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
(花名文化)
  倪行军毕业于浙江财经学院会计专业,他读大学时正值世纪之交,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方兴未艾。在大学里,倪行军自学了计算机知识,毕业论文写的是《信息化条件下会计信息失真的问题》。有趣的是,将“信息”与“会计”结合,也是他今后在支付宝的工作主线。

  在来淘宝网面试之前,倪行军曾经创办过公司,后来到杭州市的一家医药国企工作,这家由医药局改制而来的企业官僚气氛太重,刚到的时候,他还有一些ERP(企业资源计划)的工作可以做,但项目做完之后就无所事事了。

  国企的工作让他很郁闷,在一次大学同学的聚会上,大家天南海北地谈论各自的经历,倪行军也总算有了倾诉的机会,酒过三巡之后,他推心置腹地和老同学谈起自己的担忧。

  倪行军呷了口黄酒说:“最怕在二十五六岁时就开始养老。”这句话与其说是讲给同学听,倒不如说是给自己打气。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身上的技术,只有在互联网公司才有用武之地,再找工作还是要去互联网企业。

  说干就干,倪行军马上开始投简历。在2003年,杭州市的互联网公司屈指可数,在将简历投递给阿里巴巴之后,很快就有了开头面试的那一幕。淘宝网正好处于用人之际,既懂技术又懂会计的倪行军,很快就拿到了录用通知书。

  在用两个月的时间办完离职手续后,2003年11月下旬的一天,倪行军正式加入了淘宝网。入职当天,他的师傅茅十八拿了几张抬头上写着“金庸武侠人物关系图”的纸,让他从中选择花名。看来看去,在被人挑剩的名字中,他选择了《雪山飞狐》里的大侠“苗人凤”。

  讲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阿里巴巴的花名文化。在淘宝网成立之初,马云就要求每位员工以金庸武侠小说中人物的名字作为花名,后来,由于阿里系员工人数越来越多,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名就不够用了,花名取名的范围就大大放开了,比较常见的包括历史人物和文学人物。后来这个传统在蚂蚁金服得以延续。马云是金庸迷,他的喜好促成了花名文化的诞生。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

  “真名是别人起的,花名是自己起的。”我在与蚂蚁金服员工的接触中发现,有的花名反映了他们本人的真性情,有的花名则寄托了对自我人生状态的一种期冀,武侠人物的言行和担当,帮助他们在现实世界之外,建构了虚拟的意象和精神榜样,让他们在现实工作中多了一份理想、情怀和拼搏精神。

  花名不仅好听、好玩,在客观上也起到了淡化等级、方便记忆等作用。对淘宝网和支付宝很多普通员工而言,即便某人是你的上级、上级的上级,你也可以直呼其花名,这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职位高低的权力感差异,营造了一种亲昵的人际交往氛围,对公司的管理体制形成了有益的补充。

  比如,有一次“苗人凤”在公司里遇到了自己的女儿“苗若兰”。

  “来,赶紧叫爹。”同事在旁边打趣道。

  逗趣大笑中,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更加轻松和融洽。

  久而久之,很多员工之间只知花名而不知真名。同时,公司也形成了一种特定的文化。比如,淘宝网的“玩”性很重,这种“玩”性灵动多变,正好与互联网创新的特质相符。

  正是看到了花名文化这种隐含的力量,阿里系的很多前员工在创业时也都刻意模仿,这让花名文化在中国的很多互联网公司生根发芽。

  现在,蚂蚁金服的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倪行军的真名,因为大家更习惯叫他“老苗”,而“老苗”也是蚂蚁金服为数不多的见证了公司发展全过程的员工。
连载精彩推荐
访古寻城:看见的与看不见的历史
----唐克扬
  一座古城,我们旅途探寻的目的,它的传统既显然,又是看不见的。 古城的每一块地砖的下面,是否都有同样深度的历史地层? 被密密封存的记忆,将流传还是终丧失? 我们来处的“我们”,是否还是同样的我们? 在《访古寻城》一书中,作者带领读者探访世界12座名城古迹,见证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城市沧桑,探求历史与现实之间更真实的联系。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