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红利与日俱增是21世纪 中国跨越式发展的战略性动力

马瀛通 原创 | 2007-03-09 09:53 | 投票
  

  【摘要】文章揭示了因劳动年龄人口年龄结构急剧变动,使人口抚养比、人口红利等相关指标出现与实际背离的现象。究其原因皆由年龄结构变动影响所致。只有应用“粗率”的标准化方法,对劳动年龄人口的年龄进行标准化,消除年龄结构的影响,“标化”人口抚养比和人口红利,才更有可能反映实际。这一发现对重新认识稳定低生育水平、人口老龄化、人口红利、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计划生育人口年龄结构标准化未富先老老龄化



 
老年人口比例下限为7%的人口称年老型。绝大多数发达国家人口都是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5000-10000美元的前提下步入年老型,因此有"先富后老"之称。2000年末,中国人口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足1000美元时跨入年老型,一些学者将之称"未富先老",认为是"病"--"穷人患了富贵病",将使中国身处困境,经济可持续性增长面临挑战。同时,以常规计量方法得到的"失真"人口抚养比为根据,把实行计划生育所形成的或将要形成的人口年龄结构,划分为人口"红利"期与"负利"期。

  2006年,美国兰德公司也以类似结果在其研究报告中坦言:"到2020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劳动人口与非劳动人口的比率(即人口抚养比)为世界上最糟糕的……如果没有特效的新政策,中国的经济在那个时候就会狠狠地撞墙……以我们的标准看,那时的中国将是一个非常穷的国家。"
  一股责怪现行计划生育政策过快降低生育水平导致"未富先老"与"人口负债"之风,迅速波及各种媒体。一些为此担忧的经济学者和人口学者,伴之发出了"放宽生育数量控制"与放宽现行生育政策的呼声。
  中国人口年龄结构的急剧变动,是利还是弊,是红利还是负利,以及"未富先老"是阻力还是动力,不仅引起了国家人口计生委的高度关注,而且也成了国内相关部门、社会公众、新闻媒体与国内外研究机构的瞩目焦点和热门话题。

  一、"未富先老"是计划生育成效显著与促进快富的标志

 
 人口老龄化,是指按某一下限年龄定义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上升的过程。国际社会定义的老年人口下限年龄为60岁或65岁。中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2000年已超过70岁,老年人口下限年龄显然应该选择65岁。
  今天的老年人口是由65年及以前出生并存活至今的人构成。中国1970年推行计划生育后的出生人口要到2034年才开始步入老年人口。此前的历年老年人口及年龄分布,客观上已由推行计划生育前的历年出生并存活到相应年份及相应年龄的数量所确定。可见,
生育率迅速下降、出生人口持续锐减,是引发规模已定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被动上升及加速上升的根本成因。
  出生率持续下降虽是人口老龄化的间接反映,但却是直接导致老龄化及加速的"动力"。生育水平下降越早、速度越快、幅度越大、持续时间越长,或降至低水平后得以稳定,人口老龄化就提前到来得越早、速度越快、程度越深。可见,
出生人口变动是调整年龄结构的唯一"阀门"。只有准确地把握住这一关键环节,才能识别人口结构变动的主动与被动、因与果的关系,才能得出正确结论。
 
 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过程,反映的是推行计划生育后,高生育水平急剧降至低生育水平及其稳定期间,形成的分年龄逐年增多的前一部分人口年龄结构,与未实施计划生育的高出生期间,形成的分年龄逐年减少的后一部分人口年龄结构,从反差逐渐鲜明到逐步淡化的过程。
  若以多数发达国家都在先实现了"富"的前提下才步入"老"为标准,中国的经济发展程度还远不足以影响生育率自发下降,更谈不上在人口老龄化中步入"老"。然而,
中国却能在远未达"富"之前就驶入老龄化轨道并跨入"老"。显然,"未富先老"不仅是计划生育成效与难能可贵成就的充分体现,而且也是缓解人口压力制约作用、加快发展促进快富的标志。

  二、计划生育扭转了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人口发展方向

  人口的生命周期近乎等于平均预期寿命,加之人口增长惯性,决定了在人口多、基数大、底子薄、农村人口居大多数、资源相对不足、环境承载能力较弱等基本国情的中国,人口问题始终是制约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
  中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人口政策和生育政策的制定,决不能离开减量求质的总纲。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城镇化进程加速的大环境下,涌入城市的超亿农民工,绝大多数处于婚育旺盛年龄。他们的婚育尤其是生育受到了相当大的抑制。加之出生人口性别比异常升高又是由于部分孕妇选择性别的人工流产,减少本应出生的女婴导致的,因此,目前的低生育水平在较大程度上,存在着不稳定性。若从数据可靠性看,又存在着不确定性。计划生育这一被称之为"天下第一难"的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以改变。以人为本、以人的全面发展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其重点难点仍在农村,党政一把手仍需亲自抓,万不可有丝毫的懈怠。
  "只生一个孩子"政策、"晚、稀、少"生两个孩子政策与现行生育政策,究竟哪个好?这绝不取决于数字形式上的"紧"与"松",而是取决于可行性与实效。哪种政策对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实效最佳,就选择哪种政策。若低生育水平是确切无误的事实,那么现行生育政策就是最佳的选择。各地情况虽差异较大,但政策只能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来做适当的微调。
[1] [2] [3] [4]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