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年轻人谈稻盛哲学
第八章 何为稻盛哲学中的(正义)
  对于社会价值的分配结构,稻盛先生并没有做系统化的说明。而前面提到的罗尔斯则拥有一套方法论和推导手段,通过研究“应如何在社会中分配所得和财富”,他得出了“社会正义” 原理,而稻盛哲学中并没有完全对应的理论体系。即便如此, 凭借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和一系列理论前提,我们依然能够描绘出稻盛先生心中“正义原理”的大致轮廓。

  至于使用何种方法论和推导手段,则是一个难题。而在我看来,大可不必冥思苦想什么全新的方法论,只要沿用罗尔斯的即可,或者说应该沿用罗尔斯的既有工具。原因很简单,既然想让深受传统社会哲学影响的西方世界理解稻盛哲学,那沿用其经典的方法论自然更有说服力。当然,罗尔斯的理论也存在瑕疵,但用来解释稻盛哲学中的“正义原则”则是没有问题的。

  一、稻盛哲学与罗尔斯正义论的不同之处

  “我已经在前面介绍过罗尔斯的理论,而稻盛先生则另辟蹊径,开创出了全新的正义原则。在我看来,这是水到渠成的, 他既没有借鉴前人的体系,也没有必要借鉴前人的体系。接下

  来,请大家推测一下,这种独特的原理原则会是怎样的呢?这个任务可能比较困难,但还是希望大家群策群力、积极参与。 我相信,大家即便不能推导出严密的结论,至少也可以描绘出大致的轮廓。”

  接着,我便和她们一起探究稻盛哲学中的正义原则。首先要确认其与罗尔斯理论的共通部分。

  “一般来说,讲到‘正义原则’,其内涵往往是‘与分配相关的正义原理’。因此,我们要将‘有关个体才能和资质的分配’ 作为突破口,看看稻盛先生对此有何观点。

  “大家是否还记得,罗尔斯把个体的才能和资质视为‘偶然的产物’。正因为如此,在他看来,在社会中,个体才能和资质的派生物(所得和财富)应该被公平分配。那么,稻盛先生又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我先读一段他书里的话,然后请大家分享感受。”说罢,我便拿起稻盛先生的著作,开始朗读。

  “在我看来,一部分人的确天赋异禀。有的天生拥有艺术才能,有的生来擅长运动项目”;“我认为,倘若一个人受到上苍眷顾,拥有超越常人的才能,就应该积极利用相应的才能,为世界、为社会、为集体做贡献,而绝不该只用于谋取私利。比如, 有的人天生具备领导才能,就必须履行领导的职责和义务。有才之人应虚怀若谷,切不可恃才傲物、桀骜不驯”。

  “ 对于稻盛先生的理念, 大家有什么感想吗?” 我问道。 于是她们纷纷发言——“在社会中,个体的才能是偶然的产物。”“有的人受上天眷顾,因此才能卓著。”“稻盛先生的观点和罗尔斯一样嘛。”……

  “大家说得没错,我完全同意。正因为如此,稻盛先生觉得那些‘幸运儿’不仅要把才能为自己所用,还应该把才能为社会所用。”

  讲清了两者的共通部分后,我开始阐释两者的不同之处。 “虽说两者有上述共通之处,但它们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这

  种差异,犹如难以跨越的鸿沟。接下来的内容可能有点晦涩难懂,请大家仔细听讲。要想推导出正义的原理原则,推导的个体(我们在这里称其为‘思想者’)的‘先验知识’是关键。换言之,不同的先验知识会推导出不同的结论。因此,两种理论的根本差异,其实是先验知识的差异。

  “前面已经讲过,罗尔斯发明了‘无知之幕’这一工具,以 ‘披上无知之幕’的个体为视角,探究正义原理。在无知之幕下, 任何思想者都不知道自己与他人有何区别。但有一点之前没讲到,在这里请大家注意——无知之幕虽然切断了部分信息,但并没有让个体处于完全的蒙昧状态。

  “按照罗尔斯的理论,个体即便披上无知之幕,也依然拥有

  一类知识,这便是我们刚才提到的‘先验知识’。那么我问大家, 罗尔斯认为的先验知识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很难,但我之所以依然要问,是为了让她们能够主动思考。一阵沉默后,我继续讲道:“‘自己的财富越多越好, 自己的权力越大越好’,在罗尔斯看来,这便是个体的先验知识。 换言之,他认为这种‘贪欲’是所有人的心理倾向。以此为前提, 他开始推导正义原理。再说得直白一点,他假设人人都对财富和权力贪得无厌,并以这样的视角来探究正义原理。

  “讲到这里,大家已经知道了罗尔斯设定的先验知识,那么稻盛先生呢?他在推导正义原理时,又是基于何种先验知识的呢?我在前面已经提到,两者理论的根本差异就在于先验知识。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稻盛先生所设定的先验知识。”

  前面已经讲过,在稻盛哲学中,社会的构成单位是“处于关系中的人”。在该前提下,思想者势必会倾向于“尽量充实人际关系”“避免破坏人际关系”。顺着这一理论前提,便能得出思想者的先验知识。鉴于这样的考虑,我接着讲道:“稻盛先生认为,思想者首先关心的是物质资料,增加自己的物质资料, 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此乃人之常情。但在稻盛哲学中,思想者对于物质资料的追求并不是无节制的,因为贪得无厌的行为会破坏与他人的关系。此外,为了使人际关系良性发展,思想

  者愿意把获得的财富与他人和社会共享。原因很简单,既然个体是‘处于关系中的人’,那么势必会重视关系。对于这点,大家没有异议吧。”我试着征求她们的意见。

  让我欣慰的是,对于稻盛哲学中的先验知识,没有学生表示不解。

  至此,便可以对稻盛哲学中的先验知识进行归纳总结了—— “物质资料或许是越多越好,但在获取和使用物质资料时,还应考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可见,其与罗尔斯主张的先验知识完全不同,这也是两种理论的根本差异所在。

  二、披上无知之幕的高中生

  接下来,要让拥有这种先验知识的思想者披上无知之幕。 按照标准的方法论,这种思想者是泛指的假想个体,而非特定的现实人物,因此推导正义原理是一项难度较大的抽象作业。 倘若虚构的思想者缺乏客观性,则导出的原理原则就会沦为主观臆断的谬论。但如果把与假想条件相近的现实人物作为思想者,并直接向其提出问题,则很有希望推导出更为中立和客观的原理原则。

  想到这里,我突然惊觉,眼前的女高中生们不就是最适合

  充当思想者的人选吗?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第四章,我举过一个例子,讲的是“靠打猎维持生计的村民”。从当时的发言内容来看,她们无疑都在追求自身利益。 换言之,她们当时的先验知识符合“物质资料越多越好”的观点,但另一方面,我认为她们也充分具备重视人际关系的先验知识,即“在获取和使用物质资料时,还应考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我之所以如此判断,根据如下:

  首先,高中生处于敏感的年龄段,往往纠结于人际关系(尤其是与朋友之间的关系)。由于平时的活动场所局限于学校,不是在教室,就是在社团,一旦其中的人际关系破裂,接下来的校园生活就会变得尴尬,甚至令人窒息。尤其是眼前的女高中生们,由于是进修特别课程的学生,因此不会分班,直至毕业。 正因为如此,与普通高中生相比,她们对周围的人际关系更为敏感。从该意义上来说,她们是充当思想者的不二人选。

  其次,要想通过她们导出正义原理,还必须满足一项苛刻的条件,这个条件便是“无知之幕”。换言之,她们是否“不知道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

  前面已经讲过,一旦披上无知之幕,个体便不知道自己所处的社会阶层。如果反推,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倘若个体不知道自己将来所处的社会阶层,那就等于是披上了无知之幕。

  那么,这帮学生们又如何呢?

  作为还未走上社会的未成年人,十几年二十年后,自己会拥有怎样的社会地位、从事怎样的职业,对于这些问题,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应该是懵懂的。虽然一开头有不少人说希望去 JAL 工作,并且也志愿加入非政府性质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 但前者是营利性企业,后者是非营利团体,性质完全不同。从这种略显“天真”的想法可以推断,她们等于是披上了无知之幕。换言之,她们符合这个苛刻的条件。

  但我并没有把自己的上述推理和结论告诉她们,因为这会导致她们过度执着“思想者”的身份,反而无法自然地表达意见。假如我直接对她们宣布“你们正是披着无知之幕的思想者”, 那么当我提问时,她们就会过度纠结自己的“先验知识”。

  这样一来,她们所推导出的“正义原理”就会“失真”。我刚才之所以只是笼统介绍了罗尔斯正义论中思想者的先验知识和稻盛哲学中思想者的先验知识,就是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况。

  三、高中生会推导出怎样的正义原理

  第八章  何为稻盛哲学中的“正义”

  那么,她们究竟推导出了怎样的正义原理呢?要想完成这个任务,接下来是关键。我先引出了一个问题。

  “请大家回想一下稻盛先生的‘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 简单来说,这个方程式计算的是‘怎样才能获得更多的物质资料’。而从该方程式可知,只要以好的思维方式认真努力(充满热情),即便能力不高,个体依然能够获得较多的物质资料。

  “讲到这里,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个体将‘好的思维方式’付诸实践,其影响是否局限于自身的物质资料呢?还是说会影响到他人的物质资料呢?”

  对此,一名学生答道:“我觉得会影响到其他人。” “你为什么这样想呢?”结果她答道:“因为稻盛先生说‘作

  为人,何谓正确;作为企业,何谓正确’,在这样的不断自省下, 其所作所为势必会影响到其他人。”

  “非常好。由于在行动时考虑到了与他人和社会的关系,因此势必会影响到他人。但我需要再明确一下,我刚才问的是 ‘物质资料’,而非所有方面的影响。换言之,是所得和财富的增减。”

  确定了范围后,我又问了一遍,结果她们的回答依然是肯定的。

  “ 好,我已经了解了大家的想法。那么,究竟哪些行为

  会‘影响到他人的物质资料’呢?大家能举出一些具体的例子吗?”“尤其是那些将‘好的思维方式’付诸实践的人,他们是如何行动?又是如何影响到他人的呢?”我抓住机会,抛出了这些问题。

  对高中生而言,这样的问题或许是难了点,但经过认真思考后,她们列举出了三种行为,我把它们写在了黑板上。

  ①个体在获得大量所得和财富后,应该反哺集体和社会。

  ②个体一旦在企业内身居高位,就不该提出过分的薪资要求,而应做到自我节制。

  ③不偷税漏税。

  “很好,大家所举的例子不但简单明了,而且一针见血。倘若要将其分类的话,则可以分为两大类。”说罢,我又在黑板上写下了“积极行为”和“消极行为”,并注明了上述行为分别属于哪一类。当然,影响他人的行为并不只限于上述三种,因此我还在两类行为中分别加了一句,即“其他积极行为”和“不参与其他违反法律和钻法律空子的活动”。

  影响所得和财富的具体行为

  四、与积极行为相关的原理

  我先介绍这样的分类方法,然后提出了一个与积极行为相关的问题——“(a)将努力成果反哺社会,对个人所得采取节制的态度,大家觉得这是所有人都必须履行的吗?”

  我又给了她们时间思考,然后她们纷纷发言,其意见大致如下:

  “对于没什么收入的人来说,恐怕难以做到。” “我觉得身居高位的人应该以身作则、积极履行。” “我觉得社会上的既得利益者应该做出表率、切实履行。” “我觉得应该先从小事做起、从身边做起。”

  “我觉得应该量力而行。” “如果不量力而行,可能会给家人、朋友和同事造成困扰。” “即便能力微薄,但只要是基于善意的捐赠或帮助,依然能

  够建立良好的关系。”

  如上所述,她们的意见五花八门,但都可以归纳为“量力而行”,即根据自身能力、财富和地位的差别,按比例自主调整积极行为的程度。换言之,个体的所得和财富越多,其影响他人和集体的力量就越大,在待人处世时,其所肩负的责任也越重。

  倾听了她们的发言后,我表示赞同,但上述意见基于何种理由呢?为了让她们弄清这点,我又提出了一个问题——“(b) 作为上述反哺和自制行为的受益方(接受者),是否应该把其作为理所当然的权利呢?”

  她们没有立即回答,但在一阵沉默之后,最前排的一名学生举手发言道:“我认为不应该。”

  “你为什么这么想呢?”结果她答道:“如果(接受者)把这看成理所当然的权利,那么就会伤害到施予者的感情。”

  我又问坐在她后面的同学,结果其回答也大同小异。“我认为,不管是提供帮助的,还是接受帮助的,都应该感到愉悦, 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假如接受帮助的一方把其视为天经地义的

  权利,就会破坏双方的关系。” 至此,她们支持“量力而行”的理由便非常明确了,即“为

  了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为了让人际关系良性发展”。可见我的预测是正确的,她们的确具备“重视人际关系”的先验知识, 并在借此思考何为“分配的正义”。

  “我将大家的意见归纳为两点:一点针对施予者,即‘越是身居高位之人,越是既得利益者,就越应该为社会做出贡献’; 另一点针对接受者,即‘对于施者的反哺和自制行为,受者不应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的权利’。而这两点还可以合二为一,我们称其为‘与积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

  “那么,在大家看来,稻盛哲学是否支持上述原理呢?虽然无法百分百断定,但我认为是支持的,因为稻盛先生建议‘应阶段性地实施利他行为,且应符合个人具体情况’。比如,他认为在‘为社会为世人做贡献’这件事上,大企业主和中小企业主的能力范围是不同的。因此,即便只是一家员工不足 10 人的小企业,老板也担负着保障员工及其家人生活的责任,这便是莫大的功德,也是‘为社会为世人’的殊胜之举。”

  当然,稻盛先生并没有单方面要求别人如何如何,他自己也一直以身作则,在不同阶段、不同情况下,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实践利他。年轻时,作为一家中小企业的管理者,他积

  极增加就业岗位,并保障员工的劳动福利;事业迈上正轨后, 他便跳出了“自家企业”的“小我”,心怀“国家和社会”的“大我”,以“大我”的利益为准绳,努力拓展经营。他当年毅然进军电信领域的壮举,便是这种“大我”境界的典型体现。

  不仅如此,为了贯彻“为社会为世人尽力”的信念,他还慷慨解囊,设立了稻盛财团和京都奖,使其物质和精神双方面的努力成果持续地、系统地、全面地反哺社会。甚至可以说, 随着年龄增长和事业发展,他悟到了“劳动”的真正意义—— 奉献自己、服务社会。这样的精神也体现在他的言语之中,比如他曾讲道:“我打算更加勤奋地工作,因为我坚信,‘行善施爱’是最崇高的活法”;“纵观世间,贫苦之人、残障之人数不胜数,他们在艰难地度过每一天;此外,即便在我说话的这个瞬间,世界各地也有无数嗷嗷待救的孩童在忍饥挨饿、徘徊在生死边缘,而我们的汗水结晶能够帮助到他们(哪怕只是间接的)。因此,在我看来,劳动的确是非常高尚的行为”。

  如上所述,我认为,可以把她们推导出的“与积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视为稻盛哲学中“正义原理”的一部分。

  五、与消极行为相关的原理

  讲了积极行为,那么消极行为呢?我先对她们提问道:“(a) 诸如偷税漏税等钻法律空子的行为是要不得的,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请大家想一想,哪些人尤其应该注意这点呢?哪些人尤其需要自我约束呢?”

  对此,她们的回答不出所料——“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应该注意。”

  她们的理由也大同小异——“地位越高的人,越容易受诱惑”“一旦作恶,其地位越高,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就越大”…… 她们的发言居然如此到位,这让我感到佩服,我说道:“大家对社会的洞察力很强嘛!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不偷税漏税

  只是身居高位之人和大型企业的责任吗?”

  对此,不少学生异口同声地表示否定,她们认为“这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这是基本原则”“这是社会成员的常识”“作为集体中的一分子,这是理所当然的义务”“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无法被其他社会成员所接纳”……从她们的发言可以看出, 在思考问题时,她们始终非常重视“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

  “刚才介绍了‘与积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同理,也存

  在‘与消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刚才大家说道,‘越是身居高位之人,越是业绩优秀的大型企业,就越应该杜绝偷税漏税等违反法律和钻法律空子的行为’;并且还说道,‘不管是谁, 都不应该参与违反法律和钻法律空子的活动’。而这两点主张也可以合二为一,这便是‘与消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

  那么,这第二个原理是否也与稻盛哲学中的“正义原理” 相一致呢?在我看来,其同样可以毫无矛盾地归入稻盛哲学的方程式中。

  “假设一家企业信奉自由至上主义,把‘热情 × 能力’视为行动纲领。不必说,自由至上主义不允许违法违规,但却把各种避税手段视为‘值得称赞’的能力发挥。换言之,绞尽脑汁分析现有的法律漏洞,并为谋求利益所用,在自由至上主义者看来,这是一种实践‘热情  × 能力’的标杆行为。

  “大家又对避税行为怎么看呢?为了便于理解,我先解释一下什么是避税行为。打个比方,为了减少合计纳税额,一些大企业会调整自身的账面利润,如果业务所在国的税率较高,就通过一系列手段和技巧,将利润转移至税率较低的国家或地区。 而对于这样的行为,目前还无法明确定性为违法行为。对于企业耍的这种小聪明,大家怎么看呢?”

  结果,不少学生答道:“(企业)不该这么做。”

  “为什么呢?”我问道。而她们的理由五花八门——“感觉很卑鄙”“即便税率高,可既然在当地做生意,就理应在当地纳税啊”“在哪里卖东西,就在哪里交税,这是常理吧”“为了避税,居然在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纳税,真是人品低下的企业”……

  “大家说得好,我很感动。”我只是这样夸奖她们,而暂时不道破她们意见的根源——稻盛哲学中的“先验知识”(纳税者与社会的关系)。显然,她们拥有这样的先验知识。换言之,在思考有关避税的问题时,她们自觉地披上了“无知之幕”。可见, 她们的确是思想者的不二人选。

  “像星巴克、亚马逊、谷歌和苹果等企业,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它们都是业务遍及全球的大公司。而就是这些超有名的企业,一直在通过各种手段进行避税,从而减少公司的合计纳税额,就像我们刚才讲的一样。这些公司的高层也许不认为自己在作恶,也许认为这只是一个降低成本的游戏。为了减少全球市场的整体纳税额,应该在哪个国家或地区纳税,不应该在哪个国家或地区纳税,对此,他们的智囊团可能做过一次又一次的模拟运算,然后采取‘最合理的行动’。”

  “原来这些大公司这么卑鄙啊”“和它们自己标榜的形象完全不符”“堂堂大企业,居然这么抠门”……她们纷纷表示震惊,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大家别激动,倘若只信奉自由至上主义的教条,企业也好,

  员工也好,自然会基于这样的思维方式行动。既然这么做能够使利益最大化,那就是合理的,可你们却不这么认为。在你们看来,在哪个国家和地区赚了钱,就应该反哺哪个国家和地区, 即老实遵守当地制度,并依法纳税。

  “具体来说,承蒙当地客户和消费者的厚爱,企业才能获取利润;依靠当地的投资环境和劳动力资源,企业及其员工才有收入。作为回报,企业理应依法纳税,从而反哺当地经济。作为企业,作为人,这才是正确之举,对吧。你们的想法非常好。”

  如今,世界上的几个主要大国已经认识到了跨国企业的上述避税行为,并试图采取整治对策,因此成立了诸如 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等旨在打击避税行为的国际机构,但其重点都放在国家之间的合作和调整税收政策方面, 而并没有像稻盛哲学那样,主张从根本上纠正当事人(企业) 的纳税态度。

  如果将上述内容进行整理,就能归纳出稻盛哲学中的两大正义原理。从刚才的推导过程可知,只要个体重视“人与人的关系”和“处于关系中的人”,就能八九不离十地推导出与稻盛哲学相似的正义原理。

  (1)与积极行为相关的原理

  (a)越是身居高位之人,越是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就越要积极地为社会做贡献。

  (b)作为接受者,不应将施予者的自制和反哺行为视为理所当然的义务。

  (2)与消极行为相关的原理

  (a)越是身居高位之人,越是赚取高利润的大企业,就越要杜绝违反法律和钻法律空子的行为。

  (b)任何人不得参与违反法律和钻法律空子的活动。

  在第五章,我已经阐述了现代社会的三大问题——①贫富差距;②治安恶化、地缘社会解体;③滥用诉权。那么上述两大原理是否有助于解决这三大问题呢?假设有,那么至少在“分配的正义”这个课题上,稻盛哲学填补了传统社会哲学的空白。 于是我对她们问道:“如大家所见,咱们一起推导出了与积极行为和消极行为相关的正义原理。在你们看来,这是否有助于解决现代社会的问题呢?”“我之前已经讲过,现代社会存在贫富差距、治安恶化、地缘社会解体、滥用诉权等问题。而在你们看来,稻盛哲学的‘正义原理’是否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呢?”

  对于我的提问,她们一边看着板书,一边自由发表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稻盛哲学)原本就是重视人际关系的原理,因此能够调整过大的贫富差距。”

  “因为(稻盛哲学)提倡身居高位之人应该对个人所得采取节制的态度,因此自然能够缓和社会整体的贫富差距。”

  “贫富差距一旦缩小,人际关系就会得到改善,治安也会变好。”

  “一旦大部分人都处于中间阶层,那么社会就会变得透明而和谐,人们也不会互相防备。”

  “一旦社会和谐透明,法律诉讼势必也会减少。”

  本章援引罗尔斯的方法论,推导出了稻盛哲学中的“正义原理”。需要强调的是,稻盛先生自身并未明确定义何为正义原理,但这些女高中生以稻盛哲学的理论前提为工具,自然而然地得出了上述原理。至于该原理是否能够解决现代社会中存在的诸多问题,通过她们的发言,也可以看出端倪——希望很大。 虽说这只是一帮高中生的感想和心得,但在我看来,其具备一定的说服力。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她们的意见与稻盛先生 “语录”的内容大体一致。

  至此,对于本章中的尝试和结论,有的读者朋友或许依然难以赞同,但姑且让我们求同存异,假设该原理是正确的,那么就会遭遇另一个逻辑难题——稻盛哲学中的理论矛盾。具体

  来说,按照稻盛哲学中“计算工作结果的方程式”,将好的思维方式付诸实践的人会得到更多的物质资料。但按照刚才推导出的“正义原理”,个体应对个人所得采取节制的态度,应将部分个人所得反哺社会,而这样的行为势必会导致个人物质资料的减少。

  换言之,上述两大正义原理可能对社会的分配结构造成影响,也可能会导致实践者陷入消极状态。在接下来的最终章节, 我将对该矛盾进行分析整理,并阐释稻盛哲学对人生中偶然事件的看法。之所以要将“人生中的偶然”作为重点讲解,是因为它不但是化解上述理论矛盾的关键,而且与“让社会与人生富足”的主题息息相关。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钱从哪里来?立新说·营销的本质与未来
----王立新 李为为
  《钱从哪里来?立新说·营销的本质与未来》如何读? 重点读第二、九、三章。第二章“值吗?”,讲营销的本质是如何经营人的“价值感知”,这是本书的灵魂。第九章“自时代”,讲如何顺应趋势迎接第三个文明颠覆的未来,这是本书的独特远见。第三章讲思维,这是最高级的方法论,尤其注意战略首先是思维的分析。 第一章,金钱观就是世界观,财产与资产、打工仔与老板、企业家与商人有何区别?第四章,态度其实是企业文化的核心:你如何与这个世界共处?第五章讲定位,分析该如何提升业务的核心价值。第六章讲商业模式创新,适合想把生意做大的人仔细看看。第七章讲如何打造品牌,五星资产的经营之道。第八章对干市场工作的的人最有用,全是实战招术。第十章贡献了“互联网+创业”的56个机会:十年之后必有人成为千亿富翁。第十一章“营销你自己”,适合每个人看的实用主义生存你呢哲学,恐怕是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最喜欢!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