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企告别蛮荒的“正道奇谋”

访加拿大瑞普公司董事 洪峥

  企业融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对于民企来说。《大国民企正道》这本书就这方面谈到的要害有两点,第一点是说到一个“路线图”的问题。这个路线图包括企业如何往前走的路线图,以及企业融资如何配合企业发展的路线图。关键一点是,企业必须在企业还有钱的时候进行融资,而不是没钱的时候再去考虑。

  价值中国:洪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价值中国的采访。先请您为我们介绍下您去年写就的大作《大国民企正道》,您在本书中,预备向读者介绍什么,应该如何理解“正道”?

  洪峥:
这本书的名字叫《大国民企正道》,大国就是指中国,中国是个学习型大国,改革开放30年,不断向发达国家学习,已经发展到今天,做得很好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那这个就是大国的解释。

  正道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是道路的道,指民营企业发展的过程是什么,走过一个什么样的道路。我发现很多企业家做事很盲目,就像改革开放初期,摸着石头过河,走一站算一站,经常是东找个机会,西找个门路,其实做来做去,做得很不顺利;应该是“谋在先行在后”,应该有一个起码的谋划。

  第二个意思更重要,道是指客观规律。就是说民营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什么?我们常说的“由术及道”,那什么是术什么是道?道,在这里就是指,民营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很少有人去想这个问题,就是急功近利的,急慌慌的赶紧挣钱。那么,这里说的客观规律,第一个是,中国有强势的政府,这个是民企应该考虑的;第二个是,中国又在走市场经济道路,这方面给民企的空间是多少,怎么去利用;还有一个是,这本书的一半在谈的是资本市场,民企一定要利用资本市场,这是它的重要出路。这就是正道的意思。

  价值中国: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市场经济背景下,中国企业包括国企应该走什么“正道”?

  洪峥:
首先,国企和民企或外企等都是在变化中的,现在国企不是过去的国企了,许多国企和民企通过股权置换或者其他方式,已经发展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状。例如牛根生的蒙牛,蒙牛乳业出了一些问题,为了规避风险,牛根生就让中粮来入股,虽然蒙牛还是在老牛的控制下,但是这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同样的,从另一方面来讲,国企也入资了很多民企。

  第二,现在我们对国企,尤其是央企,议论很多,因为这些“巨无霸”们占据了国家主要资源,政府倾向性地扶持他们,导致民企客观上受到了挤压,在夹缝中求生存。这些都是事实。但是,我要说的是,国企也不从来就是今天这个样子。在若干年前,国企名声还是很坏的,那时候我推荐我的学生进国企,我的学生认为国企还不如民企呢。其实这些变化,不都是由政府政策造成的吗?那政府要是哪天又一个红头文件下来,情况可能又会发生变化了。

  实际上,现在很多青年人都想当公务员,进国企,去央企,但是这个情况还是会变化的。一个原因是,国企仍然效率不高,那么多资源给国企,政府政策银行方方面面都支持国企,但是国企还是效率不高,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我还想说的一点是,可能大家听了都会意外,叫做“唇忘齿寒”,我认为国企应该心胸更宽广、眼界更开阔一些,主动去帮助和扶持民企,因为国企和民企的关系就是唇齿关系。假设走到极端,国企把民企都打压死了,那全中国都是国企,那就会回到过去,回到改革开放之前。如果那个时候有出路,何必改革开放呢?现在就是因为既有国企,又有民企,所以国企才能打压民企,挤占资源。那如果没了民企,大家都是国企,最终的结果只会是银行坏账。就会走回头路了,政府也不好解决这个问题。总之,“国进民退”没有出路!并且,中国的产业活力,经济结构转型,青年人创新创业的精神培养等都主要是靠这些民营企业平台。

  价值中国:您曾参与美国秦通公司创办,现在国内从事投融资以及商学院教育的工作,在您看来,中美的创业土壤有哪些不同?

  洪峥:
这个创业土壤的区别的确很大。新兴的发达国家,诸如美国、加拿大,历史很短,他们的创新、科技以及金融方面,势头都很足;我在那里二十多年,他们那种创新创业精神,都看得很清楚,然后他们的资本市场扶持青年人创业,鼓励人冒险,所以就有在硅谷拿一张创业计划书就能拿到融资。比如李彦宏,他在创业百度之初,就是在硅谷拿了投资回来做的,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不光中国,在整个亚洲都不可能。东方人,日本韩国东南亚加上中国以及台湾地区,这些地区风投都是比较保守的,民企没有做到一定规模,是不会拿到投资的。但美国硅谷精神是鼓励人冒险的,这是一个极大的区别。

  像我之前说过的,中国是一个学习型的大国,它一直在学习这些新东西。中国政府其实也希望鼓励青年人创业。可以说全世界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所有政府就没有不鼓励创业的,因为创业对于政府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企业创业可以创造就业岗位,可以给国家带来税收,而创业的风险又不用政府来帮创业企业承担,所以说所有的国家都支持创业。

  那说到这创业环境呢,中国的创业环境是怎样的呢?中国的创业机会相对地比较多,因为中国现在的确是在发展阶段,经济上升期,但中国创业的路看来是更坎坷。在加拿大美国这些国家,一个小的高科技企业可以很快地上创业板进入资本市场。而在中国呢,必须是相当有规模的企业才能上创业板进行融资。就像我前面说到的,不光中国,整个亚洲,像日本韩国东南亚这些地方都是这样的情况。

  价值中国:那您觉得中国的民企成长路径与美国企业差异在什么地方?

  洪峥:
说起来,青年人创业,在美国加拿大或者在中国,其实都会得到政府的帮助,只不过美国加拿大这些新兴发达国家对于创业企业的帮助机制更加成熟,他们的政府是扶持性和服务性的政府,政府帮助企业是政府的责任,包括资讯信息以及资本市场等等方面。

  在中国,创业的政策性显得很强,政策又是在变化的。这次胡锦涛主席讲话就大篇幅说到青年创业、海归创业,寄希望于青年。这是九十年大庆报告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希望青年人打破现在体制僵化局面。我感觉非常好。所以呢,现在青年人创业会碰上各种情况,像这个时候政府很支持,那个时候又忽略了;又或者这个地方政府特别支持,那个地方政府就没把青年人创业当一回事儿。中国这种被政府左右被政策左右的情况还有很多。所以青年人创业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径,怎样利用政策,怎样规避这种风险就显得很重要了。

  价值中国:基于中国经济转型的特色道路以及全球产业的周期性,中国的产业变迁会非常具有独特性,您认为中国的产业结构将要走向何方?企业应该怎样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洪峥: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很大。就像这本书,大国民企正道,它谈到中国产业结构调整,主要有两点,第一点就是看看国家在往哪个方向调整了。如果国家往某个产业调整,哪怕那个产业我们原来并不太看好,但是国家扶持它,那它也可能形成一种机会。比如,从2009年国家十大产业规划里面来看,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像我最近参加的诸如中国高铁建设高峰论坛,中国物流国际高峰论坛,组委会全国万里行等等。物流这个行业本来是薄利,它仅仅只是靠提供服务,运输方面的成本控制等等方法争取市场,才有人愿意使用,投融资这些方面就不太好进行,因为它是薄利的。但是另一方面,它是国家扶持的新产业之一,物流业的机会就来了。只要关注国家产业调整,就可以发现一些产业机会。

  第二点就要从市场上来看,国内国际化,民企自己的发展规律,这些方面来看市场走向。比如说,中国一再地发生食品安全问题,虽然全球也发生不少食品安全问题,但是中国情况尤其让人忧虑。食品安全问题的背后涉及的是企业的素质,企业家的素质。在加拿大吃东西就比在中国吃东西感觉放心,这就是老百姓的感觉。因为加拿大食品安全方面做得比较好,诚信法制健全,其实,这也就创造了商机。像现在IBM正在做的信息系统就是解决这方面的问题的,什么都跟手机联系起来。用了这个信息系统之后,对食品流通进行追踪,消费者购买的牛肉和鸡都有其唯一对应编码,可以查看到食品流通历史,什么都记录在册。那现在大家都在关心这个食品安全问题,由IBM来推出这个信息系统,就可能赚到第一桶金。

  还有一个我关注的产业方面,就是安全安防问题。这里我看商机极大。像日本大地震,中国的汶川地震,这样大规模的自然灾害,每次一出现,做安全安防相关的商家就赚不少。而且中国现在城市建设最大的特点,就是到处都高楼林立,这让人看着就会觉得极其忧虑。与中国不同的是,加拿大美国等国家房子是平的,而且还是木建筑居多,就是发生地震,楼塌了也造不成什么大的人身危害。只是怕火灾,一烧烧一片,但他们已经有一套非常成熟的安全安防体系,一般也不会形成大的灾害。中国不同,中国这些大楼没有安全保障,像之前起火的上海大楼,出了问题造成的危害就很大。这里说起来,就是一个很好很大的机遇,可以持续下去的机遇。

  价值中国:那么在中国经济格局主要以国企主导的环境下,如何从投融资的角度判断这些产业的市场是否成熟?

  洪峥:
以统计数据为判断依据。国家调整政策是一定要以统计数据为基础的,所以拿统计数据说话。发改委、统计局以及体改研究会等等,都有很多数据统计。还有从市场就能感觉出来。比如说,现在的热词“团购”“秒杀”,非常明显这个市场已经出现了。而这在过去十年前,是没有的。那个时候做互联网都没有什么盈利模式出来。十年以后的现在,这个市场就已经出来了。现在的青年人都很愿意通过网络来做一些事情,创业就业,就是生活中也经常使用互联网,比如团购模式。这就是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是个市场已经成熟的例子。

  价值中国:对于企业来说,在产业的不同阶段应该关注怎样融资模式?

  洪峥:
企业融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对于民企来说。《大国民企正道》这本书就这方面谈到的要害有两点,第一点是说到一个“路线图”的问题。这个路线图包括企业如何往前走的路线图,以及企业融资如何配合企业发展的路线图。关键一点是,企业必须在企业还有钱的时候进行融资,而不是没钱的时候再去考虑。

  在这一点上,许多民营企业家的观念不对,都觉得是没钱了再去想办法找投资,有钱的时候就没有必要去想融资的事情。其实这样想是错的,因为银行也好,投资公司也好,它们一律是在企业还在盈利的时候,还有利可图的时候来锦上添花,而绝不会在企业已经陷入困境了,通俗点儿来说,当企业穷得跟要饭花子似的的时候来救助企业,帮助企业。没有任何一个金融机构会这样投资,也不会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这就是投资的本质。所以企业融资一定要趁企业还能盈利,还有钱的时候进行。

  那怎样在企业有钱的时候来融资,企业什么时候有钱呢?这个就要根据你的企业发展路线图来定了。比如说,创业企业家计划今年做什么项目,明年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做到什么阶段,然后再配合这些发展轨迹来进行融资。同时,注意选择什么样的融资渠道,在哪个阶段适合通过银行解决融资问题,在哪个阶段适合利用扶持政策,哪个阶段适合用VC或者PE等等。那具体的这本书里都谈到了。在这本书里,这个叫做“资本市场食物链”,把融资和企业发展全过程配合起来。其中谈到了融资模式,融资模式是要配合企业发展过程的,这个就是我的研究结果,是我通过实践得来的,把企业发展和融资模式对应起来。总结一句,就是“融资模式是要配合企业发展来进行的”。

  商学院或者MBA,他们一谈企业就仅仅只是企业发展战略;而投资银行或者投资银行发展机构,比如证监会,他们一说投资也仅仅从自己角度说到投资。比如证监会,我们证监会是什么规矩,企业是什么条件才能贷款,银行什么情况才能放款。他们都是自说自话。而我是把两个结合起来。我从企业家的角度,青年创业家怎么创业,企业往前怎么走,那么融资模式怎么来配合这些阶段。这才是企业家正需要的东西。

  价值中国:您曾提倡面向中观经济的投融资,在我们刚才以及探讨的宏观与微观之外,请您为我们讲述下面向中观经济的投融资优势以及劣势主要是什么?

  洪峥:
这个中观经济非常有意思,而且通过我的研究,我发现了一个很巧妙的中观投融资情况。首先大家都知道,国家的经济,全球的经济,美债危机,欧债危机,这些全部都是宏观经济。微观是讲企业的,具体到某一个企业。中观是地区经济,它介于两者之间。比如一个城市的经济,是指一批企业和一个到几个产业的规模经济,要怎样发展?

  我之所以研究中观经济,是因为我在帮助民企融资的过程中发现,用一个平台,用多对多的方式,很多投资公司很多企业借助平台来进行融资,比起“一对一”一个企业找一个投资公司成功率高。

  再加上,地方政府的关心和扶持--因为地方政府就管那一个地区,几个经济开发区,它当然关心当地经济发展,怎么做出政绩来--这就刚好对我所说的中观经济有一个很好的助力,从而发展得很好。

  价值中国:您已经发起并成功举办了HONG.VC.SALON,那么这个沙龙的立意及价值在什么地方?您对她的未来有着怎样的期许?

  洪峥:
沙龙我们有两个宗旨,一个大的方向,那就是扶持民营企业,扶持青年创业家。这是我多年考虑得来的,不是一拍脑袋就出来的。扶持民营企业就不用说了,因为我认为民营企业给青年人创业带来了一个创业创新的平台,而青年的创业创新是任何国家的未来,所以我当然要扶持民营企业。另外,我个人能力有限,我想从一些青年创业者中挑选出一些优秀分子,称之为青年创业家,我们通过沙龙来扶持他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沙龙的未来我有判断,原来就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做事,加上一些研究生的帮助,是一种“堂吉诃德”式行为。实际上,许多许多事情,一个人的力量是办不到的,那么借助沙龙呢,就可以做得比原来更好更有效。比如说,有十个项目,过去我可能就只帮助了一个项目,当时做了一点事情,到后来,“人一走茶就凉”,那个项目就没根本人管了。那现在呢,十个项目里面可能有五个,我们借助沙龙的力量去跟进它,英文称作“follow up”,这个词很有用,也是最关键的地方。所以我跟沙龙的这些一起做事的朋友说,follow up 是很重要的,不跟进就不会有结果。我们现在就有几件事儿已经有结果了。

  价值中国:最后,也请您为青年人指点迷津。您认为一个青年的职业发展“正道”是什么?青年人怎么做才能在这个令人困惑的时代找到自己的方向。

  洪峥:
我愿意说一些实际的、可实际操作的想法。第一,我和国内外大量青年人打交道,发现这些青年人里面的一个规律,总结来说,就是“就业创业理财一个不能少”。简单来说,就是这些青年人呢,多数都是在就业,又回来创业,过程中又都买些股票做些基金,这样的循环里面生存。所以客观来看,每一个青年走过的路都差不多,都是就业创业和理财。不一定就是说,一定只能创业、创业再创业,还一定要成功;也不一定就要就业,打工一辈子,说不定什么时候金融风暴了,老板把你解雇了。你就没想到还有失业这一天,所以就迫使你去创业。所以我这里想告诫现在的青年朋友,很可能你现在正在走的就是这条路,就是就业、创业、理财一个不能少。既然每个人都在走这个路,那你就要在中间做出一些判断,什么时候适合创业了?什么时候又需要回来就业呢?而这时的就业应该是在更高层面上的一个就业,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判断和谋划。

  第二、平台重于个人努力。现在人人都在努力,青年企业家都在努力,但是努力就能成功吗?光靠努力企业就能做好吗?靠努力的话,你就职的那个企业就会升你“杜拉拉”职吗?这些都很难说。那这里面的关键就是平台。就业,其实是你选择平台,要看对你今后发展是否有帮助;创业,实际上是在亲自打造一个平台。像马云,他打造了阿里巴巴,他现在是如日中天。所以平台重于选择,青年们要主动去思考、去选择平台。不是说个人努力不重要,而是说平台的选择实在是更重要。

  「记者:王华北 何晓兰」
   2011/9/15

 


人物介绍

加拿大瑞普公司董事;北京互联星空公司高级投融资顾问;美国秦通公司(NASDAQ上市公司)创始人之一;中科院研究生院企业导师特聘教授、北大、清华客座教授;畅销书《大国民企正道》作者《国际融资》杂志特邀撰稿人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