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的博弈:人民币与大国崛起
后 记
  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

  2017年 10月胜利闭幕的中共十九大做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要判断,并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其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第一,汇率市场化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应有之意。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其要义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汇率作为一种基础的要素价格信号,在外汇资源配置中作用至关重要。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的历史,就是一部从官定汇率走向市场决定,从固定汇率走向有管理浮动、汇率弹性不断增加的历史。

  第二,汇率市场化是创新完善金融调控机制的制度基础。改善宏观调控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是一个大型开放经济体,宏观调控应以国内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增加就业优先,对外平衡(即外汇储备的增减)应该服从和服务于对内经济平衡目标。随着金融全球化、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虽然任何汇率制度都难以确保一国货币政策完全的独立性,但在给定条件下,增加汇率灵活性仍能够给本国货币政策提供更大的空间。

  第三,汇率市场化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体制保障。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社会事业取得伟大成功的一条重要经验。未来,我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我国将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双向对外开放,并逐渐从贸易开放走向金融开放的深水区。从国内外经验看,金融开放与汇率僵化是最危险的政策组合,容易招致货币攻击,无论大国还是小国都概莫能外。因此,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更是把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列为我国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头等大事,并指出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

  第四,汇率市场化是解决我国外汇领域主要矛盾的重要出路。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在外汇领域的表现是,境内机构和个人日益增长的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企业全球化经营布局、居民增加财产性收入的需求与对外金融开放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总体上,我国对外金融开放依然维持着“宽进严出”的旧格局。其要害之一是汇率灵活性不足制约了对外金融开放的步伐,导致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经常陷入时而“防流入”、时而“控流出”的政策反复,使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国际化均呈现波浪式前进的态势。

  “8.11”汇改优化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使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又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经历了一年多时间的资本集中流出、外汇储备下降、汇率单边下跌后, 2017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止跌企稳,基本收回 2016年全年的跌幅,大大增强了汇率政策的公信力,扭转了市场恐慌情绪,遏制了资本外流势头。实践再次证明,当前形势下,人民币汇率实现双向波动是既有可能也有效果的。我国同时顺利达成了保汇率和保储备的目标,跨境资本流出冲击风险得到了有效抑制。随着国内外汇形势明显好转,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也趋于放松。不久前,为体现外汇政策中性,有关部门将远期购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降至零,并取消了境外机构境内人民币账户的存款准备金要求。

  最近,市场又对当前是否应该抓住外汇供求关系改善的有利时机,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展开了热烈讨论。理论上讲,形势好的时候改革风险相对较小,形势差的时候改革风险相对较大。但过去二十多年来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既有 1994年经济过热、贬值压力下的成功逆袭,又有 2005年和 2014年资本回流、升值压力下的顺势而为,还有 2012年欧美主权债务危机冲击下的借力打力。可见,世上并没有所谓改革的最好时机。关键是要认清,改革就是改变,改变就意味着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是风险。改革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情,要做好情景分析、压力测试,拟定应急预案,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结果。尤其 2017年人民币汇率止跌回升,外部来讲是美元走弱,内部来讲是经济企稳、监管给力,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然而,评价一个制运行是否成

  功和完善,不是看它顺风顺水,而是要经历极端市场情形的检验。对此,各方都必须未雨绸缪、防患未然。

  当然,不论是否立即着手推进汇改,都不影响我们现在开始规划和设计下一步的改革。一方面,要正确认识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具体内涵。从外汇角度讲,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除了大家一般关注的改进汇率调控,优化中间价报价机制,扩大汇率波幅,增加汇率弹性外,还应该包括发展外汇市场、放松外汇管制的内容。后二者是支撑汇率市场化重要的微观基础。目前的中间价报价机制,实际只是一个市场教育和培育的过程,因为汇改的最终目标并不是央行替市场选择具体的汇率水平。只有不断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减少外汇管制,通过增加不同风险偏好的外汇交易主体、放松交易的实需限制、丰富外汇交易产品等,才能够真正释放市场活力,确立市场机构在外汇交易、价格发现中的主体地位。

  另一方面,改革要注意协调配套和整体推进。比如,加快货币政策转型,更好充分享受汇率浮动带来的好处;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包括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维护货币政策独立性和降低国内金融系统性风险;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经济方式转变、加快经济转型和升级、强化财政预算硬约束、加强国际协调等方面入手,为汇率改革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等等。落实上述汇改的前提条件或者配套措施,可以提高汇率制度成功转型的概率,降低改革的风险,同时很多工作即使没有汇率改革也是要做的,早做早受益。

  谨以此为本书之后记。

  管涛

  2017年 11月 12日
正在读取...
连载精彩推荐
汇率的博弈:人民币与大国崛起
----管涛 等
  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经济总量增长很快,人民币汇率的溢出效应有所增强,但金融市场还不够发达,体制机制仍需完善。在发展加转型的体制机制下选择适当的汇率制度安排和汇率政策操作,对于中国尤其重要。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改革步入深水区。我们将如何完成汇改未竟的任务? 本书基于中国正处于大国崛起这一宏观背景的分析,从大国汇率选择的理论与国际经验出发,对人民币汇率安排进行历史回顾与总结,在此基础上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现状与改革方案进行比较,*后提出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配套政策。本书重点突出了大国经济角度的汇率选择,强调汇率选择没有*解,而只有目标确定后手段、工具与目标的匹配。本书同时强调,汇率改革的核心更在汇率之外,要加强配套措施、协调推进。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