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
7.西方中心主义的兴起
  似乎欧洲经济的崛起,使欧洲思想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看法愈发扭曲。欧洲人从最初将中国看作是模范和榜样,到后来将中国称作永远固步不前的民族。事实上,工业革命的到来以及欧洲对亚洲殖民主义的开始似乎制造出一种难以抗拒的叙事,大多数知识分子都认可西方寻到了普世的真理,有道义责任去引导世界其他地区。一种夸张的唯我独尊之感萌生。(尽管多位重要的知识分子在殖民事业中有经济利益。)

  西方中心论视角自十九世纪出现,一直延续至今,它不仅仅局限于西方思想家中间,在后殖民主义或反西方的作家身上也同样有所体现,他们往往过分高估西方在全球历史中的重要性,促成了执着于西方的人生观气候。

  当我们分析欧洲治下的亚洲历史时,这一点就显得尤为明显。西方中心论的历史或是强调西方的影响重要,为这些地区吹来民主之风(专断的西方中心主义),或是探讨西方如何造成亚洲社会永久的残缺(反专断的西方中心主义),但最重要的故事则被普遍忽略。达尔文写道:“在漫长的十九世纪里,真正关于亚洲的故事讲述的是其坚忍不拔,而不是如何遭受挫败。”59中国是最好的例子:尽管一个世纪里被局部占领,外国干预,遭遇衰败和混乱,但是中国的理念幸存了下来,今日的中国基本维持了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西方国家开始对其攻击时的疆域。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土耳其、伊朗、埃及和日本等国,它们在面对西方统治的时候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些国家中有些内部差异性很大,理论上可能分裂)。在我们的西方中心论历史上能够保持如此韧性的原因仍然无法理解或解释。

  西方中心主义在当今的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很多地区都普遍存在,欧洲历史在这些地区远比其他全球南方国家的历史更重要。正是因为这种全球格局才导致今天非常特别的状态,全球南方的国家互相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了解——即使互相有所了解,它们所掌握的知识也是来自西方:巴西人和南非人想要了解中国会买基辛格的《论中国》(On China),急切想要了解印度的非洲人会读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的《不顾众神》(In Spite of the Gods)等书籍。这些书难免都会包含西方中心论的观点,依据美国或欧洲的利益做分析,刻意将发展中国家的努力复杂化,表达自身对于中国的崛起等全球最紧迫问题的态度。比如,中国的崛起经常被放在两种对立的西方叙事环境中——中国将崛起,而且会寻求破坏并最终终结西方秩序;或中国的崛起不会是“历史的终结”。欧洲和美国对中国崛起基本都表现出恐惧情绪,西方分析家经常警告中国的崛起将使西方启蒙运动的太阳“黯淡无光”,中国的经济统治将抹去关于西方启蒙运动的记忆,阴霾将笼罩西方世界。其他地区最初的情感是否同样如此仍不清晰,但是像巴西、南非和俄罗斯等国尚需建立各自关于持续发展的叙事,尽管像金砖国家集团之类的倡议预示着它们未来将更深入地参与到国际事务中。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
----[美]扬尼斯·阿齐兹迪斯(Ioannis Akkizidis)曼努埃尔
  从加密货币到区块链,从PayPal到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创新正咄咄逼人地对传统银行体系发起挑战,颠覆似乎就在不远处。《金融科技和信用的未来》为我们整合两个领域、创建更稳定、更具快速响应力的新信贷世界提供了视角,绘制了蓝图。 两位作者根据他们在风险管理和金融科技创业领域的丰富经验,为我们展示了技术及信贷领域的创新,并从盈利分析和风险管理两个层面对银行的信贷模式进行了深入解析。 传统银行业融合金融创新者的新创意,创新者借用银行针对复杂组合进行财务分析和风险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及专业知识,并终塑造一个互惠互利的混合金融业,将成为未来银行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必经之路。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