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现代文明意识

姜明 原创 | 2005-07-14 13:19 | 投票
标签:
    中国农民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现代文明意识

  
              姜明峰

  以前,我认为:现在的中国农民最需要的是钱。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通过
一年多的理性观察和近两上月的走访,我渐渐悟出,中国现在的农民最缺乏的,
也是最最需要的,已不是钱,而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如果把它概括起来的话,
那就是文明意识,现代的文明意识,一种积极的向上的、充满活力的精神状态。

  2003年元旦期,我和另外几个同事走访了三国故里纪南城。纪南城如今
最剩下一座国家文物保护纪念碑和一座北方城墟。过去的城堡,现今是农民在这
里生衍。半个月后,我又先后走访宜城市小河镇、南漳县三景乡、保康县龙坪镇、
两峪乡等。二月中旬又寻访了荆州市监利县棋盘乡、孝感市分水镇等。通过走访
与寻访,我发现,现在的中国农民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贫乏,他们非常缺乏或者正
在失去比物质匮乏更为严重的东西。这种精神文明的匮乏不仅会使得物质上的更
加贫困,同时更会促使人文上的恶性循环。通过观察和体验,我总结出,农民精
神文明与现代文明相去甚远,不知落后时代多少个世纪。具体看来,有为八种现
象值得我们思考和面对:

  一、嫌贫嫉富

  2002年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夜,在全中国人团圆团聚之后,一切进入祥
和时,午夜十二点钟,新的一年刚刚到来之及,保康县朱砂乡温坪村六组秦某家
发生了一起重大意外事故。秦刚刚下,听见屋外有什么响动,于是就起床下楼,
刚到走到楼梯上就听见一声巨响,他腊月初花了9980元买的三轮机动车的车
头从外面飞进来,撞破房门后掉在地上。幸好没有伤着人。秦某家这几年脱盆致
富,家里有了少量存款,又买了机动车跑运输,日子过得比较好,有人不服气,
就用炸药包把他的车炸烂了。同时,该地杨家河村三组杨某家2002年11月
份惨遭不幸,有人投毒在井水井里,希望毒死其全家。但他家的三头大黄牛在饮
了水井里的水后不多时便死亡。川山村五组赵某曾当过几年村长,这几年家境宽
余,有存款并盖了新房,日子过得不错,今年元月初有人在他家放火,烧掉两间
牛棚,烧死四头黄牛,损失近五千元钱。目前,这些案子都还在调查之中。但据
当地人士分析,肇事者的动机和目的很明确,对富裕的农民怀恨在心,寻机报服
打击。

  相对来说,贫困的农民日子过得倒是安稳一些,没有必要担心有谁对已存心
不良。但农村素有“笑贫不笑娼”的风气,人们对自己的同胞不是抱以同情与理
解,并予以帮助,而是对其投之以瞧不起的眼光,有什么集体性活动将他们推置
一边,发放了什么救济很多人对此不仅冷嘲热讽,而且还不服气。农民在一起谈
话,干事,贫农总没发言的机会。依他们的说法是“现在不是土改了,贫下中农
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农村,嫌贫嫉富似乎是很多农民的一种不自然的世界观。但这确实是一种
很不正常的社会心态,贫的瞧不起,富的不服气。那谁去帮贫?谁敢致富?这恐
怕是农村脱贫致富奔小康路上的一大障碍。

  二、享乐主义风行

  现在的农村基本以青年为主体。他们要么去打工,要么留守在家里。前者是
一些有家室和一些稍有追求的青年,而后者则是抱以“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的
心态度日,生产的积极性不高。很多中老人也是精神状态不佳。传统的农村比较
注重攒钱,如今读书成本太高,他们对攒钱已经失去当初的兴趣,逢年过节、婚
丧嫁娶都会投入很多钱用以消耗,讲排场,装面子,有的甚至还不惜去借债。农
闲季节,农民在一起聚众闲聊,打牌,甚至赌博。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当今农村的生活现状,那则是:很多农民对生活抱以“今
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没有了传统的简朴、节约作风,享乐主义盛行。这对于
收入相对薄弱而且经济来源相对不稳定的农村来说,过度消费不是好事,很不利
于农民生活水平的可持续性地提高,也不利于投资增收。农村已实行小额无担保
贷款,有的农民贷款并没有用于投资,而是暂时消费掉了。彩电、影碟机、功放
机、摩托车、小型机动车、洗衣机、卫星电视接收机等高档消费的已进入农村一
般家庭,他们买这些东西基本上没有用于精神上娱乐和享受,只是在作为一种时
髦的装饰摆设在家里。农民在消费时候,已忘掉了这去的理性消费。

  三、买卖婚姻

  去年11月份,一位河北阳原县的朋友给我来信,讲他的同学结婚一次性花
掉三万多块钱。这在农村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据称,结婚时,定婚彩礼,那里
一般少则三五千,多几万块不等。这与过去的买卖婚姻在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我在保康县龙坪镇看到,很多青年男子未婚,而村里几乎没有姑娘。女孩子要么
出打工一走不回,要么远嫁他乡,十来个村的村办小学几临关闭。在与待婚男青
年交谈时,他们称,不是不想结婚,而结婚成本太高,谈对象时,对方开口就是
多少多少彩礼,经负担较重。很多人认为,结婚实在是一种高消费,很多人已结
不起婚了。现在的形式是,女青年远走高飞,男青年待婚娶不着。

  四、赌博风行

  春节期间,我在农村看到,对于中青人来说,最热闹的,也是最虔诚的不是
走门串户,而聚在一起赌博。“斗地主”、“炸金花”等玩法不等,少则二元五
元,多二十、五十元地投注赌码。有些农民青年甚至以赌博作为自己的职业,天
天聚赌抓“收入”。而赌场就在某些农民的家里或者村商店里,聚赌者每人都在
赌完后向他们交纳一两块钱的“电费”或“茶水费”作为补偿。一些开商店的,
跑小生意的人也都参与进去。据有的农民自己反映,赌博往往是有钱的人嬴得多,
没有钱的往往输。在问及有没有派出所来管时,很多农民都称:“连他们自己都
赌,他还来管这些?来了叫他也上!”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