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年代的中国企业领导力

访卓越领导力学院CEO 陈建宏

中国要想以高姿态站上世界的舞台,就要拿出可长可久的东西来,亮给世界。别人一定会期待中国是什么样的领导角色,是魅力式的领导、交易式的领导,家长式或还是仆人式的领导?现在国外很多方面都认为,中国的发展只看重GDP与军事快速成长,引起全球的顾虑。我想中国正迈向更成熟的领导方向迈进。领导者的安全感与信心就非常重要。--陈建宏

  价值中国:我们了解到卓越领导力学院致力于为中国的领袖群体指出一条通往世界级领导力的发展之道。首先,请您介绍下卓越领导力学院的情况,你们为中国的领袖群体构建怎样的领导力培育体系?

  陈建宏:
让我们先从“水盆与毛巾的故事”开始,这个含意讲的是犹太人故事中一个关键人物, 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的前一夜所发生的事,后来成为现代管理学与领导学的重大概念中. 祂把自己的十二个门徒找来,并帮他们一一洗脚。刚开始,大家都非常吃惊,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洗脚在当时是仆人的工作, 耶稣就说:我不帮你们洗脚,就代表我们“无分”。当即就有门徒表示,我不仅要洗脚,头也要洗。其实,我们这里讲的并不是事情的表象,也不是宗教, 而是领导人的真正精神与信念--有一天,我们也可以像耶稣一样,用这种精神去服务身边的人。这种精神就是领导力的基础,也是”公仆”概念的源头, 要求领导者首先要自我修炼、自我领导, 服务他人, 才能建立内在信念的真实成长与价值扩展, 进而超越外在的多变环境与局势。

  目前,国内的领导力培育体系,关注领导者自我修炼的凤毛翎角。大多仍以管理技能与领导技术为主, 并未触碰真正领导力的核心。故此,我们也花了很多心思参考国外最前言的领导力发展架构, 从自我领导的角度开始设计。在卓越领导力学院培训体系中领导者的自我修炼是一切领导力的基础,这是最重要,也是一般人最不愿触碰的地方。这也就是我们最初设计领导力学院架构之时,会从领导自我开始,然后才是领导他人与组织。当领导者把自我领导放在首位的时候,他就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情绪、品格、态度、内在动机、特质,行为与价值观等,会更花心思地去理解和追求这些方面。当他开始关注这些事情并付诸行动的时候,不代表他一定会成功,但反之,他一定很难成功。领导就要先自我认识,自我纪律与自我领导开始。这也完全符合第五项修练中学习性组织的发展与从优秀到卓越所谈到的第五级领导者产生的观点。

  林永青:正如陈先生所说,领导力开始于自我领导。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领导不了,何谈领导他人。一位合格的领导者,首先要懂得付出,如果处处小心,害怕吃亏,那么他是做不好领导的。

  刚才陈总举的例子很有深意,也让我联想到了“使命感”。使命的英文单词是“mission”,它与传教士的单词相似“missionary”。我们暂且不考虑一个人是否是基督徒,但这样的观念是可用的。又如牧师英文是“minister”,它与部长的英文单词完全相同!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为当部长的人首先要把自己当做是人民的公仆。这都是一些很有意思的例子,所以我也推荐现在的年轻人多学各种语言,你会从中领会到很多不同的文化和知识,因为文化很难脱离语言而存在。

  陈建宏:确实如此,从一个字的字根、部首,我们都可以追踪到它的文化溯源,其中包含了先人的智能。时间累积了是最宝贵的东西,我们就更应该吸取前人经验,避免犯雷同的错误。尤其是想要当好领导,我们就能从中找到历经检验的智慧方法。

  价值中国:从领导者的角度讲,为什么现代人比过去的人更需要注重领导力呢?

  陈建宏:
这是产业变迁所致。就像50年代的产业发展,注重的是产品品质,到70年代,德鲁克先生把管理理念大量的发掘出来。所以,一个成功的组织,不仅要有好的产品,而且组织的管理技术也要十分精通。到后期,我们发现管理技术其实还存在很多方面的问题,但追根究底,都是“人”的问题、“人的领导力”是核心问题。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不断地摸索,到底什么才是管理一个公司最行之有效的领导力,正因如此,领导力的教育近年来才越来越被看重。

  说到什么才是领导力,我认为,领导力是一门学科、一门艺术。上世纪30年代以来,人们更多是在做领导者特质、行为的研究,当时的西方研究者认为,最适合当领导的是:白人、哈佛毕业生、外向、高大, 决断力强……后来,还衍生出了行为论、风格论、情景论、价值论等。我觉得,领导力是与领导者的价值观、所处的情境有关系的,并且非常认同Peter G·Northouse的一句话:领导者是一个人影响一群人来完成共同的目标。影响力是领导力很重要的一个元素。但不够完整, 影响力有正面与负面, 对组织发展影响巨大。

  Richard Daft曾说过,领导力有六个很重要的部分:好的动机、持续的改变、共同的目标、塑造核心价值与品格、影响力、有跟随者等。

  价值中国:领导力是一门艺术,并与领导者个人的品格、价值观关联度十分强,这是否意味着领导力就是天生的?

  陈建宏:
我个人认为,领导力确实是一门艺术,也并非天生的,更多是由后天塑造而成。虽然特质论者非常推崇“领导力天生”这种说法,但越到近代,这种观点就越被人们所否定。

  领导力是跟领导者当时所处的情境有关,更重要的是跟领导者的价值抉择有关。例如教育小孩,我们可以从小施予他一些正确的价值观,由此来逐渐塑造他的品格、态度、待人处事的方法,以及多种技能、多种语言等,这些都是帮助他在未来成为一个合格领导人的重要因素。西点军校何以成为高层领导者诞生得摇篮?主要因其严格的要求,深度转化式的教育, 精心设计的课程与活动等造就领导力的潜能大量被开发,大幅提升领导人的素质。

  价值中国:德鲁克有一句很着名的话:领导者做正确的事,管理者正确地做事。那么,领导和管理的区别是什么?

  陈建宏:我很同意德鲁克先生的观点,Leaders do the right thing, managers do things right。换个说法来说就是,管理者是寻找爬一架梯子最快速方法的人;领导者是确定把梯子放在哪里的人。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领导者塑造人、影响人、领导人往正确的方向走;管理者追求效率、效能、一致性、减少异化和不同质量的产生。管理更多是“物化”的;领导更多是“人化”的。

  林永青:我觉得领导者和管理者的区别与东西方文化的区别在某种程度上是比较相似的。管理更多是西方化的词,“东西”才需要管理;领导更多是偏向东方化的词,“人”才是领导的对象。领导者是在队伍中的,而管理者是可以在队伍外地。如,甘地有句话说:欲变世界,先变其身(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

  陈建宏:我很同意林总的观点。领导和管理就像老鹰的两只翅膀,缺一不可,只有在齐备的前提下才可以展翅翱翔。

  价值中国:在什么样的组织内更适合领导力的发挥?会是学习型组织吗?

  陈建宏:
任何一个组织都很需要领导力。在某些组织内,领导力的发挥是会受到限制的,这与组织的个性有关,当然领导者还要用对人,剩余的就是需要管理者更多的去担负管理者的角色,他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间。服务力就是作为领导最应具备的一种素质。

  林永青:的确,所有的组织都需要领导力,不过,领导力很多时候是领导者个人的事情。只是在知识密集型组织内,会比其他组织更适合领导力的发挥,因为他是在与人打交道;而生产型组织内,虽然也有很多人,但这些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作为“机器”属性存在的,领导力的发挥相对较弱一些。另外,知识型组织和学习型组织,还不完全一样。

  陈建宏:对领导者来说,知识密集型组织内要存在共同目标,还要有多元文化,确实领导力的挑战更大。也就是说,领导者自身的深度就要被拉伸。

  价值中国:在采访前,我们曾与《中欧商业评论》的执行主编李明伟先生交流,并请我们转达他的一个问题“在繁杂的日常工作中,领导者如何修身养神性,更好的修炼自己?”

  陈建宏:一个领导者要领导自我,首先就是通过学习修炼自己,这样才会拉伸格局、胸襟的深度。要在纷繁的工作修炼自己,需要基于特别的信念以及听从内心的指引。没有这种信念,领导者自己可能就不看重自我修炼的事情,还是像往常一样,以外在事物为第一优先。

  凡是大师级的人物,一般都鼓励领导者倾听内在的声音,即使是乔布斯,都鼓励年轻人要常常倾听内在的声音。尤其在面对很多不确定性的时候,一定要善于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常听的人就会听得见,不常听的人就听不见。有人认为不够科学, 但是, 事实上, 连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府学院都在探讨灵性领导力是未来领导力的突破关键.

  领导者要常常给自己倾听的时间,修炼、思考的时间, 提升灵性的素质。我一般会在工作前给自己五分钟的时间做祷告,希望上帝能够给我传递一些信息,希望能够听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价值中国:卓越领导力学院签约的世界级领导力大师麦克斯韦尔认为“中国企业家非常勤奋且敢于尝试与创新,中国充满了机会使得许多人有机会在他们一生中发展他们的潜力与影响力。”您认为,中国的机会在哪里,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视野来评判中国企业的领导力?

  陈建宏:中国的机会在哪里?一般人首先想到的会是人口、红利、经济机会等,但我们的生活中不应该只有这些,还会有诸如艺术、娱乐、新闻、媒体、家庭、宗教等。

  说到如何评判中国的领导力,我想举个例子:就像开车一样,第一代人往往是在尝试摸索“游戏规则”,试着去了解这部车的马力与如何加速;而第二代人关心的不光是车的性能、马力,更多的是安全与和谐。这是人类最本能的反应,这种反应是会随着经验、知识、能力的提升而发展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企业家的视野也会被拉伸,他会看到全方位的中国,眼光也会放长远,会关注到企业的责任、对社会的影响。

  价值中国:那么在中国本土企业在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的过程中,领导力的价值有多大?中国企业家应该如何发挥卓有成效的领导力?

  陈建宏:
在这个过程中,领导力的价值非常大。当一个企业开始从关心自己的成功走向关心别人的成功时,就意味着领导者格局的拉伸,没有这个拉伸他是做不到的。人都会有“自我中心思考”的原始状态,会考虑自己成不成功、自己的家人成不成功,只有顾好自己的“小家”,才会开始关心“大家”的安危。但只要领导者放宽眼界,他的领导者思想格局就会被拉伸,他突破的速度就会更快。

  价值中国:我们知道中国文化中有着兼收并蓄的包容与开放,那么这种文化元素对领导力的传承有着怎样的裨益?当今的台湾与中国大陆相比,是否存在着更利于领导力培育的土壤?

  陈建宏:
中国文化确实有兼收并蓄的包容,但我个人认为,他没有最初的辨别环节,总是适合的、不适合的都接受,然后再分类、辨别。而西方文化中就有很好的一点,他会在接受之前就先甄辨事物的适合度,只选择好的、适合的来接受。

  在包容和接纳的过程中,如何将外在的完全转化成自己的?这就需要主动、积极的态度,只有主动、积极的开放才是最真实的。所以,不论是台湾,还是中国大陆,只要开放度中有足够的主动、积极,都会很有利于领导力的培养。

  在众多的古典文化中,就有很多部分是需要我们好好去利用积极、主动地态度来学习和运用的,而不能只是把它堆在“仓库”,任由时代尘封,而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重复加以利用。

  目前,我们最应该思考的是中国文化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如何更好地淬炼出其精华,供当今和后世的人享用?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

  林永青:这也是一个一直困惑我很久的问题,我和很多人交流过,最近形成了一种相对确定的认识,就是:中国文化确实是兼容并蓄的。中国历史上繁荣的时期,都是文化开放的时期。另外一点,就是传统上知识分子所具有的“知其不可为而为的精神”,这和西方文化中讲的价值观和使命的追求很类似。比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明知蜀国的“官二代”阿斗是“扶不起来的”,还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后一点,刚才陈总提到“主动接受和被动接受”的问题,确实很重要,只有主动地分辨, 接受,融合和改变,才能真正内化为自己的东西。任何文化不创新,都是不可持续的。中国历史有几次重大的文化创新时期,象先秦、象唐代,都是社会昌明的时期。

  价值中国:商业的各个领域都将面临全球化、数字化。凭借您这么多经验,请您与我们分享些您对未来有怎样的预测?当下,我们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建宏:中国的经济发展,就像一个少年快速的走向成人化的过程,中国企业面对全球化、数字化的发展,他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数字化的发展,尤其在最近十年间,呈现突飞猛进的态势,中国企业的机会会更多,责任也相对会更大。但我们也要思考,中国企业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和角度站在国际舞台上,企业在未来所面临的挑战也会更大。

  中国要想以高姿态站上世界的舞台,就要拿出可长可久的东西来,亮给世界。别人一定会期待中国是什么样的领导角色,是魅力式的领导、交易式的领导,家长式或还是仆人式的领导?现在国外很多方面都认为,中国的发展只看重GDP与军事快速成长,引起全球的顾虑。我想中国正迈向更成熟的领导方向迈进。 领导者的安全感与信心就非常重要。

  回到领导力的核心关键,就是正面影响力。我觉得,中国最有价值的就是文化底蕴,应该花力气来发展和培育东方文化思想,并结合西方文化优点, 淬炼出其中的普世价值,对中国的下一代与全人类将是幸福发展之道。

  {卓越领导力学院}简介

  卓越领导力学院是由威盛集团、HTC董事长王雪红女士支持创办,并获北京丰禾汇美国际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授权对大中华区企业、个人提供教育、培训、咨询等服务。

  主要致力于价值领导力的培训、研究与发展;协助领导者深入了解自我价值与人生目标, 进而发展组织价值与实践方法, 建立团队的核心价值与领导模式,发展基业长青的组织与事业。

  为组织及员工提供专业培训与服务,帮助这些组织的管理团队和员工提升自我管理能力和探索激发领导潜能,改变企业内部员工的素质、思维方式、工作态度以及行为习惯。

  卓越领导力学院作为国内最专业的领导力发展培训机构之一,与美国瑞津大学、斯坦福大学、哈佛商学院、美国John Maxwell公司等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致力于引进国际前沿的领导力发展成果,结合国内本地的实践,推动中国企业构筑管理新高度,升华领导新境界。

  「记者:史丽君」
   2011/10/27

 


人物介绍

卓越领导力学院 CEO,陈建宏先生除了拥有多年国际职业经理人经验,对中国领导力发展、创意与创新发展、企业社会责任、非营利组织成长、经理人教练与职业生活心理咨询、绿色能源与可持续发展议题亦相当投入与关心。国际领导力协会与国际教练联合会会员。经常参与国际领导力会议, 也是国内近年极少数受邀于美国加拿大南非等大学进行跨国领导力联合研究与论文发表的专家。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