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为王

王予 原创 | 2008-01-10 15:18 | 投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早在2000多年前便被西汉史学家司马迁记入了《史记·货殖列传》的关于“货殖”现象的传神写照。

  《史记》中的“货殖”既指利用货物的生产与交换进行商业活动,以从中生财求利,也指汉初那些以工商业致富的人。至于“利”当然是“财利”或“财富”啦。然而,财利也好,财富也罢,人们之所以要“熙熙攘攘”地争相获取、占有它们,无非在于它们有“价值”。如果说,财富是价值的当然载体,那么,价值便是财富的本质秉性。

  概括地讲,“财富”可以泛指所有那些人们对其有需求,但相对由其自己直接获取而言,假以他人,可以较低成本获取的物品、服务乃至以知识、数字、信息、符号、关系、方法、支配力等形式存在的等无形资产。按照目前比较流行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观点,物体(财富)的价值就是其在一个开放和竞争的交易市场中的价格,因此(财富的)价值主要决定于对于它的需求,而不是供给。

  一般认为,经济学主要是一门关于财富的价值属性与规律的科学。古典经济学的杰出代表亚当·斯密的代表作《国富论》的全名即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起因的研究》,大卫·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为价值学说和分配学说奠定了科学基础,卡尔·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同样是围绕价值创造和价值分配问题而展开;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门格尔的《经济学原理》围绕主观的效用价值论展开;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仍然把经济活动本身定义为人们追求价值的历史。因此,经济学研究的核心问题始终是(财富)价值的创造、流动、分配与消费等。

  但是到20世纪中期以后,从凯恩斯主义流行的时候起,经济学仿佛变成了主要研究就业、价格、周期性波动等问题的学问。经济政策、活动的主要目的仿佛不再是为了(财富)价值的创造与分配,而更多地是为了实现充分就业和稳定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应该说这是在走弯路。

  广义的“经济”可谓“经世济命”或“经营世事,济养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社会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是一个由价值利益所驱动的巨系统。无论是政府部门、工商企业、非营利组织还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在每日围绕价值的创造、流动、分配与消费而运转和劳作。这也难怪早在2000多年前,我们的古人就已经看透“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价值为王”!

  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就在其于2006年推出的新作《财富的革命》中惊呼:“市场比上帝还神圣!”其原由是,在互联网上搜索时,“上帝”一词出现的次数为14200万次,而“市场”一词的出现次数为40500万次,后者比前者多出了近两倍。

  市场是什么?市场是交易双方按照彼此商定的比价交换财富的媒介!市场存在的奥秘即在于,它是可以让财富价值实现那“惊险的一跳”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既然价值为王,那么如何在当今社会经济活动中悉心经营、创造价值,便成了摆在每一个财富价值的直接创造者——企业家们面前的现实课题。企业家们,尤其是那些出类拔萃的企业家们,也已经以他们的经营实践给出了答案——市场营销和创新是创造价值的利器。

  彼得·德鲁克是敦促管理界重视市场营销的第一人。他认为:市场营销不仅仅是推销术的华丽版本,和创新一样,它是企业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其理由是:企业的目的有也只有一个,就是创造顾客。由于企业的目的是创造顾客,所以企业有而且只有两个基本功能,市场营销和创新。市场营销和创新能产生经济成果,企业其余的活动则都是成本。如果你生产了很多产品,没有市场营销,产品定位错了,卖不出去,生产活动就成了成本。

  托夫勒也在《财富的革命》中说:财富越来越趋于动荡。这里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加速。因为加速降低了产品的寿命、加快了技术的过时、使市场变得更具临时性,所以,今天变化速度的加快要求公司必须去创新。创新是具有感染力的,具有优势的公司迫使别的公司不敢落后。为了能够生存下去,精明的公司开始系统地通过创新向越来越高的附加值生产过渡。《无形财产》的作者、纽约大学的金融学和财会学教授巴鲁克·列夫则更加形象地说:“现在公司的生与死都系于是否创新”。

  营销大师科特勒也非常赞同这种观点:市场营销必须成为商业活动的中心,它的重点必须是在客户身上,在一个产品泛滥而客户短缺的世界里,以客户为中心是成功的关键。

  在科特勒之前,市场营销的基本要素是4P(Product——产品,Price——价格,Place——地点,Promotion——促销)。但随着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传统的营销观念也亟待创新。科特勒的那本堪称营销圣经的《营销管理》的中心思想就是企业必须积极地创造并培育市场。有鉴于市场营销是创造价值及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准的关键所在,它能在赢利的同时满足人们的需求,以致他不无感慨地说:“优秀的企业满足需求;杰出的企业创造市场!”他的一些论著专门针对特殊的群体,其中包括了非营利性机构、宗教团体甚至博物馆等。他深信世界上最有成就感的市场营销工作应该带给人们更多的健康和教育,使人们的生活质量有根本的改观。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那么企业价值和客户价值究竟孰重孰轻?这也是价值问题的关键所在!对此,请听听全球最杰出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创办人马文先生是怎么说的吧:“我认为本公司合伙人应该讨论的唯一主题就是如何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如果我们能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就会有很好的收入。而如果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收入上面,那么就既不会有客户,也不会有收入。”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马文为麦肯锡奠定了一套把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作为衡量成功的最根本、最重要标准的价值体系。

  在实现消费者价值的前提下,如何实现股东、员工乃至供应商和社会价值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今天的企业需要的不是优秀经理,而是价值大师——那些不但理解组织过程而且懂得如何在不断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前提下,同时为企业和个人创造价值的人。”德高望重的企业管理教育家安佳·扎柯尔如是说。他在《价值大师》中还告诉我们:价值大师的含义不是指在短期内挣钱,而是指怎样把每位员工的努力融入企业战略。它需要每位员工以主人翁的姿态去面对自己所管理的公司财产并能将组织战略转化成个人的行动计划。

  扎柯尔运用他从全球著名的成长性良好的公司所收集的实例说明,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优秀的价值创造者。要想成为价值大师就必须在市场、生产、人力资源和财务管理等方面制定以创造价值为导向的个人计划,并努力克服那些吞噬价值的因素。事实上,麦肯锡一直是世界上收费最为昂贵、员工收入最高的管理咨询公司。这也许就是客户价值和企业价值关系的辩证法。

  在人类社会已经跨入21世纪的今天,市场营销也进入了全方位营销时代。科特勒对全方位营销的定义是“公司将资源、网络和客户关系管理等信息能量整合在一起,以换取市场上的更大成功。”这就需要利用互联网、企业内部网络和外部网络,组合成合作的价值网络以取得发展。它将是全方位的,因为市场营销不再被看作是以各个部门为单位,不相往来的活动。

  托夫勒在《财富的革命》中还重申了他在《第三次浪潮》中就已经提出的“将生产和消费功能在个人行为中合而为一的产消合一者(Prosumer)概念”,并将“产消合一”作为一种新经济模型详尽阐述——“产消合一者不仅将个人的爱好变成了企业,他们还兴办或者帮助兴办了整个产业……产消合一者的创新发明帮助创造了今天的200亿美元的电脑游戏产业……产消合一者通过他们对互联网结构和内容的贡献,加快了有形市场上创新的速度。”如果说自动取款机只是降低了银行的运营成本,那么像当下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博客概念或者豆瓣网那样的交互性强大的网站,可以说是在“产消合一”模式下催生的“创富”典型案例。“迅猛发展的产消合一经济将打造出许多新的百万富翁”,也就是说,“产消合一者”将成为“数字化生存时代”以及未来创造价值的主要力量,并将在世界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

  英雄所见略同,“合作创富”已成了当今社会的普遍共识。由约2500名全球著名政界和商界人士参加的2008年度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就将其今年的会议主题定为“合作创新的力量”。而萨维奇的《第五代管理》则具体向我们展示了处于知识经济时代的企业如何通过建立虚拟企业、动态团队协作和知识联网来共同创造价值的清晰线路图。

  在价值投资方面充分感悟到了价值的神髓并身体力行的典范当然非股神巴菲特莫属。直到20世纪80年代,巴菲特在福布斯世界富人排名中还只是普通一员,但到20世纪90年代末,他就成了仅次于他的好朋友——比尔·盖茨的世界次富。到2006年6月,巴菲特的个人财富总价值约440亿美元。

  从1965~1994年,巴菲特的股票平均每年增值26.77%,高出道·琼斯指数近17个百分点。如果谁在1965年投资巴菲特的公司10000美元的话,到1994年,他就可得到1232万美元的回报。

  巴菲特奉价值投资为圭臬。他的投资策略及理论是:以价值投资为根基的增长投资策略。看重的是个股品质,其真谛在于:质好价低的个股内在价值在足够长的时间内总会体现在股价上,利用这种特性,使本金稳定地复利增长。其具体做法为:买入具有增长潜力但股价偏低的股票,并长线持有,以最终获得让人瞠目的“超值”回报。

  价值中国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窗口和平台,很希望能够在这里与大家一起,通过建立虚拟企业、动态团队协作和知识联网来共同创造价值!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