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树森的另类官员标本意义

章剑锋 原创 | 2006-04-17 10:03 | 投票
标签: 林树森 另类 

 

 

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应该是中国第一位公开表示反感开发商的地方执政官员,最近媒体报称,在广州的人大会议前后,他对房地产市场表达了三点意见:第一,尊重市场意愿,价格由市场决定,买涨买落由市民自主;第二,政府要千方百计规范房地产市场,及时发布土地供应、房地产交易等市场信息,保证市民买卖时“信息对称”,信息不对称路子就会走歪路;三,广州这一轮房价上涨,“不排除有人为哄抬房价的因素”,这种人为哄抬类似抢劫。

林树森是广东省委的常委,中国一线城市的执政首脑,是继有官员抨击教育

、医疗、国资流失之后的又一位另类官员,也是第一位公然训斥哄抬房价有如打劫并与开发商决裂的政府要员。

眼下,中国几乎所有地方的执政官员都在以卖地为生,以卖地出政绩,这已是一项惯例了,几乎没有人认为政府官员与开发商为伍,政府部门借房地产业拉动地方经济发展有何不妥。现在,从政府官员的队伍里站出一个林树森来,对这若干年间的旧有惯例表达了绝对相反的意见,这不能不说是一件让人大感诧异的事情。

林树森的出头就像原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一样,应该算是个另类。据我所知,但凡一种部门里有一个另类出现,则表明这个产业部门的发展发生了变异和扭曲,出现了结构畸型,因此才会有一些不平则鸣的人棒喝而出。这符合事物发展的辩证逻辑。

因此,林树森现象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林的出现,让人分明看到了中国房地产业里面的一些极端反常和空前不安,我不得不为此感到担忧。

林树森现象的背后,昭示出这样几点:其一,房地产业确实是一个畸型产业,从地方上来看,房地产的发展的确已经背离了正常轨道,像林树森所说的,走上了歪路。

通常,我们的专家学者对房地产业发出的警告均已不再凑效,往往被舆论或公众看成是一种邀名或者炒作,而且专家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成为团体利益的代言人,终日人浮于事,无所建树,且缺乏良心感和道德水准。

但林树森不然,作为一位执政官员,无论从资历还是所处的位置和环境来看,其语境中透露出来的意味令人不寒而栗。他所说的那三点意见,事实上在中国的市场上长久以来一直被人视若无睹,买卖信息不对称,市场不由民众作主,哄抬房价打劫的比比皆是,地方政府和官员们也一向心安理得不去过问。

房地产业的发展让各个部门见了利忘了义,不盖经济适用房,也不去操心住房保障制度的建设,访贫问苦成了一种形式,住房在执政者眼里根本没有排到议事日程里去,成了次之又次的东西,盲目追求经济发展和城市形象建设。而要发展经济,搞活城市形象,房地产业的能力又是可以放到前列的。大拆大建,大兴土木,许多地方政府甚至公开扶植房地产项目,将开发商的楼盘定为重点工程加以关照。

在此情况下,房价日渐攀涨,住房供应结构也日趋恶化,整个市场由于受到地方政府和开发商们的操控,形成了一种漏斗型发展格局,即中高档商品房主宰了市场,而低档类和保障类住房成了一种构想性的居住模式,让人望眼欲穿。

林树森的出现,给中国的房地产业敲了一记警钟,房地产发展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如果这种局面迟迟得不到纠正和扭转,恐怕越往后发展,越会对民众不利。需要注意的是,凡是对民众不利的东西,最终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被人彻底抛弃。这就是市场的意志,也就是说,最终,市场的意志是建立在民众的意志基础上的,是必须以民众的意志为转移的。民众有充分的能力最终否定一个市场,抛弃一种方向。

林树森现象还昭示出这样一种扭曲了的执政格局,那就,官商一体化,地方经济的进程,就是官商一体化的进程,官员成了商人利益集团的一份子,官员利用政策帮助商人更好地完成商业布局,而这种商业布局恰恰又与地方经济有着血肉相连的关系,商人借机向执政界渗透,将他们的意志通过发展经济等手段与官员们达成一致或同盟,形成利益互补,各取所需。

在中国的一些地方,当房地产业陷入一种不景气的消费状态时,地方政府首先不是去自我反思,不去自我检讨是不是自己的执政思路和发展规划有问题,是不是自己地批得太多,房子盖过了度,太急于求成急功近利,而是想方设法营造一个既骗自己又骗别人的繁荣氛围,出台一些救市政策,又是给补贴又是给种种美丽许诺,与开发商密切配合把戏演足,把民众往套里引。

因此,人们理所当然地把林树森这种不与开发商为伍的行为看成一种新奇的现象,在他们看来,一位地方要员不和开发企业打成一片,多少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林树森作为一个另类样本,是值得我们进行彻底反思的,对于市场的现状,对于我们习以为常的执政惯例和思路,对于中国所有地方在老的套路里谋求经济的发展,我们都有必要进行一次深刻的检查,看看都有些什么根深蒂固的毛病,都应该进行什么样的改革。否则,我们很可能正在慢慢地葬送一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市场。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