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一种信仰

访雷珂国际董事长 王雨豪

编者按: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认为,人类发展的历史将经历三种不同的文化:前喻文化是后代人必须向前代人学习;并喻文化是两代人必须相互学习;而后喻文化是老一代需要向年轻一代学习。在当今网络媒体冲击传统企业发展格局,形成全球商业环境,已率先从前喻文化发展为并喻文化,甚至后喻文化阶段。新一代的年轻才俊,在商业战场上缔造了前辈创业者门难以超越的商业传奇,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推动着人类生存的“赛伯空间”。他们乐于创业、敢于创造、善于创新,这正是是知识经济时代的最强音。

价值中国:您在2003年创办雷珂国际之前,有着丰富的求学经历和工作经验,您的这些经历和经验对您之后的创业起到了这样的帮助?您创建雷珂的最初构想源于什么?发展的每个步骤是否都如您曾经构想的一样顺利?
 
王雨豪:创业于我而言,不等同于别墅、名车、不等同于纳斯达克上市,甚至连董事长都不等同。创业对于我,是一种生活状态,一种我喜欢,欣赏,享受的生活状态,就今日而言,这种状态可以持续到生命的终结。之前的求学,工作都是在做准备,准备的越充分,创业也就会越顺利。磨刀不误砍柴工,是我愿意送给所有创业者的一句话。
 
雷珂的创建是源于“创建一个源源不断创新力的组织的梦想”,是一种简单的人生理解,可以如此形容“ 几时归去,做个闲人,一壶酒,一张琴,一溪云;此刻且战,夺宝奇兵,百般辛,千种谋,万分喜”,后来置身创业,我们发现这个事儿远比这种情怀复杂的多,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顺利不顺利它不都是个过程,你若觉得过程本身就是开心的事,哪还有什么坚持不了?
 
价值中国:您觉得雷珂在刚刚成立初期的创业环境与上一代企业家所处的创业环境相比,发生了什么变化?企业如何发展,才能不会偏离最初的梦想?
 
王雨豪:每一个人的创业环境都不一样,那怕身处同一个时代的创业者。所以我无法对所谓不同时代的创业环境作出总结。有一次别人问我,怎么看那些官二代,官三代经商并取得的巨大成功,我这样戏言:你的爷爷还在修理地球的时候,人家的爷爷已经提着脑袋混世界了,所以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
 
企业的本质不是为了梦想,企业是因为满足消费者需求而存在,坚持消费者价值而伟大。所以围绕着消费者需求和价值去变化,去创造,这才是王道。偏不偏离梦想,这个不重要。
 
价值中国:每个成功的企业家背后都有无法复制的辛酸的创业经历,又是什么力量的支撑让您拥有目前这样的辉煌成就?
 
王雨豪:创业是个有时需要典当灵魂的事儿,有些人幸运,创业成功了,我们说:他们最终成功赎回了灵魂。典当灵魂,你知道那滋味,很难过,可以这样讲,别人经历的那些困难,挫折,甚至屈辱,我们也都经历过,甚至有些今日还在经历。是什么让我们坚持下去?简单的一句话吧:就是把没有选择当成唯一的选择。因为创业对于我来讲,是一种信仰,一种延展生命创造力的信仰。
 
       价值中国:那么雷珂国际的特质与您的个人风格或信仰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王雨豪:无论是企业家,还是管理者,仰或创业者,他的性格对所在企业的风格的影响必然存在,不是有句俗语“一千个人演哈姆雷特就有一千个哈默雷特吗?”雷珂的特质,我们总结了一下,大约是十六个字:“擅于等待,勇于攀登,任侠恣狂,埋首做事”,它是我个人风格的升级和进化,我们希望我们的组织可以做的更好,更到位。
 
价值中国:我们看到,有些人很聪明,人缘也很好,也很想做一番事业,但最终一事无成;也有一些人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很快就被自己的错误所淹没。这是什么原因呢?

王雨豪:这个问题,说的大一点:就是你我都需要相信一个理论,成功一事既有必然性(跟才能,资源,创造力,梦想有关),也有偶然性(跟机遇,概率有关),我曾经这样语出不敬对一个创业者:你是不是宝马不重要,关键是能不能先奔驰起来?既然如此,纠结于生不逢时等情结,那又何必?关于信仰和成功,他们是两件事,干嘛非扯到一起?
 
价值中国:没有信仰,一切价值观都将无所依托。您觉得中国企业家是否缺失一种信仰?您觉得这种信仰是什么?在势不可逆的商业时代,您觉得中国企业家信仰的根基是什么?
 
王雨豪:没有信仰,一切价值观都将无所依托。这句话我同意。中国企业家界也肯定是信仰不足的,这种信仰我理解就是“不作恶”。中国企业信仰的根基应该是执政党创造出了一种能给大多数人公平成为少数人机会的规范社会。如果执政党现在还没有做到,那我们等,我们有的是耐心。现在奢求企业家整个群体有着完美的统一的信仰,这有点像希望所有的好厨子都是大律师,有点扯淡。
 
价值中国: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事业可能比人的寿命长久。新生代企业家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来经营企业?
 
王雨豪:新生代企业家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来经营企业?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的价值观是相信企业如同万物,有其自然生长规律,不越界,不吓唬人,不玩概念,坚持消费者价值。我坚信,如果这些我都做到了,这个世界就多了一个好企业家,否则,就多了一个坏企业家。
 
价值中国:目前雷珂的发展也比较快,目前集团下面这几家公司业务范围跨度还是比较大的,有照明、商务旅游、生物、互联网、文化礼品等,在雷珂集团里您投入精力最多的是哪家公司?
 
王雨豪:投入最多精力的是将自己的核心能力不断复制,深化,具体结合到每个公司的发展当中,不求面面俱到,啥都管,我也没这个能力。从企业的发展空间上看,我比较看好雷珂生物和即略网络,一个是庞大的市场需求,一个是无限发展空间。
 
价值中国:请您谈谈雷珂所处行业的最新动态或者发展战略。

王雨豪:“创新工场”是一种好的模式,但不能生搬硬套李开复的路,因为资源和能力和他都不同。并且在李开复创新工场的运营经验上得出一个总结:做好天使投资,一定不能忽略创业者的“野心”所产生的力量,这个要审慎对待并全力维护。多啰嗦一句:相信资本的力量,但不相信资本的力量是万能的。
 
价值中国:最后,想请您能对80后的正在创业路上艰难行走的“准企业家”分享一下您成功的经验。
 
王雨豪:长话可以短说:趋势,明道,优术。做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事,选择正确的创业方向,坚持锤炼企业核心竞争力。做到这点,遑论八零后,九零后,皆可成功。
 

  「记者:王华北 孔维维」
   2011/6/13

 


人物介绍

王雨豪,上海市外来务工人员,雷珂投资董事长。自大学开始,曾经承包过录像厅、办过气功班、做 过广告公司销售、搞过人才中介。 1995年至2003年间比较靠谱的干过几家外国公司。目前,王雨豪和他的创业伙伴们建立数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在上海浦东星罗棋布,顽强生长。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要弄成一个“具有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的平台”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