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
1.走向后西方的混乱年代?
  2014年的《经济学人》如实地阐述了在西方达成的广泛共识:“不幸的是,美式和平正让路于权力平衡,由此激起对抗和不安。”虽然确实可能出现混乱和无序,但是西方中心论从根本上阻碍了我们分析塑造未来数十年全球秩序的动态变化。报纸认为这种论断是不言自明的,因此不需要进一步解释,仅是简单地报道近期“一架中国战斗机与一架美国侦察机相距20英尺擦身而过,险些相撞”。这条报道作为后美国混乱的证据很难让人信服;它仅仅证明了西方在当今权力不均的时代下的利己主义本性。确实,乍一看来,西方在多极化进程中的损失最大。西方世界普遍将中国比作威廉明娜治下的荷兰,因此自然而然地将其看作是威胁,但是如果我们后退一步自问,能否将现代中国比作十九世纪末的美国,或许会有所帮助。马斯坦杜诺(Mastanduno)将其描述为“一个体量巨大的国家,首先自己定位为地区势力,其经济高速发展,即将和平取代前一个时代的主导经济体,其与此前主导势力保持着协作的安全关系”。

  2009年至2014年任北约秘书长的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断言“美国退出,恐怖主义和独裁者将盛行”。然而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东等地区当前的不稳定与美国减少在该地区的行动之间有任何关联。恰恰相反,该地区当前面临的困难可以看作是乔治·W.布什总统在任期间美国过于活跃的政策造成的后果。但是,2015年《经济学人》还是以撕裂的美国国旗为封面,称美国“一定不能抛弃”中东。尽管记录在册对其他地区稳定的作用有很大差异,但还是有很多人坚信西方的介入是避免其他地区秩序彻底崩坏所必需的。另一方面,非西方势力介入其他地区事务——比如中国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不断增强的存在感,俄罗斯干预中东事务,或是巴西试图与伊朗洽商核协议——在西方观察者眼中就成了破坏稳定或支持独裁的行为。然而,这种情绪在世界很多地区并没有得到认同。事实上,很多巴西、南非或印度政策制定者被问及国际稳定的最大威胁时并没有指向朝鲜、伊朗或中国,而是指向美国,听到这种结果往往令很多西方分析师备感困惑。

  要充分评估全球秩序如何发展,就不能局限于主流国际关系著述所创造的西方中心论世界观,而需要有更加全面的论述,既要考虑美欧的观点,也要考虑中国和其他的例外主义和中心主义国家的态度,它们并没有把西方国家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作用摆得那么高。与此类似的,在国际关系学科中也有必要引入全球历史——区域局限性小很多的一个学科的很多洞见。
连载精彩推荐
销售为先:打造不可复制的销售竞争力
----(美) 诺埃尔·凯普, (美) 加里·图布里迪, 郑毓煌 著
  当今时代,成功的企业无一不是以客户为驱动力的,销售部门需要和市场营销、产品研发以及其他部门共同识别客户需求,进而制订解决方案,满足客户需求。 许多行业领军企业很早就认识到销售部门的运行与其他所有关键业务部门一样,需要投入大量的知识资本和职业道德资本。 本书作者调查了从传统行业到前沿行业的很多企业,走访了思科、联邦快递、健赞、惠普、霍尼韦尔、强生、江森自控、万事达信用卡、甲骨文、必能宝、思爱普、索尼电子、汤森路透、惠而浦、 施乐等全球领先B2B企业的销售总裁,发现他们在打造以客户为驱动力的强大的销售团队上有惊人一致的原则与特点,并概括总结为以下五大要务......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