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林登币的来世今生

李犁 原创 | 2007-05-28 15:16 | 投票
标签: 林登币 Linden D 

在人类历史上,货币的产生是与商品的产生和商品的交换相随相伴的。而在本世纪初的互联网复苏的背景下,位于美国的林登实验室在网上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星球”,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上,陆地、海洋、城市和居民完全以一种视觉方式呈现出来,亦真亦幻,恍如“未来世界”,真实世界里未能实现的梦想,可以在这里实现,这种对真实世界的“模拟”成为400多万“虚拟居民”的心理“兴奋剂”,于是也就有了梦幻般的名字“第二生”(second life)。从“创世”之初,在这个世界里,就开始了“虚拟房地产交易”,于是作为“一般等价物”的“林登币”也就产生了。

 

“第二生经济”不是简单的“游戏人生”

 李犁

2002年推出测试版之后,2003年林登实验室推出了新版,那时林登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点还不突出,只不过是作为“游戏代金券”(token),因此,非常容易获得,而且不能兑换成真实货币。此外,每月的“物业管理费”也不会随着“居民”的房地产保有量递升。随着,虚拟房地产交易的日益繁荣,林登币(Linden Dollar L$)的货币职能逐渐突出,而恰在此时,林登实验室的创始人菲利普强调“第二生”区别于普通游戏的特色是:没有玩家刻意追求的点数、成绩单、级别、决战策略,甚至没有赢家和输家等游戏的特点,而突出“分享和创造”。菲利普认为,有人能赚到钱是“第二生”生存的法则,对于“居民”或“投资者”,林登实验室的告诫是:“不该乞讨林登币,主动乞讨林登币被认为是粗鲁和受鄙视的行为。”更凸显美国社会价值观的座右铭镌刻在网站的显要级页面上:“支撑你奢华生活方式意味着设法赚钱。”值得注意的是,“第二生”几乎不用“虚拟经济”这个本来边界清晰的词,而是用“健康的第二生经济”或“虚拟世界”这样的词,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大学“第二生”(以下简称SL)研究专家爱德华对中国一家媒体说:“大多数的钱还是来自于土地投机买卖的虚拟货币,……土地投机本身没有错,但居民更应该做的是,努力聚焦于创造真正有用的产品,比如虚拟的衣服、形体、汽车等等。”随着交易的红红火火,一个华裔德国女教师成为著名的虚拟房地产开发商“钟安社”,另一个由两个真实世界的合伙人开办的名为“城市银行”的虚拟金融机构开始在SL上经营贷款和抵押业务,贷款利息是2030%,需要在426周内还清,而支撑所有这些虚拟经济活动的是两个关键点:一是虚拟世界中的“硬通货”的货币职能,包括谁来发行法定“硬通货”等所谓公共管理机制的出现和完善,及其对货币职能的保障;二是作为真实世界中的个人和机构,如何实实在在地赚到钱,从而保持他们参与交易的动力。

 

“灵界”和人界的沟通

 

要解决真实世界中的活人赚钱的问题,除了要解决虚拟世界中林登币的一般等价物的四个古典职能-交换、流通、存储和价值尺度外,还要完成林登币与真实货币的之间的相互兑换的问题,也就是虚拟世界的“价值”增值可以完全在现实世界中得到反映。于是问题摆在人们的面前:SL研究专家爱德华倡导的虚拟创造,是否有价值;SL经济是否严格遵从“零和博弈规则”,即从SL经济体中赚取的每一个美元是否都是“人界”投入SL经济中的一个美元,而这个美元的来源可能是新人用于购买L$的美元,或是SL内部沉淀的美元,这些问题包括SL研究专家的许多研究者都没有给出确切的结论。钟安社的创始人Ahshe Chung的评述耐人寻味,她说:“这个 虚拟角色扮演经济如此强劲,以至于不得不从真实世界中引进技术和服务。”从创意经济的角度上来看,她的评论可以理解为:虚拟创造不过是现实世界中人的创造力在虚拟世界中的体现。符合逻辑的推理就是说,如果林登币(以下简称L$)可以衡量人的创造力,那么作为价值尺度的度量衡,与现实货币建立相互兑换的关系,至少符合了创意经济的需要。无论如何,在SL这个“灵界”中,“人界”仍占着主导地位,有个叫Mead的英国“下岗工人”,凭着自己卓越的创造力,他创作的动画作品,以相当于单价近一美元的价格,每天卖出300个,每周居然可以有1,900美元的真实收入。显然他在虚拟世界上,赚得的L$最终兑换成了美元。这里起作用的是林登实验室的“货币政策”即推广、促销和管理L$,就好象它己经成为了合法、独立的法定货币。林登实验室建立了正式的“货币兑换中心”,简称 “LindenX”,允许SL的居民或玩家买卖L$,通过林登实验室的货币经纪人、该兑换中心和第三方代理,以电子支付系统(Paypal)或真实世界的银行帐户的方式,实现了真实货币与L$的双向兑换,而且引进了类似“外汇兑换率”的概念,实行了“浮动汇率制度”,在模拟了美国社会价值观的基础上,开始全面模拟美国的经济制度体系。

 

宏观经济制度的虚拟版或是虚幻版

 

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公共管理的职能是不可或缺的,政府的出现是必然的。而有了政府,必然就有了货币当局和财政当局,在虚拟世界也不例外。在SL上,政府职能“历史性”地落在了林登实验室头上,据接近菲利普的人士讲,这个话题是菲利普最不愿意谈及的,这箇中道理不言自明。既然林登实验室担负起铸造和发行“虚拟货币”的职能,那么它就是SL上的虚拟政府。而这个虚拟政府的政策是尽量控制汇率的浮动幅度,希望汇率稳定,为此,20072月以前的几个月,虚拟政府卖出了较大数量的L$,这种类似现实世界以政权为后盾的铸币收入,虚拟政府却声称这是为了管理汇率的波动性,使汇率保持在L$250L$300兑一美元的波动幅度,而这样的举措是现实世界中典型的货币干预政策。但这不表示,L$可以成为现实世界中的法定货币。按照SL的服务协议条款3.35.3,林登实验室明确声明:SL居民或玩家对其拥有的L$不能拥有任何法律上的和财务上的权利,L$只是消费性的娱乐产品,因此,可以无因注销和召回。也就是说L$完全不符合法定货币的标准,换句话讲,真实世界的人们所拥有的L$可以在一夜间化为乌有,而不能追究林登实验室的任何法律责任。而这种概念上和逻辑上所蕴涵的风险,还远远不止如此,管理汇率波动性的难度很大和花费不薄,而最棘手的难题首先是:当市场对L$需求强劲时,林登实验室可以卖出L$保持汇率稳定,那么当市场对L$需求疲弱时,林登实验室是否愿意和可能买回L$。如果果真象林登实验室所说的那样,注册玩家或居民人数以两位数的成长率持续增加,而SL的通货膨胀几乎不可避免,那么L$的贬值就不可避免,如果林登实验室不能有效回收L$或不能有效采用类似现实世界的“通货紧缩”政策,注册玩家或居民人数投入的真实货币就全部沉淀在SL的虚拟世界当中了,或者说“化蛹为蝶”了。归根结底,林登实验室始终没有违法,因为SL有明确的“风险提示”,类似现实世界中有“股市有风险,请慎重入市。本意见仅供参考,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这样的提示,实际上无异于免责条款。除了L$的法律地位和L$的通涨的风险之外,还有类似现实世界中的“金融危机”即挤兑或打击L$的问题,以及安全技术问题等诸多问题都蕴涵着较大的风险,例如,黑客在服务器上滥发天文数字的虚拟货币等等风险。无论如何,作为“虚拟政府”的林登实验室,缺乏对SL经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研究,例如,虽然,SL经济有了GDP指标,路透社的SL虚拟分社每天都发布汇率变动,但是,对L$的理论需求量应该是多少,如何应付虚拟货币L$的紧缩可能导致的SL经济的萧条等问题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解读,更不用说答案了。

 

“天下无贼”阳光辉映下的林登币

 

某些SL研究者批评学界和政府对SL采取了“天下无贼”的视角,对SL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到目前为止,只有美国国会某些人讨论过SL的居民或玩家赚到的钱是否应该上税这个问题,而且答案居然是“否定”的。除此之外,SL并没有受到来自官方的质询和压力,政府并没有指责林登实验室的“虚拟货币当局”冲击了美国政府的货币管理权威,也没有指责L$冲击了美元。对此,对外经贸大学信息学院院长陈进先生指出,美国政府对本国信用市场基础和诚信体系有相当的信赖。而且,在美国的国情下,政府没有法律依据,直接干预新型商业活动,要冒一定的风险,所以政府现阶段最好的政策就是选择“沉默”。同时,也是由于网络监管(internet police)难度较大,所以提供违法证据的成本也就较大,需要等待问题及其危害累积到一定程度,但这不表示SL就不存在问题,这是美国政府面临的“两难”。例如,“虚拟政府”的“虚拟央行”行为可能是问题的爆发点。

许多SL研究者和玩家坚定地认为,SL与低级的“高收益投资规划”(以下简称HYIP)类的游戏完全不同。首先,HYIP的人群主要是三类:一是幼稚的,无知的人群;二是赌徒;三是受人雇用的“托”和啦啦队的队长类型的人群;其次,HYIP具备了所有博彩游戏的特点。SL却不具备HYIP的结构,因为其内部的商业活动主要涉及的是创造性活动,即图形和形体的设计和创造,3D计算机建模(3D modeling),计算机艺术(Computer Art),和图形编程(Script Programming)。而持不同意见者反唇相讥:首先,SL经济结构是由线上赌博、线上性内容和线上房地产市场组成的,谁是推动力还不得而知,前两者肯定不是创造性活动,而按照美国联邦法律和加州法律,居民或玩家没有对虚拟房地产的产权,也就没有财务价值,谈不上价值创造活动;其次,这些创造性活动,当且仅当L$兑换成美元时,才形成真实价值,原因是玩家对服务器上或网上的虚拟物没有财务上的权利,甚至对L$本身也是如此;林登实验室不断使L$贬值的机制,只会增加林登实验室,或者拥有自己的兑换机制的类似运营者(制定规则的虚拟政府—笔者注)的实际经济收入,事实上,初级玩家用“投注”的钱养肥了顶级玩家,而沦为吸引新手进入SL的“托”。笔者认为,大道理不要讲得太多,不管一个现实世界的政府,还是一个“虚拟政府”,如果他们自己制定规则,同时也希望从中赚钱,那么其“垄断官商”损人利己的行为早晚要暴露出来,简单的结论就是,这样的政府或是“虚拟政府”不可能是公平的政府,L$的前景堪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