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年轻人谈稻盛哲学
第七章 稻盛哲学中的(思维方式)
  前面讲过,传统社会哲学的第二大理论前提是“不推荐某种特定的思维方式”。在传统社会哲学家看来,一旦强调“好的思维方式”,便会威胁到“自由”。而稻盛哲学认为“好的思维方式至关重要”,这样一来,似乎会受到传统社会哲学家的激烈批判,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之所以敢这么打包票,是因为稻盛哲学中的“好的思维方式”与传统社会哲学并不冲突。对此, 我会详细分析。

  一、何为“好的思维方式”

  “前面讲到,要想构建充满信赖、赞赏和尊敬的人际关系, 就必须基于好的思维方式行事,可我当时只字未提‘何为好的思维方式’。现在,我就来讲解这种思维方式的具体内容。让我们来学习一下,在稻盛先生看来,怎样的思维方式才算好。”

  “大家先独立思考一下,说起‘好的思维方式’,大家会联想到哪些品德呢?”我按照座位的先后点名,目的是让她们都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正直”“谦虚”“认真”“诚实”“不撒谎”“光明正大”“宽容”“孝敬父母”……她们几乎把所有美德都罗列了一遍。

  “很好很好,我觉得已经够充分了。大家想到的这些美德, 的确都属于好的思维方式的具体条目。但稻盛先生则更进一步, 他并没有把这些美德视为思维方式本身,而是把‘作为人,何谓正确’这一命题作为好的思维方式的准绳,并付诸实践。大家能明白吗?

  “‘作为人,何谓正确’,关于这种思维方式,我想强调的是其前半句,即‘作为人’。请大家思考一下这半句话的含义。” 见她们一副冥思苦想状,我接着启发道:“稻盛先生说‘作为人’,是想强调什么呢?不是作为植物,也不是作为动物,而

  是‘作为人’。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用意。” 说到这里,班上还是没人发言,于是我直接开始讲解:“我

  认为,稻盛先生所说的‘人’,首先是指生活在社会中的人。这个人,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处于关系中的人、处于社会脉络中的人。换言之,稻盛先生的意思并非‘作为个体,何谓正确’, 而是‘作为社会成员,何谓正确’。这便是‘作为人’的第一层含义。

  “稻盛先生所说的‘作为人’,还有另一层含义,即‘拥有理性的生物’。因为植物和动物都没有理性,因此‘拥有理性’ 便成为了人的特征之一。如果仅仅强调人的社会性,那么人在思考事物时可能又会走向另一种极端,从而矫枉过正。因此,

  稻盛先生既强调了人的社会性,又强调了人的理性,以这样的定义和视角为前提,他提出了‘何谓正确’这个命题。

  “至于稻盛先生为何要强调‘作为人,何谓正确’,其根本原因还是人性。人非常容易变得骄奢淫逸,一个人的生活和事业一旦顺风顺水,无论其拥有多么高尚的价值观,都有傲慢堕落的危险。因此,越是处于顺境,就越是要慎独自省,以理性为武器,思考自己在社会中的职责,不断扪心自问‘何谓正确’。 这便是稻盛先生的初衷。

  “大家年纪尚小,即便我讲了这么多,可能觉得还是有点茫然。这没关系,大家还年轻,可以一心做自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可以一心追梦向前冲,不用害怕鲁莽犯错。但如果碰壁了,希望大家能回想起稻盛先生的箴言,并扪心自问‘作为人,何谓正确’。如果能够做到这点,我保证大家会少走很多弯路。”

  讲到这里,我接着朗读稻盛先生的名言。 “什么是不断反省的人生呢?其实就是认真审视每天做出的

  判断和决定,并不断自问,它们究竟符不符合‘作为人’的原理原则,并时常自我规谏。在反省时,务必尽量保持冷静和谦虚的态度”;“一旦做出了基于私欲的卑劣行为,不管程度多么微小,都要告诫自己‘不准自私自利’‘要拿出行正事的勇气’”;

  “有的人年轻时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不断磨砺自我,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之后却不知不觉地自我陶醉、妄自尊大。周围的人见状说道‘(这人)原本不是这样的啊’。这种例子很常见”;“不管自我提升至多么高的层次,也要保持一颗谦卑之心, 时常三省吾身。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人的本性有懒惰的一面,这点的确很遗憾”。

  懒惰、傲慢、容易受诱惑……稻盛先生把这些视为人性的根本弱点,因而强调“要一边不断努力,一边反省‘自己做的是否正确’”“哪怕再小的事,也要每日三省吾身,并加以改进。” 总之,他提倡以实践的方式修身,且必须每日坚持不懈。

  二、传统社会哲学的重点批判对象

  “讲到这里,大家应该对稻盛先生强调的‘思维方式’有所了解了。接下来,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个问题——传统社会哲学家是否能够接受这种‘思维方式’。我已经讲过多次,传统社会哲学家厌恶对于某种特定价值观的推崇,那对于‘作为人,何谓正确’的理念,他们会接受吗?”

  班上沉默了片刻,一名学生与我目光相对,她一脸慌张, 似乎在心中叫道“糟了,被老师盯上了”,但我还是“毫不留情”

  地叫她发言。 “我猜,不管是多么好的价值观,一旦把它作为推崇的对象,

  那些传统社会哲学家还是不会接受的吧。” “很好,这样的推理非常合乎逻辑。我起初也这么认为,且

  深信不疑。比如十字军东征,原本是提倡和平安定的宗教,居然成了残酷暴行的幌子。而纵观当今世界,以宗教和神灵为名义的恐怖袭击事件不断发生,可谓惨绝人寰。恐怖分子打着‘圣战’的旗号,最终导致那些宣扬特定价值观的组织沦为不受控的恐怖集团。正因为如此,传统社会哲学家反对宣扬某种特定的价值观,并对这样的行为心存警惕。

  “可在拜读稻盛先生的著作后,我开始认识到,他所提倡的 ‘好的思维方式’十分独特,其与传统社会哲学所批判和敌视的价值观完全不同。换言之,传统社会哲学家并非敌视所有价值观。正相反,诸如自由、平等、公正等,不就是他们自己一直倡导的价值观吗?

  “一旦想通了这点,就必须思考另一个问题——传统社会哲学家究竟厌恶何种价值观呢?只要弄清这点,刚才提到的‘接不接受’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接着,我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传统社会哲学家究竟反对什么呢?在我看来,其可以归结为‘制造对立、使自身立场和行为正当化的价值观集群’。历史

  上的宗教对立也好,如今的思想冲突也好,虽然表象各式各样, 但其本质相同。即一方自称‘正义正统’,并将另一方(或其他所有人)贴上‘异端异类’的标签。之所以设置‘异端’这种对立性的概念,并将自身定义为‘正统’,其目的显而易见—— 为了团结和壮大自己的力量。

  “而稻盛先生所倡导的‘好的思维方式’则不同,其既不包含二元对立的概念,也不掺杂强调‘自身正统’的价值观,而是一种反对思想专制、警惕思想冲突的理念。比如,‘以宗教的名义(或者以民族的名义)屠戮生灵,作为人,这是正确的行为吗’;又比如,‘从一开始就否定其他人的思维方式,作为人, 这是正确的行为吗’;稻盛先生通过这样的自问自省,悟到了自我完善的大智慧。所以说,稻盛先生提倡的‘好的思维方式’, 与传统社会哲学家一直批判的价值观完全不同。”

  说到这里,她们发出了阵阵感叹——“这样啊!”“原来如此!”……这样的反应让我感到欣慰,于是我接着讲道:“其实,在我看来,传统社会哲学家反而应该是最支持稻盛哲学的群体。因为传统社会哲学对于价值观的态度,与稻盛哲学中的 ‘好的思维方式’如出一辙。换言之,前者之所以不推崇某种特定的价值观,是因为害怕人们陷入‘视自身为正统’的思想专制陷阱。

  “比如前面提到过的经济哲学家弗里德里希· 海耶克,作为知名的自由至上主义者,他强调‘个体的价值观存在局限性,因此不应将自身的价值观强加于人’,并提倡‘谦虚的美德’。换言之,他认为,即便思维方式不同,也应该做到求同存异,这才是理想的状态。由此可知,自由至上主义(新自由主义) 之所以将‘思维方式’从方程式中去除,其实是为了让人们理解谦虚的重要性。

  “这点至关重要,所以我再强调一遍。自由至上主义也好, 社会自由主义也好,为了不让人们陷入思想专制的陷阱,为了不让人们忘却谦虚的美德,因此故意不推崇某种特定的‘思维方式’。避免思想专制、保持谦虚美德,这便是其初衷。可传统社会哲学家似乎认为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因此并未阐明这一初衷,而只是暗自期待人们能自行理解。

  “可结果又如何呢?纵观当今社会,是否像传统社会哲学家所期待的那样呢?人们彼此兼容并包的谦虚美德是否普及了呢?”我问道。

  我担心她们又沉默不语,于是决定点名。我指着坐在后排的一名学生,请她发表意见。她说道:“对于如今的社会状况, 我不太清楚。但我认为,您说的那种谦虚的人并没有多起来。”

  我又问了坐在她旁边的学生,回答也类似——“以前的情

  况我不太清楚,但现在自私自利的人似乎多了起来。” “回答得很好。至于谦虚的人是多了还是少了,说实话,在没经过实际调查研究的情况下,我也不敢妄下结论,但就如大家所言,如今有不少人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他们的口号是 ‘别人没资格对我品头论足’‘凭什么教育我’‘我的人生我做主’……刚才讲到,传统社会哲学之所以反对推崇某种价值观, 其初衷是为了让人们兼容并包、虚心听取他人意见。可结果适得其反,人们逐渐变得刚愎自用。

  “按照这样的推理,倘若传统社会哲学家依然没有放弃初心, 那么他们就更应该成为稻盛哲学的支持者,更应该赞同‘实践好的思维方式’。”

  三、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是否放之四海而皆准

  在第二章节和第三章节,我阐述了传统社会哲学的“方程式”,大家应该记得,当时我还注明了“前提条件”。

  在自由至上主义的方程式中,注明的前提条件是:①国家或政府只征收维持国防和治安等社会机能的最低税额;②国家或政府必须彻底消除妨碍自由竞争的各种因素。而在社会自由主义的方程式中,注明的前提条件是:①国家或政府必须根据

  个人所得与财富的不同,采用不同的税率;②国家或政府必须提供劳动机会、教育机会和福利救济;③国家或政府必须通过完善相关法令来保障社会平等。反观稻盛哲学中的“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则没有任何前提条件。

  稻盛先生既不反对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也不轻视国家和政府的调控功能。正相反,他提倡尊重两者所发挥的作用。但在稻盛哲学中,“靠市场还是靠政府”之类的问题属于旁枝末节。我之所以敢如此断言,是因为他总是从自身所处的环境出发,致力于探索如何因地制宜地解决问题。

  因此,在向她们讲解该方程式时,我故意先不添加任何前提条件,而只是介绍方程式本身,并问她们“这个方程式有说服力吗”“这个方程式能概括工作结果吗”。此外,我也强调了该方程式中变量的范围——“热情”和“能力”数值范围为 1 ~ 10,而“思维方式”则为 -10 ~ +10。

  对于该方程式,她们没有异议,纷纷表示“它能够概括现实情况”“它具有说服力”,但正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因此, 我故意向她们介绍我在商学院讲课时的经历。

  “我曾在关西的一所商学院任教,负责的课目是企业伦理。 和现在一样,我当时在课堂上也讲到了稻盛先生的‘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并询问学生们的看法。当时有一位留学生,姑

  且叫他 A 同学吧!他举手发言道:‘在我的国家,这个方程式是不适用的。如果把公式改成运气 × 金钱,那还差不多。’可能是受到了 A 同学的启发,与他来自同一个国家的 B 同学也发表了意见——‘如果要结合我们国家的国情,我觉得改成人脉 × 金钱更为贴切。’他们居然如此直言不讳,我起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后来一想,他们的意见都是发自内心的,正所谓‘话糙理不糙’。”

  为了让她们能以更广阔的视角认识这个问题,我讲述了发生在非洲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事件。

  “卢旺达是位于非洲中部的一个内陆国家,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它都是比利时的殖民地。在殖民统治期间,比利时当局按照‘鼻梁高度’等外貌特征,把卢旺达人划分为图西族和胡图族,并优待图西族,给予其统治胡图族的权力。比利时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基于‘拉一派、打一派’的统治手段,可结果导致胡图族对图西族的不满情绪持续升级。“二战”后,在非洲各国独立的大潮中,卢旺达也在  1962 年宣布独立,但胡图

  族对图西族的冤仇和嫉恨并未冰消雪融。终于,在 1994 年 4 月, 两者之间的矛盾激化到极点,爆发了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

  “当时,激进的胡图族人使用斧头等凶器,在短短 3 个月的

  时间内,就杀害了大约  80 万人。受害者既包括图西族人,也包

  括主张和平的胡图族人。仅仅因为民族不同或政见不同,他们就大开杀戒,甚至连邻居和同事都不放过。换言之,只要是图西族人,或者是反对暴力行为的温和派胡图族人,就会成为刀下鬼。

  “按照方程式的理论,不少惨遭杀害的胡图族人都具备‘好的思维方式’,至少在‘是否应该使用暴力’这个问题上,温和派的胡图族人试图实践‘好的思维方式’,可谓具备良知的好市民,可‘好的思维方式’不但没有拯救他们,反而让他们死于非命。

  “请大家思考一下。留学生 A 同学和 B 同学说了,在他们的祖国,工作结果取决于‘人脉 × 金钱’,只要和掌握权力的官员有交情,或者向其行贿,就能在商战中胜出。再看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事件,在卢旺达爱国阵线控制局势之前的 3 个月内,如果想让自己和家人活命,作为图西族人,就只能隐藏自己的身份;作为胡图族人,就只能加入屠杀的行列;别无他法。 “换言之,在那种生死存亡的情况下,为了活命,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好的思维方式’。讲到这里,我再问大家,对于稻盛

  先生的‘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你们怎么看?”

  这两个惊人的事例似乎影响了她们的看法,不少学生开始 “倒戈”——“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果然还是存在局限性。”“总

  算明白了,原来这个方程式只适用于一些特定情况。”……

  四、社会的实际状况与理想状况

  “可之前大家不是说‘这个方程式能够概括现实情况’吗? 为何现在又变卦了呢?能说明一下理由吗?”

  这个问题其实也很难,欣慰的是,居然有一名学生主动举手发言,她说道:“当时之所以这么认为,可能是因为只联想到了自己周围的人。”

  我接着问她旁边的学生,其回答也类似——“当时是照着日本的生活环境来思考的,没有想到卢旺达那样的地方。”

  “原来如此。换言之,大家一开始在下意识里联想到了自身所处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环境,所以才会认为该方程式具有普世性,对吧。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推论——对各位而言,日本社会是较为和谐宜居的社会。当然,也有不少日本民众对现状不满, 但在座的各位对现状还算满意。大家对此没有异议吧。

  “我之所以故意这样扯远话题,是为了让大家明确一个前提——该方程式的作用并非概括现实的社会情况,而是描述理想的社会形态。大家之所以说‘该方程式存在局限性,‘该方程式只适用于一些特定情况’,其实是误解了它的本质作用。我前

  面讲过,社会哲学是研究社会理想形态的理论体系,即‘人们所期望的社会状况’。因此,作为稻盛哲学的精髓,该方程式阐明了‘何为理想社会’。

  “再讲一遍,不同社会的实际状况各不相同,‘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并不是用来精确概括社会实际状况的工具,而是指明道路的一盏明灯,不管何种社会形态,对于其发展的大方向和理想形态,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是一致的。

  “至于为何大部分人的观点一致,道理很简单。假设决定结果的变量是‘人脉 × 金钱’或‘血统 × 种族’,不管在哪个文化圈、哪个地区,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表示欢迎。虽然在现实中存在以‘人脉 × 金钱’或‘血统 × 种族’来决定工作结果和个人命运的社会,但大多数人并不会视其为理想的社会形态。 设想一下,不管个体具备多么高的能力和热情,拥有多么好的思维方式,如果不靠行贿和人脉,就无法取得成功,这种社会, 能称其为理想社会吗?即便不披上无知之幕,答案也显而易见。 正是因为明确了这个道理,从年轻时起,稻盛先生就一直努力阐释该方程式的意义。”

  讲到这里,一名较为活跃的学生举手提问道:“老师,您说 ‘即便不披上无知之幕,答案也显而易见’,但我有点不太明白。 依靠‘人脉 × 金钱’或‘血统 × 种族’的社会,为什么就不

  理想呢?所谓存在即合理,那些国家和文化圈的人既然创造了那样的社会,对他们而言,那难道不就是理想的社会吗?”

  五、理想社会的优势所在

  “这个问题非常好。这位同学提到了‘存在即合理’,民众既然创造出了那样的社会,那对他们而言,不就是理想的吗? 但我对此不敢苟同,原因如下。

  “简单来说,因为这样的社会并非民众所创造,而是当权者

  (既得利益者)基于私心而创造出的特定社会形态。换言之,依靠‘人脉 × 金钱’或‘血统 × 种族’的社会不但无法实现自由、 正义和富足,反而与这些普适价值渐行渐远,下面我会通过例子来详细说明。

  “让我们想一想那些没有财力行贿的人,一般来说,社会的多数派并不具备这样的经济能力,因此他们绝对不会支持‘人脉 × 金钱’这样的方程式。大家对此没有异议吧。”我扫视了一圈,从她们的表情来看,大部分学生对此都表示赞同。

  “以中国为例,1% 的富人(富裕家庭)拥有全国 1/3 的财产, 而占总人口 25% 的穷人却只拥有全国 1% 的财产。基尼系数是衡量社会贫富差距的重要指数,其数值范围为 0 ~ 1,贫富差

  距越大,其数值就越大。美国社会通常被认为是贫富差距较大的社会,其基尼系数为 0.39。一般来说,0.40 是警戒线,一旦超过 0.40,社会就容易出现动荡不安等情况,因此美国社会处于警戒线附近。而中国呢?其基尼系数达 0.46(2016 年),是不是很惊人?”

  她们似乎对贫富差距问题较为关心,当我讲到中国的基尼系数时,班上学生个个瞠目结舌。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中间有不少人立志加入非政府性质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

  “倘若贫富差距是由于个体的能力、热情和思维方式导致的, 那或许还能接受,可根据北京大学的调研结果,造成中国社会贫富差距的最大原因竟然是政治体制。一些人通过贿赂机关干部和国企领导来扩展人脉、生成裙带关系;一些党员干部则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这样的权钱交易造就了中国的富裕阶层。

  “请大家想一想,中国的平民百姓会支持这种‘人脉 × 金钱’ 的方程式吗?当然不可能。在广大民众看来,他们正是这种体制的牺牲品。

  “更令人咂舌的是,即便是从这种‘人脉 × 金钱’的体制中获利的人们,似乎也明白其是不合理的、难以为继的。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向国外转移资产。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GlobalFinancial Integrity) 的调查结果显示, 在过去的 10 年间(2002 ~ 2011),从中国外流的非法资金数额非常严重,其总额高达 110 兆日元,大大超过了日本的年度财政预算。这么多的钱从中国转移至海外,对我们日本人而言,很难相信这是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情。

  “换言之,‘人脉 × 金钱’这一方程式的受益者们虽然一直好处不断,但他们依然如履薄冰,害怕财产留在国内会被追查, 担心非法所得会被没收,因此才不停地把资产非法转移到国外。

  “如今,中国的习近平主席高瞻远瞩,认识到了腐败问题的严重性,倘若继续对党内和国家机关的腐败问题置之不理,中国共产党就会前途堪忧,因此在习主席领导下,全国开展了彻彻底底的反腐行动,检举揭发和严肃处理了一大批腐败分子。 有的媒体把其曲解为‘党内的派系斗争’,但在我看来,反腐是大势所趋。如今的中国,‘人脉 × 金钱’的方程式正在渐渐失效,这是人心所向,因为该方程式并非大多数人的理想。”

  讲到这里,刚才那名举手提问的学生也露出了赞同的表情。 “至于‘血统 × 种族’,道理其实类似。对部分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而言,排挤和残杀敌对民族或许是理想的社会形态,但被害方肯定不会期待或支持这种社会形态。如果能够冷静思考,就能明白,这种社会形态对加害方同样不利。道理很简单,你排挤和残杀别人,别人总有一天也会报复你。 “刚才讲到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亦是如此,这种民族对

  立情绪后来还蔓延到了邻国,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东部地区。 直到现在,报复性袭击事件依然不断发生,使包括卢旺达在内的数个国家深陷泥潭,成为全世界人权问题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多发地区。一些当地居民恐怕仍然对血统不同的‘异族’心怀仇恨,但如果问他们‘这样的生活状态是否理想’,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讲到这里,结论已经很清楚了。在一些社会和文化圈中, 稻盛先生的“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的确不成立,但那些社会和文化圈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憧憬稻盛先生所描绘的社会形态。 不仅如此,一个社会越是不公平,一个国家越是民族对立,生活在其中的人就越是厌恶现实中的“扭曲方程式”,而希求稻盛先生的“理想方程式”。鉴于此,我认为稻盛哲学中的方程式是具有普世性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所以说,稻盛先生所提倡的“好的思维方式”与传统社会哲学并不冲突,但“不冲突”并不能成为稻盛哲学广受赞誉的理由。该思想体系为何能获得人们的赞同(尤其是跨越东西方文化圈的一致赞同),究其原因,其“正义原理”功不可没。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高盛小道消息:华尔街的圈钱游戏
----(美)约翰·勒费弗著
  一个非名校毕业生,怀着对于金钱的渴望来到华尔街。面对投资银行苛刻的要求,他过五关斩六将,*终成为华尔街投资银行中的一员,走向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梦想中的人生*,可以坐在世贸中心顶层的世界之窗餐厅里消磨人生。 然而,光鲜的外表之下,金融圈的真相是怎样的? 作为一位曾在纽约、伦敦与香港工作的投资银行家,约翰•勒费弗曾是亚洲区绩效*好的债券承销经理之一。勒费弗身处“债券承销”这个投资银行获利制高点上,与印尼、越南等新兴市场主权国家交手,和著名的跨国企业以及华尔街的投资银行,甚至还有中国企业大亨与印尼暴徒等,进行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勒费弗将金融圈的小道消息发表在他的推特上,结果意外走红,他的帐号(@GSElevator)吸引了超过75万名粉丝。高盛集团甚至还因此针对他的推特进行内部调查,当他的真实身分曝光时,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争相报道。 勒费弗以业内人的身份带读者亲历了投行的训练课程、交易大厅的恶作剧、路演全程,以及幕后交易、数亿美元债券的定价过程,揭露了投资银行这些“成功人士”光环背后的虚荣与堕落,披露了同时受人羡慕与诟病的金融行业波诡云谲的真相。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