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共生
(知识工作者的工作危在旦夕)
  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为知识工作者们思虑甚多,因为它的成员及其客户基本上都是知识工作者。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发布了一份关于那些具有破坏力的技术的报告,这些技术将会在未来 10 年中,最大程度地“改变生活、商业以及全球经济”,而这份报告中的内容就提及了知识工作的自动化。在研究了 7类知识工作者(专业人士、经理人、工程师、科学家、教师、分析师以及行政人员)所从事的典型工作后,麦肯锡预测,到 2025 年将会实现这种剧变。最终结果就是:“我们估计,知识工作自动化的工具和系统能够完成相当于 1.1 亿~ 1.4 亿全职员工(FTEs)的工作量。”

  既然我们还将继续在很多场合使用“知识工作者”这个术语,那我们就应该先停下来定义一下这些人到底是谁。在达文波特 2005 年的著作《思考为生》(Thinking fora Living)中,他把这些人描述成“主要从事知识和信息处理工作”的工作者。根据这一定义,这些人代表了发达经济体中 25% ~ 50% 的劳动者,当然,准确数字依据具体国家、具体规定以及具体所使用的统计数据而定。而且就像达文波特当时在书中所说的那样,他们是“经济进步的开拓者”。 他解释说,在大公司里,知识工作者就是那些激发创新和进步的人。他们开发新的产品和服务项目、制订营销计划、制定策略。知识工作者并不是只在办公室里工作,他们包括所有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具有高级认证技能的人,这些人所从事的都是需要专门知识或特殊训练的职业,如医生、律师、科学家、教授、会计等。 这些人也包括飞行员和船长、私人侦探和赌徒,即任何为了工作必须努力学习且凭借智慧才能胜出的人。而未来,所有这些工作都会有一些重要部分可以交由自动化系统来完成。

  界定这部分工作的边界还很模糊。比如,其中是否包含伦敦的出租车司机?他们是出了名的必须拥有“某些知识”才能获得从业执照的群体。那么翻译员呢?档案管理员或导游呢?我们可以先为这些问题划上问号,本书后文会给出答案。 边界具体应该划在哪里并不重要,因为当我们考虑具体哪个工作受到威胁时,其实以上工作全部在列。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汇率的博弈:人民币与大国崛起
----管涛 等
  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经济总量增长很快,人民币汇率的溢出效应有所增强,但金融市场还不够发达,体制机制仍需完善。在发展加转型的体制机制下选择适当的汇率制度安排和汇率政策操作,对于中国尤其重要。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改革步入深水区。我们将如何完成汇改未竟的任务? 本书基于中国正处于大国崛起这一宏观背景的分析,从大国汇率选择的理论与国际经验出发,对人民币汇率安排进行历史回顾与总结,在此基础上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现状与改革方案进行比较,*后提出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配套政策。本书重点突出了大国经济角度的汇率选择,强调汇率选择没有*解,而只有目标确定后手段、工具与目标的匹配。本书同时强调,汇率改革的核心更在汇率之外,要加强配套措施、协调推进。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