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是一场长跑

金融就是这个特点:慢火,你要去梳理自己的平台,要让用户认知你,而且你一定会有风险。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湿鞋不湿身就行,能拔腿就走,而不是陷到那个坑里。

  王炜的公司坐落在北京中关村768创意产业园中。在这个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称为“国营第768厂”的老工业遗址中,如今充斥的是新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企业的身影。王炜站在空旷无物的办公室窗前,如同介绍老街坊一般熟稔地指了指:“喏,春雨掌上医生的办公室在那边,知乎的办公室在这边。”

  春雨掌上医生是一款真实公立医院医生提供在线医疗健康咨询服务的互联网产品,知乎是时下非常红火的网络问答社区,而乐钱则是一家致力于债权众筹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司,实则有着共同的背景:他们都是由优秀媒体人下海创办的。

  作为总编辑,王炜曾是业内出名的追求完美处女座,“做我的下属肯定很难受,甚至做我老板也很难受。现在已经收敛很多了。但我觉得做金融必须得较真。”

  媒体人创业

  曾担任网易副总编辑的方三文,离职创办了雪球财经;同样担任网易总编辑的唐岩,下海创办了陌陌;中国企业家前执行总编李岷创立了个性化商业资讯网站虎嗅网;《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创办了企业家社交网络正和岛……

  投身互联网创业的媒体人,名单很长很长。可以确定的是,王炜并不是开风气之先的那一个。但王炜做的事情,却有些不同。

  陌陌创始人唐岩曾讲过自己创业的“段子”:他找了网易的产品经理雷小亮商量两人一起创业,雷小亮当即就答应了。随后唐岩问雷小亮:“你觉得除咱俩外还缺谁?”“我们还缺一个技术。”唐岩傻眼了:“你不就是技术吗?”雷小亮无语:“……我是产品啊。”对技术层面的知识很少掌握,或许也是媒体人创业更偏向于内容产品的原因。

  王炜坦言:“媒体人出来做内容的多,做互联网金融的的确不多。互联网金融比较新,挑战蛮大,要求你对金融有比较深的了解。像我们做信贷,还必须实际接触过信贷业务,这也是导致大家不做互联网金融的原因。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独特的创业方向,不能说是谁好谁坏,只能说是我们选了这个而已。”

  在进入媒体之前,王炜其实就是金融人。从吉林大学法律系毕业后,王炜进入中国工商银行从事信贷、国际结算业务,后转入国泰君安证券从事投资银行业务。

  千禧年前后正是中国互联网兴盛之始。搜狐挖角,硬是把王炜从金融圈挖到搜狐财经频道。后来王炜又被新浪的陈彤挖去担任财经中心总监。随后,王炜在中国金融在线担任副总裁、总编辑职务,在凤凰新媒体担任副总裁、总编辑,直至在中国最大财经门户网站和讯网担任副总裁、总编辑。

  身居高处,有人会不胜寒,有人则觉得不够“寒”。“没有动力了。做内容很刺激,很有意思,但逐渐没有了变化,甚至已经一成不变了。坦白地讲,距离我当初去做互联网的理想确实已经有差距了。当时做互联网,还是有些情怀在里面,觉得互联网是能够改变中国的。改变肯定有,但是后来越来越艰难,自己就觉得很痛苦。这时候就想自己做个事情,后来就决定还是做互联网金融。”

  事实上,2008年,王炜就开始着手组建这个互联网金融团队。那时候互联网金融已经有了一些类似的模式,但是还没有做企业级贷款的模式。创业团队有4个人,他们构想的模式就是现在乐钱的模式,甚至连“乐钱”的名字都起好了。不巧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创业暂缓,王炜带着大家一起到了凤凰网工作。

  在这个飞都嫌慢的时代,一件事情想了四五年,确实不太“互联网”。“四五年里,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想法,一直在反复地琢磨这个商业模式该怎么做,对这个事情琢磨得比较透。某种程度上说,可能想得太多,这是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就是很多事情想得比较明白,不是懵懵懂懂的,冲出来就做这个事情。直到去年,大家觉得想了那么多年,还是应该把这个事情实现了。”

  “有这么长的准备期,家里人对你的创业应该非常理解和支持了吧?”

  王炜大笑:“我们在筹备的时候,我爱人完全不知道这些事儿,觉得你就天天练嘴炮吧。突然就真的开始创业了,确实不那么容易得到家人的理解。当然我们这个团队大家的家里人之间都见过面,实际上都蛮支持的。我们创业团队年龄都在40左右,正是要求所谓生活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家人能够理解我们出来创业,其实就蛮难的。但是所幸我们这个团队还有一点好处:基本上这几个合伙人都有身家,属于就此退休后半生也无忧的,所以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非得强迫我们一定要去做一些变形的动作。”

  特别“怕死”

  年届不惑、生活安逸,这样一群人创业,自有特点。有投资人总结王炜这支团队的特点是:惜命,特别“怕死”。

  “做金融,我们觉得惜命是好事,惜命可能导致我们的业务发展没那么快,但是安全。我们这个团队很多人都是享受过很多上市公司的期权、股权,一轮又一轮的下来,不干这个就猫在家里,你待二十年三十年也没事儿,反正这辈子也够了。大家都还想着自我实现。心态正常,才不会为了求快而动作变形,一定是怎么做安全,才怎么做。”

  2013年10月,王炜从和讯网辞职。互联网创业,流行的是敢想敢干,拼的是速度,一个月可能产品都上线了。但王炜创业期的头三个月,整个团队没干别的,就是埋头专心地做了4份合同。

  中国第二大律师事务所德衡派了一个律师团来乐钱协助他们做对投资人、自己交易机构的这4份合同。每天不停地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磨:你的交易结构是否合理,你怎么能保证你是合法的。三个月时间,律师们都干“残废”了,但随后纷纷选择跳槽去了金融企业做交易结构设计。有律师告诉王炜:“过去也跟很多金融公司做服务,但跟你磨的这三个月,才彻底明白了金融是怎么回事。这三个月,是我最长进的时候。”

  王炜给乐钱定了铁律:在法律法规解冻之前,绝对不碰资金池模式。

  在互联网金融圈里,大多数公司实际上都涉及到了资金池模式。“不客气地讲,银行就是典型的资金池模式。但银行有信用,有8%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做资金池没有问题。但互联网金融行业,普遍核心资本充足率是不足的。资金池对企业本身的运营能力就要求极高,你必须得保证你的投资效率,同时又要保证风险可控,投资的项目不出问题。我知道的就有一家P2B公司,压力蛮大的,手里拿了十几个亿的资金池投不出去,资金成本还得付,压力很大。尤其是过去一些线下P2P转型互联网金融的,甚至有20、30个亿在手里,风险很大。我们觉得自己至少现阶段去做这样的事情是不合适的,也超乎我们的现阶段的能力。”

  乐钱采用中介模式,先对项目做调查,然后告知用户这是个什么项目、资金投向什么方向、它的还款措施是什么、如何还款、还款保证措施是什么,把这些全部告诉投资者,由投资者自行决定是否投资。

  创新是互联网金融的灵魂

  在乐钱的前台,大幅LOGO下是一片如假包换的盆栽蔬菜——农业正是乐钱目前占比超过一半的主攻业务方向。

  “我们一定要做供应链金融。传统的产业供应链基本上都在走向成熟或者已经很成熟,我们要插进去确实难。现在农村的金融市场基本是靠信用社和高利率的民间金融在维持,比起民间金融,我们肯定是要安全得多;农业还没有形成供应链闭环,我认为这才是我们的机会。再一个,农业还有一个巨大的资产证券化的机会,就是农地流转,需要巨额的资金。过去十年,中国GDP的增长是靠房地产,房地产的核心是城市用地的集约化。未来十年可能就是农村用地集约化带来的机会。房地产在中国不是建筑行业,而是金融行业,我们相信将来农地的流转一样是需要巨额的资金。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看准了这两个机会。”

  乐钱将触角伸向了占有中国50%粮食输出产能的东北。从种子、化肥、农药直至粮食加工,他们在三江平原帮助当地优秀的农业企业重构供应链。“得有产量评估数据,才能评估块地的价值,因为我们做农业流转很重要的是要拿它的收益做抵押。之前没有具体数据,我们现在有相应的解决办法,比如我们准备通过无人机这个方式一片一片地飞,通过一平米之内有多少麦穗、麦穗的饱满度和去年的对比,进行分析和统计,得出相应的数据。现在硅谷的一个团队正在给我们开发相应的技术。还有水文、气候模型,这些都是大数据应用。”

  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做这些,不免让人觉得过于宏大费力。但王炜强调,这些事情尽管困难,却对保证资产安全至关重要。“为吃一顿饭去种地可能不划算,但如果这顿饭可以克隆给无数人吃,就不一样。我们的供应链的重构是可以一个地级市一个地级市这么去复制的。”

  王炜觉得,创新是互联网金融的灵魂所在。乐钱在尝试做一些突破,而这突破超出了传统金融业对风险控制的理解。举个例子吧:一个企业家要借款1500万元,但资产抵押可能只有1000万。乐钱的做法是将企业家的手机通讯录、微信号、微博号当成一种补充的抵押资产,如果出现风险,乐钱会按照协议,通过他的社交网络通知到他的生意伙伴,或接手企业微信公众号、服务号以及企业域名等无形资产。某次王炜参加银监会一个内部会议,有领导还对乐钱的这一创新型风险控制方式进行了表扬。在乐钱推出这些风控方式后,也有不少业内企业表示出了浓厚的跟风意向。“我没法儿去申请专利,但我觉得这也不是坏事。在互联网领域,很少能做到所谓的独门秘笈,唯一的秘笈就是不停地创新。”

  与一般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不同,乐钱团队的人员一半来自金融,一半来自媒体。这一半媒体人,不少都追随王炜多年,彼此深谙脾气秉性,开会吵架摔门而去,过一会儿也就自己回来继续工作了。

  媒体人出身的王炜认为,虽然媒体人行动力不强,但品牌运作能力突出,这对乐钱这个新兴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意义重大。正是媒体人的嗅觉,让乐钱在京东在美上市的时间点,在纽约时报广场推出巨幅广告,以小博大,成功吸引了潜在用户的眼球。

  王炜与许多百度高层私交甚好,但哪怕大比例打折的优惠当前,他也婉拒了百度的竞价排名广告。

  “我不相信用户看见一个广告就能去买这个东西。互联网金融企业需要口碑,需要品牌氛围的塑造。另外一个,创新往往是从边缘地带开始的,有交叉的地方才会有创新。每回我们复盘创意来源,往往会发现我们的产品创意是由非金融领域的这些人产生的,然后由金融的人去把它实现成产品。”

  乐钱从2014年4月上线至今,已经做到了一个多亿的融资规模,在行业内属于中等规模。

  “有人问我,唐岩这么快上市了,你要几年?我估计得七到八年吧。金融就是这个特点:慢火,你要去梳理自己的平台,要让用户认知你,而且你一定会有风险。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湿鞋不湿身就行,你别跳进河里去,要保持平衡,还能拔腿就走,而不是陷到那个坑里。”

  对话王炜

  《小康·财智》:你怎么定义互联网金融?

  王炜:其实某种程度上讲“互联网金融”是个伪命题,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互联网金融”这个说法,其他国家没有。美国叫金融创新,或者叫技术金融。简单地说,我们理解的互联网金融目前只是从渠道改变了传统金融,就是过去的金融产品更多的靠网点营销,现在则通过互联网营销。

  《小康·财智》:把金融搬到互联网上去,并不能叫作互联网金融。

  王炜:那是电子金融,或者是电子证券。实际上,中国的电子金融经营基础设施实际上是全世界最好的。举个例子,你见过股票是什么样吗?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一开始上证券就是完全无纸化的流通。再举个例子,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像中国这样,我们拿手机转账,六秒以后就到你账上。

  从基础设施来说,我们已经是全世界一流的,但是金融本身是大而不强,这就导致了单纯地把“互联网金融”理解为把金融业务搬到互联网上。互联网金融的核心一定是有互联网的因素在里面,而互联网的因素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说你把互联网当作载体,而是你在做产品的时候,第一,你要讲究用户体验,第二,要在产品里体现互联网的平等开放共享的精神。比如说“卡丽来手机印‘相’站”这个产品,它完全体现了这样的平等,大家是共享的,同时又是符合金融规则的。比如说保险,过去保险机构做产品,找一堆精算师,一拍脑门设计一个产品,合适就干,而不是真正基于用户本身的需求去做产品。互联网的出现实际上就是从用户出发,发掘过去无法被保险机构发现的需求,从产品端真正去进行改造。

  《小康·财智》:对互联网金融,你的愿景是什么?

  王炜:我认为这个市场的规模是20到70万亿,过了10万亿,你就可以把它视为一个规模很大的市场。现在不过是2000亿,还有500倍的成长空间。

  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独树一帜,在全世界没有的,它有可能也会是中国引导世界的另外一种互联网形态。比如说我们的电商阿里巴巴在全世界已经是最大了,那中国为什么不可能在互联网金融这个领域出现这样独特的中国的模式?

  《小康·财智》:这也是你对乐钱的愿景吗?

  王炜:我们不敢想那么大吧。这个行业是有可能的,至于我们是不是最终的胜出者,我不知道,因为得经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这是一场长跑。

  我们还是希望自己永远是坐在牌桌上,手里拿什么牌不重要,重要的你还在牌桌上,别被人从牌桌上撵走了,图一时痛快。我们是相信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活得长久,才会有机会。

  「记者:陈亦佳」
   2015/3/27

 


人物介绍

1974年出生,吉林大学法学学士、北京大学管理学硕士。曾在中国工商银行从事信贷、国际结算业务,国泰君安证券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后进入媒体圈,在搜狐、新浪、凤凰网、和讯网等媒体担任总编辑等职务。2014年,创立乐钱网并担任CEO。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