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
6.西方文明的东方源头
  因此,离开东方国家,西方国家的主要发展步骤就根本不可能出现。伊斯兰对欧洲社会经济发展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有力地证明了西方的崛起受益于其他文明之巨。

  然而,公元732年法兰克人(由奥都公爵和查理曼大帝的祖父查理·马特领导)在普瓦捷战胜阿拉伯-柏柏人联军(由拉赫曼一世领导)这场著名的战役——很多历史学家盛赞这场战役是西方抵抗伊斯兰的决定性胜利——是否真的使西方受益仍不清晰。毕竟,如果穆斯林取得胜利将会在欧洲大陆上传播知识,包括天文学、代数学、三角法、十进制(公元后最初的几个世纪里在印度逐步演化)、希腊哲学和医学。拉丁西方世界对于经典世界的认识大部分是通过西班牙的穆斯林学者传入欧洲的。利弗林·刘易斯(Levering Lewis)写道,法兰克人的胜利“肯定是对于经济迟滞、势力割据、同族互戕的欧洲的诞生起到了极大作用,这样的欧洲自称与伊斯兰相反,将宗教迫害、文化特殊主义和世袭贵族制度看作是美德”。

  事实上,中世纪的穆斯林文化在很多方面都比同时期的欧洲更先进,而且欧洲概念最初诞生也要部分归功于阿拉伯人占领伊比利亚半岛并继续尝试占领今日的法国地区。有一位记录员在公元754年用拉丁文做的记录中将普瓦捷的胜利者称作欧洲人(Europenses),这是第一次关于欧洲人民的拉丁文字记录。毫不奇怪的是,这份记录是在安达卢斯(al-Andalus)完成的。

  安达卢斯的统治者追求文明多元主义,允许多种多样的习俗、信仰和体系存在,在西方国家直到奥古斯都统治的罗马时期才出现了类似的政策。虽然阿拉伯语逐渐成为法律和商业主要语言,但是并没有任何强压基督教主流群体转换信仰伊斯兰教的状况。或许最能说明这种宽容态度的莫过于公元711年穆斯林占领西班牙后,科尔多瓦的西哥特教堂根据合约分为两部分,分别用于穆斯林和天主教教徒使用,两种宗教的信徒在同一屋檐下祈祷。犹太教徒和天主教徒在政府中占据了非常多的岗位:比如科尔多瓦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就是一位天主教主教。诚然,尽管有这些自由要素,但是安达卢斯并非民主之地:不信教的人需要戴上徽章以作区分,而且只有事先得到许可才能骑马。在妇女权利等某些方面,安达卢斯比欧洲其他地区自由度要低一些,特别是查理曼大帝开始废止一夫多妻制之后。

  然而,正是穆斯林翻越比利牛斯山,入侵“伟大之地”,才促成了欧洲身份的确立。拦阻穆斯林翻越伊比利亚半岛继续前进的并不是普瓦捷战役,而是伊斯兰内部的派系争斗,给了查理曼大帝足够的时间巩固帝国,为欧洲文明打下了基础。事实上,法国卡洛林王朝(Carolingian)的统治者几乎没有和撒克逊人(以反对基督教而闻名)打过仗,是意大利的伦巴第人(Lombards)继续了讨伐异教徒的扩张行动。

  金钱经济是拉赫曼一世治下安达卢斯的一个重要方面;相反,查理曼大帝统治的帝国是基于物易物和服务安排而运转的,大幅减少了税收收入。拉赫曼一世将安达卢斯建成一个渠道,古典时代的科学和哲学在伊斯兰教世界得以保存和累积,并稳步输入到西方世界。亨利·皮朗在1935年指出如果“没有穆罕默德就不会有查理曼大帝”,以此强调了欧洲对外部世界的依赖。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
----[美]扬尼斯·阿齐兹迪斯(Ioannis Akkizidis)曼努埃尔
  从加密货币到区块链,从PayPal到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创新正咄咄逼人地对传统银行体系发起挑战,颠覆似乎就在不远处。《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为我们整合两个领域、创建更稳定、更具快速响应力的新信贷世界提供了视角,绘制了蓝图。 两位作者根据他们在风险管理和金融科技创业领域的丰富经验,为我们展示了技术及信贷领域的创新,并从盈利分析和风险管理两个层面对银行的信贷模式进行了深入解析。 传统银行业融合金融创新者的新创意,创新者借用银行针对复杂组合进行财务分析和风险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及专业知识,并终塑造一个互惠互利的混合金融业,将成为未来银行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必经之路。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