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
4.西方崛起前的全球秩序
  在数个世纪的时间里,非西方地区在很多方面都比欧洲更为发达。公元七世纪,亚洲拥有一所现代化的大学(印度那烂陀寺),大约有1万名学生,学科设置包括佛教哲学、语言、文学、建筑学、医学和公共健康等。经过七个多世纪的教学实践,那烂陀寺和巴连弗邑周边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在十二世纪九十年代被入侵的突厥军队拆毁。教员和僧侣全部惨遭屠杀,所有的象征器物——佛像和一座九层的图书馆——都被破坏。当时,欧洲没有可与之相比的机构:那烂陀寺消失的时间介于1167年牛津大学建立和1209年剑桥大学建立之间。

  1650年,伊斯坦布尔有70万居民,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城市,北京是第二大城市。穆斯林北非的城市化水平也比欧洲高:巴黎在公元1500年前后有12.5万居民,而菲斯(Fez)人口虽然从25万开始有所下降,但开罗仍有将近50万居民。印度加尔各答有50万人口,缅甸的勃固和柬埔寨的吴哥都是大城市。直到1850年,伦敦才取代北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元1800年,中国的人均GDP仍然高于西欧,长江三角洲的生活水平和平均寿命也与英国相当。

  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纪,东亚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中心。根据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研究,1820年中国的GDP为2286亿美元——几乎比1600年多四倍。历史数据显示,一直到1870年,中国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鉴于十九世纪之前的世界秩序为多极化的,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西方是塑造当今国际体系之思想和规范的唯一创造者。事实上,有很多可靠的历史证据证明,诸如基于领土的政治权力垄断、战争的社会管控和现代外交——在独立政治主体的代表间建立永久的交流渠道——等核心要素不仅仅是在欧洲,而是在全球很多地方都会出现。恰如马科斯·托里诺所写的:“即便是相对主流的国际法律历史(以欧洲为中心,遵从一般的扩张逻辑)也举出一些早期规范建立的事例,其建立过程与后来在欧洲的进程很相似。”这一点在思考西方实际统治时间远远少于普遍假设的时候尤其值得关注。正如弗兰克所指出的:“公元1400—1800年间,被看作是‘欧洲扩张’和‘原始积累’走向全面资本主义的年代,但实际全球经济主要还是受控于亚洲。”没有此前亚洲、中东和北非的发展,欧洲就不可能崛起。同样,中国在二十一世纪重回巅峰也部分受益于西方在过去两个世纪里带来的很多进步。在两个案例中,都不是内生性的、所谓的“纯粹”因素引导的地区崛起,而是靠的持续复杂的相互影响。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
----[美]扬尼斯·阿齐兹迪斯(Ioannis Akkizidis)曼努埃尔
  从加密货币到区块链,从PayPal到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创新正咄咄逼人地对传统银行体系发起挑战,颠覆似乎就在不远处。《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为我们整合两个领域、创建更稳定、更具快速响应力的新信贷世界提供了视角,绘制了蓝图。 两位作者根据他们在风险管理和金融科技创业领域的丰富经验,为我们展示了技术及信贷领域的创新,并从盈利分析和风险管理两个层面对银行的信贷模式进行了深入解析。 传统银行业融合金融创新者的新创意,创新者借用银行针对复杂组合进行财务分析和风险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及专业知识,并终塑造一个互惠互利的混合金融业,将成为未来银行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必经之路。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