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00强”到“500年”

商业世界让他经历了一番荒诞,“精神莅临”后,他像心仪作家路遥的小说那样,走向平实。 从“做成世界500强”,到“要做传承500年的企业”,郭家学希望和广誉远进行一场朴素而宁静的远行。脚步早已迈出,执着且坚定,像当年走出村庄的追梦少年。

  2014年,小妞电影《我的早更女友》里,医生给提前患上更年期的女主角开的治疗药方是:暖男加定坤丹。

  定坤丹能够搭上电影,郭家学说是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拥抱移动联网,传统企业也能散发出新的光芒,要有核心产品,要做好用户深度沟通,口碑相传比什么都好”。

  电影里的台词源于真实的生活,创作团队去医院寻找更多关于“早更”的细节,医生的回复就被搬到了电影里,创作团队又来找郭家学,你看,医生都是这么说的,定坤丹也出现在我们的电影里吧?!

  郭家学说,医生知道我们定坤丹是好东西。

  定坤丹只是广誉远的核心产品之一,那么广誉远还有什么?

  “广誉远传承和拥有的资源优势主要是:一个中华老字号;两个国家保密产品:龟龄集&定坤丹;三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龟龄集、定坤丹、安宫牛黄丸;四大核心产品及后续庞大产品梯队:龟龄集、定坤丹、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500年辉煌历程……”

  在与广誉远有关的表达上,郭家学从来都不吝啬。

  “田野”里有希望

  1980年代中期的一个清晨,从睡梦中醒来,广播里突然传来了《在希望的田野上》。

  那时的郭家学跟当时的中国一样,“从长达几十年的文化禁锢里醒来,一片茫然”,但突然间怎么就“满眼都是桃花、梨花了呢?”,精神上得到了解放,那种放松感让郭家学朦朦中似乎看到了未来的方向。具体在哪里他不知道,但知道要有所改变。

  从陕西安康师范学校毕业,留在学校工作了两年后,1987年,郭家学辞职下海。

  为什么下海?

  “那么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人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如果少了我,地球都不转了。还有两个目的,一是谋求改变,改变自己的生存现状,二是也想为国家,为民族做点儿事。这样的情怀,现在的90后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1980年代的我们确实都是这样想的”。

  事隔多年,30年后的一个晚上,独自一人再看电影《中国合伙人》,电影里几个人合唱《光阴的故事》的镜头让他流下眼泪,感觉到“光阴即逝,已不再青春,这几十年创业确实是酸甜苦辣,什么都体会过”。

  “跟俞敏洪一样,我们这些创业者,当年没有好的背景,父母不是高官,老祖宗也没留下巨额财富,我们每走一步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俞敏洪在到处都是“蜘蛛网”的环境里面创业,还能激情飞扬,创业的人每个人都这样。因为白手起家,我们所剩下的只有一点点知识和一点点激情。如果再连激情都没有了,那我们创什么业呢?”

  郭家学辞职后的第一件事是养猪,“陕西第一个搞科学养猪的人应该是我,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每天要对猪投六次饲料。每天只能休息四个小时。当时,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孩子确实不容易,把这一生也给毁了,好好的老师不当,回来干这事,这是为什么?善良的父老乡亲从内心深处同情我,但我个人不喜欢别人同情,这也越激发起我的斗志”。

  第二件事是承包中草药种植场。每年11月大雪封山,满目白茫茫,伐木以后,种上木耳,第二年春暖花开后就能收获了。“每挖一镢头下去,我都觉得在挖我未来的希望,但是父母不这么想,他们忍受不了这些,我不想让母亲整天看着我在山里边挖地、砍树,其实我自己心里一直乐呵呵的”。

  从中草药种植场回来后,留在西安。在一个皮包公司做了下来。脚踏实地,后来做了医疗器械,又做了IT,主要都是贸易。

  1994年,郭家学开始转型,成立了西安嘉宝公司,转制为东盛集团有限公司,真正从贸易进入实业。

  在此之前是郭家学创业的第一个阶段,最大的收获是:“所有说自己是大生意的,都没有做下来,而不起眼的小生意都有很好的效果。所以,在中国还是需要实实在在做小生意,从脚踏实地,从走好脚下每一步开始”。

  受挫的“鲶鱼”

  转制后,1996年东盛集团收购了陕西卫东制药厂,开创了陕西民营企业收购国有企业的先河。

  与此同时,也开启了中国企业界里一个叫东盛的传说,资本市场里这一条突然而来的巨大鲶鱼,它钻来钻去,引起了一阵阵哗然和骚动。

  1996年后至2003年底,东盛都在认购、托管、受让其他公司的股份。先后吃进青海制药集团49%股权、江苏盖天力制药股份公司80%股份、山西广誉远中药、上海国大东盛大药房、国药集团安徽国怡药业、安徽淮南四达药业、河北邢台英华药业医药有限公司;更广为人知的是三大手笔:以1.7亿元与太太药业争夺丽珠集团,以4亿元借道中国医药工业有限公司重组云药集团,以1.4亿元受让潜江制药29.5%股权,等等。

  涉猎广泛、规模巨大,让东盛一直处于镁光灯下。尤其是2003年,郭家学认为那一年几乎是“疯狂”,也看得外界人士“目瞪口呆”,因为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个收购项目完成。

  因为,一个梦想催促着郭家学“快速地向前”,那就是让东盛集团进入世界500强的行列。这个梦想带来的激情跟当年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带来的震撼一样让人稀罕,让他久久不能平静,日夜受之驱使。

  本来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但曾经的经历带来的隐患让郭家学“正在做梦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

  1990年代中后期,郭家学曾给陕西两家国有企业作担保,但2005年时这两家企业几乎一夜之间破产,郭家学整个集团的帐号全部被查封。给郭家学贷款的银行都不干了,所有银行都抢着抵兑东盛。

  “而此时,我正在想用市场化的手段做一家世界500强”。

  2006年10月31日,《东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外担保补充公告》、《东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金占用及其解决方案的公告》公布,震动了业界。

  东盛被拖垮了。

  郭家学也差点垮在了刚刚到来的40岁,那时他认真考虑过:“是否要以死亡作为一种终结”。

  为了维持资金链,在广东两家银行的介绍下,郭家学又和河北的沧化和宝硕两家企业建立互保。但这两家企业使郭家学在泥淖中挣扎了更长的时间,两年时间他对外担保10多亿元,可2008年时这两家企业又破产了。

  这一次次接触到的“破产”,让郭家学看到了商业世界里的风云变幻,他日、今日,你、我,合作、竞争,生、死,一切都充满了哲学气息。

  前后用了8年的时间,郭家学承受断腕之痛,处置资产才清偿了债务。

  其中,“白加黑”的品牌以12.64亿元卖给德国拜耳;价值百亿的云南白药被银行低价卖掉,以7.5亿卖给云南省国资委;税后利润近3亿的新疆新特药民族药业有限公司,最后仅仅卖出了其市值的零头。

  “这是我创业经历中的第二阶段。8年,我们偿还了企业主债权32亿,也解决了对外担保的16亿,2012年年底,我们解决了东盛集团所有可能的遗留问题”。

  重新“遇到”广誉远

  处置资产偿还债务的煎熬里,郭家学曾去游学。

  走在法兰克福,他注意到一家小餐馆。这家餐馆有着300年的历史,从未扩张,店面也从未大规模改装过。古风悠悠,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帝国梦想与扩张之路。

  因着另一个机会,郭家学去了柳氏庄园,那是柳宗元后裔的宅第,初建于唐,后历代均有扩展,兴盛于明清两代,声名显赫。

  庄园一进大门就是孔庙,拜完孔庙,有一个教化石长廊,其中各种雕塑,内容都是中国传统德育故事。园子里最高的楼是私塾,族中不管男女,从小都要在此接受教育。

  中国老话说,富贵不过三代。但这个家族却延续了四五百年的繁荣,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那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对已形成的家族文化的恪守与传承”,回程途中,郭家学如醍醐灌顶:几百年后现在的世界500强还剩几个?一个新的梦想重新树立:做一家能传承下去的企业。

  接下来,郭家学几乎用了三年的时间筹备了广誉远的再出发。2013年元月正式发布广誉远的新战略。

  “世界500强我是绝对不会再做了,即便你今天创造5000亿、1万亿的财富。500年后还会存在吗?我不能肯定。今天的世界500强企业有几家有百年历史的?广誉远能否成为世界500强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它在100年、200年、500年甚至千年后仍在造福中国人的健康事业,再多的财富也无法与这样的前景相比。所以我什么事都不干,一门心思做广誉远。我要复兴广誉远,复兴中国中医药文化,让广誉远走向未来500年,甚至更远,这就是我现在想做的”。

  实际上,早在2003年8月,东盛集团就收购了有着400多年历史传承的山西广誉远。

  其前身是山西中药厂,属国家商务部首批确定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它于明嘉靖年间创立,是中国最古老的中药企业,与广州陈李济,北京同仁堂,杭州胡庆余堂并称为“清代四大药店”。后经多次改组,数次更名。主导产品为传统中药,流传久远。

  “广誉远的文化是精益求精的文化。以龟龄集为例,从采购到炮制,要耗时四年才能出产,真正是‘四年做一粒药’。这个品牌能400余年传承不断,可贵之处就是遵循了‘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省物力’的行业操守。只有谨守我们老祖宗的制药理念,做好药,恢复老百姓对中国传统中医药文化的信任,这个企业的根脉才不会断,我们这一代人的付出才是有价值的”。

  这次与广誉远的重新相遇,用“文化以及传承”去做一家企业,而不是“市场手段”,郭家学似乎刚开始也没意识到这个梦想产生的能量,后来他说,全都是正能量,因为传统文化垫底,与自己、家人、公司、合作伙伴以及社会之间的关系,一切都变得舒适、自然,这是他没想到的。“再也不会梦到自己赶不上飞机,再也没有那么焦虑了”。

  重新遇见广誉远,遇见中医,郭家学认为也有来自家族的原因,因为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中医,“从父亲身上看到了太多医者本色的高贵,那也是人的高贵”。

  抓住百年来最好的时期

  从2013年元旦发出广誉远新战略开始,郭家学每一天都在兴奋中度过。他看到了大环境的转变对自己的事业越来越有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传统与复兴的关系,他以商人的敏锐预感到,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下复兴国药,自己曾经一度中断的人生梦想,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延续。

  郭家学坚定地认为广誉远已经迎来了100年来最好的发展时期。

  ?“中国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信仰缺失和价值观混乱。中国梦,我的理解就是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复兴的标志是什么?是人人都有钱吗?不是。首先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要用文化来强盛我们国家。仁义礼智信已融入中国人的血脉中,只有民族文化的传承不断,民族的精神命脉才能不衰。其中,中医药文化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郭家学认为,中药事业是一项利在千秋的事业,“所以,我现在做广誉远做得很有劲。现在看来,不得不说,在中国的企业家里,我认为我是心态最从容,幸福指数最高的人。因为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怎样能达到这个目标。只要每天都这么干,坚持下去,我就能完成这一目标。一味追求做强做大是不可取的。做好做精,让你的企业走得更远,让你的企业能够记载这个时代的商业文明,继而传承下去,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无论内心多么从容,外界总是浮躁的,也有各种诱惑,抵御得了吗?外面的浮躁影响不了我,内心有精神,就抵御得了。

  郭家学的学习能力很强,他把生意做到了线上线下,通过众筹让广誉远遍地开花在中国的大地上,他让女儿大学选择电商专业,自己也在微信上宣传、招商,与人交流,他总不忘展示核心产品。

  “回想这么多年创业,我身边聚集了一批好人,每到关键的时候都有贵人出手相助。所以,人在社会上创业,无论干什么,成就一番事业,朋友是最重要的资源,家里有理解你的父母支持,又有很好的朋友资源,你即便遇上困难也能够转危为安”。

  他对时间有强烈的饥渴感,超过一个小时的访谈让他有点不耐烦。他认为,所有的采访都万变不离其宗。它们和背后的读者,像个窥视者,总希望能窥到更多的。

  而他只有他想传达的:广誉远。管理

  责任编辑:李靖

  杜拉克经典五问

  我是谁?什么是我的优势?

  我的价值观是什么?

  郭家学:我是广誉远的管理员,我对“文化与传承”的认知是我的优势,我的价值观是我们正在做一个可以传承千年的企业。

  我在哪里工作?我属于谁?

  是决策者?参与者还是执行者?

  郭家学:我在广誉远工作,我是决策者、参与者,也是执行者。

  我应做什么?我如何工作?

  会有什么贡献?

  郭家学:我正在通过广誉远进行中医产业修复,这是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中的一个载体。

  我在人际关系上承担什么责任?

  郭家学:经营管理上,我就是一个管理员。家人关系上,非常和睦。社会关系上,我重视“义”。

  我的后半生的目标和计划是什么?

  郭家学:做好广誉远,让更多中国人吃到放心的中药,这是我的使命。

  「记者:陈莉莉」
   2015/1/30

 


人物介绍

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工商管理硕士课程班结业,系政协陕西省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陕西省委员会委员,陕西省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该同志1985年至1987年在陕西省安康师范学校(现安康职业技术学院)工作,自1987年以来,先后在西安人民医电科学研究所、西安东盛饮品有限公司、西安东盛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任法人代表,现任西安东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曾荣获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全国振兴千家中小企业先进个人”称号和陕西省经贸委、共青团陕西省委员会授予的“陕西省杰出青年企业家”称号。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