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字新解:平等之“私”的民主联合(所有制篇)(2)

陆寿筠 原创 | 2006-03-14 12:14 | 投票

    正是本着上述精神,笔者实际上已对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制度下“一部分人占有另一个部分人的劳动”这一说法作了如下三点重大补充:

(1)    如果货币资本源于过去的劳动所得,或货币资本的投资者参与管理等劳动,那么对应于这两种劳动的收益就不是“占有另一个部分人的劳动”。在这个意义上,在具有上述任何一种情况的中小企业里,“劳动者个人所有制”虽没有完全实现,但也不是完全不存在,而是部分地存在着。4)

(2)    如果货币资本不是源于过去的劳动所得,或货币资本的投资者并不参与管理等劳动,那么他们无偿占有的就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另一部分人的“劳动”,但他们肯定无偿占有了生产资料中隐藏着的天然潜在价值和人类集体智慧价值。5)如果自然母亲没有为人类的劳动创造出一定的条件,那么,就是无产阶级、资产阶级都加在一起,今日之世界范围内的、雄厚的资本也不会是现实,因为缺乏“剩余”1)在这一点上,笔者与崔长林是一致的。只是笔者认为,还有必要将“人类集体智慧”区别于人的个体劳动,并列为另一重要的价值源泉。

(3)    与此同时,笔者还在其他学者的启发下,揭示了相比于资本与资本提供者之间的可分离性,劳动与劳动者之间存在着不可分离性;还揭示了三大源泉价值在生产资料和生产成品中的不可分离性、及各自的不可量化性6)

在上述“价值三源泉论”和两种“不可分离性”论的基础上,笔者详细论述了在生产资料资本私有制下,不合理资本的由来,及其无节制扩胀的严重恶果7)并进而推论出了实质上与马克思的“劳动者个人所有制联合体的社会所有制1)在本质精神上相一致、但“联合”的基础更广泛的“三级共同体联合所有制论8)

 

三、“公”字新解:平等之“私”的民主联合

    “有些学者说得好:财产权问题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不仅是人与物的关系问题,而且还是人与人的关系问题。在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上,我们必须摈弃现代西方那种原子论的社会观:要么是一个个孤立的个人或家庭,即所谓的“私”(private),要么是整个社会,即所谓的“公”(public),非公即私,非私即公;在这两者之间似乎不存在任何中间群体,而把如企业这样的中间群体说成纯粹属于“私人”的领域,从而掩盖了企业内部的资本霸权;而最大的“公”也没有超出自己民族国家或国家联盟的狭隘范围,而不是如中国传统箴言所说的“天下为公”。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与社会群体多元性、多层次性同时并存的这个历史时代,应该是将这种“公”“私”机械二分的思维定势送进历史博物馆的时候了。” (9)

    “其实,即使是一个家庭,虽然对于大社会来说,是属于“私人领域”,但对于每个成员来说,凡涉及整个家庭的事务就是“公”事,家庭“公”事的管理就是政治(如男权政治、或女权政治、或男女平权)。对于企业以及一切社会群体也都是如此。一个群体就是一个小社会,就有它自己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就有是否民主的问题,就有对内和对外的“公”与“私”。否则为什么,如果一个企业的人员将企业的资金挪作“私”用,我们就说他盗用“公”款呢?既然仍有“公”“私”之分,那就有“公”事、“私”事之分。一个企业的事务,对于大社会来说是“私”事,但对于每个企业成员来说却是“公”事,因为根据前述,每个成员都应享有对于生产资料、生产决策、生产过程、和生产成果的平等的管理支配权。总之,“私”中有“公”,“公”中有“私”,不公不私,又公又私。“公事”的管理就是政治,就应该是民主的。” (10)

     国家也是如此:对于每个个人、家庭、企业、省市等等来说,国家是“公”;但对于全人类来说,乃是一国之“私”。国家如同家庭、企业和其他社会群体一样,对内对外,都有一个“公” 与“私”的辩证关系问题,也就是经济民主和政治民主的问题。无数事实说明:任何“公有制”企业,无论是“国有”还是集体“民有”,如果没有国家的全民民主和内部的员工民主作为制度前提,尤其是在市场化的大环境下,一概都会很容易地蜕变成为少数甚至个别人的“私有”品。而任何国家,如果经济基本上是“私有”的,企业内部是不民主的,那么国家的政治也不会是真正实质上民主的“公”器,而只能被控制在这个或那个、这些或那些大资本财团的手中,即“垄断国家权力的实行专制统治的大资产阶级1)”的手中,成为它们的“私有”品,在国际关系中也必然奉行争霸夺利、或投靠霸主、媚大欺小、破坏国与国之间应有的平等原则的反民主政策,如当今的美国、日本等就是如此。问题当然不在于“市场化”,而在于没有建基于经济民主的政治民主11)。在国内和世界贫富两极严重分化的普遍现实面前,有些人故作姿态为“市场化”改革作辩护,好像真有那么多人在抱怨“市场化”、把当前许多重大社会问题都归罪于“市场化”似的。对此故弄玄虚必须警惕!所谓经济民主和政治民主,所谓“公” 与“私”的辩证关系,概括地说,一句话就是:无论“公” 、“私”范围之大小,平等之“私”的民主联合,即是“公”

    在上述公私观中,“公”中有“私”,“私”中有“公”。“私”而无“公”是原子论;“公”而无“私”是铁板论。原子论就是铁板论,铁板论就是原子论,因为它们都否定了原子或铁板的可分可合,否定了所有“合子”(各个个人及不同范围和层次的各个联合体)各自的相对主体性。所以,真正的对立决不是如崔长林文中所列的“国有”还是“私有”的对立,不是由“国企领导”管还是由“社会主义的资本家”管的对立(见崔长林在崔文华文后的评语),“而是“平等之‘私’的民主联合,即是‘公’”与原子-铁板论的公私观的对立,是让还是不让千百万劳动人民真正站立起来当家作主的对立。

 [1] [2] [3] [4]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