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漫谈

李犁 原创 | 2007-08-06 00:17 | 投票
    这本畅销书大家议论不少了。其中几个论题最受关注,包括:美元制度的核心是去金本位的法币制度的本质即欠条加承诺,及其天上悬河般的债务泛滥;国际资本家及其政治代言人;石油美元的本质;美联储的实质。的确,从经济学意义上的探讨,可以再深入一步,但我认为,还要从历史的高度和哲学的高度再重新审视一番,会有新的结论。希望能够穿越历史的沙漠,透视“沙市蜃楼”,抵达目的地。

  阖上书后,几个问题如涓涓细流汇入脑海:

  首先,西方国家的民选首脑,特别是美国总统到底是谁的代言人,是“国际资本家”的代言人,还是选民的代言人,或都是,都不是。按照书中的说法,美国总统的伤亡率高于诺曼第登陆,而谋杀的策划者基本都是“国际资本家”,是否说明选民的选择会经常与“国际资本家”相互对立,或对抗?

  其次,按照书中的说法,跨越国界的国际资本呼风唤雨,法力无边,好像连“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以及“共产国际”这样的所谓“赤色团体“不是敌不过,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国际资本甚至可以控制“国际清算银行”等国际组织。国际资本的能量来源的支撑来自何方,总不会来自“哈里波特的魔力”吧,他们凭什么“基业长青”,是当年汉密尔顿的“财富和权力适当集中”造成的吗?难道“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敌不过“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吗?

  再次,按照书中的说法,跨越国界的国际资本没有祖国,但国际资本家还是有祖国的,是Ruthchild的家族血统及其植根于英美的利益集团,而英美是从英国的洛克先生开始,就在推广民主政治的国家和地区,而作为殖民地的美国已经脱离了他的老东家两百年了,但是近现代不断验证这样的真理“血浓于水”,“一致行动”成为两国关系的关键词。我的问题简单明了:国际资本的财富和民主政治为什么都集中于英美?

  各位看官请多多指教。

  《货币战争》漫谈之二

  本期开篇之前,我先将书中提到的几本参考书介绍给大家:

  《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Confession of Economic HitMan”(John Perkins)、《英美石油政治和世界新秩序》“A Century of  War : Anglo-American Oil Politicsand the New World Order”《(电影剧本)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America : Freedom to Fascism”(Aaron Russo)。最后,还有一本据说是西方国家目前列为禁书的“Sidney Warburg”,1933年出版于荷兰,主要内容是披露国际资本家如何资助希特勒的。

  老实讲,其实本书的基本结论早在我的中学时代,我们就已经从政治课本中学到了,但是,本书提供的史实却是第一次接触,因此,需要本着严谨的治学态度,认真阅读以上的书籍。

  其中的几条线索给我以强烈的震撼:

  1、Rothschild家族及其代表的国际资本家集团直接策划了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集团,象拿破仑所说的,不知爱国和高尚是何物,只知道“获利”,而且利用“国际清算银行”资助德国法西斯;

  2、由于国际资本家集团的操纵和利益,才有了张伯伦的“绥靖主义”,才有了“中立”的瑞士等等,历史给出了答案;

  3、“黄金本位”或“白银本位”,甚至是“石油本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保证国际资本家集团的利益,将来国际资本家集团可以随时变换立场;

  4、统治世界的是一个菁英集团,是个跨国俱乐部,包括美国的外交协会,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都来自这个协会(三个例外),所有的美国国务卿无一例外的来自这个协会;还有Bernhard俱乐部,三边委员会,英国皇家事务协会等,以上所有这些协会都和国际资本家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5、老洛克菲勒早就“志向高远”,认为世界应该有个跨国的政府,而唯一悬而未决的是和平手段还是战争手段;(我刚刚写完《世界是平的》的书评,对政治、文化的全球化提出了质疑,那么老洛克菲勒讲的跨国的政府是“世界是平的”政治解读吗?或者是我牵强附会,需要研究。)

  6、几乎所有的重大世界历史事件都和国际资本家集团的导演和策划有关,时间跨度为两个世纪,而且还会延续下去。

  正像我在漫谈之一中讲的,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一个“邪恶的帝国”和“铁幕的帝国”,居然“基业长青”了两百年,人民的力量那里去了,民主的力量哪里去了。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推动历史进步的是人民,推动生产关系进步的是先进的生产力。如果本质上我们承认历史是进步了,我们任何看待这样一个“邪恶的国际资本家集团”的两百年,可能的解释,可以类比为抗生素的发展史,病毒和细菌的不断升级,推动了抗生素的不断升级。注意到书中所有文字,核心观点都取自于国际资本家集团统治下的西方国家历史文献,看来西方国家的对抗国际资本家集团的官员、学者、媒体人和大众,还是不乏其人的,斗争也从未停息,借用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的“兵道”,“以全球对抗全球”,我们的对策其实就是团结全世界对抗国际资本家集团的官员、学者、媒体人和大众,学习他们的斗争经验,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到“全世界追求正义的人们联合起来”,其实书中所透露的信息可以解读为:“国际资本家集团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