的人,强调他们是人类追求改善健康和生活质量的自然延续。批评者则指出,超人类主义可能摧毁大家所重视的价值观,追求超人类技术带来了一些类似于本书开头所碰到的困境:是否开启大型强子对撞机。

  因此,物理学家决定继续推行一种理论上可能终结人类生存的技术,不管这种技术有多小。他们认为理论是错误的,不存在问题。在超人类技术的案例中,社会的一小部分追求自身理想的人,所带来的可能性将会给广大社会带来深远的影响。为什么社会的一部分人有权去追求可能对整个人类产生巨变的目标?社会大众是否应当提出一些应当追求或不能追求的新目标?此外,这种方法是否会损害公民的自由权利?
连载精彩推荐
访古寻城:看见的与看不见的历史
----唐克扬
  一座古城,我们旅途探寻的目的,它的传统既显然,又是看不见的。 古城的每一块地砖的下面,是否都有同样深度的历史地层? 被密密封存的记忆,将流传还是终丧失? 我们来处的“我们”,是否还是同样的我们? 在《访古寻城》一书中,作者带领读者探访世界12座名城古迹,见证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城市沧桑,探求历史与现实之间更真实的联系。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