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切关注中国的崛起(4)

尹宏毅 原创 | 2007-06-03 14:51 | 投票

10年来急剧的和十分不均匀的经济增长导致了严重的劳工动乱,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矿难、创纪录数量的罢工和超过了80年代的一场从前危机的打工仔危机。近年来在中国各地,自发的暴乱急剧增加,围绕着各种问题,譬如获得食品的机会、被察觉的警察虐待和环境问题等。实际上,有一种稳定的格局,就是中国的城市(一些人口多达5万)在几小时,有时是几天里被抗议者“接管”,然后警察和军队才恢复秩序。

公民向地方和中央政府告状显著增多,他们要求平反司法、政治、经济等冤假错案。据估计,在任何给定的时刻,中国都有1000万起以上的告状正在进行。其结果是,北京城南的公共汽车总站已经成为几千名外来人口聚居的场所。他们在那里露营,有时长达几个月,等待向中央政府当局递交自己的状子。

中国政府也更加担心祸不单行,包括经济和社会压力、地方政府无法正常工作,以及网上通信的崛起和广泛传播。离心离德的个人和群体通过电子邮件、手机以及其它现代技术实时组织和共享信息的能力,对中央政府的控制权造成了实际的挑战。

民族主义抬头

类似地,作为中国的一股政治势力,民族主义日益显著的角色对中央政府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已经成为后共产主义时代的中共的合法地位的一个,即使不是唯一的重要来源。另一方面,对于表面上矛头对外的国际抗议,许多国际观察家和中国人都认为,它实际上是一种经不起推敲的借口,利用借口的人们实际上是对本国政府不满。远非清楚的是,鉴于中国社会所承受的其它压力,政府能否控制这些民族主义的冲动,或者一旦释放出来,民族主义是否可能会呈现出自身的生命力。如果“政绩合法性”(要求党及其领导层必须实现经济上的业绩,才能保持自己的合法地位)现已取代了革命的意识形态作为党的重要的使之合法化的功能,那么如果经济不稳定,党的合法地位就处于严重的风险之中。

因此,虽然中国可能是一个崛起中的全球大国,但它也可能是一个泥脚巨人,由于有使之分裂的危险的交叉压力而无法发挥潜力。没有人,尤其是中国人自己,知道未来期望出现什么样的中国,或者中国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运用自己的新的实力。然而,决策者们不能奢望可以简单地对已知的和未知的尚未查明的情况表示无可奈何。评估和最佳猜测——即使它们仅仅是猜测——也是制订政策的一个必要的部分。

改革的问题和前景

自从毛泽东去世和四人帮灭亡以来,中国问题观察家们一直划分为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当然,没有人会否认中国30年来所取得的进展。按照几乎所有衡量标准,中国公民今天的境况都比一代人以前他们父母的境况要好。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在东亚位居第三,仅次于日本和韩国。从1979年以来,中国的GDP的增长率一直接近两位数字。其结果是,城乡的人均收入都猛增了10倍以上。曾经几乎不存在的中产阶级现在已经达到4000万户,其中拥有住房的越来越多。当然,对一般的中国公民来说,个人所享有的独立活动范围已经大大扩展,就在与旧的秩序相关的政治混乱变成一种遥远的记忆的时候。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种进步将会继续下去。一些重要的基本面,譬如高储蓄率、一种占居主导地位的职业道德和大量的劳动力储备使中国获得了牢固的建设基础。对中国持乐观看法并不难。实际上,大多数分析家一贯地低估了中国的经济增长。

但也有另外一种对中国的看法。尽管中国取得了进步,但它还是辜负了宣扬马可·波罗神话的人们的期望。关于对中国的比较警觉和担忧的看法,上海是一个很切题的案例。遥望上海的地平线就像遥望美国经典电视卡通片《摩登飞船族》(The Jetsons)中的未来主义的天际。这个城市现在只需拥有在超级现代化的摩天大厦之间进行超音速飞行的飞行汽车,就可以使画面达到圆满。与此同时,这些摩天大厦的使用率也会使任何正常的房地产市场陷入衰退。尽管上海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人们走在大街上,处境似乎岌岌可危,强烈地感觉到就像所有这一切迅速地拔地而起一样,它也可能会迅速地崩溃。

类似地,中国的经济成就虽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却绝非创纪录的。从70年代末至今,中国的人均GDP的复合增长率只有6%,低于日本、韩国和台湾在经济发展的相应时期里的增长率。就投资报酬率而言,美国公司在中国经营的毛利率一直比它们在全球其它国家的经营要低。

问题的很大一部分在于,中国经济仅仅是部分地开放。政府仍然通过国有企业控制着中国经济相当大的一部分。根据一些报道,中国经济掌握在私人手中的部分不到1/3。实际上,政府占有一半以上的工业固定资产——其中许多资产为解放军所有。政府在银行业、能源、重工业、钢铁和运输等重要经济部门中继续占居主导地位。反映出国家对经济保持的控制的是,在通过国内或者外国的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500家中国公司当中,私营公司还不到4%

假如国有企业是盈利的,政府如此高度控制经济也许可以容忍。但它们实际上并非如此。1/3以上的企业亏损。盈利企业的资产回报率非常低(2003年为1.5%)。如果标准的会计准则得到遵守,将近20%的国有企业本来早就申请破产了。

 [1] [2] [3] [4] [5]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