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之道
全球化及其弊端:四种文明的融合及冲突(2)

     

  我也没有忘记其他大国,比如土耳其、俄罗斯和巴西,这些国家对地球村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土耳其是个极其重要的国家,是唯一跨越西方和中东的国家。从某个方面来看,它属于西方;而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它又不具备西方的特征。俄罗斯幅员辽阔,它触及到四种古文明,同时还反过来对这四种文明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其对地球村完全发挥功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俄罗斯西部继承了欧洲的传统,而俄罗斯东部却带有亚洲的特征。巴西是拉丁美洲国土最大、人口最稠密的国家,其社会的主要层面显而易见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然而,在许多突出的方面,巴西又显现出发展中国家的面貌。当然,我并没有忘记其他许多国家(包括一些小国)和较小民族。不过在这本书里,我会重点论述推动四大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和东亚文明)发展的原动力。

     

  经过几百年的时间,这四种强大的文明在某些方面变得截然不同,而在其他方面却进行着相互融合。每一种文明已经完全形成反映人类特点的自己特定的形式,但每种形式又不可避免地沦为各种不同类型的极端主义的牺牲品。在这些文明内部及相互之间,极端主义不断发生冲突,但是这四种文明可以通过中庸之道进行融合。“9·11”事件及其后续事件就是这种冲突延续的产物——即在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之间长达1

  500年断断续续的战争——每一种强大的文明都能在其内部也能在相互之间进行合作。写作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说明它们应如何进行合作。    

  在我们开始密切关注这每一种文明之前,我要先澄清一件事:每个人,抑或每个国家,以其独特的方式发展的话,即使可能会变得非常伟大,也可能会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我的目的不是要对此进行赞扬、谴责或批判。相反,我的目的是描述每种文明的特征,阐述体现其“操作系统”的基本原则,解释这些原则在每种文明内部以及相互之间是如何进行融合和引发冲突的,并在此基础上运用中庸之道来调和某些极端,而这些极端会导致最具破坏力的冲突发生。

     

  让我们首先来关注每个文明背后具有定义作用的一个简化的但具有代表性的图表——它们的“文化DNA”。我把这称为“标志”,因为它以图表的形式表达了每种文明的核心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你可以在图1.1中看到整个标志。

      图1.1四大文明的标志,约公元前5 000年~公元1 900年    

  西方文明我们先来看看西方。西方的众多国家是地球村的各个群落,我的大部分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这里也是我最熟悉的地区。无论你是用什么语言来看这本书,你都会知道我是用我自己的母语英语,即西方文明以及地球上最主要的语言来写作的。然而英语是从印欧语系发展而来的,而印欧语系又起源于古印度文明。印欧语系反映了古代民族之间的相互联系,而这些民族几千年来由于地理的、文化的和政治的原因而分散开来,但现在全球化又促使它们重新进行多层次的相互联系。

      西方文明自身以文化的“两个螺旋状的分支”为特征。其中一个分支是希腊哲学;而另一个分支是犹太-基督教(JudeoChristian

  religion)。这两个分支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西方文明独特的内涵。罗马帝国、西班牙帝国、法兰西帝国、荷兰帝国、葡萄牙帝国、奥匈帝国、大英帝国和美帝国都曾是西方文明主要的领导者,它们的鼎盛及没落依旧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回响——其中每一个帝国都曾经孕育了文化的两条分支:希腊哲学和犹太-基督教。

     

  希腊哲学这条分支包含经过苏格拉底(Socrates)、柏拉图(Plato)和亚里士多德传承下来的西方哲学。雅典(Athens)是古老的西方城邦,它民主、进步,但内部出现了分裂;它有着资本主义的萌芽,但容易出现腐败;它不合常规,而且易受政治不稳定的影响。对苏格拉底的死,它难辞其究,但同时它又允许它忠诚的学生柏拉图建立学院,这是全世界大学的典范。柏拉图最出色的学生是亚里士多德,他发展了逻辑学、科学、修辞学、诗学、道德规范和政治学,在西方成为知名的哲学家,一直到17世纪才受到来自于近现代的挑战。为了恰当地看待亚里士多德,我们不妨考虑一下,任何人抑或任何事物“第一”的地位能保持多久?20世纪60年代红极一时的普洛考·哈勒姆

  (Procol Harum) 乐队的《苍白的浅影》(A Whiter Shade of

  Pale)在法国保持第一的地位也不过2年时间(也许他们正在尝试理解抒情诗)。皮特·桑普拉斯(Pete

  Sampras),一位最杰出的网球选手,保持第一的头衔长达6年,这在男子职业网球生涯中算是非凡的成就了。在国际象棋竞赛中,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长达15年,这算得上是杰出的壮举了。政治领袖能在位多久?在美国,法律规定8年就是最高界限了。在其他民主国家,政治领袖在位时间会长一些,在一些独裁、专制的国家,时间会更长。但是,最多也只有几十年而已。因此,想象一下亚里士多德极高的影响力吧,在西方他被尊称为“哲学家”长达2

  000年之久,那是因为他在希腊哲学领域中的天赋和影响力,是因为他增强并促进了希腊哲学和犹太-基督教之间的相互影响。

连载精彩推荐
暗知识:机器认知如何颠覆商业和社会
----王维嘉
  一直以来人类的知识可以分为两类:“明知识”和“默知识”(Tacit Knowldge,又称默会知识)。明知识就是那些可以用文字或公式清晰描述和表达出来的知识。默知识则是个人在感觉上能把握但无法清晰描述和表达的知识,也即我们常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类知识。人类发明文字以来,积累的知识主要是明知识,因为只有明知识才可以记录和传播。直到大约 70 年前,人类才意识到默知识的存在。今天,人工智能,特别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流派——神经网络,突然发现了海量的、人类既无法感受又无法描述和表达的“暗知识”——隐藏在海量数据中的相关性,或者万事万物间的隐蔽关系。这些暗知识可以让我们突然掌握不可思议的“魔力”,能够做很多过去无法想象的事情。本书就是要清楚阐述机器学习发掘出了什么样的暗知识,为什么机器能够发现这些暗知识,以及这些暗知识对我们每个人会有什么影响
读书会友
合作联系
  • 合作联系:蒋伟
  • 电话:010-85760688-819
  • QQ:1713194385
  • Email:pr@chinaval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