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经典战例之中国恒大
(三、恒大足球(上):强势抄底,放出卫星)
  (一) 在反腐扫黑中抄底足球

  2010年3月2日,上市三个多月的恒大集团宣布以一亿元买断广州足球俱乐部全部股权,宣告继女排之后,恒大正式进入足球领域。事后看,许家印这次抄了个“大底”,不过当时却引起了资本市场的非议,不理解恒大为何要趟足球这趟浑水。

  1994年,中国足球开启职业化改革,球市随之火爆了好几年,随着2002年中国男足首次打入世界杯而达到阶段性高峰。但是,职业化改革后,中国足球假球、赌球、黑哨等丑恶现象也陆续出现并呈泛滥之势,中国足协却没有能力制止。由于对足坛现状伤心不满,有想法却无人采纳,甲A联赛四冠王大连万达老板王健林于1998年9月28日宣布退出中国足球,意在给中国足球做个警示。2002年世界杯之后,病入膏肓的中国足球一步步跌入低谷,联赛丑闻不断、青训人才断档、国家队成绩惨不忍睹,伤透心的球迷们也纷纷远离中国足球,转而关注英超、西甲。

  转机发生在2009年10月,在中央有关领导的指示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动了中国足坛反腐扫黑行动,大规模地追查赌球、行贿、操纵比赛等违法犯罪行为。与以往体育界、足球界自发开展的不了了之的调查不同,这次行动的主体是公安机关,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球协会只是配合行动。2010年2月21日,因被公安部扫赌专案组查明涉及假球案,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两家足球俱乐部被罚降级至中甲联赛,青岛海利丰俱乐部则被直接取消联赛注册资格。后来,多名参与腐败和假球的足协官员、裁判员陆续被绳之以法。足坛反腐扫黑行动如寒冬里的一把火,重新点燃中国球迷、投资人和相关从业者心中的希望。

  在这次行动中,局外人恒大和许家印意外地成为受益者。在2008年奥运会后,许家印嗅到了中国体育市场的机会,决定投资社会影响力最大的三大球项目。但当时广州足球俱乐部由广药集团控股,广东宏远男篮正如日中天,留给恒大的选择只有排球。于是,2009年4月,恒大成立了女排俱乐部,随后聘请了郎平做主教练。这次成功的商业运作坚定了许家印体育营销的信念。2010年初,因广州足球俱乐部被罚降级,原控股方决定退出足球,广州足球进入了政府托管模式。许家印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天赐良机,恒大很快就开始和广州市体育局洽谈接手事宜。由于中国足球处于低谷中,并无其他企业愿意竞争这个烫手山芋,而恒大此前投资女排已有成功合作,广州市体育局点头同意恒大入主足球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正应了那句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在签约发布会上,许家印说道:“投资足球,我其实已经想了很多年了,现在只不过算是得偿所愿。 恒大起源于广州,发展于广州,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得到广州人民的大力支持,有了社会的支持才有恒大,在广州足球遇到困难的时候,恒大也应该承担责任和义务,支持广州足球队的发展。至于回报,其实我还没有考虑,我只是希望广州足球早日冲出国门走向亚洲和世界,当然我对于广州足球的发展充满信心,对于中国足球的未来也是充满信心的。”关于目标,许家印表态:“既然我们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一定会把广州足球做大做强! 恒大一贯的作风,就是要么不做,要么做好。我们会不惜代价,争取让广州足球重回巅峰,不敢说走向世界,但要争取走出国门。”

  (二) 火线换帅

  虽然恒大100%买断了广州足球俱乐部的股权,但广州足协方面担心恒大会像之前入主的企业一样成为过客,最后把烂摊子留给自己,所以在转让协议里签了四条“君子协定”:第一,恒大必须马上拨款给俱乐部运作;第二,俱乐部第一年由广州足协管理;第三,恒大所有关于球队的决议都必须汇报;第四,所有事情都必须集体决议才能通过。

  不过,恒大与广州足协之间的合作在初期很不愉快。3月2日签约,3月3日晚6点,恒大集团的人突然上门造访俱乐部,要求“查账”,遭到俱乐部原工作人员的断然拒绝。俱乐部人员称6点要下班了;恒大人员称恒大已收购俱乐部,对方已属恒大员工,恒大员工通宵工作很正常;俱乐部人员反驳自己并不是恒大员工。最终查账未果,但这件事情体现出双方行事风格差异巨大。

  3月14日,广州足协和恒大之间的四条“君子协定”被曝光。3月15日,广州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转让给广州恒大地产足球俱乐部的公示期结束,无人提出异议,意味着转让完成。

  随后,在俱乐部换帅问题上,恒大与广州足协出现严重意见分歧,恒大方面坚决要求更换教练组,广州足协则坚决反对。最后在广州体育局某位领导的支持下,3月18日,换帅方案才被通过。

  由于离中甲首场比赛开赛只剩半个月时间,恒大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很难找到世界级名帅,于是想到了非常熟悉中国、当时正赋闲在家的韩国“铁帅”李章洙。从1998年起,李章洙先后执教重庆、青岛中能、北京国安,有极为丰富的中国执教经验。3月19至22日,新任命的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私下不断地和李章洙诚意沟通,李章洙不太愿意屈就中国次级联赛球队主教练,但答应到广州看一下。

  3月23日,李章洙与刘永灼谈了很长时间,仍然有疑虑,并没有答应下来。这时,广州足协却不知李章洙已经抵达广州。3月24日晚,许家印在恒大酒店和李章洙密谈了将近三个小时,后者终于被说服同意执教广州队。3月25日,恒大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聘任李章洙为球队主教练。直到新闻发布会前一个半小时,还在带队备战首场比赛的原中方主教练才得知自己被解职。同意恒大换帅的广州足协和广州市体育局万万没想到恒大动作这么快,对新帅人选也毫不知情,而恒大的做法显然没把四条“君子协定”当回事。

  恒大的闪电换帅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引起了极大的新闻轰动效应,但也在情感上对原教练组以及广州足协造成了伤害。3月28日晚,在恒大集团和广州市体育局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许家印当众诚恳道歉:“(教练)调整方式还存在很多不妥,让市体育局、市领导和广州球迷感到很突然,在此我深表歉意,希望大家谅解,也希望大家理解恒大。这事让体育局和足协受了委屈,伤害了原教练班子、广州球迷的感情,我在这里诚恳致歉。教练的安排,责任全在我身上。”随后,原主教练被高薪聘请为梯队青训主教练。

  不过,许家印并没有知“错”就改,2012年和2015年广州恒大又上演了两次这样的闪电换帅,一次是世界名帅“银狐”里皮取代李章洙,另一次是另一位世界名帅斯科拉里取代卡纳瓦罗,每一次都取得了轰动效应,每一次许家印都要对被换下的主帅表达歉意。

  (三) 五年内要夺亚洲冠军?

  就在韩国铁帅李章洙执教广州恒大俱乐部的前后几天,四支代表中超联赛出战亚冠(亚洲俱乐部冠军联赛)的球队,在与四支韩国K联赛球队背靠背两回合八场正面交锋中,竟然八战全败,甚至没能取得一场平局,续写了中国球队对韩比赛的屈辱史。

  然而一个月后,2010年4月26日,一支在中甲联赛中暂时排名第七的球队的投资人却公开提出:要用一年时间晋级中超联赛,两年时间获得亚冠联赛参赛资格,三年时间夺取中超联赛冠军,五年时间力争亚冠联赛冠军!这位投资人就是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发言场合是在有女排球俱乐部的姑娘们和足球俱乐部的小伙子们参加的小型联欢会上。

  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当然,主要是嘲讽和讥笑的声音。绝大多数人乃至专业人士,都认定这只不过是瞎吹。一位退役不久的前国足中锋讽刺说:“五年内拿亚冠冠军?如果你没把它当句笑话,那你脑子一定进水了!”

  其实,在恒大进军足球的最初两年,整个足球界对异军突起的广州恒大并不服气,对许家印的主流印象就是一个没有底蕴的房地产暴发户,挥舞着钞票买买买的土豪。对于足球圈,恒大就像一个外来的野蛮人,将既有的利益格局打得粉碎,有传言说还曾遭到一些俱乐部的“联合抵制”。部分媒体和广东以外的球迷都在等着看恒大的笑话,看恒大这个“土豪”的钱能“烧”多久。

  (四) 铁腕管理

  中国足球的水很深,初来乍到、毫无经验的恒大,凭什么敢于制定“三年夺中超冠军,五年拿亚冠冠军”的目标?许家印的信心首先来自管理,他相信,将恒大集团的管理经验移植到俱乐部,能够帮助恒大足球迅速脱颖而出。

  说到俱乐部管理,首先是足球经理团队的选择。一般来说,新投资足球的老板都会寻求当地足协的帮助,聘请一位足球名宿做副总获取经验,打通人脉。人脉这东西在当时的中国足球圈太重要了,无论是想争冠还是要保级,关键时刻,人脉就能带来积分。但许家印说:“中国足球有什么成功经验?有经验为什么搞成这样?”于是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的全体管理和后勤人员,清一色都是恒大集团内部选派的毫无职业足球管理经验的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而领头的则是当年年仅29岁的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后来被公认为中国最好的足球经理。

  其次是坚定不移地树立主教练的管理权威。许家印从一开始就为俱乐部明确了“董事长领导下的主教练负责制”,重点是“主教练负责制”。恒大集团董事局只负责制定俱乐部的大政方针,在球队里面,主教练一个人说了算,而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带领的俱乐部管理和后勤团队主要负责按照主教练的要求引进内外援,以及按照欧洲一流俱乐部的标准做好方方面面的后勤保障。中国足球有一些不职业的陋习,比如俱乐部投资人经常进入更衣室,甚至在教练席上亲自干预指挥。广州恒大俱乐部则从一开始就规定:俱乐部官员不能进入更衣室。许家印的原话是:“绝对不能出现俱乐部官员走进球队更衣室的情况,否则即使是董事长刘永灼也会被撤职。”

  在具体管理制度上,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一上任就宣布了球队的“三五队规”—“五必须”“五不准”和“五开除”。“五必须”主要指尊重球迷、对手、裁判、媒体等。“五不准”除了涉及考勤纪律,还规定球员不准泄密、不准与俱乐部管理人员相互吃请送礼、不准拉帮结派互相攻击。“五开除”的第一条就是“不服从主教练安排者,开除”;第四条是“参与假球、赌球、消极比赛、违背职业道德者,开除”;此外,服用禁药、比赛期间抽烟喝酒、损害公司品牌形象者,也将被开除。上述管理制度无不针对中国足球普遍存在的顽疾,如球员和家长为了获得一线队资格主动或被迫贿赂教练,又如有球队主力球员拉帮结派,串通起来,故意连续输球,做掉“不听话”的主教练。有了制度就必须严格执行,后来队长郑智曾因比赛中不必要的犯规被罚款10万元,大牌外援孔卡曾因中途被换下场后对主教练不满而被罚款100万元并内部停赛9场。数年后,“三五队规”又陆续升级为“三六”队规、“三九”队规。

  假球、赌球一直是足球圈里的毒瘤,赌博集团为了利益往往收买球员打假球。广州恒大的应对措施是“高薪养廉”、重奖重罚。恒大球员的年薪、奖金在国内乃至整个亚洲都是首屈一指的。恒大还首创了在联赛中输球倒扣奖金的制度,这与恒大集团日常管理中重奖重罚的制度一脉相承。具体来说:中超联赛,赢一场球,全队奖励300万元,平一场不奖不罚,输一场则罚款300万元;全国球迷关注的亚冠联赛,赢一场奖励600万元,平一场奖励300万元,输一场不奖不罚,每多一个净胜球额外奖励300万元。每场比赛的奖金,教练组、后勤团队拿固定的比例,剩下由主教练负责分配给球员,主力、替补和未出场球员的奖金差距很大。球员努力踢球,保住主力位置,能得到很高的薪酬,如果表现失常,很可能长期失去主力位置甚至上场机会,一旦被发现参与假球还会被开除,身败名裂,得不偿失。恒大总是试图从制度上防止腐败、奖勤罚懒,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促进队内良性竞争。

  (五) 引入强援组建最强战队

  足球虽然是讲求整体实力的,但也有极大的偶然性,尤其是亚冠这种杯赛,没有全面高出竞争对手一大截的综合实力,想夺得冠军只能寄托在好运气上。对于一支球队来说,球员实力不行,管理再怎么先进也难以取得好成绩。恒大从一开始投资足球,就矢志成为亚洲第一强队,而且这不是远景规划,而是五年左右就要达成的目标。这决定了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除了要加强管理,还必须尽快引入高水平的球员和教练团队,组建起一支纸面实力高出所有亚洲竞争对手一筹的“银河舰队”。靠青训远水解不了近渴,必须挥舞钞票,买、买、买!

  早在2010年3月初,恒大接手广州足球没几天,刘永灼就抢在转会窗口关闭前,以600万元的“天价”,成功从经营困难的上海申花俱乐部引入24岁的当红国脚前锋郜林。这一当时的“天价”在几年后看来简直就是“白菜价”。年中,刘永灼又把在欧洲联赛效力多年的国家队队长郑智、国家队主力左后卫孙祥和“巴西猎豹”穆里奇招致麾下,据说仅穆里奇一人的年薪在当时便可以维持一支中甲球队一年的开支。能让国家队主力郑智、孙祥、郜林心甘情愿委身中甲,着实令所有人吃惊,打动他们的,一方面是“天价”薪酬,另一方面是俱乐部的长期规划。1980年出生的郑智加盟恒大时已是三十而立的“老将”,谁能想到,时至2019年初的亚洲杯,38岁的郑智仍然是国家队和广州恒大俱乐部不可替代的队长,堪称中国足坛常青树。

  2010年底,刘永灼又为广州恒大带回冯潇霆、张琳芃、姜宁、杨君四位国脚球员。其中,冯潇霆和张琳芃是国家队后卫线的绝对主力,前者已在竞争激烈的韩国K联赛中站稳脚跟,后者是中国足球名宿徐根宝老先生“十年磨一剑”培养出的得意弟子之一。2011年7月初,广州恒大正式宣布以1000万美元的转会费购入巴西甲级联赛MVP孔卡,孔卡迅速征服了广州天河体育场,被球迷誉为“天体之王”。

  团队和管理两手抓、两手都很硬的广州恒大,能否实现许家印“三年中超夺冠,五年问鼎亚洲”的宏伟蓝图呢?或者就如业内人士所讥讽的,变成一个笑话?全国球迷拭目以待。
连载精彩推荐
价值投资经典战例之中国恒大
----正合奇胜
  市场上关于价值投资理念的图书多如牛毛,而讲述大型实战案例的则凤毛麟角。读者即便理解了价值投资理念,在实战中往往也不知如何下手。本书以恒大集团在我国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国恒大(HK.3333)为实例,深入浅出地讲解价值投资理念和方法是如何具体运用并取得丰厚回报的。 全书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以第三人称口吻,中立地讲述恒大集团如何在资本市场的长期唱空、做空中发展壮大,创业22年就进入世界500强前200名,并取得全行业利润第一的;下篇则从第一人称的角度,详细介绍作者是如何发现以恒大为代表的龙头地产股这十年一遇的黄金机遇,并充分把握、实现财务自由的。 本书的读者对象主要是对股票价值投资感兴趣的投资者,同时也可作为高校企业管理及金融相关专业的教学案例。事实上,本书的上篇就是一个完整的案例,下篇可作为参考答案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