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税制体系存在的几大问题

访山东税务专家王仲礼

中国的税法自制订并实施以来,在不断地完善,但仍然存在着许多不足和漏洞,就此情况,价值中国网访问了中国著名税务顾问王仲礼先生,就税务理论、立法、执法、司法等方面谈论了当前中国税制体系存在的问题。

  价值中国:我国税法自设立到现在,在不断的完善、修改,但还存在一些问题,我们要执法,就要按照这些规定来实施,若税法漏洞百出,则影响实施,目前最新通过的新《企业所得税法》还具体存在那些的问题?

  王仲礼:一:条文之间矛盾:新《企业所得税法》第一条写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也就是说对"境外的"不征税。第二条又规定"第三条居民企业应当就其来源于中国境内、境外的所得缴纳企业所得税。非居民企业在中国境内设立机构、场所的,应当就其所设机构、场所取得的来源于中国境内的所得,以及发生在中国境外但与其所设机构、场所有实际联系的所得,缴纳企业所得税".境外所得也得纳税,这是相互矛盾的。

  二:法与法之间矛盾

  新《企业所得税法》第二条把企业分为居民企业和非居民企业。我认为,企业的主要办事机构应该是经营机构,这是主体;管理机构是重要机构,但不是“办事”的机构。法与法不能冲突,而应衔接。

  三:概念混乱

  新《企业所得税法》"抵免"概念混乱。"抵免"在同一个《企业所得税法》中出现在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四条,但它们不是同一个概念。

  四:纳税地点

  《企业所得税法》第五十条除税收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居民企业以企业登记注册地为纳税地点;但登记注册地在境外的,以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地为纳税地点。这是迄今为止,我国税法关于纳税地点的规定中最不好的选择。

  五:第五十七条规定与第六十条、第五十八条和WTO的规定相矛盾。

  参照第57条,此条后句所说的优惠截止日期限定在"本法公布前"( 2007年3月16日前)也就是说,2007年3月16日及其以后"经批准设立的企业",不能享受上述过渡期优惠。本法第六十条规定的意思却是说,2007年3月16日及其以后"经批准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既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那么就应该可以享受这些优惠。既然2007年3月16日及其以后"经批准设立的企业"应该享受上述优惠,那么,他们与2007年3月16日前"经批准设立的企业"执行的是同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但前者就不能享受过渡期优惠了,这是明显的歧视待遇。该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同外国政府订立的有关税收的协定与本法有不同规定的,依照协定的规定办理".我国与外国签订的税收协定中都有"非歧视待遇"的规定,这岂不与协定相矛盾?再说,我国已是WTO成员,WTO也有"非歧视待遇"的规定,这又与WTO规定相矛盾。

  价值中国:纳税地点的规定的为何存在争议

  王仲礼:《外企所得税法》是用的“总机构”——经营管理与控制的中心机构;民法通则规定的是“主要办事机构。经营管理与控制的中心、经营中心都有实体在,而注册地可能没有实体存在,成了“信箱公司”。这严重涉及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和税务机关的收入任务。

  价值中国:一直都在强调纳税义务发生时间出现错误,这个是否也属于立法上存在的问题吗?

  王仲礼:这一个与立法有直接关系的一个概念,由于我国的税收理论“税法要素”中没有纳税义务发生时间,所以许多具体税法中就没有纳税义务发生时间的规定。“税法要素”中怎么能没有纳税义务发生时间和规定呢? “税法要素”中的时间,必须有施行时间、纳税期间、纳税期限、纳税义务发生时间。纳税义务发生时间的规定,直接关系到纳税人的当期应纳税额。它直接关系到征税机关当期应该征收的税款数额。特别是纳税入处于免税(减税)期时,如果判定属于当期应纳税额,纳税人就可以得到免税(减税)的优惠;如果判定不属于当期而属于别的时期应纳税额,则该纳税人就得不到这笔免税(减税)额。可见这是直接关系纳税人和征税人切身利益的大事,不容忽视。这就说明税法中必须有纳税义务发生时间,并且要求判定标准的规定,必须准确、公平、公正、简明而无漏洞。这也是检验判定标准是否恰当的主要标志。

  价值中国:依照税法执法,我国在这方面做的差强人意,目前在税务执法方面都还有哪些问题存在?

  王仲礼:税收执法是宽泛的概念,是指税收立法、税收执法、税收司法中的税收执法。人大负责税收立法,国务院的职能部门财政部门、税务机关负责税收执法。我曾在去年七月就发了一篇文章:谁能正确解答?写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一内、外资企业,他们在境外A国(与我国签有税收协定,并允许间接抵免)设立了一个子公司和一个分公司:他们某年入账子公司的股息收入90万元,在A国纳股息所得税10万元(预提税税率20%,优惠税率是10%;协定有双方“饶让”条款);他们某年分公司所得250万元,纳所得税150万元(所得税税率60%)。在B国设立了一个分公司,某年取得所得250万元,在B国纳所得税100万元(所得税税率40%)。在C国设立了一个分公司,某年亏损250万元(所得税税率40%)。境外缴纳的所得税,在我国缴纳所得税时怎样计算抵免?到现在也没得到答复。这其实是个很普通、征管一线的税务干部平日里会碰到的问题。因为,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十二条规定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没人能答呢?

  这里的主要原因是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一个错误文件:《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境外所得计征所得税暂行办法>(修订)的通知》。《通知》明确是“为了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的,所以它只适用于内资企业。《通知》的错误最主要的是两点:一是在“二”中规定:“企业境外业务之间的盈亏可以互相弥补,但企业境内外之间的盈亏不得相互弥补”;二是在“六”中规定:“境外减免税处理:(一)纳税人在与中国缔结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的国家,按所在国税法及政府规定获得的所得税减免税,可由纳税人提供有关证明,经税务机关审核后,视同已交所得税进行抵免”。这就来问题了。“企业境外业务之间的盈亏可以互相弥补”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第十二条及其《实施细则》第四十条“分国(地区)不分项计算”的规定的。“分国(地区)不分项计算”,就是不同国(地区)的,不能互相弥补。再一个是与中国缔结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都不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不在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的规范范围内。这怎么能适用协定呢?这两条,可能使我国的税收收入流失相当大的数额。该纳税的,盈亏相互一弥补,可能就成亏损而不纳税了;本不该享受税收协定的,享受了“饶让”的优惠,一部分税就不纳了。

  ?上面谈到的属于看得见的问题,还有其他一些问题,存在大量的错误。一是说明税务官员和涉税的人员业务水平不高;二是由于业务水平不高,必然导致税法落实的不会好。也就是税收执法的问题很多。这就会出现两个问题:要么,国家少收税;要么,纳税人少纳税。这是很不应该的。必须重视起来,尽快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立即纠正。

  价值中国:中国目前针对税务的司法机构以及相关制度都还不是很健全,像美国和俄罗斯都设有专门的税务法院、税务警察,结合目前中国的税制,是否也可以设立专门的税务警察、税务法院呢?

  王仲礼:我国的税收司法建设与税收立法、执法相比较,是薄弱环节。与经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太大。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税务警察;二是税务法院。税收司法健全的国家,这两项都齐备,并且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我的想法是,即使目前不能设立单独的税务法院,也应该可以在法院内设立专门的税务法庭。我国目前的情况是,公安与税务机关合作对税务案件进行侦查,法院审判。由于税务案件专业性强,我国的公安和法院还不能胜任。由于我国的税务机关没有对税务案件的侦查权、审判权,使税法的刚性、威慑力不够强。对于在我国设立这些机构,国家在80年代末就已提出次建议,90年代开始试点,都得到成功。并得到朱总理批示:同意建立税务警察。

  税务警察大队的成立,克服了涉税刑事案件单纯由公安机关进行处理的不足:克服了公安警力不足,以及干警对税务专业知识缺乏了解和重复劳动的问题。

  价值中国:针对前面所说的问题,根据目前我国的国情,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仲礼:税收理论的问题最主要来自于大学的教材,所以纠正起来就必须抓住这个关键。现在所用的税收教材都是在受前苏联“非税论”影响的情况下所写的,没有抓住该事物的本质,错误百出,贻误下一代,必须彻底纠正。对税收立法的问题,解决的办法是由人大组织理论研究人员和实践人员,特别是应该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人员参加的专业立法机构,负责税法的制定。当然可以,并应该有国家税务总局的人员参加。但不应该由国家税务总局提出税法草案,这样一是不符合法律由人大制定的规定;二是有可能使“法律利益部门化”。最直接的问题就是纳税人的权利得不到充分的保护。税收执法的问题就只能靠我国法治国家的逐步建设来解决了。建设法治国家已写入我国的《宪法》,国务院也有了建设法治政府的纲要,我相信这些问题会得到逐步解决的。当然,国家如果需要,我有能力也愿意为此作出贡献。我国税务警察、法院的建立健全,那可能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我现在可以做的只能是为此“鼓”与“呼”。

  「记者:麻晓」
   2007/4/13

 


人物介绍

王仲礼:高级会计师,1948年2月出生,山东省龙口市人,中共党员,原烟台市国税局涉外税收管理分局副局长(副处)。

   现山东金翔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高级顾问,曾是中国税务报社主办的中国税网特聘专家。

   2004年中国税网“五项最佳”中“企业频道最佳撰稿人”.第一届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会员(山东省第一位,当时全国42人)。

   价值中国网资深专栏作家. 专业特长是国际、涉外税收。应财政部特邀参加个人所得税法修改,一些观点被采纳(如纳税义务发生时间、纳税地点该法应该有但没有,亲自撰写了该条)。关于涉外企业所得税法修改的一些意见(如外资企业不是外国企业),被全国人大采纳。探索的外轮运输税收征管的做法,弥补了税法的漏洞,一个年度曾征得250多万元人民币的外汇收入,得到总局肯定并以国税外函发〔1991〕033号文在全国征求意见推广,1989年在烟台召开了全国现场会。探索的预提税征管的做法,也是弥补了税法的漏洞,一个年度曾征得1000多万元人民币的税款,被省局以鲁国税函〔19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0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